第93章 第9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3章

    许言森下了课后才知道袁珊珊被接走了, 再加上放宿舍里的药箱不见了, 便猜到是常老那里把人接过去了, 匆匆吃了饭就往医院赶。

    石诗慧在阳台上跟许言森喊完了话宿舍里, 她和庞建军都不知道袁珊珊去了哪里, 看看另一张空了的床铺, 奇道:“仲倩倩有两晚没回来了, 她不住咱们宿舍了?”

    吕红梅摇了摇头说:“不清楚,不过感觉她好像谈了个外面的对象,前几日常往外跑?!?br />
    庞建军抬头看了眼空着的床铺说:“算了, 都是成年人了, 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 就是晚上有阿姨来检查宿舍的话,最好跟阿姨说一声, 不要瞒着, 否则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要被过问?!?br />
    石诗慧和吕红梅一致点头,不过她们以为, 这第三晚总该回来住了吧, 就算人不回来好歹跟她们说一声, 可包括庞建军在内也没想到,最先找到她们的不是仲倩倩或是那只存在于吕红梅口中的可能的对象,而是校领导, 三人齐齐唬了一跳, 当听明白校领导的意思后, 更是惊得说不出话来。

    石诗慧吞了吞口水:“跟仲倩倩在一起的男人叫什么?”

    ……

    当许言森赶到医院时, 袁珊珊已经通过了一连串的考验,最后由这些业内大佬和病人家属拍板决定,由袁珊珊来行针,常老和另一位擅针的老中医随行指导,问明袁珊珊的精神状况后,中午休息一下,下午便进行手术,这时候对病人而言,是与死神争分夺秒的,能越快摆脱病痛越好。

    周寿然在京城中医的圈子里也是有一定名气的,没想到他蹲农场改造的时候会收到这样一个有天分的徒弟,在一众专家看来,最为难能可贵的便是袁珊珊的稳重从容,面对这么多双眼睛,小小年纪却能做到泰然自若,专注投入,除了针与病人,别的仿佛全部不存在了,这心理素质一关就非常过硬。

    但也考虑到她的年纪和行医经历,所以安排两位经验更加丰富的老中医随行,便是有什么问题也能及时出手,这是目前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一支队伍,如果这样也无法争得过死神,那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了。

    旁人担心上午的考核影响了袁珊珊的精力,只有她自己知道,就是马上上手术台也毫无影响,所以中午休息的时候很从容,将自己的一套针仔仔细细地消毒擦拭干净,消毒这一步骤有多重要,从后世来的她比其他人更加清楚,所以从不马虎。

    许言森没见到袁珊珊人时,就已经从大伯和他父亲口中知道了这件事。

    同一栋楼,同一个楼层,又是身份如此重要的病人,许大伯之前还探望过,下午进行手术的事情便从病人家属口中得知了,家属原来也担心袁珊珊能力不足,但上午全程跟踪下来,听了其他专家的意见,也愿意让她试一试,最重要的是,之前接触的针灸专家也没有把握,袁珊珊却能说出有七八成的成功率。

    “儿子,”许母语重心长地拍拍儿子手臂,“你可得加把力,千万别被珊珊落得太远?!?br />
    听许大伯说了这件事后,许母第一个反应是,她之前居然还对珊珊丫头存了点疙瘩,以前一向觉得自己儿子挺优秀的,现在竟觉得,珊珊能看上她儿子,她有种诡异的自豪感,同时又替儿子感到压力,要是差得太远以后被珊珊看不上眼了,找谁去哭?

    “妈,我早知道珊珊能行的,我也一直很努力的?!毙硌陨疵靼姿璧囊馑?,哭笑不得。

    许父从病房里出来,眼睛有些发红,老爷子就刚刚醒了一下,所以他进去跟老爷子说了会话,不管心里有什么样的意见,那到底是他的老父亲,如果对他吼对他打骂他还能顶回去,就是这样生活无法自理地躺在床上,话都说不利索,叫他才看得心酸不已。

    曾经父亲的身影是多么高大,如今却暮气沉沉。

    “爸,你什么时候到的?”许言森看到他爸出来,倒了杯水递过去,扶他坐下来。

    许父看了看儿子:“你上课的时候到的,直到刚刚你爷爷才醒了下。我知道珊珊的事了,等回去了告诉你袁叔,你袁叔也会替珊珊丫头骄傲的?!本褪撬?,也很引以为荣,不管会不会成为他的儿媳,那也是他老友的孩子,这么出息他替老袁高兴。

    许大伯看了也挺羡慕,他家两个儿媳妇,可能都比不上袁珊珊一个了。

    许言森问了老爷子的情况,比昨天刚醒来的时候要好一些,医生说了,情况稳定下来就不会继续恶化,许言森放心不少,只要老爷子不要去管小姑的事,就会一切正常,小姑的存在,始终是个定时炸、弹,许大伯哪里不知道,他生怕老太太拦不住许蕴淑,所以特地交待了人,不能将许蕴淑放进来,她要来,得先征得他跟老二的同意才行。

    就是老太太也没话说,老太太上午偷偷跑过来看了一趟,送了些吃的,老爷子没醒,她又只能失落地回去,脸色也没刚回来的时候红润。

    许言森去看了下袁珊珊,跟她说了会儿话就离开了,不愿意这时候过多打扰她。

    下午一点半,袁珊珊准时跟着主刀的向医生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面不少人在等待,许言森下午上完了课跑过来,手术室的灯依旧亮着,手术依旧在进行中,却给了外面等待的家属希望,这说明中途并没有出现意外,进行得很顺利。

    许言森刚到没多久,手术室里有动静,常老和另一个老中医被护士送了出来,看到拥过来的人,常老笑道:“放心吧,很顺利,不过手术仍在进行中,我们的任务已经结束,所以先出来休息了,年纪大了,比不过年轻人?!?br />
    这样的话让家属悬着的心落回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就是等着手术顺利结束,病人家属感激地握住常老的手,因为袁珊珊就是常老冒着众人的反对意见推荐出来的。常老很能理解这些家属的心情,让他们继续等着,他们两个老的先下去休息了。

    许言森送了常老一程,常老看了他一眼,其实还是不太顺眼,但到底看到珊珊丫头面上没反对,不过跟他念叨了不少珊珊的好处,意思是让许言森皮紧着点,这么好的丫头跟他处对象,便宜他了,让许言森自豪的同时又哭笑不得。

    等到了休息的地方,常老突然想起来:“你知道珊珊丫头大师兄的电话吗?”见许言森点头后又说,“赶紧去个电话,告诉他们挺顺利的,免得他们在那边担心?!?br />
    “好的,我这就去打,常老您休息?!毙硌陨掖依肟?,找电话打给韩大师兄,果然那边一直在等着,连周老爷子也破例地守在电话边上,听到许言森报来的好消息也轻松了起来,尽管对袁珊珊有信心,可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袁珊珊第一次上手术台,跟以前拿动物做实验到底有所不同。

    袁珊珊全程跟了下来,不需要她的时候,她就安静地站在一边旁观,面对血淋淋的手术过程毫无不适反应,仿佛面对的是一堆机器似的,难道这些还比得上末世里的丧尸叫人不适恶心的?

    等手术全部结束,缝合伤口的事情交给自己的助手,主刀的向医生长时间高度集中精神,都感觉有些疲惫,转头看到袁珊珊跟进来时没两样,依旧非常冷静淡定,不由打趣笑道:“看你的反应,下针的利索劲,我觉得过来跟我学西医更合适,怎就学中医去了?”

    袁珊珊笑道:“先把中医学好,有时间就多学点,否则一事无成?!?br />
    向医生笑笑,这姑娘太冷静了,对自己的安排也不容易动摇,他起了爱才之心:“要是有兴趣学了,让你常师兄跟我说一声?!?br />
    袁珊珊当然不会推拒,向医生可是这里的一把刀,整个国内来说也是顶尖的水平:“好的,那我先谢谢向医生了?!?br />
    整个收尾工作完成,向医生又检查了一下病人的体征数据,到此为止,可以说整个手术过程非常顺利了,接下来就看术后反应和病人自己的身体恢复程度了。

    手术室门口的灯终于熄了,家属聚到门口,门打开,向医生走出来,将好消息告诉了家属和等待的其他人,家属终于将心全部落回了肚子里,对向医生感激万分,对随行的袁珊珊也再三感谢,这场手术的成功,与他们都分不开。

    袁珊珊没想太居功,她只起了个辅助作用,决定手术成功与否的,在主刀医生,所以客气了几句便退下了,这种淡然的态度,让向医生又添了几分欣赏,换了其他年轻医生,不免要生出几分自得。

    袁珊珊看到了人群后面的许言森,看到他等在外面,不由露出暖暖的笑容:“你等我一下,我收拾好了就来?!?br />
    “不急,你慢慢收拾?!?br />
    袁珊珊看到许言森边上还有个比他年长一些的男人,看他的相貌便能猜出他的身份,许言涛,所以向他轻点了下头便先离开了。

    许言涛是下午赶到的,也是风尘仆仆的一路,等到袁珊珊身影不见了,才用力拍拍这个堂弟的肩:“好你个小子,将这么好的姑娘追到手了,你让我跟言州都有压力了?!?br />
    袁珊珊收拾好后只找了常师兄说了一声,常老已经回去了,回学校自能见到,没再见其他人,便提了药箱与许言森汇合了,这么长时间站下来,其他方面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肚子饿了,这么晚了也不讲究,就和许言森堂兄弟一起去了医院食堂,这个点依旧有饭菜可吃的。

    这次见到许言涛,许言森给两人作了介绍,袁珊珊问了一声:“嫂子没跟回来?”

    许言涛不是第一回解释了,说:“你嫂子学校里走不开,等放假了我带她一起回来?!?br />
    袁珊珊听许言森提过,许言涛在当地领了证,办了个简单的仪式,算是成了家,他的爱人是当地一所小学的老师,大伯母对这个身份并没有意见,做老师有两个假期,以后可以多顾着点家,就是人也没见到领了证办了仪式,她心里多少有点意见,可这是她自己儿子办的事,又能说什么?

    不过这一回看到许言涛本人,袁珊珊却从他眼神里看出点问题,却没多嘴再问,不管什么情况,都是许言涛本人作出的决定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