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9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4章

    许言涛是许家小一辈中最年长的, 与许言州是亲兄弟, 但吃饭的短短时间内, 袁珊珊看得出,这兄弟俩的性格相差太大了, 与许言森倒有些相近,但更加内敛,属于有什么话都憋在肚子里的。

    袁珊珊抬头看了看许言森,看来看去还是她对象更合她心意,比旁人多了一份赤子之心,还有一股许言涛身上逐渐消失的朝气。

    填饱肚子, 与许大伯许父他们打了声招呼, 许言森与袁珊珊先回学校。

    回去路上, 许言森说了不少有关许大哥的事, 他是比较早的一批推荐上大学的人, 毕业后就被分配到外省的一家国营厂里担任党政方面的干部:“大哥过两年应该能调回京城里来了,毕竟在外面历练了好些年了, 大伯对大哥期望挺高的?!?br />
    袁珊珊乐了一下:“有许言州作对照,大伯也只能把期望都放在大哥身上了?!?br />
    想到许言州的性情,许言森也只能笑笑, 大伯那也是没办法, 想*迫也不成, 许言州的性子太散漫, 根本就不适合从政, 否则光是大伯和大哥两人给他收拾P股也来不及, 大概要等大哥那边稳定下来,才能腾出手来收拾许言州了。

    送袁珊珊到楼下,许言森心疼她累了一天了,看四下无人,快速亲了下她额头:“上去早点休息吧?!?br />
    昏暗的灯光下,袁珊珊仍能看出,就这么一下让这人的脸红了起来,低低笑起来,背上药箱心情愉快地跟他挥挥手,转身进了宿舍楼。直到看不见人影,许言森才转身骑上自行车离开。

    袁珊珊心情挺好,今天的手术对她来说也是个突破,进了宿舍,发现除了仲倩倩不在外,其余三人都在,笑道:“今晚这么整齐?咦?看你们脸色,发生什么事了?”

    她一进门,三人齐齐向她看过来,而且一脸复杂之色,这要没问题,她袁珊珊就白活了两世了。

    “咳,我来说吧,”还是老大姐庞建军轻咳了下开口,“珊珊,你听了别太吃惊,是有关仲倩倩的?!?br />
    “她有什么事?”袁珊珊将药箱放在上铺床上,坐到石诗慧床边好奇道。

    “我们今天刚听红梅说仲倩倩可能外面谈了个对象,连着两晚没回来住,下午校领导就过来了,仲倩倩出事了,跟那个男人一起被抓了起来,顺着她的身份就找到了学校来,所以校领导和我们指导老师找我们问有关仲倩倩平时的情况?!迸咏ň馐退?。

    “等等,被抓起来了,是受那个男人连累被抓的?让我猜猜,那个男人不会就是……诗慧的那个男同学张成海吧?”饶是袁珊珊这样心理强大的人,也不由地扬高了一些声音,这发展的节奏,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这事除非跟她也扯上关系,否则宿舍里的这三人不会用这样的眼光瞧着她。

    一看袁珊珊终于说出这个名字,石诗慧绷着的神经也好似一下子松懈下来,肩膀也垮了下来:“可不就是他,珊珊姐你都不知道,当我听到这名字时都怀疑自己耳朵,特地又问了一声后才终于确定就是他,珊珊姐,你知道张成海被抓了?”

    “对,这事我早知道了,就是不知道当时仲倩倩还在场,不过她应该没问题,估计查清楚了就会放出来的,张成海父子的问题,就比较大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很难出结果?!闭饬饺松婕暗降奈侍饪删痛罅?,光是审讯就会维持一段不短的时间,等最终结果下来,可能就得年底或是明年了。

    作为张成海的高中同学,石诗慧震得说不出话来,转念又想到张成海不是袁珊珊对象的表弟么,忙问:“你对象家里没事吧?”

    袁珊珊摇头:“这倒没有,就是言森他爷爷因为这事进了医院了,所以这两天他常往医院里跑?!?br />
    “难怪,可仲倩倩平时看上去多傲气的一个人,怎就看上张成海那样的货色呢?”石诗慧怎么也想不通,这两人是怎么搭到一块儿去的,这眼睛得多瞎啊。

    吕红梅C了一句:“也许是看上你同学的身份了?!?br />
    石诗慧顿时不知作何表情,什么身份?是因为京城人士,还是身后的许家的背景?她不会真信了张成海嘴里的话了吧,石诗慧是怎么也不敢相信他那些大话的。

    这晚上,宿舍里剩下的四人一起聊了好久,熄灯之后还在说话,仲倩倩这事对如石诗慧这样的人来说冲击还是挺大的,不过生在这个年代的人,还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了张家因何被抓的问题,能惊动校领导,就不会是小事。

    原本她们挺担心仲倩倩的,虽然看不惯她的一些做法,但毕竟一个年轻女孩子被抓了起来,不知会有什么下场,现在听袁珊珊说了不会有大事,这担心也去了不少。

    其实袁珊珊还是有点想不通仲倩倩做法的,要她说:“我们是国家恢复高考后录取的第一届大学生,又是京大的,等毕业后只要表现不是太差,国家肯定会将我们分配到各个重要岗位上去,所以根本没必要做多余的事?!?br />
    “珊珊你说的是真的?”吕红梅探出头问。

    庞建军认同道:“我觉得是,红梅你不用担心,就算毕业后留不了京城,会去的单位也不会差的,所以与其担心这个,不如利用好这几年的时间充实一下自己?!?br />
    许言森回宿舍后也听到了这件事,因为仲倩倩和他一样是经济系的,同系的人不免提及,让他心里诧异不已,尤其是得知仲倩倩是因为什么原因受了何人连累被抓后,更是震得无法言语,完全没想到珊珊的舍友会卷进张家父子的事情里。

    许言森对这女生没有太多同情心,因为他从来没听珊珊提过这女生跟张成海搞在一起,这女生本身就心思不正,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对珊珊有什么影响。

    只是许言森没有太多时间跟袁珊珊碰面问这件事,一下课他就要往医院赶,忙得恨不得一人分成几半,各忙各的事,前几日要不是在医院里碰上珊珊,他会连和袁珊珊相处的时间都没有。等到许言森将他爸和大堂哥送走回到学校时,仲倩倩的事情再度出现了翻转,结果更叫京大学生跌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仲倩倩竟然是顶替了别人的名额来读大学的,本人参加高考的真实成绩,只有一百多分!

    这事在京大引起一片哗然,学校高度重视,甚至因此对入校生再度进行了一次身份审核。

    307宿舍的四人,包括袁珊珊在内,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虽然袁珊珊看得出仲倩倩心思大半不在书本上,但也没想到她是冒名顶替来的,那被她替代了身份的另一名考生,现今又是什么下???

    因为孩子单独住出去的俞红,也特地跑来307关心这件事,她这样的行为等于完全毁了另一个人的前程,就不知被她取代的那人还有没有入学的机会,是被迫还是自愿放弃机会的。

    许言森特地找他大伯问了问情况,得知是上面在审查过程中发现了仲倩倩的身份有问题,才追查下去的,结果仲倩倩自己没绷住全部交待了出来,他跟袁珊珊说:“完全没想到会牵扯出当地的招生录取问题,上面非常重视,已经派了人去当地调查了,至于我们京大,已将她除名了,不对,她本来就不叫这名。我估计因为曝出来的这件事,今年上半年的高考招生录取工作会审核得更严一点?!?br />
    袁珊珊说:“她这是胆子太大了点,心太黑了点,敢冒名顶替进了最高学府,就不怕自己曝露出来,以为进来了就万事无忧了。进来了也不安分,先是盯上你,后又跟张成海搅在一起?!?br />
    无辜受殃的许言森只能干笑。

    袁珊珊没故意针对许言森,不过提了一句,她乐道:“其实这姑娘跟你小姑倒挺称的,要是她们真成了婆媳,肯定很有意思?!?br />
    许言森无奈地捏了下袁珊珊的手:“不带这么看笑话的,你这是连我也笑话进去了?!?br />
    307的六人宿舍,如今彻底成了四人宿舍,四人再也没见过仲倩倩,虽然知道她本名不是这个,但习惯上还是这么个叫法了,她的行李,则由生活指导老师亲自过来,收拾了打包带走,并且还安抚了一下同宿舍的四人,只要行得正走得直,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事对袁珊珊来说并没产生多大影响,很快就过去了,平时该怎样生活还是怎样生活,就是因为仲倩倩之前有两晚不住校的事,让指导老师在宿舍管理上抓得比过去严,袁珊珊不得不打了申请,周末要回四合院去,就这,还找了四合院所在的居委会大妈签了字作证明。

    袁卫彬和郑学军他们的学校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因为事情出在京大,所以唐芸周末还特地跑过来跟袁珊珊打听,万没料到居然是她的舍友,笑话了袁珊珊好一阵子,居然没能发现潜伏在她们中间的冒名顶替者。

    等袁珊珊将仲倩倩是如何曝露出来的事情一说,唐芸只能剩下目瞪口呆了,感情这姑娘是自己作死作出来的,当然对她这种行为本身是咬牙切齿的,除了像袁珊珊这样的,他们哪一个不是挑灯夜战,为高考熬红了眼睛熬瘦了身体,付出了多少努力,最后却白白被别的人顶替了去,顶替者有多卑鄙,被顶替者就有多绝望。

    袁珊珊没多留唐芸,趁着周末休息,带袁卫彬和郑学军去医院探望许老爷子,郑学军不管在坡头村还是在京城,受许大哥照顾良多,现在许大哥爷爷生病住院,所以想去探望,袁珊珊就把他一起带上了。

    袁卫彬知道了她姐这段时间的事,幽怨道:“这么大的事,姐你也没跟我说一声,早知道我过来看看你啊,请假也要来?!闭庋匾氖笨?,他这弟弟竟然没有身在现场第一个为姐姐祝贺,这事能让他记好久的。

    “这有什么好看的?”袁珊珊笑道。

    郑学军一脸耿直地附和袁卫彬的意见:“我也想看的,珊珊姐很厉害?!?br />
    袁珊珊对此无语,妥协道:“好吧,下次有机会一定提前告诉你们,行了吧?”

    这下两人才满意地点头,袁珊珊心下好笑,幼稚。

    袁卫彬对许家的事更加关注,路上缠着他姐问了不少,袁珊珊不知道他的主意,只好陪着他八卦,却不知她透露出来的这些内容,转身就会被袁卫彬如实地写进给他爸的信件里。

    到了医院那边,没人拦着袁珊珊,除了知道她和许家的关系外,因为那场手术,她在小范围内也有了一定名气,有些患者还想办法托人请她出手,这被托的人自然就是常师兄了,因为她是由常老推荐过来的,明显常师兄与她关系最亲近了。

    因为周末,许老爷子这里人最多,除了家人,还是老朋友与交好的人家来探望老爷子。

    袁珊珊刚到的时候,老爷子正发脾气,不愿意再在医院里待下去,要求出院,就算不能回家,他也宁可住到疗养院去。

    许父因为工作不能离开太久,和同样情况的许大哥没能待几天就各自返回去了,如今许父这一家就许母和许言森守在这里,两人谁也劝不住老爷子,许言森头痛地在病房外面按眉心,这一抬头就看到了走廊里往这里走来的袁珊珊三人。

    “珊珊,彬彬,还有军军,你们怎么来了?”看到袁珊珊,许言森的心情就好不少,老话说老小老小,他爷爷年纪大了,这脾气也越发执拗起来,跟孩子似的要人哄着,跟刚醒过来时的通情达理完全不能相比。

    他爸走的时候还说,他爷爷这回病了一场,许多事情想通了,他爸特感慨,要许言森说,就该让他爸多留两日,看看老爷子如今的模样,完全是折腾人嘛。

    袁珊珊指了指身边两人:“他们要来探望老爷子,我也正好顺路过来看看你和伯母,这是怎么了?”外面都能听到老爷子不太利索的声音,这种情况居然不好好修身养性?

    许言森先谢了袁卫彬和郑学军,然后苦笑着将老爷子的情况说了,袁卫彬和郑学军顿觉来的不是时候,当然了,他们小辈过来也是走个过场。

    袁珊珊往里看了一眼:“看来老爷子恢复得不错啊,所以才这么有精力闹腾?!?br />
    许言森无奈道:“大概也有接受不了身体这个状况吧,老爷子本来就是个性格挺强势的人,刚刚倒下来的时候还好,现在缓过劲来了,估计就处处就觉得不适应,接受不了了?!?br />
    袁珊珊心说,如果性格不强势,也不可能纵出许蕴淑那样的姑娘,还压得儿子也退让,可见在家里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现在落差这么大,一时接受不了不是不可能,最后妥协的只可能是做小辈的了。

    果然没多一会儿,许大伯走了出来,看到袁珊珊姐弟俩和郑学军,向他们点了点头,对许言森说:“我去找医生谈谈,看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br />
    “辛苦大伯了?!毙硌陨?,如今他爸走了,担子全压在大伯一人身上,还要兼顾着工作,如果疗养院那边情况好的话,确实还是待在疗养院里的好,不过这次得找个近一点的才好。

    许大伯拍拍他的肩,去找医生商量,发了通脾气的老爷子,现在不闹了,袁珊珊看了看里面情况,让许言森带他们进去走一遭。

    “珊珊你来了?!毖暇蚕憧吹皆荷喝说嚼?,也是松口气,有外人在能缓口气,老爷子真是越老脾气越大了,于秋和许言州也来招呼他们。

    老爷子靠在床上还在喘着粗气,看到进来的人,眯着眼睛朝袁珊珊看了半晌,许言森刚要介绍,老爷子就冲他挥挥手,呜啦啦地开口说话了,这时候比刚醒来时说话又清晰了点,袁珊珊很容易就听得明白。

    “你就是言森的对象?京大的学生?学中医的?”

    许母有点尴尬,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

    袁卫彬也有点紧张,和郑学军面面相觑,不知道要怎么帮到袁珊珊。

    袁珊珊坦然地笑笑:“是啊,我师从周寿然,也许老爷子没听说过?!?br />
    老爷子眼神一厉,只可惜此刻的他对于袁珊珊来说就是头纸老虎,一戳就倒的那种,就算鼎盛期,他这气势也威慑不了袁珊珊。

    “我要是不同意我孙子跟你处对象呢?”

    “爷爷?!”许言森大惊。

    “老爷子!”严静香和于秋一起惊叫。

    剩下三个小辈齐齐瞪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袁珊珊却一点担忧都没有,反而冲老爷子一笑:“那得问您孙子是听您的还是听我的,不过我还是挺有信心的,就不知老爷子信心大不大?!?br />
    “噗!”许言州忙背过身捂住嘴巴,肩膀却还在抖动,怼得好!

    袁卫彬和郑学军瞪得溜圆的眼睛也慢慢变长,长长吐了口气,心说老爷子太欺负人。

    许言森也惊喜地看向袁珊珊,然后和她站在一起,说:“爷爷,如今新时代了,提倡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婚姻,爷爷,我会尊重您的意见,可不会一味地听从爷爷的安排?!?br />
    许母欣慰又复杂地看着小两口,心里有那么点点酸溜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