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第9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5章

    老爷子被两个小辈的态度气得发怒, 这脸色顿时潮红起来, 呼吸也变急促, 老太太刚从外面过来,一看这情景慌忙跑过来安抚老头子:“这又是怎么了?你们好好的又惹老头子生气了?不能好好说话吗?”

    严静香和于秋也急, 可别真给气坏了,许言州转过身瞪大了眼睛,许言森则握紧了拳头,额头青筋也跳了起来。

    袁珊珊安抚地握了下许言森的拳头,对这老爷子越发没好感了,这是拿自己的身体来威胁起小辈来了?

    她提脚要走过去, 许言森一把反抓住她的手, 袁珊珊笑了笑, 说:“没事, 别忘了我是学什么的?!弊叩讲〈脖? “我来吧,不放心再叫医生来看看?!?br />
    老太太怀疑地看了两眼这姑娘, 又想起她给人针灸的事,想了想让了开来,袁珊珊卷了卷袖子, 给老爷子推拿按摩起来, 病房里其他人都好奇地过来围观, 果然发现没一会儿, 老爷子的脸色就好了许多, 潮红退了下去, 呼吸也平稳了许多,老爷子甚至舒服地哼哼了两声,不过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又赶紧闭嘴。

    袁珊珊将这老头的表现尽收眼底,一边按着X位推拿一边也不放过他:“老爷子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体和年纪使劲地折腾小辈,您想我怎么回答?我完全可以抽身离开,不是离开了许家就过不下去的,我是袁家的姑娘,要是老爷子您实在不同意,让言森倒C进我袁家的门怎样?我爸肯定就没意见?!?br />
    “你……你……”老爷子气极,从没小辈这样跟他说话,就是他姑娘也是顺着他的性子来,“他敢!”

    “有什么不敢的?您这孙子,从小到大,跟我见面相处的时间比您老长多了,平时也没见您过问多少,我以为您眼里只有言森的小姑没有言森这个孙子呢?!痹荷鹤彀蜕弦坏悴环殴饫贤?,可手下的动作却一点不含糊,甚至动上了精神力,效果不比她使用针灸来得差。

    平时大家都顾忌着这老爷子的身体,生怕说错了话招他生气又犯病,所以处处束手束脚,也就袁珊珊,敢在他面前提许蕴淑这个人的存在,别说于秋两个儿媳妇了,就是许言森和许言州也听得额头青筋跳了跳的,生怕出什么事,老太太在边上光跳脚,想将这姑娘拉开来,可这按摩推拿又很有效果。

    别说,如果不是顾忌着老爷子的身体,这话听得叫于秋和严静香都阵阵痛快,其实她们早就想问老爷子这个问题了,是不是所有孙子加起来都没有一个小姑重要?现在却只能胆颤心惊地看着,并随时准备按响呼救器叫医生过来。

    姑娘,你可得悠着点。

    “我眼里怎么就没有他这个孙子了?你一个小姑娘少在这里挑拨离间!”老爷子大怒,说话都利索了不少。

    “难道不是吗?您老回京城来不就是给言森小姑撑腰的?事情不就是缘于他小姑非要把张家姑娘介绍给言森,完全无视了言森爸妈的存在?老爷子不会真当他小姑是好心吧?她不过是故意恶心言森跟言森妈妈的,要是没有后来的事情,你是不是就要顺着他小姑的意思把张家姑娘非塞给您孙子了?娶了这么个搅家精回来,许家还要不要好了?”

    严静香恨不得给袁珊珊鼓几声掌,说得太对了,许蕴淑可不就是这个意思。

    老太太则恨不得捂住袁珊珊的嘴巴,不让她再说下去了,再这样,她姑娘更落不着好了。

    可偏偏老爷子非要袁珊珊继续说,看她还能说出个什么花儿来。

    袁珊珊低头看了眼老爷子转动的眼珠子,心知他多少听进去了一点,因而干脆把话说完:“老爷子是不是觉得自己姑娘怎么使性子都有您老兜着?我差点以为言森小姑跟公主似的,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不说如今新社会了,就是以前的皇家公主还有诸多不得意和身不由己,更别说她了?!?br />
    有些话就更不好说了,老爷子以为他是什么?他是过去的皇帝不成?就是皇帝也不能肆无忌惮。

    袁珊珊的手已松开来,站到了一边,于秋和严静香发现老爷子的脸色好了不少,老太太见这姑娘终于让开来了,扑过去担心地抚摸他胸口:“老头子,你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我去叫医生过来?”

    “叫什么叫,我什么事都没有!”被打断的老爷子呵道。

    “咦?许老这会儿说话利索多了,发生什么事了?”刚好许大伯和叫来的医生踏进了病房,医生对病人的情况最为了解,一听到这声音马上快走了几步。

    老爷子这也才发觉自己的情况,不知是不是心理感觉,确实舒服了不少,复杂地指了指袁珊珊说:“这姑娘给我按摩推拿了一下,我是觉得舒服了不少?!?br />
    许大伯跟医生说了一下袁珊珊的身份,医生也诧异地看了眼这姑娘,这事情他也听说了,有些不相信地给老爷子重新检查一下身体情况,结果种种数据表明,许老的中风症状确实有所缓解。

    在检查的时候,袁珊珊退到后面跟许言森他们小声说话,她当然先跟许母和于秋为自己的自作主张道了歉,害得他们一起跟着担心,许母拍拍她的手让她安心,刚刚那番话是许母和于秋早憋在心里,却碍于身份和机会无法说出口的,也许只有一个外人来说,才能让老爷子沉下心听进去,只要听进去一星半点就足够了。

    许言州在后面偷偷给袁珊珊竖了个大拇指,厉害啊姑娘!

    袁卫彬和郑学军跟着虚惊了一场,幸好没事,他们应该对袁珊珊更有信心一点的。

    这里最信任袁珊珊的就是许言森了,不过他也担心珊珊为了他让爷爷彻底恼了她,后来的情形让他松了口气。

    袁珊珊在后面偷偷挠了挠他的手心,许言森心一颤,脸上有些发烧,赶紧抓住袁珊珊捣乱的手,低声偷笑道:“珊珊你说的倒C门的事不会是真的吧?”他完全没想到珊珊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以为珊珊会说不要他的呢。

    袁珊珊横了他一眼,低声回道:“别想了,你爸妈那关就过不了?!?br />
    其实她想要真如此的话,她爸肯定挺乐意,她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可就是许言森家就他一个独子,如今这年代观念又偏向保守,如果许父许母强烈反对他们的事的话,说不定袁珊珊还能把他拐走入袁家的门,可惜啊,袁珊珊心里摇头惋惜。

    这时袁珊珊就忘了,当初许家不说强烈反对,只要流露出点意思来,怕麻烦的她很可能就不会接受许言森的感情了,抽身离得远远的。

    许言森表情一滞,可不是,想想以他和珊珊的条件,低声说:“委曲你了?!本褪墙裉焖龅氖履且彩俏怂?,否则凭什么要忍受他爷爷的为难?

    袁珊珊向他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可别再说了,万一让许母听到了,将来婆媳关系会难处的,大概许多婆婆都不乐意见到儿子把媳妇看得比妈还重要,不过许母的性子并不坏,有时候还觉得挺有意思,袁珊珊还是能吃得住的,要是换了像病房里的这位老太太一样有心眼的人,袁珊珊还不乐意敬着呢。

    不过老太太也只是小聪明的人,没有大聪明,才落到如今这地步。

    许言森挺聪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在济口村待了不少年,见识了不少婆媳不和甚至到骂架的现象,知青们无事时也会讨论一二,这也让许言森知道,其实有些事情是出在男人身上,他可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心里暗暗给自己提了个醒,以后可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

    “那个小姑娘,你过来!”老爷子忽然叫起来,叫的人只可能是袁珊珊了。

    许母让开几步,袁珊珊从后面走上前,许母拉着袁珊珊的手问:“爸,你叫珊珊什么事?”就怕这两人又顶起来,这性子真叫她不知说什么好,在老爷子和未来儿媳之间,她是坚决站在袁珊珊一边的。

    老爷子心说,这姑娘好本事,还未嫁进门就先把婆婆的心哄过去了,对这个二儿媳也有些恨铁不成钢。

    “那谁……”老爷子胡乱指了指,“听说你针灸不错,那你来给老头子我针灸吧?!?br />
    许大伯听得一愣,小袁肯答应?换了别的姑娘可能会讨好老爷子而答应下来,这姑娘性子可不像。

    许母也一愣,看着袁珊珊不知如何是好。

    许言森对老爷子也是无奈了,这样就想让珊珊妥协?老爷子真是老小孩了,换了别人会哄着,可珊珊未必。

    果然袁珊珊笑了起来,出口的话却很坚决:“我不答应?!?br />
    老爷子差点呛了口水,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你不答应?”

    袁珊珊耸了耸肩说:“老爷子忘了,我还是京大一年级的学生,并不属于这家医院,不听任何人的调遣,老爷子想找人针灸?医院和组织上肯定会给老爷子安排好合适的人选?!?br />
    袁珊珊还没嫁进许家呢,干嘛要摆低自己身姿来讨好这老爷子?平白让袁家和爸爸矮上一头?

    老爷子又气上了,伸手指她:“你……你……”

    许大伯和医生都苦笑起来,医生说:“这位袁姑娘说得确实不错,许老,我会跟上面商量给许老安排人过来?!?br />
    许母吞了吞唾Y,换了她是不敢对老爷子如此说话的,不过看老爷子气得拿珊珊这丫头无法可施,又觉得痛快极了,没想到老爷子也会有碰上克星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