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第9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6章

    面对老爷子的怒气, 袁珊珊很有眼力地提出告辞, 否则让许大伯他们也为难,到底是要劝她应下呢还是劝老爷子收回话?

    告辞的话说出来,没等病房里的人有什么回应, 袁珊珊便带上袁卫彬和郑学军离开了, 不仅老爷子, 就是老太太也从没见过这样不给他们脸色的姑娘, 尤其是这个姑娘还想嫁进许家的门, 难道她真不怕老爷子发狠话?

    老爷子目瞪口呆, 就这样不鸟他走了?

    许言森可顾不得老爷子了,看看出了病房的三人, 向他妈喊了句:“妈……”

    许母催促道:“你赶紧去看看珊珊丫头?!?br />
    许言森得了令,冲其他长辈点了头, 转身就跑了出去,傻眼的老爷子继续傻眼,连这个孙子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老头子……”老太太转身安抚老爷子,又习惯性地想上眼药,可以想见, 这样的孙媳妇进了许家的门, 她这个老太太半点都拿捏不到, 比两个继子的媳妇都要厉害多了,这两个儿媳妇, 心里怎么想不说, 可至少这面上功夫不会做得让人说嘴。

    “行了, 行了,”老爷子不耐烦地打断,“老大你安排吧,哼哼,不想给我施针?我就等着这丫头将来嫁给我孙子,是不是还叫不动她!”老爷子气呼呼地躺下,让长子帮他翻个身,半身不遂,症状缓解得并不太多,至少翻身什么的还需要靠人帮助。

    许言州赶紧溜出病房偷笑去了,否则在病房里就会忍不住先笑出声来。

    许大伯抽抽嘴角,面无表情地侍候老爷子,今天充分见识到了什么叫老小孩,跟人家一个小姑娘呕气较劲,最后还舍不得将人放走。于秋朝许母使了个眼色,这下不用担心老爷子会反对小两口了,老爷子这话分明是松口了。

    许母心里松了口气,事后跟嫂子说:“嫂子,感情咱爸不需要人事事顺着他,得要跟他唱反调才行是吧,我觉得我们以后也得改改才行,省得老爷子总觉得我们两个儿媳妇没什么存在感似的?!?br />
    于秋听得噗哧一乐,可这话也只能听听,她们两个儿媳妇向来在老爷子面前顺从惯了,也没有珊珊丫头那样的底气,今天要换了别人,没那手按摩推拿的本事,谁敢让老爷子气着了?“你就行了吧,有这么个儿媳妇,换了我睡着了也会笑醒过来的,以后啊,你可是有你儿媳妇帮你撑腰的?!?br />
    于秋想想,她这个弟妹的日子其实过得比她顺心多了,留在京城虽然看着风光,却远没离开京城的弟妹日子过得舒心自在,二弟对弟妹如何不用别人说的,虽说只有一个儿子,但就这一个顶得上别人家的几个,最后这个儿媳妇那更是没得说了,以后弟妹的日子也会比她舒坦。

    许母也笑了起来,嘴上说说还行,到了老爷子面前,多年积留下来的威势,对她还是很有影响的,只怕还没开口心里先要犯怵了。

    ***

    “姐你好厉害!”跟着袁珊珊一起离开的袁卫彬,两眼放光地看着他姐,当时他想帮他姐的,可真怕把那老爷子气坏了,反而给家里添麻烦,“姐,我是不是没用?”

    郑学军一起看向珊珊姐,他也很想?;ど荷航愕?。

    袁珊珊教他们一个道理:“这种情况下,没有把握的话千万别带一时意气冲动行事,大可以不理不睬抽身离开,或者以后在工作生活中碰上这样的事,可以表面妥协背后再想办法反击回去?!?br />
    袁珊珊觉得自己又带了个不好的榜样,她敢这么做是建立在她自身拥有的异能基础上,所以可以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还击回去,却不适合普通人,否则看许大伯和许父,都不是没有手段的人,可也不得不在老爷子面前低头。

    “珊珊……”后面许言森追了出来,听到这番话有些内疚。

    袁卫彬一听到他的声音,回头朝他冷哼了几声,没一个好脸色,郑学军拉着他低声说了几句,才又剜了许言森几眼,然后跟着郑学军先离开这里,让他们两人说话。

    “珊珊,对不起?!?br />
    “你想劝我给老爷子针灸?”袁珊珊歪头看他。

    “没有,”这点许言森坚决不会听他爷爷的,“不管珊珊你作了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的,这本来就是我爷爷他无理取闹,虽然珊珊你如今针灸水平很高,但对于我爷爷目前的身体情况,并不是不可取代的?!备澳俏徊∪说那榭鐾耆煌?,那是在别人都没有把握的情况下,袁珊珊才顶替上去的。

    “那不就行了,你又不是不讲道理的,再说了,”袁珊珊凑近低声说,“老爷子有一半是装出来的,他心理承受力绝对比你们以为的高,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不是白过的,经历的事远比我们和我们爸妈一辈的人多,所以气归气,但远没到发病的程度呢?!?br />
    许言森哑然:“他……我爷爷他……”让他这个当孙儿的要怎么说?无话可说!

    袁珊珊低笑了起来:“所以放心吧,我想现在最想恢复身体的不是别人,就是老爷子自己,我其实也算替我自己出了气,谁让他听了你小姑的话跑回来的?!彼饷春玫奶跫?,有哪个长眼睛的看不上她反而挑上张家姑娘的?

    许言森也笑了起来,目光柔和地看着面前姑娘:“珊珊,谢谢你?!闭庋裁环牌?。

    “傻瓜!”袁珊珊瞪了他一眼,“我要去常师兄那里看一下,要一起去吗?”

    “一起去?!毙硌陨⒓此?,他也不想进去受爷爷的气,听了珊珊的话,他觉得应该改变对爷爷的态度了,有时候就该拧着来。

    两人一起去常师兄那里转了一圈,常师兄跟她提了有些人想要预约针灸的事,袁珊珊也不是不可以接,不过因为她时间有限,不可能每天抽得出时间来,所以便想让常师兄和常老为她把关,如此也会省了许多后续的麻烦。

    虽说这样的治疗也是有偿服务,而非免费的,但袁珊珊目前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挣钱,这些钱也只是小钱,而是通过此种方式多接触病人,增多实践,就如同她原来在师父那边所做的事情一样。

    常师兄自然答应了下来,难怪他爸看好这姑娘羡慕周老,这姑娘性子稳着呢,并没有因为上一次手术的成功就骄傲轻狂起来,仍旧很踏实。

    从常师兄那里出来,与袁卫彬及郑学军汇合,许言森送三人出医院?;姑淮诱庾ダ锍鋈?,就看到老太太匆匆地往外走,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这一行,许言森和袁珊珊互相看了一眼,有情况!

    没用他们刻意去寻找发现,没一会儿,后面又有脚步声响起,紧接着许大伯就沉着脸出现了,后面还跟了个鬼鬼崇崇的家伙,走在前面的许大伯根本没发现,还是袁珊珊给许言森指了指后面,许言森不禁为这个堂哥感到无语。

    “大伯,你们这是……刚看到老太太下去了?!?br />
    许大伯看到他们四个脸色缓了一下,听到这话又沉下去:“还能有什么事,我让人外面拦着不准你小姑进来,现在她正在外面闹着要进来呢,她这时候来这里能有什么事?左右不过是为了那张援朝父子?!?br />
    后面许言州见行踪曝露了,笑嘻嘻地走了出来,见到他爸冷眼瞪过来,缩了缩脑袋,往许言森后面一跳,让许大伯好气又好笑,明明比言森年纪大,却比言森差了许多,只得说:“不准胡闹!”

    “知道,我不会胡来的!”许言州顿时眉开眼笑,可许大伯对他的保证表示怀疑,好在有言森看着会好点,于是不再跟几个小的多说什么,继续往外走,后面几个小的就跟着一起出去看热闹了。

    老太太到了外面看到被人拦下来的许蕴淑,气得胸口疼,上去就捶了一顿:“你个死丫头,跟你说了那么多,你怎就听不进去?你说说,你这时候跑过来干什么?别跟妈说你是来跟你爸认错道歉的,要是敢提张援朝一个字,我跟你没完!我先掐死你得了!”

    想想老爷子之前对那丫头的态度,再想想自己姑娘的行事,老太太对许蕴淑恨铁不成钢,有那丫头作对照,她心里清楚,老爷子只怕对女儿更加失望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没人家一个小姑娘会来事。

    “妈,我也是没办法??!”许蕴淑完全不见了以前的张狂恣意,整个人像脱了层水干瘪老化了一样,眼里又透着一股疯狂,“妈,那是我男人,我儿子,你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关在那种地方?你还是不是我妈!”

    她跑了多少地方找了多少人,起初还有几个人愿意见她,可对她所求的事情嘴上虚应着,转身什么也没落实,再找过去,不是见不到人了就说仍在调查,说什么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到现在她才发现,以前对她乐呵呵将她当侄女看的人,统统转脸就不认人了。

    “妈,你告诉我,是不是大哥他捣的鬼?他不让我救人是不是?他要眼睁睁地看着我儿子被毁掉?就因为他那个儿子比不上我家成海?是不是?”许蕴淑抓住老太太的肩拼命摇晃,老太太差点一P股瘫坐在地上,捂着脸就哭出了声。

    袁珊珊和许言森堂兄弟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许言州之前存着看热闹的心思,可现在却半分动容也没有,就那个张成海?还用得着他爸出手去毁了他?他多大的面子值得他爸为此赌上自己的前程?

    袁卫彬和郑学军听得目瞪口呆。

    许大伯冷着脸走了出去,说:“我来告诉你,没人想毁掉你儿子,毁掉他的是他自己和张援朝,包括你许蕴淑自己!”

    许蕴淑一听到大哥的声音,立即抛下老太太,向许大伯扑过来,刚刚愤怒的嘴脸,一下子转为哀求起来:“大哥,我错了,我不该跟你争的,我不该处处针对嫂子和侄子,你放过我们一家三口吧,我们以后一定老实听大哥的话,大哥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许言州露出讥笑,低声说:“原来要这个时候才承认以前是处处针对我们啊?!?br />
    许大伯也很失望,这时候说出来的才是心里话吧,原来这妹妹一直以来就是对待他们的:“我说了,害他们的是他们自己,能饶过他们的也是他们自己,把自己问题老实交待清楚,争取从宽处理,这件事,妈也知道,就是爸也C不了手?!?br />
    许蕴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大哥,她这样放低姿态求大哥,大哥还是如此绝情?忽然脸色扭曲起来,恨恨地看着许大伯,愤怒吼道:“是你们!就是你们存心要害援朝和成海,是你们害了我们一家,我跟你们拼了!”

    “蕴淑,你要做什么!”老太太连忙爬起来要去抓住女儿。

    许言森堂兄弟再不能旁观下去,迅速冲过去,就这样还是晚了一步,许蕴淑疯一样地冲许大伯又抓又挠,许大伯躲闪不及脸上被抓出一条血痕,许蕴淑还想继续撕打下去,被两兄弟揪住胳膊带了开去。

    感觉到脸上的痛意,许大伯摸了摸脸颊,看了看被制住的许蕴淑仍挣扎不停,用脚踹,还要用口咬,被走过去的袁珊珊一把扯住她头发,这样想咬也咬不到了,又用了手帕塞进她嘴里,让她没办法骂出难听的话。

    许大伯没去管许蕴淑这种状态是不是舒服,看着手指上的血丝,问老太太:“妈,你就看着她这样发疯下去?还是想让我爸他晚节不保,就为了保张援朝那个东西?妈你该知道让她这样闹下去会有什么后果,闹到我们面前没什么,可如果闹到爸面前,妈你说爸会怎么处理?”

    老太太抖了一下,跟老头子生活了几十年,岂能不了解,别看以前这么宠老闺女,可真触到了底线,那比任何人都无情。

    老太太跑到女儿面前,心痛地看着疯颠样的女儿,不得不狠下心扇了她一个巴掌,许言森兄弟立即放开她,袁珊珊更是在老太太扇巴掌的时候就松开了手。

    老太太恨恨地骂道:“就那么个心里没你的东西你还惦记着救他?你眼睛瞎了,心也瞎了?没听那张家的姑娘怎么说的?你再这样闹下去,才会彻底将成海的前途都断送在里面!”

    老太太一点不想张援朝能好好地出来,最好在里面待上一辈子,跟女儿彻底断了关系,她这两日回医院尽心侍候老爷子,绝口不提女儿的事,就是想缓些时候,等老爷子气消了,身体也好转的情况下,让老爷子把外孙成海保下来,就是老大其实也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可这都经不住女儿一再地闹腾,会闹得把最后一点感情都折腾完了。

    “妈,是那贱女人勾搭的援朝!”许蕴淑就是不肯面对现实,张援朝怎么可能背叛她?甚至连儿子也一起?她更是要让张援朝看看,能帮到他的只有自己,而不是其他女人。

    老太太又一巴掌扇过去:“所以被贱女人一勾搭就勾搭走的张援朝,又是个什么好东西?他张援朝就等着许家完蛋了,再把你给甩了,你个蠢货!”

    许大伯不愿意再看这母女俩的破事,挥挥手让大家一起离开。

    袁珊珊把袁卫彬和郑学军一起带走了,感觉这种脑子不正常的事看得多了,会让他们的三观也受到影响,眼里的世界变得不正常起来。

    从老太太的话里听得出来,看来老太太是找过那张家姑娘了,凭老太太的手段完全可以从那张家姑娘嘴里听到更详细的经过,可惜她亲闺女仍放不下张援朝这种男人,真对他死心踏地得很。

    许大伯是一点不想理这个妹子了,其实只想将张成海捞出来,不是无路可走,只是这妹子竟痴心妄想要将张援朝也救出来,所以许大伯也懒得跟她说了,这点老太太心里未必不清楚,老太太脑子到底比许蕴淑清醒一些。

    张成海能不能出来,其实一切全系在张援朝一人身上,要知道张援朝跟黄家勾搭在一起的时候,张成?;姑怀赡?,所以只要张援朝站出来把所有的事情都一肩揽下来,对张成海最多教育教育,再看在他是许老爷子亲外孙的份上,也就可能将他放出来了。

    可到现在为止,许大伯得到的消息,张援朝却没有这样的觉悟,或者认为外面的许蕴淑和许家,会看在他儿子份上将他一起捞出来?又是一个痴心妄想的,那就连张成海一起在里面老实待着吧,在许大伯看来,张成海年纪不大,却是个吃里爬外的小白眼狼,居然跟着他那白眼狼父亲一起算计许家,心思的歹毒一点不比他那父亲好多少,真不亏是父子。

    所以许大伯连递个话的想法都没有,就在里面好好受些教训吧,不受够了教训,出来也是个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