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9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7章

    袁珊珊这一次去过医院后, 一直到许老爷子离开医院就没再踏进去过, 她也是从许言森那里知道,在医院里又待了四五天的时间,终于转去了城郊的一所疗养院里, 离得近, 逢休息天的时候可以当天来回去探望。

    许言森看着袁珊珊低低笑起来, 袁珊珊被笑得莫名其妙, 许言森自己坦白交待:“我去的时候总感觉爷爷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 后来琢磨了一下, 我想爷爷大概是盼望着珊珊你去的,却总看不到你的身影, 所以嘴上不承认,心里却是失望的?!?br />
    这人的性子啊, 真是古怪,你顺着他,他反而不将你当回事,你非逆着他来,跟他顶着干, 他反而惦记上你了。

    袁珊珊无语翻白眼, 她才不愿意把自己送过去遭白眼呢, 她又不跟这老爷子似的需要让人虐一虐。

    说到小姑的事,许言森又特复杂:“我爷爷前脚离开了医院, 后脚就亲自将小姑抽得送进了医院, 我还记得我爸说过, 他和我大伯早年没少挨过我爷爷的打,一开始是马鞭,后来是皮带,三个子女里,就是小姑从来没挨过打,可这一次出院的时候先回了趟家,让老太太把小姑找回来,当着大家的面问她是不是还要救张援朝,是不是不肯跟张援朝离婚还要过下去,小姑的回答你也能想得到了,哪可能死心的,她以为老爷子终于肯见她是心软了,结果老爷子就发话让她跪下来,当着我跟许言州的面就用皮带抽了起来?!?br />
    许言森以前光听他爸和他妈说爷爷以前是怎样的人物,却从来没见识过,这次说实话让他跟许言州都唬了一跳,哪怕老爷子身体不灵活,鞭子抽了一半还让许大伯接手了继续抽,可硬是让他们两人以及老太太动也不敢动,抽完后人就送去医院了,老爷子也让人送去疗养院了。

    袁珊珊听得摇头:“打晚了,像你小姑这样的人,就该早点打才能打醒,把性子给掰过来,不过像你爷爷这种人,大概不到要命的时候意识不到自己跟你小姑的问题有多严重,或者以为他是铁打的永远不会倒下来?!?br />
    说到底,许蕴淑这性子,老爷子自己就要负大半责任,然后就是老太太了,许家其他人也要负一定责任,不过根子还出在老爷子身上,这种家长式的强硬作风,让小辈不敢忤逆他:“幸好你当初不是在你爷爷身边长大的?!?br />
    许言森失笑,这话说得也确实有道理。

    不过他爷爷这一出手,也非常干净利落,让他小姑彻底没了声音,他在旁边看到了小姑畏惧的眼神。

    听许言州说过,爷爷以前对张成?;故遣淮淼?,可这一次从头至尾也没提过张成海这个外孙,看来他所做的事让老爷子非常失望。许言森相信就算大伯不说,老爷子也有渠道将张家父子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

    老爷子一出手,事情告了一段落,袁珊珊也觉得清静了不少,在老爷子去疗养院一个星期后,许母让儿子将袁珊珊姐弟以及郑学军带了过来,烧了顿大餐和和乐乐地吃了一顿,吃完之后,许母将这家的钥匙交给了儿子,收拾收拾就让儿子送她上火车,回家去了,老爷子那边并不需要儿媳妇过去照料。

    袁珊珊跟着许言森一起将许母送上火车,票自然是由许大伯提前买好的卧铺票,临走前许母十分感慨地拉着袁珊珊的手,想到那天老爷子抽打小姑的情景,她仍有点头皮发麻,也许唯一不怕老爷子的就是珊珊这丫头了:“以后跟言森两个要好好的,伯母惭愧,能帮到你们的不多,你们自己要互相扶持?!?br />
    袁珊珊向边上的许言森瞟过去,正好这人也看过来,两人有些羞赧地笑起来。

    “妈你放心回去吧,爸那边也要人照顾,你不在说不定爸三餐也不会按时吃,我跟珊珊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还有大伯在呢?!毙硌陨哺砟?。

    “是啊伯母,伯父离了伯母肯定也不习惯呢?!北暇狗蚱藁ハ喾龀肿吡苏饷炊嗄?,这么一说袁珊珊也想念她爸了,她爸身边没人,虽然信里在她和彬彬强烈要求下请了个做饭洗衣的人,可她仍不能放心,这时候才觉得夫妻一路扶持到老是多么难得,那是子女无法取代的。

    许母也是确实不放心许父一人待在那边,所以这边没什么事了她就急着赶回去了,以前对京城有股执念,觉得离开京城是被*的,可现在回到京城了,却浑身不对劲,迫不及待地想离开了。

    许母一把年纪被袁珊珊说得有点脸红,都老夫老妻的了,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鸪狄?,让两个孩子赶紧下去。

    许言森回到那院子里又收拾了一下,想到他妈背着珊珊说过的话,有些脸红,他妈说这房子就交给他了,否则就差珊珊太远了,其实要他说这有点自欺欺人了,珊珊的四合院可是靠她自己本事买的,这边的房子则是他爸妈掏的钱,完全不是一个性质的。

    袁珊珊拍了下他的脸:“想什么呢,脸都红了?!?br />
    家里没有人,就他们两个,许言森可以放肆地将人拉进怀里,在袁珊珊耳边嘀咕了他妈说过的话,听得袁珊珊一阵好笑:“不错啊,就算你入我们袁家门的嫁妆吧,哈哈……”

    许言森无奈,最后只好堵住了袁珊珊的嘴巴。

    两人的日子重新回到正轨,白日各自上课,下了课就在食堂碰面,晚上,只有空下来就会在图书馆的老位置上一起安静地看书,但平时不是你有事就是他忙得抽不开空,但碰面了坐到一起时却觉得特别安心。

    周末了有空了就去四合院,许母留下的院子许言森倒去得不多,后来干脆配了把钥匙给了许言州,那里反而成了他的一个固定落脚地点,这也让许言森放心,因为这里来来去去的人,他也会心里有数。他也看出来了,堂哥与他的那些朋友也不是整日无所事事,他们私底下捣鼓了一些事情,赚了一些钱,许言森看他们没太过出格,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天气越来越热,京大的校园里,与冬日相比不再以灰蓝和军绿色为主色调,而是多了许多让人眼前一亮的色彩。

    袁珊珊她们307宿舍,石诗慧作为京城姑娘是走在时代前列的,最早穿上了一件嫩绿色的过膝长裙,让庞建军和吕红梅看得啧啧赞叹,走在校园里也是回头率极高,石诗慧甚至征求大家意见,要不要去烫个头发,袁珊珊想到如今那“J窝”造型的烫发,噗哧一乐,千万不要烫,用很伤头发这个借口暂时打消了石诗慧的念头,不过除了庞建军这个剪了短发的,其余三人都很顺应潮流将辫子放了开来,用头绳或是手帕束在脑后,显得干净利落又青春。

    这样的变化许言森身处其中当然也不会错过,他自己倒是依旧万年白衬衫不变,不过私下里跟着教授忙前忙后,暗搓搓地挣了一笔钱,转身跑去百货商场挑了两块时兴的的确良料子,送到了四合院里。

    袁珊珊对这料子并不太有兴趣,穿身上远没棉布的舒服,不过这年代的确良料子会受欢迎,也是因为它的颜色比其他布料丰富鲜亮并不会褪色。她不会特意去买,不过送来了做两身衣裳也是不错的,想到这次回四合院路上看到的情景,乐道:“要不给你做条喇叭裤穿穿?再留上一头长发?”

    她回来路上,这样的小青年居然冲她吹了声口哨,这打扮在马路上绝对回头率极高。

    许言森显然不是没见识过,嘴角一抽:“不用了,估计我要这么打扮,我爸会不让我进家门的,再说我看你也不是真喜欢?!?br />
    袁珊珊哈哈笑,其实倒想看许言森偶尔出次格让她看次笑话的,身在这年代,看着年轻人如同出了笼子的鸟一样拼命释放自己,也不管审美有没有问题,她觉得也是件挺有趣的事。

    许言森看袁珊珊没有强求,心里抹了把虚汗,要是珊珊真给他弄了件这样的裤子,他到时候到底是穿呢还是不穿呢?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他倒喜欢看珊珊打扮,他相信珊珊打扮起来,绝对会是校园里最亮眼的一个。

    两人正说笑着,许言州来了,袁珊珊转头一看,突然爆笑出声,许言森忍不住转身抽抽嘴角,不忍直视。

    许言州被笑得莫名其妙:“喂喂你们两人,笑什么呢?是觉得我今天这身好看吧?言森,我说你要不要也来一件?整天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走出去人家要说你是我哥了!”

    许言州身上穿的可不正是刚刚袁珊珊与许言森探讨的喇叭裤,那种裤脚管挺大的喇叭而非小喇叭,看他走过来,袁珊珊觉得这喇叭可以当扫帚扫地了,可许言州却自我感觉良好,美滋滋的。

    许言森抽笑过后转回身,看得仍旧有些辣眼睛:“你这样一身能穿回去?大伯不会说你?”

    许言州甩甩有些长的头发:“老头子观念太保守,不过不怕,等下我换了衣服再回去就是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