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9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八章

    许言州确实没胆子穿这一身回家让他爸看到, 所以这衣裳是他在落脚的院子里换好了再出来的,回去时再换上原来的衣服就行了。

    没能把许言森拉下水, 许言州便把目光转向了袁卫彬和郑学军两个小的。

    这两人到底年轻得多, 袁卫彬本身就被校园里与街头上的新潮打扮吸引住了眼神,心里跃跃欲试, 被许言州一鼓动就松了口,至于郑学军, 在许言州与袁卫彬两人的强力镇压下, 不准有反对意见,因而过了几天后,四合院里齐刷刷的三个喇叭裤青年,走出去, 胡同里的居委会大妈都忍不住盯着他们看了又看。

    袁珊珊去长白山的时候曾遗憾没有相机, 所以后来就托门路宽广的许言州弄来了一台, 将这三人的新潮的身影都留在了相纸上,这些相片将会成为他们这段人生的最有力的见证。

    等相片洗出来后, 袁珊珊看着上面笑得有些傻的三个青年忍不住发笑, 仔细地封好收藏起来,跟许言森说:“等过上十年二十年再拿出来给他们本人还有孩子看, 肯定有意思极了?!敝灰氲揭院蟮那榫?,她就有笑的冲动。

    许言森看着相片抽抽嘴角, 心说幸好自己坚持住了, 没留下这么傻的一面, 避免了在闺女面前丢脸的情景出现。

    不过袁珊珊的这番话让许言森也有了许多想法, 有空便会拖着袁珊珊往各个景点和标志性建筑跑,包括四合院里都拍下了不少照片,照片洗出来后仔细收藏在相册里,并在相册封面上写明哪年哪月于何地拍摄,袁珊珊也正是看到这个才隐约猜出他的用意。

    许言森指着两人的合照说:“以后每年,最好每个季节,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去拍照,这些照片会成为我们这些岁月的见证?!?br />
    他正是看了珊珊给袁卫彬他们的留影见证才生出了这样的念头,想到几十年后,两人都老了,坐在院子里翻看这些照片,一起回忆他们的过去,就觉得是那么的美好。

    袁珊珊忍不住用手捏了捏许言森的耳垂,柔声说:“好,你做,我看着?!?br />
    她留下袁卫彬几个的照片,是想过些年再翻出来笑话他们的,却没想过要见证自己,不过只要两人一直走下去,这样的相册必定会非常有意义,她也期待将来能实现。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迎来了第一个学期的结束,唐芸考试一结束就跟袁珊珊道了别,直奔火车站,她不是回自己的家,而是奔安平县济口村去了,临走前嘴里还不肯承认自己的担心,说:“这人居然在信里跟我说,要我陪着才能考得好,哼!他这次要敢再考不中,我转身就把他给蹬了!不说了,我要去赶火车了,成绩出来我给你们写信?!?br />
    唐芸有些感激的话放在心里没说出来,姚海波这家伙这次要再考不中,也对不起许言森为他C的心和前后的忙碌,那些对别人来说珍贵非常很难弄到手的考试复习大纲,是许言森想办法弄到手后,寄去了济口村,这边出了什么新的复习资料,也会在第一时间寄过去,虽说今年由去年的各省自行出题改成全国统一考试,可在这样好的条件下依旧考不过别人的话,唐芸只能说这人脑袋属于榆林疙瘩开不了窍。

    许言森也有些担心的,因为姚海波这回真是下了苦功夫的,要是再考不中,对他本人也是个打击,最重要的是,他和唐芸之间的事也会阻隔重重。

    不仅许言森寄了,袁珊珊宿舍里的庞建军也给她C队的地方寄去了不少资料,许言森为姚海波和安平县其他人准备的,袁珊珊也给韩瑞寄去一份,并顺手给了庞建军作参考,有些是庞建军一字一字地手抄下来的。

    袁珊珊倒不是有多大的善心,只是看到如庞建军这样的知青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互相帮助共同努力,心里有些触动,不轻言放弃努力奋斗的人,总能得到人的好感与尊敬,对于这样的人,也许一个契机就能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学校正式放假,吕红梅和庞建军都要赶回家里去,石诗慧大包大揽地说帮她们提行李送她们上火车,至于袁珊珊嘛,这还用得着说?跟她对象一个地方的,当然是一起回去了,哪里用得着外人给他们提行李。

    袁珊珊的行李多半送回了四合院,听到下面的声音,跟宿舍里三人道了声别下学期再见,就下楼跟许言森汇合去了。

    许言森接过袁珊珊提的包,挂在车笼头上,等袁珊珊跳上车后蹬了起来:“珊珊,我的暑期实践已经申请下来了,我们先回家再四处走走?”他早就想跟珊珊一起出行,如今终于盼来了,当然第一件事是先回去拜访袁叔。

    “对,先回家,还要看看师父,然后再商量一下路线怎么走?!痹荷憾哉飧黾倨诘纳钜灿械闫谂?。

    回到四合院,袁卫彬和郑学军已经在等着了,回去的票也提前买好了,回家的心情非常迫切。

    锁好了房门,袁珊珊将四合院交给了朱师傅和他的徒弟,四合院在他们的手里越来越有模样了,这个假期,朱师傅他们就是在这里吃住都没有问题。因为提前跟许大伯与常老那里打过了招呼,所以汇合后带好行李,就由许言州开车送他们去了火车站。

    送走这四人,许言州也有些不舍,这两个月他要少一个走动的地方了。转身出火车站的时候,猛地一拍脑袋,忘了跟堂弟说了,张成海那小子放出来了,不过转身就让老爷子下令跟小姑一起远离京城,等于发配去边疆了。

    算了,这事二叔肯定能从他爸这里得到消息,所以最多晚几天,许言森就能知道了,反正如今也算不得什么重要的事,想想京城里会少了这么个人,许言州浑身都透着股松快劲。

    回去的心情比来时更迫切,郑学军不时查看自己的行李,他给他乃乃带了不少京城的特产,花的是平时省下来的钱,想让乃乃尝尝平时吃不到的东西,可买来了又担心,这种热天会不会放坏了。

    “不会全部变坏的,等到寒假的时候就可以多带点了?!痹荷汉驮辣蛞哺峦反宓南缜酌亲急噶诵┒?,让郑学军带回去。

    四人,先是许言森到站,第一个下车,不过可以想见,最多明后天就能再见到他了,所以袁珊珊笑眯眯地将他送下车,在窗口向他挥手,袁卫彬则巴不得没有他可以清静几天。

    许言森却有些不舍,但也不能就这样登袁家的门,这样会显得不尊重,显得轻浮。他朝郑学军做了个手势,到安平县那边会有人接他,省得带着一堆行李自己找车,接他的人正是陶大姐的爱人,如今工作调到县城里了。

    到了丰城,姐弟俩谁也没提前跟袁父说哪一日到家,所以下了车便自己叫了辆三轮车,坐在三轮车上,袁卫彬显得有些兴奋,不时转头看两边行人,跟他姐说:“姐,咱丰城这半年也变了不少,京城里流行的我们丰城也开始出现了?!?br />
    “这是当然,过几年变化会更大的?!痹荷盒Φ?。

    “对了,姐,你相机带回来了没?给咱丰城也多拍几张照片?!痹辣蛲蝗幌肫鹄?,他对自己的照片自我感觉良好极了,这时候一点不觉得傻。

    “带了,你想怎么拍都行?!?br />
    姐弟俩一路聊个不停,与以前下乡不同,离开半年,这次再回丰城看什么都新奇,整个城市的气氛也与以前不同了。

    这个时间点袁父还在上班,快到家门口时,碰到不少邻居高兴地跟他们打招呼,如今谁不说这姐弟俩争气,在同一辈人中他们完全成为别人家的孩子,用来教育自家的姑娘儿子,看看人家袁家的孩子,再看看你,丢不丢人。

    经过孙叔家门口,看到依旧是铁将军把门,姐弟俩互相看了一眼,这门上的灰尘就可以看得出,夫妻二人一直没有回来,虽然孙美红挺不讨人喜欢,但这些年跟孙叔夫妻却一直相处得挺好。

    还没进家门,院子里的大黑先冲外面叫了起来,没一会便冲了出来,离开半年居然还记得两个小主人,围在他们身边摇头摆尾叫唤个不停,后面出来一位看上去挺利落的中年妇女,冲他们微笑道:“你们就是老袁家的姑娘儿子吧,你们爸爸交待了我好几遍,说你们快放假回来了,让我把你们房间收拾好,听到家里大黑叫,就猜到你们到了,快进屋?!?br />
    虽然有一瞬间的不适,但姐弟俩都很快反应过来,这就是帮忙做家务做饭的丁姨,男人在厂里受了工伤退了下来,家里也变得困难了起来,所以丁姨白日出来帮工,晚上要回去照顾男人,袁父在信里跟姐弟俩也就稍微提了一句,并没多说什么,不过第一眼,姐弟俩对这位丁姨印象不坏。

    “是丁姨吧,辛苦你了,大黑,回家去?!?br />
    回到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袁卫彬恨不得跑自己床上去打几个滚,袁珊珊也感觉特别放松。

    到家的时候是下午,袁珊珊让丁姨给她打下手,接过了做晚饭的任务,离家一整学期了,想给她爸好好做顿吃的,丁姨看她这干活的利索劲,就知道是厨房里的一把好手,难怪老袁常念叨自家姑娘。

    袁珊珊在厨房做饭,袁卫彬将自己行李放下后,就骑上了自行车往丰城大学跑了,一听他说去丰大,袁珊珊就知道他去接陆睿明去了,虽然平时有通信,可这么长时间不见,袁珊珊也挺想念那小家伙的。

    袁父忙完一天的工作,没多耽搁就往家赶,同单位的人看到了笑话他:“老袁,你家姑娘小子这是要回来了吧,看你这几天都准时准点回家报到去了?!?br />
    袁父笑道:“换了你们也是一样,等你们孩子离家了,我看你们会不会成天念叨?!?br />
    “拉倒吧,我家那个浑小子,我巴不得他离得越远越好?!?br />
    说笑了几句,袁父挥挥手,骑上自行车回家了,没到家门就有邻居跟他打招呼,叫他快回去,姑娘儿子回来了,袁父听得心里一喜,脸上的笑容也抑制不住,在巷子里还没进家门时,就闻到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不用说这是珊珊在做饭,满足地嗅了嗅,别人做的就是没自家闺女做的好吃,这样想着就按响了车铃。

    袁卫彬和大黑一起从家里蹿出来,差点撞上还没停稳的自行车,袁父赶紧刹车笑骂了一句:“都大学生了,还毛毛躁躁的,你姐在做饭?”

    袁卫彬可不管,表现得特别黏乎,不知是不是在外面学了新东西,上来就给他爸来了个大大的拥抱,让袁父怔了一下,接着又笑骂了起来,不过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听自家小儿子嘻嘻哈哈地跟他说话,目光也看到了从厨房里出来的女儿,觉得一切都圆满了。

    袁珊珊帮袁父停自行车拎包,袁卫彬陪袁父说话,陆睿明给则袁父端茶倒水,享受三小包围的袁父笑得合不拢嘴,丁姨见状也C不进去,所以跟袁珊珊说了一句便提前回去了,这种阖家团圆的时候她一个外人就没必要留下来了。

    晚饭当然准备的是袁父最喜爱吃的菜,袁父看了欢喜又怪道:“你们难得回来,应该做些你们喜欢吃的,爸爸在家里想吃什么吃不到?!?br />
    “爸,没事,我在京城到了周末都能吃到?!痹辣蛞痪浠熬推苹盗嗽刚饣澳鸪隼吹钠?,听得陆睿明噗哧一乐,袁父也是哈哈一笑:“对了,爸忘记了,怎样,京城那边住得还习惯吗?”

    饭桌上没谁讲究食不言,姐弟俩说学校和京城里的见闻,陆睿明也说丰大的情况,这一顿饭吃的时间挺长,从头至尾,就没停下来说话声,最后袁父提道:“过两天叫你们钟伯伯和陆伯伯过来吃饭?!?br />
    袁珊珊自然是应的,她爸不提她也要说的,可接着有点不自在地扭捏了一下:“爸,言森也会在这两天过来?!?br />
    袁父脸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