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第9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99章

    不是袁珊珊要故意破坏气氛, 只是,她现在不提, 总不能等到人上门来了再说吧。

    家里的两个男人貌似都不爽快,袁珊珊收拾碗筷了,袁父进了书房,袁卫彬则和陆睿明在房间里说悄悄话。

    陆睿明好奇道:“你为什么不高兴?珊珊姐跟许大哥好那不是很好吗?”

    陆睿明觉得,比起其他的陌生男人,许大哥要亲近得多了,虽然他和许言森见面不多,但却常听袁卫彬嘴里提起许大哥如何如何, 听得多了, 便觉得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属于自己人的范围。

    袁卫彬一愣:“我姐姐要嫁给别的男人,我为什么要高兴?”

    陆睿明诧异道:“你不想珊珊姐嫁人?”

    袁卫彬忙摇头:“那不是, 我跟爸爸怎可能耽搁姐姐?!?br />
    陆睿明摊手说:“那不就是了,珊珊姐嫁给许大哥不比嫁给别人好?你不喜欢许大哥?”

    那更不是了,所以, 袁卫彬眨眨眼, 他到底在纠结什么?

    最后郁闷地看向人小鬼大的陆睿明, 老气横秋地叹道:“你还小, 不懂的,我只是舍不得姐姐, 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br />
    陆睿明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彬彬哥自己小心眼。

    袁珊珊收拾好碗筷和厨房, 泡了养生茶送到书房,轻轻敲了门,听到里面有声音才推开门进去。

    看到自家姑娘,袁父露出笑容,向她招招手:“坐了两天火车,怎不早点去休息?”

    “没事,我陪爸说说话?!?br />
    袁父坐书桌前移开,他正好也想跟女儿说说话,有些话当着儿子的面不好多说。

    喝了两口茶,女儿泡出来的味道就是和别人的不同,不过此刻女儿的事情更重要,放下茶杯问:“京城许家的事情处理得如何了?”

    袁珊珊眼珠转动了几下:“爸你是听许伯伯还是……彬彬说的?”实在是弟弟有前科啊。

    袁父笑了:“你许伯伯从京城回来后跟我通了个电话,电话里稍微提了几句,远不如你弟弟信里写得详细,不过提了你跟言森的事,我看他很希望早点定下来?!彼档秸飧龌疤饩筒惶咝肆?,自家这么好的女儿,便宜许家的臭小子了。

    袁珊珊对她弟弟打小报告的行径哭笑不得,不过她也没想瞒着她爸,从她的立场上将许家的事情又向她爸详细讲述了一遍:“……就这样,老爷子老当益壮,魄力不减,一出手就将事情全部解决了,许家小姑也翻不出多大浪花了?!?br />
    袁父结合儿子信里的描述,与女儿的讲述,对这个老爷子的印象更加具体了,对他观感可算不得好,虽然这人的生平值得人尊敬,但在家庭的处理上面却有很大的垢病,最重要的一点,是这老爷子居然不问青红皂白地跑回来,要给一个远不如自己女儿的姑娘撑腰,他这么优秀的女儿竟然被嫌弃?

    在这一点袁父很小心眼,在他看来,许老爷子在家事处理上未必太过糊涂了,虽然现在看来雷厉风行地处理好了,可造成这一切的根子本就出在这位老爷子身上,谁知道以后又会不会犯起糊涂来。

    “这位老爷子早年是个厉害人物,可做他的家人并不见得多幸福,言森没在他膝下长大倒是件好事,”这观点袁珊珊也认同,大概许言州长成这样,也是一种无声抗议下的结果吧,好在长得不算太歪,袁父不放心地继续说,“以后如果他给了你委曲受……”

    “爸,”袁珊珊心里暖暖的,她爸万事从她角度来考虑,“老爷子这么多年来大概没被什么人反抗过,所以反而有点……”这感觉怎么说,她也不是自吹自擂,但一个人对自己的态度究竟是喜欢还是厌恶她还是能很清晰地分辨出来,比如那老太太就不喜欢自己,“反正不算不喜欢吧,而且我看得出来,许家经此一事,老爷子除了身体亏损得厉害外,自己也应该反思了,以后许家的重心会转移到许大伯身上,许大伯跟这老爷子不是同类型的人,以后跟许伯伯应该是互相帮扶,到下一代更是如此了?!?br />
    依她现在的推断,许言森虽然会比许大哥起步晚,但以后成就未必比他低,想想许家的情况,许大哥在性格上也有些欠缺,在那样的家庭中长大,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才庆幸。

    袁父欣慰地看着女儿,这样的眼光不是小儿子能够具备的,小儿子在那样的老爷子面前能头脑保持冷静,就算非常不错了。

    “其实爸倒不希望和咱家结亲的人家有多高的地位,那样代表顾虑越多,爸爸还记得珊珊你的话,所以希望我女儿能过得更舒心自在一些。不过爸爸也相信珊珊的眼光不会差的,爸爸虽然有点不高兴这么快就定下来,可会尊重珊珊你的决定?!?br />
    理智上清楚,许言森是他接触的青年中非常优秀的,想找出各方面条件比他更好的青年,袁父也知道不好找,最重要的,这个青年还能包容女儿的一切,不会因为女儿的能力感觉到压力,逐渐地从情侣变成怨偶。

    “谢谢爸,”袁珊珊眨眨眼睛,“女儿不会勉强自己过得不幸福的,而且现在新社会了,可不兴那套嫁过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我还是袁家的姑娘?!?br />
    “对,永远是袁家的姑娘!”袁父对这句话表示高兴,许家要是做得不好,让言森这臭小子上袁家的门来,袁家不是养不起一个女婿。

    ***

    回来第二天袁珊珊便忙开了,要带人吃饭,当然要准备充分了,会由袁父通知,约定就这个周末过来,那就是明天了,在袁珊珊看来,许言森也肯定是明天过来,因为只有休息天,她爸才会在家。

    在丰城也比京城自在得多,周边山头早让她摸清了,所以赶了个早出去弄了不少野物回来,袁卫彬和陆睿明看得都开心极了,不说陆睿明,就是袁卫彬,也久违了这味道。

    袁珊珊用袋子装了一只野兔一只野J,递给袁卫彬:“这给你妈送过去吧,好歹回来了也去见见她?!?br />
    “好吧?!痹辣虻姑欢喑僖?,很干脆地接过放自行车上,这半年比以前长进,以前在坡头村一封信都没收到过,这回却先后收到两封,信里夹了些纸币和全国粮票。

    袁卫彬表现得如此干脆,倒不是对亲妈又生出了多大期望,因为谁也不知道,她这样的情况能维持多久,袁卫彬觉得这样就好。

    袁珊珊在院子里和陆睿明刚将野物都处理好,袁卫彬就回来了,要知道袁珊珊动作可不慢,所以对于弟弟这么快就回来了,也稍稍讶异了一下:“你妈没留你吃饭?”

    “留了,可我没高兴,谁愿意跟个陌生男人一起吃饭啊,所以东西丢下我就回来了?!痹辣蚱财沧焖?。

    袁珊珊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只怕她爸也不知道,毕竟不太想关注这女人的事,想了想拍拍弟弟的肩:“这样也好,其实重新嫁个普通人安心过日子挺好的,将来就是周家其他人回来,也闹不到你头上?!?br />
    她弟弟虽然嘴上说得轻飘飘,可在袁珊珊看来,心里未必能完全放得开的,要是血缘关系说断就能断,世上就会少了许多纷扰。

    “姐你别担心,我也觉得这样挺好的,就是希望她这回能踏实过日子,别再折腾出什么事来,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br />
    袁卫彬一脸嫌弃的模样,让袁珊珊看得莞尔,要是让周秀兰亲自听听她儿子怎么评价她的,不知会不会气得吐血。

    看弟弟这张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脸庞,袁珊珊有点同情他有这样一个生母,看看前两段婚姻,确实挺能折腾的,不是个能踏实过日子的女人。要她是个完全能自己立得住的属于女强人类型的女人的话,那袁珊珊倒要佩服一下,再多几段婚姻也没关系,可是吧,她就不是这种人,至少以前不是,以后……袁珊珊也不太看好。

    钟洪亮原本手上有点事,想着珊珊姐弟俩放假回来了,时间多的是,不急于一时,可一听老袁说什么许家小子要把他闺女拐走了,马上电话里就敲定了,就明天!想拐走珊珊丫头?没那么容易!

    袁父放下电话,不厚道地笑了,他家丫头后台多着呢,要不是考虑到周老爷子年纪大了,非得让周老爷子也上门把把关。不过虽然老爷子没通知,袁父却转身给韩大师兄打了个电话,因为袁珊珊的缘故,这两人保持了比较紧密的联系。

    韩父放下电话,想了想,往药厂拨了个电话,让接线员找马辉。

    “啊欠!”

    正在省城家里和许母一起整理明天上门礼物的许言森,忽然鼻子发痒,打完了心里产生出那么点不妙的预感。

    许母笑话道:“现在知道紧张了?你袁叔能把你吃了?”

    许言森揉揉鼻子嗡嗡道:“妈,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彬彬那小家伙知道我跟珊珊关系后,也是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br />
    回到省城后许母心情比京城舒爽多了,听了这话更笑话了:“换了是我们家的姑娘,那我跟你爸肯定也要对未来女婿挑剔,再说珊珊这样的姑娘,换了你妈我也舍不得嫁到别人家去?!钡比幌衷诩薜剿羌?,那心情就不一样了,所以许母心情很好地打趣自己儿子。

    许言森被打趣得没有变得轻松起来,反而更加紧张了,许父对袁珊珊更是一百二十分满意,一早亲自将儿子送出门,看清他的模样后不由失笑起来,自从这儿子长大后,可难得见到如此不稳重的一面。

    拍拍儿子的肩,鼓励道:“好好在你袁叔面前表现,这媳妇能不能娶回来,你爸我能帮到的不多,全看你自己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