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10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00章

    夜里下了场雨, 第二日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最先赶到袁家的不是就在丰城内的陆正农,而是钟洪亮,身材魁梧, 又因这段时间的练兵身上威势日重的他, 从车上下来走进院子里时, 给人一股压迫感, 可随着他洪亮的笑声响起时,又恢复成爽朗可亲的钟伯伯,袁卫彬和陆睿明都没大没小地跟他纠缠玩闹起来。

    随后赶来的陆正农与他是截然相反的两种气质, 恢复了学校工作的他,文人学者的气息越浓,南辕北辙的两人, 却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坐到一起也不会让人觉得违和。

    陆正农到的时候, 钟洪亮正发表自己不满的意见呢, 珊珊这么好的姑娘怎就愁嫁呢?就算要嫁人,他觉得也应该是找个武力比较强的军人,而不是像许言森这样的白斩J似的。听他一点不讲究地用白斩J来形容许言森, 陆正农和袁父差点笑得喷茶,貌似他们两个与许言森也是一挂的。

    “你啊, 等会儿小许上门来, 你可少发表意见, 管住你这张嘴, 我看小许人就不错,礼貌,上进,人也稳重踏实,如果不是被时局耽搁了,他可不会比你手下的那些兵差多少?!甭秸┧淙皇歉阊醯?,但看人眼力还是有的。

    “嗐,你们文人就是穷讲究,做什么事都不爽快?!敝雍榱敛凰?。

    “那叫礼貌,当谁都你个大老粗一样的?”陆正农不退让。

    陆睿明没少看这二位争论,在一旁看得偷笑。

    钟洪亮嘴皮子功夫比不过陆正农,干脆袖子一捞:“少废话,来,来,咱俩来杀一盘,还是棋盘上来得痛快点!”

    所以当许言森自己开车赶来袁家时,看到的就是钟洪亮和陆正农正在棋盘上杀得痛快的场景,老远就能听到钟洪亮特有的大嗓门,进了院子,看到袁父捧着茶杯在边上笑眯眯地看着,看上去特和谐。

    “小师妹,我们来了!”从许言森身后,走出一个让袁珊珊出乎意料的人。

    之前听到汽车声,袁珊珊料到是许言森过来了,没太当回事,这家里他熟着呢,所以没去查看,这一嗓子叫得她也诧异了一下,从厨房里走出来:“二师兄,你怎么过来了?你这是跟言森车子过来的?你们碰到一块儿了?我正打算过两天去省城看师父的?!?br />
    许言森到来后乖乖地挨个叫人,好在虽然心里有点不爽,袁父也不会冷了上门的人,尤其是对方还是他看着长大又欣赏的小辈。

    许言森将自己带来的礼物递给袁珊珊,解释道:“我在出城的路上碰到二师兄了,二师兄说没来过这里,过来看看,我就给捎过来了?!?br />
    面上这么解释,可许言森心里却在吐糟,见到马辉本人时哪里会不明白,他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否则怎那么巧知道自己一大早要往丰城赶,专门在半道上截住自己,当他下车看到满院子的人时,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竟是:鸿门宴!

    袁珊珊接收到传递来的信息,噗哧一乐,却当作什么也不知道,这是长辈替自己做场子,自己又怎能坏了长辈的一片心意?所以就慢慢受着吧,左右不过就这么一回,就当还报京城许小姑闹出来的事吧。

    马辉看得哈哈一乐:“对,咱师父一听说小师妹你回来了,立马把我赶过来看看,大师兄也给我指派了任务的,要不是韩瑞那小子高考在即,今天也非得过来不可?!彼缃窀荷菏且槐驳?,所以在座三位也算是他长辈了,不将自己当外人,热络地跟长辈们招呼。

    钟洪亮三人其实跟马辉关系都挺近,不说有袁珊珊这一层,原本他作为周老爷子徒弟的身份,就拉近了互相之间的距离,特别是钟洪亮,只是在没见过马辉之前,怎么也没到周老头会有这么个徒弟。

    钟洪亮跟袁珊珊一起问了马辉周老爷子目前的情况后,就把他丢在一边,将站在一边作乖巧状聆听的许言森拉过来,顶替了陆正农的位置,在棋盘上见真招吧:“看你这身板,就不像是能动刀动枪的,所以咱就不来武的,先来文的看看,你小子不会说象棋不会下吧?”

    “会下的,我就陪钟伯伯下两盘吧?!笨粗雍榱撂籼薜难凵?,许言森当然不能退缩,一退缩那印象分可就大跌了,再说了,在农村C队了那么些年,平时晚上和农闲的时候,不是靠打牌就是下象棋来打发时间的,不说是高手吧,但起码比普通人强点,所以面对钟洪亮杀气腾腾的气势,许言森轻咳了一声冷静上场。

    陆正农在一旁看得直摇头,老钟这家伙,居然欺负起小年轻来了,袁卫彬和陆睿明则在旁凑热闹,替钟洪亮鼓劲加油。马辉兴致也不错,在工厂里上班,没事做的时候就一杯浓茶,喊上几个棋友,端了个小板凳能耗上大半天的时间。

    见许言森转眼陷入众人包围之中,袁珊珊看得好笑,今天丁姨也早早过来帮忙了,也就她对袁家未来女婿上门最感兴趣,出来看了几眼,跟袁珊珊嘀咕:“珊珊这就是你对象啊,挺精神的一小伙子,跟珊珊你挺登对。这胆气也不小,这样都没怯场?!?br />
    袁珊珊失笑:“其实大家都是熟人,他跟我哥是一起长大的?!币翘崞鹦砀?,丁姨肯定知道,没见过也听说过,不过她并没有说明。

    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情,丁姨也就安心地帮厨和看热闹了,好姑娘可不是那么容易娶回去的,未来女婿第一次上门,不经这一仗反而会让婆家人小瞧了。

    这一下可好,从许言森进门就坐在凳子上,一直到中午开饭了才停下来,不过长辈们还没尽兴,说吃了午饭休息过后继续来,三位长辈轮番上阵,就连马辉也来凑热闹。应付一人还罢,下两盘就能慢慢摸出点门道来,就算输也不会输得太难看,可这四人,每个人风格都不一样,让许言森都有点手忙脚乱,脑门上汗渗出来了。

    钟洪亮那是典型的进攻型的,在棋盘上大开大阖,一旦被他抓住机会,那会直捣黄龙直接要你的命,等换到了陆正农,许言森对这位长辈印象一直挺好的,以为陆伯伯下手会和软的,起初也确实这样,棋盘上和风细雨让许言森大大松了口气,可一口气还没喘完,许言森看着棋盘悔棋的心都有了,这种不动声色要人命的风格才是最可怕的吧。

    陆正农抬头温和地笑笑:“小许不用着急,慢慢下,我不比老钟是个急性子?!?br />
    这让许言森刚刚显得浮躁的心平静了不少,沉下来跟陆正农继续下,但心里一点不敢小瞧他的。陆正农看许言森被他一点拨就沉下心来,心里也暗暗点头,但棋盘上却是一点不会手软的,在对待珊珊丫头的事情上,他和老袁老钟的立场是一样的,今天过来就是为难未来女婿的。

    午后则换上了袁父,许言森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果然棋盘上才能见真招,袁父属于绵里藏针的风范,用软刀子杀人,一不小心转眼就溃不成军了,偏偏这时袁父还来了一句:“言森你怎这么不小心?!比盟尬蘩?,以前不是没跟袁叔下过棋,刚刚也提高了警惕,现在才知道袁叔较起真来,现在的他还不是对手。

    陆正农还讲究君子风范,可到了袁父这里,就是杀人不见血光的,有这样几位长辈,许言森压力颇大。

    袁父也就下两盘让这臭小子尝尝厉害,两盘过后见好就收,再下下去说不定就被这小子摸着门道反败为胜了,虽然有点不爽,但袁父还是不会小瞧了他的。

    袁父让出位置,马辉马上又坐下来:“来,来,光看你们下,馋死我了,棋瘾上来了,怎么着也得陪我来两盘?!?br />
    “二师兄……”好歹也有一段同路之谊,不带这么玩他的啊。

    马辉挤挤眼睛,他可是代表师父和大师兄来的,总得让他好回去交差不是?

    于是许言森这天是上午虐完下午接着虐,好在饭桌上没再给他灌酒,也就马辉跟他小酌了几杯,因为三位长辈都被限制了酒量,喝的也多是袁珊珊炮制的药酒,否则身心皆受打击,许言森当场就得倒下。

    晚饭后,许言森很老实地跟袁珊珊一起收拾桌子,忙前忙后,中午同样如此,让三位长辈看了心情也不错,看动作这么熟练就知道不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男人,家务活是常干的,那种家务必须是老婆做的思想可要不得,他家姑娘(珊珊丫头)可不是会被家庭束缚住的人。

    丁姨早离开了,所以家务就袁珊珊和许言森两人在忙,袁卫彬和陆睿明想来帮忙的,被许言森赶回去了,开玩笑,一天下来难得有跟珊珊独自相处的机会,还要被这两个小的破坏?

    袁珊珊看他一副劫后余生的庆幸模样,笑道:“有这么可怕吗?”

    许言森当然不能说可怕,那可是珊珊的长辈:“还好,袁叔和钟伯他们手下还是留情的,就像钟伯说的,要是来武的,那我可得直接认输了,陆伯伯要是考验我学术上的问题,我也自认很难过关,陆伯伯前些年真是被耽搁了啊?!敝桓秸┨噶嘶岫?,说起当前的形势和国内外的情况,许言森对这位长辈佩服之极。

    他们京大也有不少这样的老教授,两人聊起了学校和老师,又回到两位伯伯身上,幸好现在一切拨乱反正,他们能回到原来的岗位上继续发光发热。

    袁珊珊也跟许言森说了这两位长辈的家庭情况,钟洪亮媳妇是早没了的,留下一子一女,不过让人唏嘘的是,儿子早年牺牲在战场上,女儿也许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现状,早早就嫁了人,将另一边当成了自己的家,与父亲的关系倒淡得很,前些年在农场改造时,一年到头也难得寄上几回东西,更加说过去探望了。

    陆睿明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只是当年陆正农被送到农场改造,他爸妈则下放到最北边冰天雪地的地方,陆睿明当时年纪还小,怕他受不住冻,就一直跟在了爷爷身边。只是这些年下来,陆睿明的父母反而在那边扎下了根,给陆睿明又添了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也没有回来的意思,使得陆睿明明明是有爸妈的,反而像是没爸妈的孩子。

    许言森听了感觉复杂之极,这两种情况,要归咎到完全是某个人的错也不能,只能说是环境和人一起推动造成了这样的局面,低声说:“我们以后会好好的,不会重复上一代的故事?!?br />
    花了比平时略长的时间收拾好厨房,两人一起回了屋,袁父把许言森叫到面前,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递过去:“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以前是个好的,不过以后的事情难说,谁也保证不了,袁叔也不要听什么保证的话,我姑娘的性子我了解,以后不管做了什么选择,只要自己不后悔就行?!?br />
    许言森心里的一些话在嘴边绕了一圈又噎了回去,态度端正又恭敬地说:“谢谢袁叔,我会一直记着的?!?br />
    袁父拍拍他的肩:“可惜珊珊她大哥没在家,不过你们一起长大的,不用担心会处不好?!?br />
    许言森这回抽搐了一下嘴角,抬头看向袁叔,果然在袁叔眼里看到一丝闪过的笑意,却只得硬着头皮点头说是,上一回挨的卫国的揍,他还记忆犹新呢,这回如果他在家,肯定又要少不了,袁叔明明知道卫国的性子,这是拿自己开涮呢。

    袁父欣慰地点点头,然后背着手走了。

    钟洪亮和陆正农也充当起袁珊珊的娘家人,包了一个红包给许言森,连鼓励带威胁之后,挥挥手走了,周一得回工作岗位上去。

    许言森没立刻回省城,等着和袁珊珊一起回,至于马辉,厂里请两天假根本没事。

    20日这天,便迎来了政策恢复后的第二次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