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第10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01章

    在家待了两天,没等到20号, 袁父就催促闺女赶紧去省城见她师父去, 老人家在省城盼着她呢。

    因而袁珊珊收拾了一下便和许言森一起上路了, 马辉在丰城玩了两日也搭顺风车回去, 许言森又将袁卫彬和陆睿明两个带上,送去钟伯伯的军区里,跟着训练一段时间。

    回省城的车上就剩下三人了, 聊天中说到了马辉如今的工作上,袁珊珊也听师父和大师兄说过, 二师兄在药厂的这份工作清闲得很, 毕竟机器又不是天天坏的,就像这次请上两天假,一点影响都没有。

    “二师兄,”袁珊珊每每这么叫的时候, 就想到另一个“二师兄”,不过那部经典的电视剧现在还没开始拍摄,小说的流传度远没那部电视剧来得广,所以只能自己暗暗笑话一下, “你就打算一直这样在药厂里做下去?”

    袁珊珊觉得不是做,而是在混,当然前几年的环境也决定了二师兄不能为所欲为。

    许言森也认真地看了眼马辉:“是啊师兄, 珊珊说得对, 现在环境正逐步转好, 不用担心再出现以前的情况, 师兄不能一直单着吧,以后成了家就有嫂子和孩子需要照顾了?!?br />
    “你这小子,现在来调侃你师兄我了?”马辉看许言森现在是春风得意了,来取笑他这个大龄青年,“你们说说,师兄我能做什么?”在药厂里待得骨头都要散掉了,以后总不能一直依靠大师兄和师父吧,就连韩瑞这小子也被*着参加高考,他不能一事无成。

    “师兄你要听我的?”袁珊珊托着下巴转头看坐在后面的二师兄。

    “当然,师父都说了,几个徒弟里,就你的脑子最好?!甭砘允歉霾灰称さ?,对小师妹说再好听的话也没问题,就是在师父面前这么说也能立马将师父哄高兴了。

    袁珊珊看到二师兄用那张憨厚正直的脸做出谄媚的表情,心里直乐呵:“师兄既然对机械电子有兴趣,动手能力又强,为什么不换个厂子待待?”

    如果师兄对医药有几分兴趣的话,袁珊珊也不会这么劝了,留在药厂修理机器,发展前途也不过是由机修工变为比较高级的机修师,发展的空间太小了。

    “你说换个厂子?换厂子是那么容易的?”当初马辉进现在的药厂,靠的也是师父和大师兄的关系。

    袁珊珊看了眼许言森,给二师兄提议:“如果师兄能拿出点成果来,那换工作应该不是太难解决的事?!?br />
    马辉听得有点蠢蠢欲动的,他也不想成为给师父拖后腿的,让师父一把年纪还为他C心:“小师妹,你让我考虑一下?!?br />
    到了省城,许言森直接将人送去周老爷子处。

    老爷子见了小徒弟自然是高兴的,可一想到小徒弟这么快就定了人家,又有那么点小不爽,幸好如今新社会了,不用像旧社会那样学了一身本事,却只得回去相夫教子,将自己圈在后院里,所以还是新社会好啊。

    除了第二天,许言森将袁珊珊接了去自家见了父母外,袁珊珊就安心留在师父处,接受师父的考查,消化吸收这半年的学习成果。检查过后,老爷子很欣慰,在京城这半年的时间没有浪费,比半年前进步不小,这样的情况下,小徒弟接触西医老爷子也没意见,中医的目的就是为了济世救人,西医也是手段之一。

    韩瑞终于熬过了高考,知道袁珊珊回来了,书本一丢就往周老爷子这里跑。

    袁珊珊眼睛一扫,笑道:“瘦了,熬瘦了,看来这次肯定顺利过关了?!?br />
    慢了几步过来的韩母,刚进门就听到小师妹的话,乐道:“托小师妹的吉言,要是他这次还考不过,他老子能让他再考一次,否则他现在这性子能做什么?”

    韩瑞听得惨叫,这次求神拜佛也希望能顺利过关了,可不想再考一次了。

    韩母拉袁珊珊问未来女婿上门的情景,韩父过来后就被马辉拉到一边谈事情去了,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小师妹说过的话,想跟大师兄好好商量一下。

    韩父听了后非常赞同小师妹的看法,最重要的是,师弟因为这番话变得积极多了,眼里多了几分神采和斗志,如今师父回来了,他和师父在省城还是有几分人脉的,而且这事由小师妹提起,小师妹也不会袖手旁观。

    得到大师兄的肯定和鼓励,马辉从这天后态度变得认真起来,想办法借来不少相关的书籍充实自己,又让大师兄联系别的厂子,暂时借调一下,可以进去学习观摩。

    袁珊珊将二师兄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并背着两个师兄先跟师父提前报备,周老爷子扶着胡须叹道:“我早就绝了你二师兄继续中医的念想了,不管做什么,只要正正经经的别空耗着就行了,他在厂里的那个工作,就是整日混日子的,找点事情做做也好。丫头你也别陪着老头子我了,想去哪里转就去吧,总共就这么点假期?!?br />
    小徒弟的性子他还是了解的,在学校里受了拘束,出来了还不得放肆一下,能在山里一待就是半月一月的人,周老爷子可不信她不想跑。

    “谢谢师父,我给师父找点好药材带回来?!痹荷旱冒咽Ω负搴昧?。

    周老爷子挥手赶人,当然要是考查不过关,他也不会把小徒弟放出去的。

    韩瑞也想跟出去疯玩呢,可谁也不带他,特别是许言森,怎可能放着这么大个电灯泡跟着,就是韩父韩母也不同意,成绩还没出来,去哪儿玩?要是考得好,奖励他出去玩几天还罢了,所以老实待着吧。

    袁珊珊和许言森轻装上阵,第一站就去了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安平县,从火车上下来时,看到熟悉的车站,两人都有些感慨,袁珊珊喝了口凉茶,顺手递给了一边的许言森,笑道:“那年刚从火车上下来,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认识的人,就想着要怎么打发接下来的几年时间?!?br />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顺着人流向外面走去,许言森也想到那时的情景,以为是和以往一样来接新一批的知青:“是啊,我也没想到会看到你和彬彬,看到时吓一跳?!?br />
    “只是吓一跳?”袁珊珊笑话他,“知道我当时认出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吗?”

    “是什么?”许言森好奇道。

    袁珊珊乐道:“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声,这是冤家路窄啊,彬彬妈刚得罪了你们家,我跟彬彬就把自己送到你眼皮子底下了,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我们呢?!?br />
    “我是那样小心眼的人吗?”虽然那时候心情确实不好,可就冲着袁叔和卫国,他也不可能不照顾姐弟俩的,“而且当时你们姐弟俩多狼狈,彬彬那时还小,你脑袋上也带着伤,我就是想欺负你们,良心上也过不去?!?。

    袁珊珊笑出了声,当时确实狼狈,谁让她那时脑袋上刚磕了个疤:“你在这边C队了好几年,谁知道性子会不会变了,当时情况,怎么看都是我们家连累了许伯伯和你,后来又知道你工农兵大学的推荐名额,也是因为成分丢掉了,那心里就更过意不去了,你说你当时心里真的一点意见都没有?”

    许言森低声笑道:“珊珊你跟我算起旧账来了?”

    这是承认当时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了,袁珊珊斜睨了他一眼,许言森却乐:“工农兵大学名额是没了,可你赔了我一个媳妇,所以还是我最划算的?!?br />
    袁珊珊瞪大眼睛看他,竟然这么厚脸皮了?一看忍不住噗哧一乐,这个调笑她的人,自己先绷不住脸红了。

    不过,这么说起来的话,两人的缘分确实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两人先在县城找了招待所住下,在火车上待得身上要发馊了,这次出游他们的经费足足的,光是两家长辈给的红包加起来就是笔不小的数目,许言森干脆全交给袁珊珊打理安排了。

    洗漱一新又找地方吃了饭后,两人去拜访了几户人家,许言森离开之后与有些人的关系也没中断,袁珊珊也要感谢那几年受她大哥所托照顾他们的武装部的同志,最后两人被陶大姐留住,去她家吃顿晚饭,陶大姐亲自下厨,如今她工作也调到了县城里的供销社,小两日过得美滋滋的,美中不足的,也许就是小夫妻到现在还没怀上孩子。

    陶大姐看两人一起出现,就知道两人成了,许言森找她男人有事要办,陶大姐跟袁珊珊说话:“我当初一看你们两人就觉得般配,你看你们现在果然走到一起了,这要不是都去读了大学,说不定陶大姐我都吃到你们的喜糖了?!?br />
    袁珊珊落落大方地笑道:“现在吃不到,以后也会记着给陶大姐捎来的,当初陶大姐没少帮我跟言森的忙?!彼涫腔セ莼ダ?,可那几年,陶大姐和她爱人让她确实轻松不少,换到了足够的粮食,保证了他们一家和许家那边的基本生活,也是因为记着这份情,所以许言森离开之前在他们的工作调动上帮了忙。

    “哈哈,那算什么忙,我就喜欢你这性子,一点不扭捏,那我可就等着你们的喜糖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