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第10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02章

    第二天, 许言森和袁珊珊退了房间, 前往车站, 搭乘去秦石镇的车子。

    等车的时候,许言森出去转了一圈, 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顶草帽,将其中一顶戴到袁珊珊头上:“遮太阳?!蓖撕罅讲娇戳艘幌?,笑道,“就是有点不太称了?!?br />
    出门在外,袁珊珊穿了长袖长裤, 行走方便,但衣服质地款式与之前C队的时候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乌黑的头发束在脑后, 在现今的年代里不说走在时髦的前沿, 但走出京城街头也不会有人觉得落伍,现在脑袋上扣了顶土黄色的草帽, 有股说不出的怪异。

    袁珊珊自己不觉得有什么,挡挡太阳也是好的:“有什么称不称的, 有用才是关键, 走吧, 快上车了?!?br />
    县城里还好些,到了秦石镇上, 发现与他们离开时几乎没什么两样, 许言森去雇了辆牛车, 两人在牛车上摇摇晃晃, 吹着山风,感觉并不是太热。

    赶车的老乡一看他们熟络的模样就猜出他们是知青了,听他们说是来看朋友的,高兴地跟他们吹嘘:“咱们秦石公社的知青跟别的地方比大不一样,出的能人多,你们不信?那我跟你们说说啊,就说咱这儿去年年底的高考,一个年轻小伙子考了咱这省里的头名,那可是状元啊,咱这儿还有个能上山打猎的姑娘,都上报表扬……”

    许言森和袁珊珊听得面面相觑,然后噗哧一乐,袁珊珊低声说:“你这大名挺响亮的啊,当时县里和镇上是不是拼命地宣传你的成绩?”

    许言森笑着回道:“你也不差,相比起来老乡们估计更羡慕你打猎的本事?!?br />
    老乡将他们送到济口村,两人下了牛车跟老乡道别,往知青院走去,路上碰到的村民立刻把许言森认出来,反倒对袁珊珊要慢了几拍,纷纷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没想到上了大学还没忘了济口村,又回来看他们了。

    老乡看到这情景,讶异地问路边的村民,这两个年轻人什么人啊,在济口村这么受欢迎,村民很高兴地告诉了他,老乡一拍自己嘴巴,路上跟人吹了半天,没想到吹的就是当事人,这可就尴尬了,不过他回去后又有得吹了,他可是带过小状元郎和女英雄的。

    姚海波听到外面的声音,踩着拖鞋,穿着背心,打着哈哈出来看,手里还抓了把破扇子,走到门口看清外面来的两人时就傻在那里了,赶紧阖上嘴巴揉揉眼睛,没看走眼,顿时把扇子往后一扔,嗷嗷叫唤着就扑过来:“兄弟,你太够意思了,这是特地来慰问我的吧,嗷嗷!”

    许言森把草帽摘了扔他身上,可不敢让他往自己身上扑:“我们只是顺路过来看看,可不是特地专为你而来的,有唐芸来看你还不够???”

    “珊珊,你怎么来了?”院子里的唐芸听到声音跑出来,她人果然在这儿,还没离开呢,“快进屋,我给你倒水喝,别理那个大傻子,考完后到现在还没恢复正常呢?!?br />
    “喂,你说谁不正常?”姚海波跳脚,可唐芸理不理他,只顾拉着袁珊珊往知青院里走,吐槽姚海波的种种“劣?!?。

    两人的到来得到知青们的热烈欢迎,就是齐慧也朝他们露出了笑脸,很热情地打招呼,袁珊珊在这里待了三年多也没得到过这样的待遇,现在重回来反而有了特殊对待,换个人也许要受宠若惊了。

    “变化大吧,我过来的时候可也是这样的,吓我一跳,习惯了就好?!碧栖扛荷亨止?,“对了,在京城的时候你们怎没说要来?要知道我让海波去接你们啊,要是再晚两天,我们可能就不在了?!?br />
    袁珊珊解释道:“我是出来游玩的,言森他是带任务的,这里是第一站,就顺便过来看看了,”又揶揄地看着唐芸,“你这是打算带人回去了?不等成绩出来了?这么有把握?”余光瞄到姚海波虽跟许言森大声说话,耳朵却竖起来听她们的交谈。

    唐芸瞪了姚海波一眼:“带回去又不代表领证,领了证还能离呢,还不是成绩没那么快下来,谁乐意陪着他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许言森也听到了,鼓励地拍拍姚海波的肩,同志尚需继续努力啊。

    姚海波的房间自许言森离开后,也没再住进人,唐芸这几天当然是跟其他女知青挤一块儿的,袁珊珊他们就被迎进了姚海波的房间,或许是因为有唐芸帮着整理,看上去挺整齐的,其他知青也挤了进去,围着两人说话。袁珊珊因为走得早,又突然,这时候再见到她特别感慨,这可也是位省状元,跟许言森一样进入了京大,再没有比他们更般配的了。

    没一会儿,大队干部也过来了,许言森当初在这儿时可是大队里得力帮手,如今虽然有年青人顶替了上去,可办事能力与写的文章跟许言森根本没办法比。

    许言森出去跟大队干部说了会儿话,进来跟袁珊珊交待一声:“珊珊,我先去大队里找些材料,今天在这里吃了午饭再去坡头村?”

    “好的,你去忙吧,我就在唐芸这边?!痹荷喊诎谑?,姚海波换了身衣裳跟着许言森一起跑了,去帮他的忙。

    唐芸问:“累不累?不如我们去山上转转?中午改善一下伙食?”

    其他知青取笑唐芸,袁珊珊则笑道:“好啊,正好到处走走?!苯欣罘畔?,与其他人说了声,戴上了草帽,跟唐芸一起出去了,留下后面羡慕的目光。

    “没想到他们两人真走到一起了,他们现在是过了明路见过家长了吧,又一块儿在京大读书,真让人羡慕,幸好当初老许没答应程雪晴的追求,否则哪有现在的好日子?!逼牖厶叵勰?,以前看许言森常去坡头村找袁珊珊,心里还会酸溜溜的,可现在发现自己与他们之间的差距之大,连妒忌之心都没办法生出来。

    “程雪晴哪里能跟袁珊珊相提并论,人家袁珊珊一不娇气,地里的活山上的活哪样不拿得出手,二不拿乔瞧不起人,跟知青跟村里人都处得好,最主要的是自己自立自强,除了老许,跟其他男知青和村里青年都保持距离,就是跟老许,那也是因为从小就认识的啊,比……”

    后面的话就不用说得太明白了,程雪晴当初的表现大家可都看在眼里呢,仗着人长得好,没少让其他男人帮她的忙,明摆着对许言森有意思,却又不拒绝其他男知青的示好,最后却J飞蛋打。

    “所以也难怪老许几年来坚持不懈,如今终于圆满了,哈哈?!?br />
    ……

    唐芸带袁珊珊走在村子里,受到不少村民的围观,对着两人指指点点,虽然不礼貌,却没多少恶意。

    知道两人要上山,几个半大孩子自告奋勇地给她们带路,因为两人都不是济口村的,对这边的山路不熟悉。

    “你还记得沈红军吧?”走在山道上,唐芸突然提起这个人。

    “记得啊,最初不是跟他们院里的女知青处对象的么?!痹荷涸蹩赡懿患堑谜馊?,刚到这儿的时候还跟许言森提起工农兵大学名额的事,最后不就落在这人身上,“这人应该不在学校了吧,出来工作了?回过济口村?”

    唐芸不屑道:“这种人出去了哪里还记得穷山村,那年回来也不过是炫耀来的,你看他去了学校才多长时间就把程雪晴给蹬了,这人挺会做表面功夫的,到了那边学校里起初混得也不差,不过刚被分配到单位里就被告了一状,说他乱搞男女关系?!?br />
    袁珊珊诧异道:“乱搞?真乱搞了?”

    唐芸噗哧一乐:“你还想得真简单,这事明显就是女方不想让他如意,听说他在那边谈了个对象,对象家里条件不错,要是局势没变化的话,这人能靠着女方家庭步步高升,可惜啊……”

    袁珊珊摇头,这不又是一个韦建明,区别在于韦建明跟曹美琴已经领证结婚了,而这沈红军,大概是看女方家庭失势了,就要悔婚撇清关系了:“这人也许以为就他一个聪明人,总想靠投机获利,可不小心会连自己也栽进去,有这个结果也是自己造成的?!?br />
    袁珊珊让带路的孩子在山下等着,就她与唐芸两人单独进去,唐芸十分高兴,以前跟袁珊珊一起进山,总有不少收获:“没离开这里前,总想拼命离开这里,可出去的这半年时间,却老是怀念咱们坡头村的种种,其实咱们坡头村真不差,我这次回来过去待了两天,村里人看到我都在问你呢?!?br />
    “兔子!那边兔子,快打!”

    耳边尽是唐芸喳喳呼呼的声音,也不怕把野兔野J给惊走了,不过可能是过于信任袁珊珊的能力,结果也不出她所望,她就跟在袁珊珊身边捡猎物,两人在山里转了一两个钟头,把带来的筐装满了才回头。

    跟袁珊珊进山唐芸什么也不用想,只管跟着她跑就是了,她跑的地方肯定会有野物出现,而且只要发现了,肯定就逃不掉。两人顺便还采了些山上的野果子,带下去给那些小孩当零嘴,就是她们两人也忍不住捏了尝尝。

    如果不是要赶回去准备午饭,两人包括唐芸也不想下山了,看看天色,却不能耽搁下去了。

    两人采回来的野果子,得到小孩的热烈欢迎,唐芸特地交待他们,人人有份,不准抢。

    回到知青院,大家只有吃惊的份了,早知道袁珊珊打猎厉害,可她人在坡头村,除了个别人,其他知青也只知道她的名声,没见识过真本事。

    等许言森和姚海波在大队里忙完回来,就看到满桌子的菜,其中村民还送来了不少院子里地里摘的菜,和晒干的菌菇之类的,姚海波一看就要伸手抓菜往嘴里送,被唐芸一巴掌拍掉,让他先洗手,姚海波只得委委曲曲地去跟许言森蹲一块儿洗手,看得其他人哈哈大笑,这些年来也就唐芸能治得住他,可谓将他改造得彻底。

    许言森洗好手,过来坐到袁珊珊身边,扫了一眼说:“你进山了?”

    “嗯,反正没什么事,就去山上转了转,你的事都忙完了?”

    “差不多了,济口村的情况我最熟悉,所以做起来很快的?!?br />
    旁人看两人明明是正常交谈,却总觉得融入不进去,两人自成一片天地了,看许言森脸上眼里的神情,那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其他知青不免打趣,许言森笑嘻嘻地反击回去,毕竟一起生活了多少年,互相之间还不是知根知底的。

    午饭过后,找来两辆自行车,许言森和姚海波分别带上袁珊珊和唐芸,便往坡头村而去,一路上欢笑声不断,暂时脱离苦海的姚海波,兴致特别高,对象陪在身边,兄弟也回来看他了,半路上扯着嗓子唱起大刀向鬼子砍去,袁珊珊听得发笑,这让她想起那次除夕夜她哥和她弟吼歌的情形。

    到坡头村时正是午后,这种天气还没开始上工,所以待在外面的人不多,看到前面的许言森和姚海波时,还乐呵呵地打招呼,等袁珊珊将脑袋上扣着的草帽摘下来叫人时,村民马上认出来了,惊喜不已:“没想到小袁你还惦记着回来看看我们坡头村,你弟弟呢?没跟着一块儿来?到家里来喝口水吧?!?br />
    “不了大叔,我去郑大乃乃那边,会在村里待两天的?!痹荷何⑿Φ?。

    “那快去吧,郑大婶子看到你来,肯定高兴极了?!?br />
    虽还没到出工时间,可袁珊珊回来坡头村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当年走得突然,来了两部车子接了人便走了,袁卫彬那回倒是跟着车子一起过来接郑学军去上大学,袁珊珊却一直没回来过,不少村民得到消息都想去围观京大的大学生,当时这消息可是在村里也宣扬了好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