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10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04章

    两人走在小路上, 山间的凉风, 驱除了白日带来的躁热, 心情也显得轻松多了。

    许言森想起以前常往坡头村跑的日子,现在回想起来, 那时的日子简单又充实。

    这个时间大部分村民都歇下了,很少看到身影在外面晃动,不过走到一半时许言森停下了脚步,指着一侧前方说:“那里谁在鬼鬼崇崇的?”

    他胆子不小,刚刚在前面飞快闪过的身影绝对是村里的哪个村民, 因为是在Y暗处,只能看到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无从分辨。

    袁珊珊比他看得清楚多了, 她与许言森所在的地方没有遮挡, 月光下很容易能辨认出来,所以她明显看到对方是在看清他们两人时才飞快躲藏起来的, 想了好一会儿才将这个身影的身份从记忆深处挖起来:“应该是郑家的郑狗子,他这么晚出来在村里晃荡?”

    “竟然是他?!”许言森也非常诧异, 他这几年倒是比袁珊珊更熟悉一点, 哪怕他并非坡头村知青, 但是吧,这人当年碰上的事情太过诡异了, 被满屋子的蛇鼠生生咬废了, 无论哪一个男人只要想一想那样的情景, 都会不寒而栗, 没哪一个男人愿意遭受那样的大罪,而且,被生生咬废了,也成了这附近十里八乡大家私底下常提起的笑料。

    许言森也常听人提及,但对这人可一点同情心都生不出来,因为这人和他妈桂花婶子当年可是打过珊珊的主意的,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R,只是没等他暗搓搓地想教训这无赖一顿,就发生了那样的事,他也不可能再做什么了。现在他看着虽然可怜,可当初要不是有那样一场劫,这人只会变得更坏更浑。

    “那一家就没一个好的,山里的村民有很质朴的一面,可有些愚昧的一面让人看得又无力得很,最可怕的是那些人根本不认为自己是错的,希望以后这样愚昧落后的一面能一代一代地改变过来?!毙硌陨×艘⊥?,也许在不少老百姓眼里,就郑狗子的父亲郑常发充其量只是一个怂货,却算不得坏人恶人,想要个儿子传宗接代无可厚非,没有儿子在农村里就立不住脚,可在他看来,就是这样一个在别人眼里算不得恶人的人,才叫人最恶心的。

    “这郑狗子,白天躲在家里不出来,这么晚出来晃荡估计又是偷J摸狗去了,郑常发如今可根本不管这个儿子了,就他如今过继来的那个儿子,没准以后又是一个郑狗子?!?br />
    袁珊珊轻笑了一声,之前还在坡头村的时候,那一家子从来也是见了她就躲的,她也懒得过问,省得脏了自己耳朵??丛鹤泳驮谇懊?,许言森也笑了:“不说他家的事了,说了也扫兴,明天咱们一起进山?”

    袁珊珊乐道:“你得不拖后腿才行,要是落下了你就自己一人想办法吧?!?br />
    许言森立即握拳保证:“我保证一步不落地跟在你身后,你不让我做的事我绝对不碰?!?br />
    袁珊珊笑,那也是在她愿意被这人跟上的情况下,要是她真发力,转眼就能让这人找不到身影,到时他怎办?“好,那明天就跟好了,要是到时见到一些让你吃惊的场面,你可得撑住了,别吓坏了?!?br />
    “好!”许言森两眼发亮,他直觉,明天他会大开眼界,窥见那么一点珊珊的秘密,其实秘密不重要,重要的是珊珊愿意让他看到。

    “乖,赶紧去洗洗睡觉吧,别明天起不来?!痹荷号牧伺乃牧?,轻笑着推开门径自往自己房间走去了。

    许言森这晚确实挺激动,在床上辗转了一会儿都没睡着,倒是一旁的姚海波,早手脚摊开占了大半的床,睡得打起了呼噜声,许言森没好气地踹了一脚都没能踹醒他。

    一早起来,袁珊珊跟郑大乃乃及郑学军说了一声,便带着许言森一起进山了,让姚海波他们两人按照自己既定的日程忙去,姚海波要跟着唐芸一起回家的。郑大乃乃非常放心,让袁珊珊只管去,她可是比孙子更清楚袁珊珊的能耐,这山里就没有她去不了的地方,闭着眼睛也行。

    两人长袖长裤,裤脚管也束上了,袁珊珊临时配了个药包丢给许言森,让他戴上,防蚊虫的,她自己则轻装上阵。

    在没离开坡头村的时候,郑学军就跟着她学会了辨认一些基本草药的本事,不是为了学习中医,而是袁珊珊为他想出的目前赚钱的法子,因而郑学军放假在家不是无所事事的,在山的外围采草药,还有收集山货,攒上一批后送到县城里的药店和收购站,这样一个假期下来后也能有笔不错的收入。

    袁珊珊做药包所用的药材,就是郑学军采来的。

    两人一人背了一只筐,筐里有基本的工具,许言森特地带上了柴刀。早晨的山里有露水,尽管袁珊珊尽量不带许言森往杂草多的地方走,可裤脚管仍被打湿了,好在温度渐渐升上来了,不用担心会不会着凉,当然有些不舒服是肯定的,山里的人很少有这个时间就进山的。

    许言森起初没留意,时间一长便发现了袁珊珊身上比他清爽多了,刚开始以为是袁珊珊比他更熟悉这山里,懂得怎样避开,后来便发觉情况并不如他所想,对珊珊越发好奇起来,不过珊珊没说,他便没多问,只是一双眼睛里时常透着好奇。

    太阳慢慢升起,林子里的温度开始上升,露水蒸发掉了,许言森打湿的衣服也晾干了。袁珊珊没像昨天一样找猎,对路上碰到的野味也视若无睹,只偶尔会停下来指挥许言森跟他一起挖草药。

    快中午时,袁珊珊带他找了干净的地方休息一下,这人体力可不比自己,就这表现算好的了,袁珊珊笑道:“要是我们晚上不回去,就在山里过一夜怎样?”

    “可以啊,有珊珊你在,在哪里过夜不是一样?”许言森信任道。

    “这山里有蛇,有狼,有老虎,你就不怕被只老虎叼了去?”袁珊珊打趣道。

    “不怕,珊珊你肯定不会任由我被叼了去?!毙硌陨Φ?,虽然一个大男人在力气和身手方面比不上媳妇,有点丢人,但是吧,真实情形是他媳妇太特殊太能干了,远不是普通人能达到的,所以就不显得太丢人了,谁还能找到比他媳妇更厉害的?

    袁珊珊一见他表情就猜出他的心理活动了,忍不住笑着上手撕他的脸,不带他这么厚脸皮还洋洋得意的。许言森把她的手抓下来,放在嘴边轻咬了一口,忽然想起一桩事,问:“就是我们晚上不回去的话,郑大乃乃和军军他们不担心?”

    袁珊珊神秘一笑:“最不担心的就是郑大乃乃了,郑大乃乃会把军军安抚住的?!?br />
    许言森诧异道:“看来珊珊你和郑大乃乃之间有秘密!”

    袁珊珊乐得笑出声,是啊,有秘密,不过她和郑大乃乃互相之间从没说穿,次数多了,她总能察觉出郑大乃乃并未深睡,不过后来她动静倒越来越小,郑大乃乃也就很难发觉了,但可以猜得出来。

    这模样等于在告诉许言森有秘密了,他只能眨眨眼睛,袁珊珊摇摇头,不作说明,拉起他往前走,找地方解决两人的午饭问题,路上顺手逮了几只野味,还有之前采草药时顺便采的菌菇。到了地方,两人一起埋锅做饭,没加多余的调料,原汁原味的山野味道,让许言森也十分尽兴,离开这里回到城市,可越来越难吃到这样的味道了。

    午饭后休息了会儿,又继续往山里进发,袁珊珊取的是直线,所以当太阳西下时,他们已经很深入了,有些地方普通人很难通过,不过有袁珊珊在毫无问题,再难走,用藤条将人腰上一绑,直接给提溜了上去,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许言森哭笑不得,也清醒意识到,他对珊珊实力的估计还太低了,也难怪钟伯伯会一直遗憾珊珊没能进入部队。

    这时候,袁珊珊却停了下来:“坐下歇歇,喝点水,等下再走?!敝形缰蠓故币仓罅说懔共?,装在两人随身带的军壶里。

    “珊珊,咱们晚上在哪里过夜?现在不用烧晚饭吗?”许言森看看四周环境,从未来过这里,他每年跟着武装部民兵连进山,都没到达过这里。

    “有地方的,等下你就知道了,撑着点?!痹荷汗嗔丝诹共?,冲许言森眨眨眼睛。

    许言森走过来,揽过袁珊珊的肩,看着她眼睛说:“现在还不能告诉我?到底什么样的事得让我撑着点?”

    袁珊珊就是不说:“提前说出来,等会儿就没那么多惊喜了,当然惊吓也有可能?!?br />
    她顺路过来看看大老虎,顺便让许言森认认,不可能对他藏一辈子,如果他接受不了,那只能说两人有缘无分了,因为将来不论在哪里落脚,她总有一天会将大老虎接过去的,人类会越来越厉害,总有一天会危及到大老虎生存的环境。

    惊吓?许言森设想了一下有什么能吓住他的,想了半天摇摇头。两人便坐在石头上休息说话,半个多小时后,身上的汗意完全散去了,背靠背坐在一起,手上拈着路上摘的野果当零嘴,偌大的山林里就只有两人,对许言森来说感觉挺新奇。

    忽然山里传来的虎啸声让许言森听得心里一颤,立马站了起来,向虎啸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当然什么也看不到:“珊珊,这是老虎?咱们这片山里有老虎?可以前怎么没发现老虎的踪迹?”

    当然是她下令老虎不要出现在他们经常走过的范围,才会让每年进山的人以为这片山区里没有老虎了,倒是狼群碰过几回。袁珊珊没站,依旧坐在那里,手托着下巴,就这么看着面前的男人,猜测他会不会真被跑过来的大老虎吓着了。

    随着虎啸声越来越近,许言森真有点两腿打颤,但现在是两个人,他不能害怕,可再一看袁珊珊的状态,明显不对劲,联系珊珊之前一直不肯说出来的秘密,脑子里不禁出现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头皮发麻地问:“珊珊,你不会是带我来见识老虎的吧?”

    “你怕吗?”袁珊珊看着他问。

    许言森想想跟头大老虎对峙的场面,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说不怕那肯定是骗你的,但是……珊珊你不会像养大黑那样养着这只老虎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能壮一壮胆子?!?br />
    袁珊珊终于笑了一下,拍拍身边位置:“坐下来一起等着,放心,我能对付得了一头老虎?!?br />
    许言森坐下时两腿有点发软,可现在也多少猜出了实情,那就是珊珊跟这只冲他们来的老虎有渊源,想想长白山里有多少危险的猛兽,可珊珊不也在山里待了那么多天,除了武力强能对付得了野兽,应该还有其他不为他们知道的情况吧。

    逐渐的心定了下来,这种安全感是袁珊珊带给他的,又有点哭笑不得,比媳妇差得太远,这心态需要调整再调整,但却从来没产生来后悔的念头,也许他也有颗冒险的心。

    “吼——”

    近在耳畔的虎啸声,让许言森的心跳又加快了几下,抓住袁珊珊的手心里有点汗湿,一阵树枝拍打的声音过后,啸声的主人终于出现在许言森的视线内,不禁吞了口口水,现在更加肯定了,这头老虎是冲他媳妇来的,可尽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但在看到老虎出现后依旧一阵风似的直冲二人而来,心跳如擂鼓一般,因为看上去就像老虎向他们二人猛扑过来,就要撕咬上他们似的。

    风刮得眼睛都要睁不开来了,可许言森不敢动啊,直到袁珊珊一声呵:“停下来!”

    奇迹般的,这只狰狞大老虎在他们面前生生地刹住了脚步,前肢深深地抓进地里,就停在他们面前十几步的距离,许言森的头发已经被吹得朝后竖了。

    袁珊珊放开许言森的手,朝前走了几步,老虎喉咙里发出低吼声,许言森猛地站起来:“等等!”

    虎目锐利的目光朝许言森S来,他人已经站起来,这样的目光确实唬人,可许言森依旧走了几步,来到袁珊珊的身边,顶着让人头皮发炸的一切说:“我跟你一起?!?br />
    袁珊珊露出笑容,张开手与他十指相扣:“不用担心,跟你说的一样,这头老虎就是我养的,这次过来顺便看看它,省得时间长了没人管它,它跑出原来的地盘,被进山的人发现了,走吧,我介绍你们认识,让它熟悉你的气味,以后就不会吓唬你了?!?br />
    这一刻许言森站起来走到她身边,让袁珊珊心里挺高兴的。

    “好?!毙硌陨α?,可大老虎不满意地发出低吼声,他竟发现自己能听出其中的情绪。

    走到老虎跟前,袁珊珊拍拍它自己主动低下来的脑袋:“别叫了,这不是来看你了,这段时间乖不乖?”用精神力检查了一遍大老虎的身体情况,发现身上有几处新添的伤口,好在不严重,看来这山里没有能威胁到它的存在,“这是我的人,好好熟悉一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