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10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05章

    听到珊珊的介绍, 许言森的心跳又加快了几下, 扣住的手指不由抓得更紧了。

    见袁珊珊将大老虎当人一样对话,又见大老虎在袁珊珊面前就跟大黑似的温驯,谁见过凶猛的大老虎把脑袋主动低下来让人摸的,许言森好奇地打量这头老虎:“珊珊, 它听得懂你的话?这头老虎这么聪明?大黑也特别亲近你?!?br />
    大老虎朝许言森一咧嘴, 凶相毕露怪唬人的, 许言森心里虽然发怵, 可更信赖袁珊珊, 斗着胆子将另一只手也慢慢靠近虎脑袋, 老虎发出低吼声,袁珊珊拍了拍它让它老实点:“记住了,不准伤害他, 知不知道?”

    老虎喉咙里发出呼噜的抗议声,却没对许言森有任何动作, 许言森的手终于落到它头上,摸了摸, 虎毛手感不错,老虎脑袋摇了几下, 似乎想将这只手摆脱掉, 许言森却摸出了兴趣, 忍不住揉了几把, 结果老虎脑袋往前一送, 撞到了他的腰, 要不是袁珊珊还拉着他的手,这一撞肯定得摔个四脚朝天,就这样还趔趄了一下,被袁珊珊及时稳住身形。

    “顽皮!”袁珊珊好笑地敲敲大家伙的脑袋,而大老虎似乎很不屑地看了许言森一眼,貌似嫌弃这个人类太弱小了,于是改而跟袁珊珊闹了起来,许言森见状退开了一边,他看出来了,这只大老虎比家养的还要温驯,当然是指仅对于袁珊珊而言,所以怎么也不会伤害到珊珊的,那几年珊珊一直进山,肯定跟这只老虎相处了不少时间。

    大老虎想要撞翻袁珊珊可不容易,力道轻了,能被袁珊珊顶回去,力道大了,袁珊珊可以及时闪避开去,一人一虎就在林子里玩耍起来,伴随着老虎的低吼声与袁珊珊的悦耳笑声,偶尔袁珊珊一把揪住颈部的虎毛翻身坐了上去,大老虎就带着她疯跑一阵。

    许言森在边上看得惊异极了,从没见过人与虎有如此和谐相处的一面,这可是头野生的老虎,不比动物园里一直圈养的少了份野性,可饲养员与大型动物之间的关系也做不到如此程度。

    这一面的袁珊珊也是他从没见到过的,在老虎面前显得特别轻松自在,仿佛天生就是这片山林里的宠儿,只要她愿意,所有的动物都会围绕在她身边。

    玩了好一会儿,大老虎听袁珊珊的指挥,停在了许言森前面,大老虎恶作剧地冲他吼叫了一声,让他差点从坐着的石头上滑倒摔下去。袁珊珊轻松跳了下去,落在许言森身边。

    许言森稳住身形,摸摸鼻子说:“原来觉得自己身体挺好的,现在看来以后有必要加强身体锻炼?!痹俨欢土?,他在珊珊面前会有种弱不禁风的感觉,虽然不能跟珊珊相比,但也不能显得太弱了吧,他分明感觉到这头老虎在嘲笑它,虽然这张虎脸看上去仍旧狰狞得很。

    为着他的自尊心着想,袁珊珊没太打击他,而是附和:“坚持锻炼身体有好处,以后我要监督你,走吧,到它的老窝去看看,你以前不是想知道我在山里的据点在哪儿的吗?”

    许言森以前不知道,现在了然地指了指这头老虎:“就在它那里?”

    “嗯,在它后面的山上,我们得快点,争取天黑之前赶到?!痹荷旱阃?。

    一虎两人一起上路,途中袁珊珊让许言森试试爬到老虎背上,这样赶路速度能快点,虽然速度遭到鄙视,但对骑大老虎,许言森还是蠢蠢欲动的,有几个人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因而很积极地尝试了几次,也不怕被摔倒,当然有袁珊珊在一旁镇压,大老虎也不能真把人给甩了,而袁珊珊路上则逮了好几只野味,用来给老虎打牙祭犒劳它的。

    虽然很颠,感觉胃里的东西都要被颠出来了,可紧紧趴在虎背上,看到一旁的袁珊珊随着大老虎一起轻松跳跃在山林间,那感觉却又特别奇妙,那些枝枝桠桠的竟然打不到珊珊身上。

    靠着这种方式,他们在天黑前终于赶到了老虎居住的那座山头,许言森从虎背上下来,两条腿都不像自己的了,被袁珊珊带着走了一段路才缓过劲来,不过依旧挺兴奋地揉揉老虎的毛:“珊珊你就一直叫它大老虎?没给取个名字?”

    袁珊珊手里打开了手电筒,好方便许言森看路,听到这话看了看边上甩着尾巴的老虎:“当初找它是想要看家护院的,没起了一直养下去的念头,后来处的时间长了才处出感情的,因为这片山林就它一头老虎,所以一直这么叫下来了,取名字?叫什么?”

    已经有叫大黄和大黑的狗了,总不能再叫它大黄吧,许言森想了想说:“不如叫虎王?本身就是丛林之王?!?br />
    虎王?袁珊珊将这样的意思用精神力与老虎沟通,大老虎兴奋地吼叫了几声,许言森顿时说:“它这是同意叫这个名字了吧,那以后就叫它虎王?”

    “好,就叫虎王?!痹荷盒Φ?,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

    再回到半山腰上的石屋,里面的情况比袁珊珊预料的要干净得多,看虎王跟着进去后熟练地用尾巴扫了扫凳子上的灰尘,袁珊珊哪里还猜不到,虎王常来这里,许言森看得也瞪大眼睛:“我现在越发觉得虎王成精了,是只虎妖?!?br />
    里面更有块地方干净得很,看虎王走过去往那里一趴,脑袋搁在两只前爪上,袁珊珊忍不住走过去摸摸它的脑袋,这是常在这里逗留吧,说不得是将这里当成它的另一个窝了。

    许言森将两只筐放到墙角,也忍不住走过去,他同样看得明白,在另一边同样摸摸虎脑袋,赞道:“好虎王!”

    袁珊珊笑看了他一眼,提醒道:“没我在的时候,碰上其他野兽,你可别失了提防心?!?br />
    许言森应道:“我会的?!彼槐?,看得出只有袁珊珊才能跟这虎王沟通,只有他重复珊珊说过的话,虎王才会对他有反应,所以不是虎王听得懂人话,而应该是珊珊与虎王之间有他们独特的沟通方式。

    虎王不是特例,特殊的是珊珊,这点他还是分得很清楚,也难怪大黄大黑都跟珊珊亲近。

    袁珊珊找来火把点上,火把还是以前存放在这里的,然后便和许言森一起忙他们的晚饭?;⑼跻猜嘏擦顺隼?,叼着袁珊珊猎给它的野物,走到旁边的空地上,开始它的进食。挺血腥,但这就是老虎的生活方式,许言森也不是不能忍受。

    边上就有条山涧小溪,可以清洗,特收拾好食材后,袁珊珊升火做饭,许言森则开始擦洗石屋里的桌凳,也听珊珊讲述这石屋的来历,他本也看得出,这石屋是有年头的了,不是珊珊一人建的,不过桌凳倒是挺新,必定是出自她的手,还有不少盒子箱子,都是以前用来摆放R食和药材的。

    这一晚,人和虎之间特别和谐,也不用担心有其他野兽来袭,袁珊珊将驱蚊虫的药粉洒在石屋里外,又用精神力扫视震荡了一遍,保证了不被打扰。

    两人在石屋外面待了好久,一起看星星月亮,许言森用树叶吹奏了好几首曲子,悠扬的声音传出老远,却因为身边有珊珊和虎王,特别的安心,有种与虎王珊珊一起在山中隐居岁月无限好的感觉。

    原本跑了一天应该很累的,可这样的晚上,许言森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将心爱的人拥有怀里,他才有种踏实的感觉。

    当初,如果他没有坚持下去的话,就永远没机会接触到这一面了吧,也是这时,他才真正明白珊珊那年春节,在厨房里说出的那番话的真正意思,他如果不是那么坚定,也许就要错过了。

    看虎王尾巴不时拂过他们身上,再想想路上那虎尾一抽,能将碗口粗的树杆抽断,许言森忽然说:“将来,我们和虎王一起,重新安置一个家吧,像你说的,包座山头,将虎王就养在后山里,能时常见到它,不过得叮嘱它,不要经?;⑿?,被其他人听到了难免会害怕,也可能会引来那些想要猎虎的人?!?br />
    虎皮虎骨,对人的吸引力不是一般的大,虽然人类在虎王面前显得弱小,可别忘了人并不靠身体去与老虎搏斗,而是靠猎枪这类武器。

    “好?!痹荷嚎吭谒砩闲τΦ?。

    许言森又取来一片树叶,放到唇边又吹了起来,这次调子跟之前不同,可听了会儿袁珊珊就听出来了,这是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许言森一双温柔的眼眸片刻不离袁珊珊的脸上。。

    对他们而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则换成了深山老林的夜里。

    这首歌,此刻分外的合乎他的情意。袁珊珊同样想到了这首歌的歌词,两手托腮,一直看着他吹奏,兴致上来,跟着轻轻哼唱。

    但愿从今后

    你我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