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10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0八章

    没等许言森先回省城,许言州开着车从省城赶过来了,来到袁家先冲许言森与袁珊珊抱怨了一顿,接着噼咧啪啦一通,将自家的情况倒了个彻底,比许言森间接得到的情况更为具体全面。

    许言涛这趟回京城,回来的可不是两人,而是三人,当于秋知道大儿媳是二婚并且还带了个孩子,气得差点一口气喘上来,许言州参与了整个过程,当时差点要把他老妈送进医院。

    听许言州的描述,许言森仿佛身在现场,完全能想像出大伯母气急败坏的情形,倒了茶让许言州缓缓劲:“这么说来,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已经有预兆了,只是大家总愿意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br />
    “是啊,当时我听到的时候就感觉挺奇怪的,而且当时你哥的眼神也有些异样,许言涛认识你们大嫂的时间应该不短了,换了大伯没回京城的时候,那是不方便带回去给他们看看,可是等到回京城的时候,你们大哥还是没一点透露出来,最后先斩后奏地领了证?!?br />
    “你们大嫂是小学老师,假期一直有的,之前的寒假暑假怎可能没时间跟着你们大哥一起回去?”

    许言州一想也是:“大哥也太可恶了,就这样瞒着所有人,其实我是无所谓,只要大哥自己愿意跟大嫂过一辈子,不管什么情况,完全可以慢慢地做通家里的工作,本身这几年家里不能团聚,爸妈对他心里就有歉疚,可是你们看,他上次因为爷爷的事情回来,也没对我跟言森透露一星半点,这嘴巴,跟锯葫芦似的?!?br />
    袁珊珊笑了笑:“你们兄弟两个,中和一下正好?!?br />
    许言森摇头笑了起来,可不是,一个什么都不说,一个心里就藏不住丁点话。

    许言州口中的这位大嫂叫徐清芳,前夫,应该说亡夫是许言涛在厂里走得比较近的同事,却在一次下乡考察中不幸失足跌入山崖,留下年轻的妻子和出生没多久的女儿,徐清芳的生活负担一下子加重起来,厂里和许言涛对徐清芳母女多方照顾,便是工作也是厂里安排的,徐清芳教书的学校是厂部子弟小学。

    “就这样,照顾出感情来了,我也不知道大哥到底是有真感情还是出于愧疚,那次下乡考察,本来该是我哥去的,不巧那次我哥生病,那人就替了我哥,结果一去不回,言森,你比我聪明,你说我哥到底怎么想的?”许言州也是无奈,“不说我哥他瞒了这么长时间,一点风声没透露出来,直接把人带回来不说,而且我哥现在好像铁了心要待在那边发展,不愿意回京城了,那天我爸,除了对小姑,还是第一次对我哥发那么大的火,我跟我哥,向来我哥最能得我爸满意的?!?br />
    袁珊珊眨眨眼,这下没话说了,这许家大哥貌似是个倔脾气,作了决定十牛头拉不回来的样子了,可现在许家的情形,实际上是容不得许大哥这般任性的,要是有老爷子撑在上面,下面还能慢慢发展,可老爷子上回气倒,那是彻底退下来了,许家一下子显得人单力薄起来,第三代,要等许言森出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京城的形势,那可是不进则退的,袁珊珊完全可以想像得出许大伯心里的怒火有多旺盛。

    许言森也哑了一下,半晌才说:“我爸电话里没提这事,我都不知道大哥竟是这样的想法,他……”不会真要将那边当成自己的家了吧,摸摸鼻子困扰得很,“大哥他不会真把什么事都揽在自己身上,连那人的家人也一起照顾了吧?”

    如果这样的话,他也要怀疑大哥娶大嫂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了,是感情还是负疚的责任?如果是后者,他简直不敢相信那是他认知中的大堂哥了。

    “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许言州的语气却不是那么坚决地回道,接着手脚一摊,往椅子上一倒,“反正我越来越弄不懂我哥了,家里也不是吵闹不停,我看我妈还是顾忌着那个小孩的,但待在家里就是不痛快,正好最近没什么事,我就跑出来了,哪里知道你们两个家伙,自己跑外面快活去了?!?br />
    幽幽地看着这两人,越对比越觉得自己凄惨,许言森没好气地拍了他一掌:“谁快活?我和珊珊成天往农村里钻,看看我晒黑了多少,这换了你你受得了?就是彬彬也在军营里待了近一月的时间,整天跟着训练,你能忍受?”

    许言州张了张嘴,半天也没说能忍受的话,只要想了想,就头皮发麻了,还不如就这样继续浪着吧。

    许言州来到袁家一点不将自己当外人,一口一个袁叔叫得亲热,这倒让袁父对京城许家的印象好了点,而且他这么大的人了,跟袁卫彬和陆睿明也玩得很来,在丰城待了两天,大半时间跟着袁卫彬在外面打球,把袁家四周的邻居小伙伴也认了个全,以至临走的时候,那些小伙伴不舍地叮嘱他要常来。

    袁珊珊跟着许言州的车一起去了省城,在师父身边待段时间再回丰城,这之后就要直接从丰城出发去学校了,整个假期的安排显得很紧凑。

    韩瑞的通知书很快就下来了,就是本省的大学,地点就在省城,韩瑞和他爸妈都挺满意,对韩瑞来说,不能考到京城跟小师叔混,那么还不如留在省城当地头蛇了,这一块地方,他熟。

    袁珊珊去许家的时候,许母也跟她提起了京城的事,完全没想到大侄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两个侄子,明显许言州让人C心多了,许言涛一向是省事的,可没想到关键时候给了这么一个“大惊喜”。

    对比于秋的头疼,许母再看袁珊珊,越发满意了,她听于秋电话里唠叨,那个儿媳妇看着远不如珊珊大气,于秋现在可羡慕她有珊珊这样一个儿媳妇,也许,幸福就是在对比中寻找的,珊珊这么能干,却也处处尊重她和许父,再不知足要遭天打雷劈的。

    袁珊珊可不知许母的这番心理活动,否则定会哭笑不得。

    相聚的时间总是太短,转眼又到了分离回京城的时间,许言州没心没肺地一直待着,和许言森一起启程回家。这一趟火车上前往京城的又多出一个,那就是姚海波了,他总算如愿拿到了京城的录取通知书,学校的好坏对他来说不要紧,重要的是不跟唐芸两地分居就可以了,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经受得住距离的考验的。

    大家订的是同一趟火车的票,提前找人买上的,到了火车上再碰头。见到袁珊珊后,唐芸就将姚海波抛下了,跟她说悄悄话,如今在京城的,也就她们两个女人。

    这个假期,她和姚海波也登过双方的家门见过家长了,袁珊珊虽不时听到唐芸嘴里冒出嫌弃姚海波的话,可见她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就知道心情有多飞扬,跟当初第一眼见到的浑身竖着刺的人完全两个样。

    因为提前了两天过来,下了火车后他们便直奔袁珊珊的四合院,朱师傅一直带着徒弟在这里修房子,所以四合院里并不缺人气,稍微收拾一下便可以入住了,而且可以入住的房间也增多了,这种天气不用太挑,袁珊珊让姚海波他们自己挑房间住。

    许言森倒是一放下行李便先和许言州去大伯家了,袁珊珊没跟去,这一次他们肯定有不少家事要谈。

    于秋看到儿子和侄子一起回来,挺高兴的,没看到袁珊珊身影怪了侄子一通,怎么不把珊珊带过来,下次要记得。

    当天晚上许大伯也从单位回来后,许言森看得心里有些发酸,不过隔了一个暑假没见,大伯和大伯母就露出了一些老态,可见这次大哥的事情让他们真伤心了。

    饭后,许大伯把侄子叫到书房说话:“你大哥的事情都听言州说了吧,现在他的情况我都没法跟你爷爷张口说,就怕他又气坏了,许家三个小辈中,我原以为你大哥最稳重,最不用人C心的,没想到稳过头了?!?br />
    也许许大伯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反省自己:“你大哥找个带着孩子的媳妇,我跟你伯母就算暂时有看法,但最终还是会尊重他的决定,只是我看你大哥现在,是把整个人都倒贴进去了,忘了自己是许家下一辈中的长兄和自己身上的担子。言森,你也看到了,言州的性子是怎样的,也是担不起担子的,那言森你以后呢?”

    许言森已隐约预料到大伯的话题会比较沉重,果然问到了自己身上,离家前的晚上,他爸对他也进行了一场严肃的谈话,不过方向有点偏差,也许是许父离开京城的时间长了,将儿子培养出来后,以后的发展方向则尊重他自己的意愿,要不要接手京城许家的担子,需要由许言森自己去决定,许父并不强迫。

    但现在,许言森听得出,大伯还是希望自己能担起来的,许言森深吸了口气,说:“大伯,我不想欺骗您,但我现在做不了任何保证?!?br />
    许大伯疲惫地闭了闭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