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第11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12章

    一星期过去,袁珊珊提着保温壶敲开病房的门。

    她借用了食堂的炉子,给她哥熬了点粥,现在可以进食了,人也从重症室转移了出来,这样快的恢复速度让院方的医生也是很惊喜,虽然袁珊珊说过她的针灸可以帮助病人的恢复,但在他们看来也只能起到辅助的作用,现在这个情况,他们想来想去,只能归结到一点,那就是袁卫国同志年轻,身体素质又好,所以身体的恢复能力比其他人强。

    倒是常老和向医生多少看出些名堂,有什么事总乐意叫上袁珊珊,她也乐得如此,跟在向医生身边学了不少,人手忙不过来的时候,动个小手术取个子弹弹片什么的,做得非常漂亮。

    听到声音袁珊珊推开门进去,毫不意外地看到病床边轮椅上坐着的是姚容,袁珊珊朝她哥眨了眨眼睛,笑话她哥这时候才知道着急,早先晾着人家干嘛去了。

    平时大方得很的姚容脸上反倒染上了羞意,袁卫国也赶紧朝妹子使眼色,悠着点,可别把未来嫂子给吓跑了,袁珊珊心里憋着笑意,扬了扬手里的保温壶,说:“姚姐,留下来跟我哥一起尝尝我的手艺吧,我煮了点好消化的粥?!?br />
    “好,”姚蓉有点小慌乱紧张,一紧张这话就说漏嘴了,“卫国总说珊珊妹妹做菜手艺好,我正想尝尝……”一说完自己立刻意识到了,闹了个大红脸。

    袁珊珊揉了揉自己的脸,可不能真把人笑走了,心里对未来嫂子越发有好感,是个挺简单的人,心里有什么想法都写在脸上呢,这么死心踏地地看上她哥,真是便宜她哥了,袁珊珊可一点不站在她哥一边说话。

    袁珊珊很快就岔开了话题,姚蓉也自在多了,喝着袁珊珊舀出来的粥,入口即化,真的很好喝。

    袁珊珊侍候她哥喝粥的时候,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姚蓉说话,就她跟姚蓉接触的这几天,很快就摸清了她家的情况,姚蓉是北方人,姚父姚大哥都是部队里的,这样的家庭加上姚蓉自身条件也不差,哪里愁找对象,袁珊珊已经可以想像到她哥到时会受到多大的挑剔,人家姚爸姚大哥舍得就这样将闺女嫁给她大哥?

    想想袁卫国将从小长大的兄弟还狠揍了一顿,袁珊珊对她哥接下来要走的道路表示同情,精神上给予支持。

    有姚蓉在,袁珊珊很放心地拍拍P股走了,别的地方更需要她,再说她总得给她哥和姚蓉单独相处的时间,才能更好地发展感情。

    袁大哥接收到自家贴心妹子临走时的眼神,心里对妹妹点了个赞,嘴里向姚蓉献宝道:“我这妹子好吧,这些年我没能顾得上家,都是珊珊照顾着,这个家才没有散,现在最让珊珊C心的就是我这当哥的还没给她找个嫂子,咳,姚蓉同志,你觉得我怎样?”

    袁卫国心里挺紧张,他也知道以前的做法挺伤人的,要是姚蓉真放弃了他与其他男人组织了新家庭,他现在会是什么感觉?想到这点,他心里就有点绞痛。

    姚蓉前面听着挺感动的,军人家庭是什么样的,她这个出生在军人家庭里的孩子最有感触,再说前些年袁卫国成分的事情在部队里传扬开来,别人升上去了,他还停留在原地,不少人都说他可惜了,被家庭拖累了,可据姚蓉了解,他家里才是最难的,父亲被送到农场改造,妹妹弟弟下乡C队,袁家能顺利度过那一劫,和他妹妹确实分不开,并且还能反过头来照顾袁卫国这个兄长。

    去年的暑假跟这回的接触,姚蓉很喜欢这个姑娘,但一听到后面的话,顿时又羞又恼,拿袁卫国以前说过的话回他:“你不是说你要一心发展事业,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的吗?让一个妹妹C心哥哥的事,本来就是做哥的不对,问我你怎样?袁卫国同志,我觉得你太大男人主义了,你要是看中谁,我可以考虑帮你说合一下?!?br />
    袁卫国急了,他谁也没看中,就看中面前这姑娘?。骸安?,不是,姚蓉,我以后改还不行吗?我并没有瞧不起女同志的意思,咱家都是女同志作主,以后我也是,哎哟……”

    一着急,牵到伤口了,袁卫国吃痛喊了一声,姚蓉脸马上吓白了,忙推着轮椅近前查看,气急败坏地骂道:“袁卫国你干什么?你这是想在床上躺一辈子是不是?告诉你,你要是站不起来,休想我再多看你一眼!”

    袁卫国忙告饶,小心赔着好话,姚蓉脸色刚有缓解,掩着的门外面响起喷笑声,她的脸又迅速转红,躲门外偷听的人曝露出,索性推门进去,是同在一家医院养伤的战友,不过伤轻得多,拄了个拐杖过来看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袁卫国。

    袁卫国咬牙切齿,刚把姚蓉哄得好转一点,这混蛋就冒出来搅场。姚蓉正羞着呢,赶紧滚着轮椅离开,出去散散脸上的热意。

    袁珊珊在这里待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伤患,也有的年轻军人,医生竭尽所能,可依旧没能挽回他们年轻的生命,哪怕袁珊珊曾经见惯了生死,再残酷的场面都经历过,可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依旧给她留下了很深的感触,也许,她可以对她的未来规划作些改变。

    这样的想法一旦产生,便在她的脑海里牢牢扎下根了,曾经,学医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后来,她是为了她的家人而努力,现在,袁卫国终于度过了最大一劫,压在她肩上的担子终于可以卸去,转身恍然发现,有些东西投入的时间与精力长了,也可以转变为兴趣,不再是她打发时间的闲趣,而是成了她人生的一部分。

    持续一个月的时间,院方也缓解了压力,不少如袁卫国这样的重伤病人,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陆续转移到其他医院继续后续的治疗,袁卫国在新一批的转院名单中,袁珊珊打算和他一起离开,向医生和常老停留在这里的时间也不短了,如今医院里的情况其他医生都可以解决,所以两人决定搭乘同一趟飞机离开。

    袁珊珊离开前去看了钟伯伯,之前了解到他的情况没敢多打扰,只不过空闲的时间多点的时候,她便会利用能找到的材料给他做顿药膳,如今的药膳水平好歹提高了些,熟能生巧嘛。

    钟洪亮让人将她带进来,见了就说:“丫头,医院那边一说来了个精通中西医的年轻女医生,我就猜到是你,知道你这段时间做的事,伯伯我真高兴?!?br />
    这丫头可是在医院里义务帮忙,得到不少肯定的声音,那些从其他医院调来的年轻医生,见到伤员血R模糊的情况还出现种种不适的反应,可这丫头,却冷静镇定得很,比那些早就上岗的年轻医生做得都好。

    袁珊珊谦虚道:“哪里,我只不过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这段时间我在医院里也学到不少东西,没有钟伯伯,我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br />
    “你这丫头,”钟洪亮摇头笑道,“你这一走,伯伯可吃不到你炖的汤汤水水了,就是伯伯太忙,都没能跟你还有卫国说上几句话,等回去了,找你爸跟老陆,好好喝上一杯?!?br />
    “没问题,到时我下厨,钟伯伯想吃什么尽管点?!?br />
    “哈哈,一言为定!”

    ***

    袁卫国转去的医院正是京城向医生所在的医院,袁珊珊离开前通知了许言森,所以等到在机场降落时,见到了等在外面的许言森和袁卫彬,其他人并没有通知,等住进了医院再说不迟。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袁卫国从只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到现在能坐轮椅了,气色也好了不少,可袁卫彬看到他哥,依旧差点落泪。

    袁大哥拍拍弟弟的手,知道自己让家人担心了:“哥回来了,以后会好好的?!?br />
    “嗯,我们一家都会好好的?!痹辣蛴昧Φ愕阃?,只是在送他哥上车子的时候背过身揉了揉眼睛。

    袁珊珊带弟弟一起上车去医院,一个月不见,袁卫彬也瘦了些,虽知道平安了,可没见到人,对大家来说都是种煎熬,到了车上,指着跟袁卫国一起转院过来的姚蓉说:“彬彬,叫姚姐,这段时间大哥多亏姚姐照顾,才能好得这么快?!?br />
    “谢谢姚姐?!痹辣虿槐?,看看他哥跟姚蓉,立刻领悟他们之间的关系。

    袁卫彬跟他哥说话,袁珊珊这才转头看向身边的许言森,让他也跟着担心了。许言森张开手掌包住她的手,微笑道:“回来就好?!比缓缶鸵恢弊プ旁荷旱氖?,加入了袁卫彬与袁卫国的谈话中,气氛异常温馨,大家都非常珍惜如今的团聚。

    住进医院的第二天,袁父就风尘仆仆地赶来了,看到儿子的第一眼眼睛就忍不住红了,虽说人活着回来了,可亲眼看到人便知道当初伤得有多重,但不管怎么说,活着就好。

    这天许大伯一家也赶来探望袁卫国,与袁父正好碰上,之前许大伯只听闻其人,这还是第一次正式见面,感觉袁父挺不容易,这要是放在自家,孩子他妈就先要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