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第11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14章

    下了课回到宿舍,才碰到307的其他人,大家又是关心慰问一番。当时袁珊珊走得匆忙,庞建军她们还是特地找了许言森问了情况,才知道她哥的事,如今她哥转到京城医院里,大家都替她高兴。

    袁珊珊在另一边医院里的经历并没有对外公布出来,否则不说中医专业的学生,便是西医的那些人也要震惊不已,或羡慕或质疑,这样的经历会给他们的资历增色不少,尤其是跟在向医生身边学习,是多少以他为目标的学生向往的。

    这也正合袁珊珊的意思,不愿意过度高调引人注目,她并不需要靠履历来增色,学到手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恢复上课之后,袁父也很快回了丰城,如今各项工作都要根据上面的政策进行调整,这几天的时间也是好不容易抽出来的,所以无法停留太久,因而袁珊珊和许言森一起在学校与医院两边跑,袁珊珊更是还担负着针灸的任务。

    这天去医院的时候碰到郑学军,他和袁卫彬一起来看袁卫国的,郑学军带来一个消息,那就是罗婶的小儿子郑永祥也参加了这次战争,不过一直到战争结束才告诉了家人,罗婶收拾了行李就去那边看他了。

    袁卫国这事还真不知道,毕竟他算起来也只是中层军官,而调去前线的不止他们这一支队伍,前线的战地医院也不止一家,不禁摇头道:“这小子,居然瞒着家人,幸好回来了,否则这滋味可不好受?!?br />
    这也就是放在坡头村了,郑常有作为大队长对外面形势的判断也是有限的,更别说罗婶了,换了他袁卫国,还没开战,家里一个个就灵敏地预见到了可能,早早给他打好了预防针。

    袁珊珊也笑道:“罗婶过去,肯定得把人大骂一顿,真幸亏人好好的?!?br />
    姚蓉先出院,不过在医院里照顾了袁卫国一段时间才回归部队,袁卫国提前要求出院后,在四合院又休养了一阵子,等到暑假的时候和妹妹弟弟一起回了趟家,这才从家里直接回部队,只要暂时不作负荷过重的高强度训练,这次受伤对他以后的发展并没有任何影响,这个结果传到部队里,让他的军区领导也很欣慰。

    送走袁卫国后,袁珊珊和许言森继续他们的假期旅行,许言森仍带着他的考察任务。自去年暑期过后,许言森便兑现了他的诺言,即坚持锻炼身体,所以这次的体能增强不少。袁珊珊也不再只是往山里跑,有时会在偏僻的山村里多待两日,利用这段时间给村里的人看病,药材基本来自山里。有时白日给人看病,夜里就进山搜罗药材。

    这次的旅行让袁珊珊得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充实,陪着她的许言森也亲眼目睹了这种变化,心里非?;断?,以前的珊珊,总给他一种不太踏实,好像随时会抽身离开的感觉,现在整个人变得更加生动起来。

    两人的学业都在稳步发展着,报纸上时?;岢鱿中硌陨⒈淼亩垢榈奈恼?,同时他利用自己外文上的优势,阅读并翻译了不少国外的书籍与学术论文,时?;崮眯┪侍獬隼锤荷禾教?,他深深觉得,珊珊能更懂他的一些想法,也更能给他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他曾经将这样的想法直白说了出来,袁珊珊只是微笑以对,不是她有多深远的见识,而是她清楚后世的发展方向,但她也不想过多干涉许言森自己的想法,他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已经走在了前面,看得比许多人都深都远。

    有人看了外面来的东西,对比国内的落后,便一味地鼓吹外面的东西,连月亮都变得外面的更圆,然而许言森却希望结合本国的实际,加以合理的利用,缩小两者间的差距。

    完全照搬外面的东西,根本不适合他们的国家。

    周末,许言州戴着眼下流行的蛤、蟆墨镜,上身穿的是花衬衫,一面一条白裤子,吹着口哨来到了四合院,还没见到袁珊珊就在院子里叫起来:“珊珊妹子,我给你带好东西来了,你们动作快点,把东西搬进来?!?br />
    只有袁珊珊和许言森两人在这里,袁卫彬和郑学军他们不是越来越忙碌,就是认识了新朋友,业余生活丰富得很。两人听到他的声音走出来,一看他这打扮,袁珊珊噗哧一乐,许言森直拧眉头,看得辣眼睛。

    后面进来的两人合力搬着一台大彩电,袁珊珊走过去忙接了下来,两个男人需要合力抬着,袁珊珊两手一托轻松地搬了进去。这两人也是常跟在许言州后面跑的,看了大呼小叫,许言州能叫珊珊妹子,他们就得叫珊珊姐。

    许言森对这堂哥的打扮无语之极,也不看看多大年纪了,还跟人家十几二十岁的小年轻相比,特别是一转身,那白裤子包裹着的两个P股蛋特别明显晃眼:“你这身衣裳要穿回去,不说大伯了,就是伯母也非得把你身衣裳剥下来,拿剪刀给剪了?!?br />
    “啧啧,你这就不懂了吧,现在南边正流行这样的穿法,老土!不跟你说了,珊珊妹子,彩电你就先看着,还给你带了几样小东西?!毙硌灾荼墒幼约姨玫?,懂不懂潮流?他许言州可是走在时代前沿的男人!

    安放好彩电,袁珊珊出来笑呵呵地说:“海波呢?没跟你一起来?”

    这两人是臭味相投,一起搞起了这个年代被称为投机倒把的勾当,后来逐渐被一个名词取代,那叫倒爷,当然袁珊珊绝对支持的,只要没越过界就行,甚至还掏了一些储蓄入股等着分钱了。

    “他?他找他对象献宝去了?!毙硌灾菡履狄⊥诽镜?,一个个的都想不开,像他现在这样单着多好,想去哪儿就去哪,“对了,珊珊妹子,要不要再给你弄一台带回家去?”

    马上又是暑假了,这会是许言森和袁珊珊在京大的最后一个假期,下学期便是在校最后一个学期,很快就要奔赴各个工作岗位了。

    “不用了,”袁珊珊摆摆手拒绝了,“这东西太重,路上带着不方便,过几年再说,那时候会有更好的?!笔翟谙胍?,那边也不是搞不来,就她爸在家,多数是拿来看新闻的。

    “好吧,想要了跟我说?!毙硌灾葜涝荷翰皇歉推?,他有门路,能弄来南方最新的好东西,再在京城里一转手,中间赚的差价比他老爸一月的工资都多多了,这一次除了搬来一台彩电外,还给两人各带来一块最新的电子表,并晃着自己胳膊上的炫耀,又大方地送了两人一副跟他一样的墨镜,袁卫彬的也有,其他人的就要再等等了。

    于是等到放假回去的时候,袁珊珊就见到戴着蛤、蟆墨镜的唐芸向她招手,声音特别欢快:“看看,咱们也赶了一回潮流,好不好看?不过没想到啊,你们两人居然也穿上牛子裤了?!?br />
    唐芸身上也穿了条牛仔裤,站在她身边的姚海波特别嘚瑟,进了候车厅也没将墨镜摘下来,冲许言森吹了个口哨。

    许言森给了他一拳头:“这里还带什么墨镜,别待会儿看不清路?!?br />
    袁珊珊拍拍腿上的裤子:“这裤子结实,耐磨,很实用,又永远不会过时?!碧乇鹗屎舷袼硌陨庋酱ε艿娜?,所以牛仔裤出现后,她就托许言州帮她带了几条,让许言森也换上了。

    就是这年头,牛仔裤总咬音念成牛子裤,听着怪别扭的。

    “得,我还以为你也赶回潮流了呢,好在你们两人的思想是同步的?!碧栖恐沼谏岬冒涯嫡讼吕?,笑话袁珊珊跟许言森。

    “你跟海波也挺同步的啊,都挺潮的?!痹荷夯匦?。

    “那是?!碧栖克λν贩?,得意得很,放下来的长发尾烫了点波浪,但又不是很夸张的那种,她烫发之前先征求了袁珊珊的意见,虽说袁珊珊这人吧,不赶潮流,但唐芸也很服气她的眼光。

    几年下来,同在京城的他们感情并没减退,虽然平时碰头的次数少了,可像放假回家的话,那肯定约了一起坐车,既联络感情,又好打发火车上的时间。

    上了火车后,大家聊起以后的去向,除了姚海波,其他几人可都要年底就毕业分配工作了,这成了他们如今最关心的问题,不知会被分配到哪里去。

    大原则是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因为各地对人才都非??是?,特别是唐芸和郑学军这样的师范专业的学生,享受了国家的特殊补贴,更应该去往国家最需要的地方。

    唐芸叹道:“我倒想留在京里,你看海波如今也不像是会好好上班工作的人,留在京里对他有好处,不管是跟我回去还是去他们家那边,不老老实实地上班,会被人看轻的。所以你说,我继续考研究生怎样?”

    她也是绝望了,姚海波能顺利通过高考已经费了老牛鼻子劲了,他这人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现在只要不被学校退学就可以了,不指望他在读书上能出多大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