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第11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15章

    “可以的啊,反正他如今可以将你那份工资挣出来?!痹荷旱阃返?,现在大家的状态都有点老夫老妻的模式,也不在乎是你挣的钱还是他挣的,就像许言森那边得来的稿酬还有其他收入,大多放在袁珊珊这儿,然后又由她投进许言州那边了。

    “是吧,海波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这次回去就是想跟家里商量一下,反正我们这样的待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不回去家里也不会不习惯,到时把证领了就一块儿过日子了?!碧栖扛刑镜?,每次回家都有点不大自在,不像是回家反而像是作客的一样,侄子侄女都有好几个了,家里的生活C不进脚。

    许言森泡了茶端来递给袁珊珊,顺势坐在袁珊珊身边,只听到最后的话:“领证?你跟海波要领证了?”

    唐芸横了许言森一眼,这两人处多长时间对象了,还这么黏黏乎乎的,刚分开一下下又凑过来了:“是啊,打算等毕业那天就去领吧,也不准备再办什么了,倒是你们跟我们不一样,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这杯喜酒我跟海波肯定得去喝?!?br />
    听到这话许言森立即向袁珊珊看过来,那期待的小眼神,看得唐芸噗哧直乐,袁珊珊捏了一把许言森腰里的R,提醒他收着点,回道:“那肯定也要等毕业了,得看两家长辈的意思,不能全由我们自己决定?!?br />
    许言森听得嘿嘿傻乐,虽然知道两人的事不会有变卦,可亲耳听到袁珊珊承认他们的婚事,许言森心里的喜悦泡泡还是直往外冒,把旁边玩牌的袁卫彬他们也吸引过来,问他在傻乐什么呢。

    唐芸当然不会帮许言森保密了,将他们的谈话一重复,袁卫彬就嗷嗷叫唤起来。

    这两年袁卫彬因为袁大哥受伤的事成长得很快,但一碰上跟他姐有关的事就立刻变幼稚了,牌也不打了,扑到许言森身上跟他打闹起来。

    丰城站袁珊珊和袁卫彬一起下车,许言森先回家了,要过两天再来。

    他们这次回来还有事要忙,今年春天,他们大哥跟姚蓉在部队里领了证,也在部队里办了个简单的仪式,等到暑假回来了,再在家里摆几桌酒席请亲朋好友吃一顿,到时姚蓉的家人也要一起过来。这是袁大哥征得姚家长辈同意后写信征询袁父的意见,袁父在信里给的回复,这时候的人不讲究大C大办。

    姐弟俩回到家,就看到家里房子已经请人重新收拾过了,虽然不大办,但起码要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丁姨见袁珊珊回来,像是有了主心骨,这家里新房还要怎么收拾得由袁珊珊来拿主张,问袁父,袁父说他也不太懂,等闺女回来了问他闺女,丁姨听了哭笑不得,袁珊珊还是个没出嫁的姑娘,哪里就懂得这些了?这家里没个女人,有些事情就是不方便。

    袁珊珊倒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早跟她爸通过电话了,所以这次回来的行李不少,她在京城那边采购了不少新房里用得上的物品,回来就可以布置起来,至于请客的酒席,袁父也说了,省力点,交点钱,就在机关食堂里办了,袁珊珊也觉得这样好,否则自己家里也摆不开,人也要跟着受累。

    大哥结婚,对袁卫彬来说倒没有太大区别,毕竟一年到头,也难得见他大哥几回,有了嫂子反而可以多照顾一下他大哥,就是他姐,从小到大就没跟他姐分开过多久,想到他姐要跟许大哥结婚,他就觉得自己姐姐被抢去了大半,尽管现在也没好多少,大半时间都被许言森占着。

    闺女回来了,袁父更是做了甩手掌柜,将家里的事完全丢给袁珊珊了。

    没两天,许言森从省城赶了回来,还将韩瑞带过来了。韩瑞明面上是过来给小师叔帮忙的,谁知道是帮忙还是帮倒忙的,不能指望他。倒是许言森跟袁珊珊一起从头到尾盯着,袁卫彬时不时地停下来琢磨两下,感觉许大哥这样上心,是在演练以后他跟姐的婚宴吧。

    不得不说,袁卫彬这次的直觉是非常准确的,许言森的确是带着这种不可言说的心思,比袁珊珊和袁父本人还要认真以待,当然,袁珊珊也一眼看出他的心思了,算了,由着他折腾了。

    布置新房,招待所订房间,商量酒席上的菜单,自己家里也要采购食材,食堂里的酒席只是一顿,姚家人过来又不是只吃一顿,余下的得自己家里张罗,这夏天天热,大部分食材也得跟人家预订当天送新鲜的,如今市场刚开放不算发达,所以姐弟俩加上许言森跑了不少地方,还拉上了韩瑞和陆睿明。

    袁珊珊觉得她爸的关系还是能提供许多便利的,有些食材,就干脆托食堂帮忙多带一份,他们有来源。

    许言森满头大汗地骑着自行车回来了,从后面取下两个筐,一个大筐里面装了好几只J鸭,这是他特地跑郊县的农村里挨家挨户收购过来,还有一小筐J蛋。

    袁珊珊忙洗了手过来,接下他手里的筐,看到晒得满脸通红,说:“辛苦了,差不多了,不用再跑了?!笔O碌牡碧烊ト【涂梢粤?。

    “没事,不辛苦?!笨嫘?,这能说辛苦?

    袁珊珊笑了笑,其实她不是不可以去山里寻来野味,不过这种有外人参加的场合,她还是避免引人注意了,就像她现在在学校,班上和宿舍里没几人知道她力气大,将她当普通人看待。

    韩瑞是同许言森一同去的,许言森到家了好一会儿,他才慢腾腾地骑了自行车赶到,一回来整个人就瘫倒在椅子上光喘气,累死他了,也不知许言森哪来那么好的精力跟体力,是爱情的力量?

    为犒劳师侄,袁珊珊给他倒上早就泡好放凉的凉茶,韩瑞端起来就咕噜噜一大杯喝下去,感觉整个人总算又活回来了,一抹嘴巴喊道:“妈啊,累死我了,许哥真能跑?!?br />
    袁珊珊敲了敲他脑袋:“不是他能跑,是你太懒了,缺乏锻炼,这点路程算什么?!?br />
    韩瑞汗颜,想起这两人每逢暑假就往外跑的经历,只能佩服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袁大哥带着新娘子终于回来了,街坊邻居也知道他的喜事,纷纷跑出来看新娘子,看到同样高挑的姚蓉,不住地夸赞两人登对得很。新娘子在普通人里算高的,可跟袁卫国站在一起正合适。

    袁大哥一看家里的情形,就知道让家人劳碌了,姚蓉也很不好意思,袁卫国是长兄,却让妹妹弟弟辛苦。

    袁珊珊说:“哪里,咱家的第一件喜事,当然不能马虎了,不过我们也就是放假回来才开始忙的,伯父他们还没到吗?”

    “他们要过两天才到,我们提前回来,想做些准备的,没想到你们都忙好了,我们都C不上手了?!痹蟾缫埠懿缓靡馑?,他这个当兄长的处处要妹子照顾。

    袁珊珊将两人推了推:“哥你快带嫂子看看新房吧,看还缺什么要添的,好早点办起来?!?br />
    袁卫国也不多说了,姚蓉第一次来家里,得带她先熟悉起来。新房就是原来袁卫国的房间,推门而入,房间里的布置全部换新了,跟原来大不相同。

    床上是新的被褥床单,全是大红色的,还有鸳鸯对枕,毛巾毯,脸盆是印着大红双喜和金鲤鱼的瓷盆,边上放着一对上面印着红双喜与牡丹花的铁皮水壶,新刷过的墙壁上贴着喜纸和其他喜庆的图案,中间挂着他们寄回来的结婚合照,用玻璃框架装裱好的,这房间,比起他们在部队里的新房都来得好。

    除了这些,书桌上还放着两个大件,一台收录机一台相机,袁卫国拎起来捣鼓了一下,不知是珊珊还是他爸弄来的。

    姚蓉心里暖暖的,这些足可以看出袁家对她的重视:“太浪费了,这得花多少钱,你没跟咱爸说省着点?”

    袁卫国嘿嘿一乐:“我爸哪懂得这些,肯定是珊珊布置的,别担心,咱家最有钱的就是珊珊了?!?br />
    “珊珊有钱是珊珊的事,你可是大哥!”姚蓉嗔道,“算了,我下去做事去了,这几天肯定让咱爸跟珊珊彬彬他们忙坏了,对了,言森肯定也跟着忙了?!?br />
    姚蓉放下行李就转身出去了,袁卫国忙放下相机在后面跟上,并说:“言森那小子巴不得跑过来帮忙,他不帮谁帮?姚同志你可不能帮着他说话,咱得站在一条战线上?!?br />
    姚蓉听得噗哧笑:“我觉得你跟我哥挺有共同语言的?!?br />
    袁卫国脸一垮,想起姚大哥让他吃过的苦头,可他就是觉得许言森这臭小子跟大尾巴狼似的。

    姚蓉知道他跟许言森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兄弟,知道他跟许言森玩闹的成分多,也就由着他去了,她就在旁边看热闹。

    姚蓉说要帮忙,袁珊珊也没推拒,好让嫂子尽快熟悉起来,融入这个家里,太过客气了反而是将她当外人看待了。

    袁大哥问相机跟收录机的事,袁珊珊这时才解释了一下,这两件分别是她跟许言森送的,一人办了一件,让哥嫂尽管带部队里去。

    等袁父回来,见到姚蓉冲他叫爸,乐得合不扰嘴,忙掏出个大红包送过去,本该是第一次见家长时就给的,只是当初在京城医院里见面时,两人还没正式确定关系,后来人又一直在部队见不上面,便拖到了现在,跟改口费一起给了。

    姚蓉带着羞意接下了。

    两日后,就在办酒席的当天,姚家人到齐了。

20选5河北开奖 www.do-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