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第11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16章

    姚家一家子都来了,除了姚父姚母,还有姚大哥一家三口。

    袁父与姚父姚母互称亲家,客气又不失热情地交谈。

    袁大哥将姚大哥家的小孩抱起来掂了掂,逗他:“来跟大家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小家伙还记得叫我什么吗?”

    小家伙看上去虎头虎脑的,害羞地挣扎了一下便趴在袁卫国肩膀上了,偷偷地看其他人,在自家爸妈的鼓励下开口:“我叫宝宝,今年四岁了,你是宝宝的姑父,妈妈说姑姑又要做新娘子了?!?br />
    童言童语逗得大家哈哈笑,姚宝宝小身子一扭,要回到他妈妈怀抱里,姚大嫂笑呵呵地接过去,有小孩调节气氛,大家很快熟悉起来,袁珊珊端出适合孩子吃的零嘴逗弄他。

    袁父也特别喜欢这孩子,特地上手抱了一会儿,哄着玩了好一会儿,袁珊珊和袁卫彬一致的意见是,他们老爸这是盼望早点过上带孙子的日子呢,现在自己没有孙子,就只能暂时抱别人家的过过瘾了。

    因为火车晚点,下午才到的,就在家整了一顿稍微简单易消化的饭菜让他们吃了。这边刚吃完收拾好,袁家又迎来了一波从省城赶来的客人,是许父许母和周老爷子一帮人,为的是同一桩喜事,所以来之前沟通了一下就一起来了。

    师父的到来让袁珊珊喜出望外,虽然也请了师父,但到底不放心老爷子来回奔波,有师兄过来足够撑场子了,袁父也特别高兴,双手紧紧抓住老爷子的手,再三表示感谢。

    袁父与老爷子倒是常见面的,因为袁父常往省里开会,只要有空,总要替闺女去看看老爷子,与韩父之间更是有电话联系,熟悉得很。

    许父拍着袁父的肩说:“老袁啊,想当初卫国跟我们家的言森一起光P股玩的,现在倒被卫国赶在前面成家了,我家这个臭小子,还不知什么时候呢?!?br />
    在场的谁不知道他口中的臭小子正是袁父闺女的对象,这话说出来,不正是要袁父给个回复,什么时候让两家的小辈也赶紧办喜酒。

    袁父脸上笑容不变:“这也是卫国自己争气,了了我一桩心事,下面他的妹妹弟弟就不用着急了,多留两年才好,拢共也没在我身边待多少年?!?br />
    大家会意地笑起来,许母瞪了许父一眼,要提也不该在这种场合提啊,这种事情就该私下里问才对,看看,一开口就把话说僵了。

    许父暗暗咬了牙根,臭小子,他这个当爸的可帮不上什么忙了,自己去解决老丈人吧,脸上同样微笑道:“是啊,珊珊这样的好姑娘我也喜欢,彬彬也年纪还小,不用那么着急?!?br />
    许言森正陪着珊珊的师父师兄说话,听了这对话不知该摆出什么脸色来,马辉同情地拍拍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br />
    “师弟别闹,”韩父瞪了没正经的师弟一眼,“这是两家人太熟了,这是在说笑呢,话说回来,师弟你的个人问题相比起来更紧迫了,师父你也不多劝劝他?!?br />
    老爷子原本看许父吃瘪正高兴,他小徒弟是那么好娶进门的吗?就听大徒弟老话重提,他这当师父的话徒弟要是能听进去,就不是如今这模样了,老爷子无赖得很:“他的事就交给你们两口子了,一个大师兄一个大师嫂,替我老头子把他看紧了?!?br />
    韩父韩母互视一眼,双双苦笑,老爷子又来这招,韩母作为嫂子跟这师弟提了多少回,都被各种借口推了。

    许言森见话题终于岔开,心里松口气,暗暗琢磨,他是不是该私下里多磨磨袁叔?或者跟卫国讨讨招数,当初是怎么让姚家点头同意的,珊珊也说过了,得两家长辈坐下来商谈才行,看着袁卫国娶上了新媳妇,他跟珊珊毕业也就在年底了,他迫不及待地想把人早点娶回去。

    其实他年纪也不小了,真的。

    钟洪亮和陆正农也先后来到袁家汇合,钟洪亮的出现倒让姚父和姚大哥惊了一下,当初袁卫国受伤进医院,京城这边直接将全国最好的医生送过去动手术,事后他们了解了一下,就有过一些猜测,不过这些倒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看中袁卫国的为人,家庭又不拖累,所以最后同意了这门婚事,现在看到钟洪亮的出现,心里原来藏着的疑问有了些解释,看钟洪亮跟袁家关系如此亲近,当初的安排肯定就出自他的手了。

    到了点大家一起去机关食堂,袁父请的客人并不多,除了一起过去的人,也就是同在丰城处了多少年的朋友同事了,这一波人正好跟许父也熟悉,所以酒席上的气氛挺热闹。

    对于这些人来说,袁卫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而他的岳家又是部队里的,很受大家敬重,袁卫国能找着这样的岳家,对他今后的发展是很有利的,因为爱人也是同一个军区里的,不用担心两地分居互相牵挂,分散精力。

    许言森看着袁卫国跟姚蓉一起挨桌敬酒,笑得像个大傻子似的,看得羡慕,严肃地对旁边的袁珊珊说:“珊珊,咱们得合计合计,你看我跟卫国一样大,可说不定卫国的孩子都要出生了,咱们这儿也不能晚太多吧?!?br />
    “少来,”袁珊珊笑睨了他一眼,“跟我耍什么心眼呢,要合计你一人合计去?!?br />
    “珊珊……”许言森的表情绷不住了,“还不是卫国太可恶了,这两天老在我面前炫耀,当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过姚家大哥一关的?”

    “怎么过的?”袁珊珊也好奇着呢,袁卫彬也伸长了耳朵听。

    许言森把袁卫彬的脑袋往边推推,笑了一下说:“卫国这家伙不肯说,我就找机会跟姚大哥谈了谈,原来两人练了好几回,不过姚大哥没说谁输谁赢,我看有点意思,这分寸有点不好把握,估计卫国也犯愁了好久?!?br />
    袁珊珊和袁卫彬听得好笑,就姚大哥的体格吧,不见得是袁大哥的对手,再加上如今袁大哥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虽然受了不轻的伤,但伤势恢复循序渐进地开始训练后,这体能跟身手很快就恢复上去了,并且跟以前相比还有所进步,袁珊珊能想像得出,她大哥肯定在犯愁到底是要赢还是要输。

    这赢吧,人家妹妹还没娶到手,就先把大舅哥给揍了,能得到大舅哥的好脸色?可这要是输吧,输得太明显了,大舅哥会认为袁卫国太瞧不起姚家的人了,反而惹火了未来大舅子,要输得不落痕迹,这难度可不是一星两点。

    许言森见袁卫彬笑得开心,还笑得有那么点幸灾乐祸,这里面有对自己的,拍了拍他肩膀说:“你可别这么笑,得学着点,以后用得着,除非你找个上面没有兄长的媳妇,可就是下面的弟弟也不好对付啊?!?br />
    用眼神朝袁卫彬示意,比如就像袁卫彬这样的,以前对自己一口一个许大哥叫得多亲热,跟亲兄弟也差不离,可关系一转变,就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袁卫彬横了许言森一眼,这喝了点小酒,有点上头了,偏跟许言森对着干,下巴扬了扬,喷着酒气放大话道:“我以后的媳妇,那得我一个眼神就赶紧凑过来,我指东她就不敢往西,切!”

    袁珊珊没好气地对着他脑袋拍了一巴掌,许言森怔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珊珊,你记下来没有?早知道该带上收录机把他刚才的话录下来,以后放给他对象听,看还有没有姑娘敢跟他处对象,哈哈……”

    这桌上坐的都是小辈,大家都听到了,韩瑞拍桌子哈哈笑,陆睿明喷了茶,他没喝酒。

    “姐,许大哥欺负我!”袁卫彬被笑话了,向他姐控诉道。

    “好了,赶紧吃菜,酒量不好还非要喝?!毙置萌?,就他酒量最差,袁珊珊赶紧夹菜堵上弟弟的嘴,别再发出什么惊人之语了,这话说出来,也不怕以后被打脸,这旗子立得越高死得越早,她身为姐姐,也一点不看好自家弟弟。

    就不知道等酒清醒了,她弟弟会不会后悔放出这番话,等以后找对象时,再想想今晚这句话,不知会是何种心情,袁珊珊低头也忍不住笑。

    酒席散了,周老爷子也非要带着两个徒弟住招待所,袁珊珊将师父送过去,侍候师父睡觉后才出来,得叮嘱跟师父一个房间的二师兄夜里多留点心,师父也喝了点酒。

    去了旁边大师兄的房间,二师兄也在里面说话,袁珊珊一进去就发现里面气氛的不对劲,跟之前完全两个样,不由诧异道:“大师兄,发生什么事了?”

    韩母推推她男人:“跟小师妹好好说,别这样子唬人,我给你们泡茶解解酒?!焙赋鋈ジ裨币?,让他们师兄妹三人说话。

    马辉招手叫袁珊珊过去,然后示意大师兄说给小师妹听,看两人神情如此严肃,袁珊珊脑子里生出个念头:“跟三师兄有关?”也就只有这件事了,让两个师兄没有当着师父的面流露出什么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