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第11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1八章

    接下来几日,许言森抓住一切可以出现在袁父面前的机会,将袁珊珊姐弟的事情也全部揽了下来,袁珊珊哪里看不出他的主意,袁卫彬则背着他跑到袁父面前,让他爸可得撑住了,别那么容易被许言森攻破了。

    袁父哭笑不得,好不容易撑了几天,终于在他要和闺女一起去省城的时候,将人叫?。骸澳阏饷魈炀鸵厥〕橇?,这几天做的事要中断了?”

    许言森讨好地给袁叔捏肩,专门跟珊珊学过X位的,怎么捏拿让人更舒服:“袁叔,等我跟珊珊回来了再继续,袁叔有哪里不满意的,我争取改正?!?br />
    “嗯,捏得不错,就是比珊珊还差了点?!痹傅闫赖?。

    这下轮到许言森哭笑不得了,不过赶紧说,“我这本事还是跟珊珊学来的,当然肯定比珊珊差点?!?br />
    按摩了一通后,袁父拍拍他肩上的手说:“好了,袁叔还不知道你的心思,等你们毕业看工作分配的情况,袁叔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长辈吗?”

    “哪有,袁叔最通情达理了?!毙硌陨沼诘玫阶家?,乐得合不拢嘴,袁父看得直摇头,把人赶了出去,嫌笑得太碍眼。

    老大酒席那天,不少老朋友羡慕他得了个好女婿,要不是他下手太快,他们也想招这样的女婿呢,还问什么时候再喝他姑娘的喜酒,袁父虽知道这里面有恭维的成分,但这几年也暗暗观察身边出现过的这个年龄层次的小年青,看来看去还是许言森人来得踏实沉稳。

    其实最重要的一点,是自家闺女乐意,否则便是许言森再优秀,那强扭的瓜也不甜。在三个孩子的婚事上,他的态度是一致的,最多孩子想法不成熟的时候他把把关。

    袁卫彬可不知道他爸这么快就松口了,他跟韩瑞以及陆睿明跑C场上打球去了,以前玩的小伙伴大多有了去处,不是招工进厂就是顶了长辈的班,也进厂上班了,只有个别还游手好闲。

    袁卫彬看不惯他们整日无所事事,要是还认他这个朋友的就逮着狠揍一顿,至于其他的人,他就管不着了。

    在京城,州哥他们做的事袁卫彬一直看在眼里,经过自己的考虑又问过他姐的意思后,就建议没有正式工作的小伙伴干个体户,尽管个体户这个名称刚兴起,很被人瞧不起,认为不是正经行当,可袁卫彬知道,不少个体户挣的钱比工厂一月上班的钱还多,就他们京城四合院附近的市场,专门跑外面收购菜再运到市场上贩卖的人,一个月就挣不少,怎么着都比闲得变混混的好。

    袁珊珊和许言森都看着,谁也没干涉,许言森也没有瞧不起个体户的想法,京城的变化已经看得出来,这些人的出现可是让市场变得丰富了不少。

    出了身臭汗,几人聚到一起闲扯,这个说袁大哥结婚时的喜糖真好吃,那个说从京城带回来的,那当然不一样了,忽然一人推了推袁卫彬,小声叫道:“彬哥彬哥,快看那边谁来了?!?br />
    谁?袁卫彬转头一看,挠挠头,兴致有点低了,挥挥手:“你们玩吧,我去看看有什么事?!?br />
    来的人是他亲妈周秀兰,他亲妈在去年年初就另外组织了新家庭,所以他每回回来的时候就不太爱往那边跑了,尽管本来跑得也不多,就过年过节的时候从自己零花里抠出点钱,买点东西寄过去。

    这回一回来就忙碌大哥的酒席,所以到现在也没去见过亲妈,没想到她亲自跑过来了,袁卫彬有点疑惑,如今她亲妈也不太爱往这边跑的:“妈,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

    “我们到一边说话去?!敝苄憷伎此飧被肷硎呛沟哪Q?,皱了皱眉头,转身在前带路。

    袁卫彬自己无所谓,出身臭汗,等下回去冲个澡,甭提多舒爽,锻炼身体不就是这个样子。

    韩瑞没见过周秀兰,问一同过来的陆睿明,陆睿明是认得的,低声跟他解释了一下,这一说韩就明白了:“原来是她啊?!闭馕豢墒嵌ΧΥ竺?,袁卫彬摊上这么个亲妈,他挺同情的。

    不过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像袁卫彬,还有陆睿明,韩瑞这么一想就觉得自己是身在福窝里的,也就不羡慕陆睿明年纪比他小得多却在他前面就考上大学了。

    四周没人了,袁卫彬就有点耐烦,做什么搞得这么神秘:“这里可以了吧,妈你有什么事赶紧说,他们等着我呢?!?br />
    周秀兰转过身,恨铁不成钢地盯着这个亲儿子:“成天就知道在外面疯玩,这么多年也没多少长进……”

    “打??!”袁卫彬不快地打断她的话,脸色也沉了下来,“什么叫这么多年?你多少年没管过我了?”他在这个亲妈眼里就是这么无能的形象?

    一提起这话,母子两人就没办法好好谈下去了,周秀兰也不高兴,觉得儿子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还是要再生个放在自己身边亲自照顾的才行,那肯定她说什么就听什么。

    “那你说说你到底干了什么?看看你大哥,结个婚办个喜事,快把你爸的钱掏光了吧,到了你这儿还剩下什么?我怎么生了你这么笨的儿子,一点不知道替自己争取……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袁卫彬听明白他亲妈的来意后忽然眼睛眯了起来,目光也变得锐利,唬得周秀兰心头一跳,大声质问,袁卫彬见她这副模样嗤笑一声,这些话他早听腻了,没想到特地跑过来跟他说这事:“你再跟说这些话,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妈,反正当初是你先不认我这个儿子的,是我姐和我哥把我养活的,别说我爸不是这种人,就算我爸什么都没给我,我还不能靠自己双手过上好日子?难道要跟你一样做什么事都靠别人?”

    在坡头村那几年,没有她姐,靠那几个公分,他能吃得饱肚子?更别说从没缺过R吃,没哪个人过得有他这么舒服的,就是他哥,也把每个月的大半津贴寄了过来,现在让他反过来对哥姐斤斤计较?他还是人吗?

    他实在不想对这个亲妈说出撕破脸面的话,可听听她说的是什么?完全是在挑拔他们一家的关系,真要听进去了,让他哥他姐怎么看他?他姐这些年的心血都喂了狗了吧,他没那么无耻。

    其实越是有这个亲妈在,他越发不允许自己行差踏错,因为不管承不承认,许多人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眼里就会流露出惋惜的神情,为何会如此,当他不知道?

    “你……”被自己亲儿子这样看轻,周秀兰差点一口气抽过去,指着他说不出来。

    袁卫彬却直接转身走人,留下话:“你不用担心我以后不给你养老钱,其他事就不用你C心了?!?br />
    “你……”看着越来越远去的背影,周秀兰咬牙道,“我这为的都是谁??!”

    为的谁?袁卫彬可不认为是为了他,也许还是为了她自己吧。

    袁卫彬又玩了会儿才回去,不过后来的兴致没之前高了,回去后陆睿明因为担心,偷偷跟袁珊珊说了,袁珊珊笑道:“没事,你彬彬哥能自己处理好,你这回决定考京城来了?考哪所学校?京大?”

    陆睿明注意力立即被转移:“是啊,我想考京大,就是我能考进去的话,珊珊姐你们也毕业了?!?br />
    “怕什么,说不定我们工作会分配在京城,到时见面时间多的是?!?br />
    “那太好了?!甭筋C鞲咝说?。

    袁卫彬很快将自己情绪隐藏了起来,所以袁父也没发现异常,倒是夜里睡觉时,跟他一个房间的许言森发现他翻了几个身,放在平时要有什么事早就开口了。

    许言森推推他:“舍不得我跟你姐去省城???你也可以两地跑的,再说你姐也不是不回来了?!?br />
    袁卫彬转过身瞪了许言森一眼:“我舍不得我姐,可没舍不得你?!?br />
    许言森低笑,心情正好着呢。

    袁卫彬憋了会儿,说:“我妈今天来找我了?!?br />
    许言森重视起来:“她说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话?”

    “是啊?!痹辣蚱乒拮悠扑さ亟杷档幕案词隽顺隼?,下乡C队的那几年,早让他将许言森当成知心大哥了,可以说,许言森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并不比亲大哥低,更甚至有什么心事和处理不来的事情,更乐意同许言森交流,毕竟亲大哥鞭长莫及,离得太远。

    许言森听得无语摇头:“你妈……也许只能看到她头顶的那片天空,也从未想走出来好好了解你爸和其他人吧,所以这次她虽然有私心,但也确实是想为你争取利益的,可到底眼界太小,就我们在乡下C队的时候,你看村里多少人家为了一口吃的还要吵得打起来,为了点J毛蒜皮的小事闹得不可开交,外人看上去很可笑……”

    这晚两人说了许多坡头村和济口村的事,袁卫彬的心情也渐渐放松开来,睡之前还迷迷糊糊地想道,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在他爸面前替许大哥说好话,立场问题坚决不退让。

    只可惜这晚袁父跟许言森的谈话并没宣扬开,袁卫彬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知,还暗里偷着乐,直到后来的某日,袁卫彬同志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