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第12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20章

    许言森到的时候,袁珊珊刚从病房出来,路上碰到护士,笑着告诉她,她对象来了。

    “谢了?!痹荷旱愕阃返佬?,往回走的时候嘴角擒着笑,再多来几次,这里的小姑娘都要被许言森收服替他说好话了,别以为她走过去了就听不到她们在议论,她跟许言森如何般配呢,不禁好笑摇头。

    带着笑意推开门,就看到捧着报纸看的许言森,听到动静抬起头看过来。

    “忙完了吗?我来接你下班?!毙硌陨畔卤ㄖ阶吖?。

    “可以了,收拾一下就走,你再看会儿报纸?!痹荷阂槐呓状蠊油蚜?,换上自己的外套,一边对他说,却见身后没动静,回头看了眼,这人就站在她身后,眨眨眼,“怎么了?有事?”

    “是啊,”许言森人高腿长,走到袁珊珊面前,腿一抬坐到办公桌上,拉过袁珊珊的手说,“下班之前接到我大伯电话,叫我明天去看爷爷的时候带上你,我说了得问你的意见?!?br />
    看他这模样,袁珊珊凑过去亲了一记,立马就退,许言森刚伸出来想抱住她的手,停在半空中,尴尬地摸摸鼻子,有个速度太快的对象就是这点不好,在他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就退开了,勾得他心痒痒的,不过在这种地方他也不敢放肆,只好被偷袭了。

    退开来的袁珊珊笑道:“是老爷子捎话叫你带我去的?那去就去吧,我又不是见不得人的,还能一直不见面?”

    两家人都要成一家人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着呢,再说这两三年,她也不是刻意避而不见,只不过老爷子人在疗养院,身份属于外人,她没必要上赶着去见一个外人,春节的时候她也只往许言森家里走动,没想兴事动众地往京城赶,一来一回路上要耽搁多少时间,这年头的交通远不及后世,因而就这样Y差阳错,一直没再碰过面。

    其实当初医院里怼过老爷子后,转身她也就抛在脑后了,老爷子怎么想她的,真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谢谢你,珊珊,那这样的话,我今晚住到四合院去?”许言森得寸近尺道,“明早好一起出发,我能多睡会儿懒觉?!?br />
    袁珊珊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记得自己烧炕?!?br />
    “没问题,我连珊珊你的一起烧了?!毙硌陨值?。

    收拾了一下,两人便携手离开。

    四合院里,只有他们两人回来,这正称许言森的心意,没有袁卫彬搅场多好。这学期307宿舍的庞建军她们也实习了,石诗慧的实习单位离家近,大部分时间待家里,所以袁珊珊也难得才回趟学校宿舍,就在四合院里早出晚归。

    所以这时间回来也不担心家里没菜可烧了吃,什么都能将就,就是不能将就吃的,一早出门前袁珊珊就提前买好了菜放家里,天冷后又储备了一批,就是要生炉子,不过不用袁珊珊亲自生煤炉,许言森就带了块煤球跑去了邻居家里,跟那位就是在居委会里的赵大妈换了块炉子里没熄火的煤球,回来后很快就能烧起来。

    其实吧,不仅袁珊珊,就是许言森也觉得,煤炉远没有农村里的大灶来得畅快,柴火点起来,可以两个锅一起用起来,速度要快得多。

    “对了,珊珊,”洗菜的许言森想起单位里听到的事,“我听我们单位里有的人家用上煤气了,那东西方便,要不我们也改换煤气灶?”

    袁珊珊没留意外面的情况,一听这个立马同意:“换!等下问问赵大妈,这附近哪里有煤气罐的,有空搬一罐回来?!鄙彰郝翟诓环奖?,煤球就留着烧炕吧。

    两人一起在厨房里将晚饭忙出来,虽然是许言森打下手,饭菜由袁珊珊来做,不过饭后收拾桌子的事,一般也由许言森来,袁珊珊对这样的分工合作表示满意,不进厨房的男人?趁早踢了,许言森的自觉性还是不错的,就是她弟弟袁卫彬,也被她带得将做家务当作很稀松平常的事。

    饭后在院子里散了会儿步,然后一起回房看书,各自看的,互不打扰,这种状态怎么看都是进入了老夫老妻的模式。许言森手里捧着本外文原著,在学校的这三年多看着时间长,却也一眨眼就过去了,远不能做到博览群书的程度,除非他有袁珊珊一目十行又过目不忘的本事。

    趁着袁卫彬不在,许言森能跟袁珊珊多黏乎一会儿,报了在医院里的一触即离的仇,不过最先撤离的还是他自己,再这么下去可要擦枪走火的。

    “咱们也跟海波一样,一毕业就领证吧,这样我们就可以真正搭伙过日子了?!泵髅魇撬却ι隙韵笊?,可让卫国赶超了,不仅春天就领了证,最近的一封信还向他跟珊珊报喜了,信里得意洋洋地跟他炫耀,他儿子已经蹲在他老婆肚子里了,可把他恨得牙痒痒。

    最主要的,旱了这么多年,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可以一点就着了。

    “只领证?不等到酒席过后?”袁珊珊使坏地问,这男人比她保守多了,要一直等到那一日才肯下定决心跨过那条线,虽说她并不是很在意,这男人还能从她手心里跑了?当然被人尊重着,她也乐意享受,比自制力,几个许言森也不是她的对手。

    一听这话,许言森两眼要冒绿光了,无奈地抓住袁珊珊的手说:“这不是在跟你商量,你看,等证领了后我们就先回去把事情办了,然后这里吧,等回来后我们就请熟悉的朋友来四合院里吃一顿,怎样?”

    “也好,还是低调些好,对了,你叮嘱下许言州,做事也低调些好,这种时候最容易打出头的鸟,别撞到枪口上去?!彼掷锸怯行┣?,想怎么来都可以,不过日子是自己过的,不是给别人看的。

    “嗯,我明天找他送我们去疗养院,正好路上跟他提一提?!?br />
    晚上,许言森很老实地在袁卫彬的房间里休息下了,最美好的一晚当然要留到新婚之夜。

    第二天,许言森找了苦力许言州,袁珊珊则称了几斤苹果,带上了两罐自制的养生茶,便坐上了许言州的车。

    许言州其实很不愿意去见老爷子,能躲则躲,不能躲,就跟在许言森以及他老子P股后面,就像今天,听许言森说去见老爷子,他特认真地将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了一下,不是他不能见人,而是将那些新潮的因素都去掉了,否则非得被老爷子逮着教训一顿。

    就是这回头发有点长了,许言州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这长度爷爷看了不会说什么了吧?!庇幸换毓?,老爷子见了他就要押着他去疗养院那边的理发店,让人给他头发全部剪了,这后来吧,没犟得过老爷子,结果给剃成了板寸,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许言森笑道:“大不了再剃一回头,省得回来找理发店剪头了?!?br />
    许言州哀怨地瞪了他一眼,转头找袁珊珊控诉:“珊珊妹子,你看看他这是什么眼光,不需要改造改造吗?”

    袁珊珊托着下巴看这兄弟俩闹,笑道:“其实板寸头挺精神的,等天热了,让言森也剃一个?!?br />
    许言州立马看许言森,看他怎么回答,许言森笑笑说:“好,我也觉得挺清爽?!?br />
    许言州泄气,指望这个妻管炎不听袁珊珊的?还不如指望太阳从西边出来快一点。

    谈到正事,许言州还是很能听得进去的,在他看来,反正听堂弟的准没错,堂弟还能害了他?他们两人,反而是这个堂弟更像当哥的。

    到了疗养院,许言森领着袁珊珊到了老爷子住的地方,这里的环境自然是好的,而且住在这里的也是差不多年纪差不多经历的,互相之间很有共同语言,有一个散步的老人家看到出现的堂兄弟俩,朝里面的院子喊了句:“许老头啊,你两个孙子又来看你了,哎哟,这小姑娘是你哪个孙子的对象???”

    听到他的话,先是老太太迎了出来,客气地冲三人笑道:“你们来了,小袁也来了,快里面请,”又对那老人家介绍说,“这是老二家孩子的对象?!?br />
    许言森三人也礼貌地跟那位老人家打了招呼,对老太太同样客气得很,不管是许言森还是许言州,都假装不出亲热的模样,不如就这样淡着处,大家心里都有数,就是外人也知道老许家的事,老许家原来那女婿搞出来的事,还没完全在京城里淡下去呢。

    老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看着进来的三人,原来的中风症状早已转好,现在就跟普通的老人一样,只要保养得好,寿数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现在他将手里的事大多交到了老大手里,虽然起初有点不习惯,时间一长便也适应了,跟这里的老家伙一起喝喝茶打打拳,再下个棋养个花鸟什么的,这脾气吧,其实比中风前好了很多。

    “来了啊,来了,就进屋?!崩弦幽抗獯釉荷荷砩仙ü?,这姑娘总算肯把脚迈进他这里了,真不容易啊,“来了还带什么东西?!?/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