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第12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21章

    袁珊珊客气笑道:“自己做的养生茶,可以降压,不值什么钱,许爷爷别嫌弃?!?br />
    “嫌弃什么,”一听说自己做的,老爷子心里乐开了花,这是专门给他做的吧,面上却正色道,“叫什么许爷爷,跟言森这小子一样叫爷爷不就行了,还是说你们婚事还没定下来?”

    许言州缩在后面不说话,佩服地看向袁珊珊。

    袁珊珊和许言森互视了一眼,回道:“好,那就叫爷爷吧,就等从学校毕业,放了假就办?!?br />
    “是的爷爷,我跟珊珊打算毕业了就去领证,然后回家把仪式办了,就是两家人聚一聚,简单点?!毙硌陨馐土艘幌?。

    人已进了屋坐下,老爷子正在看袁珊珊带来的养生茶,并叫了老太太泡茶出来,养生茶也要,一听许言森这话,眼睛瞪起来:“不在京城里办反而跑那么老远?”

    许言州缩在角落里不说话,巴不得老爷子精力都集中在许言森和袁珊珊身上才好,心说老爷子千万别犟起来,二叔家和袁家可都在那边,不回去办在京城里像什么样,难不成让两家人都特地请假赶过来?多耽搁时间。

    老太太端了茶出来,送到三个小辈面前,顺口接道:“那京城这边怎办?”

    许言森没让袁珊珊开口,解释道:“不管是我爸还是袁叔,都请不了太长时间的假,我们两人的家都在那边,回去办正好把亲朋好友一起请了,京城这边,我跟珊珊商量过了,从那边回来后,就自家人一起吃顿饭?!?br />
    袁珊珊安静微笑。

    老爷子摸摸脑袋,搞半天他忽略掉一件事,虽然他这个老的在京城,可他这孙子,却并不是在京城里长大的,要计较起来,他算是y省的,再加上这丫头家里的情况,那事情很显然不可能在京城里C办了。

    老爷子心里有点失望,喝了口老太太刚泡的养生茶,味道不错:“好吧,就按你们说的,回去办吧,不过也不能办得太简单了,说起来,这小辈的婚事,你这一桩也算是头一桩,你们大哥那边,唉,不说他了?!?br />
    他要孙子将对象带过来,也正是从老大那里听到口风,事情快办了,所以叫过来看看这事情怎么办,要他老头子说就不能简单了,也不想想当初大孙子的事,虽然起初瞒着他,可时间长了总要见面的,知道事情后可把他气乐了,看这让他寄予厚望的大孙子,都办的什么糊涂事,不回来就不回来,让他在那边待着去!老爷子也是有脾气的!

    所以到了过年的时候,看到大孙子带了媳妇小孩回来,老爷子也是没一个好脸色的,撞上了也是早早吃了年夜饭,就赶着回疗养院了,免得看着生气。

    这一妥协倒让许言州瞪大了眼睛,老爷子居然没丁点反对的意思?这么容易就松口了?一言九鼎的老爷子跑哪儿去了?当初压着他剪头发的那股子劲气呢?

    老太太显然也没意料到,几次张口想说什么,到底有所顾忌没说出来。

    “丫头,工作定下来了吧?!崩弦佑谢懊换暗卣疑显荷?,看这丫头一副从容的模样,就知道自家孙子被吃得死死的,有点不甘心,可这样的孙媳妇他也舍不得放弃啊,这两三年他虽然不管事了,可也不会完全放手不过问,袁珊珊的种种表现他通过几个途径都了解了,不仅仅是老大告诉他的那些,所以知道这样的孙媳妇,那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让他孙子碰上了早早订下来,已经算是走运的了。

    袁珊珊一直好笑地留意着老爷子的种种,看来如今的改变真不小,不再一味地强势,懂得妥协了,回道:“留在实习的医院应该没问题,现在还是多跟前辈们学习学习,反正现在还年轻?!?br />
    听听这话说得,让老人家听得多舒心,有多少年轻人能把心态摆得这么正,老爷子也顺势跟她说起京城医学界的情况,这等于是站在一个长辈的角度提点小辈了,袁珊珊也认真听着,对于讲理的长辈,她当然是敬重的,老爷子态度放软了,她也不会对着干,那是吃饱了撑着的。

    中间许言森不时C嘴,这一老两小间的气氛从未有过的和谐,看呆了一旁的许言州和老太太,对许言州来说,都不记得老爷子什么时候有过温声细雨的,于是他由旁观者也试着加入其中,这回真让他受宠若惊了,老爷子居然没训斥他一句,语气也不重,这反而让他有点不习惯了,似乎不被骂上几句就不舒服。

    末了,老爷子还让许言森和袁珊珊陪他一起出去散步,老太太也不用,许言州厚着脸皮蹭上去。

    一路上碰到不少人,老爷子笑呵呵地将孙子和未来孙媳妇介绍给人家,谁不夸上几句,老爷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了,至于后面当尾巴的小孙子?没看见。

    许言州以为他发现了真相,老爷子之所以脾气这么好,就是为了这一出吧,拿堂弟小两口向别人炫耀来的,放眼京城,同一辈中超过这两人的真不多,除非是早早就踏上工作岗位没受太多牵连的。

    吃了午饭,老爷子要午休,许言森和袁珊珊他们也顺势告辞了,老爷子亲自将两人送出去,临别时让他们有空就来看看,不过不要耽误他们的工作。

    许言州松了口气,以为今天终于要过关了,不料老爷子转头就看向这个小孙子,眼睛一瞪:“你这头发回去就剪了!我会给你老子打电话的!”

    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傻眼的许言州,接着哀呼一声:“怎么可以这样!”临了给他来这么一出,老爷子这话是憋在心里多久了,到现在才放出来吧。

    许言森同情地拍拍堂哥的肩,不承认自己幸灾乐祸地看堂哥的笑话:“走吧,要不回去路上顺便找个理发店?”

    “滚!”许言州没好气地骂道。

    午休起床后,喝了几口养生茶的老爷子,给老大去了个电话,在电话里交待了一些事,然后也不管老大什么意见,径自挂上了,转头看到老太太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憋了好几天了,想说什么就说吧?!崩弦哟魃侠匣ㄑ劬?,拿起边上一份报纸抖了抖,这是要一边看报纸一边听老太太说话了。

    老爷子这两年身体调养得不错,气色比当初刚发病的时候好得多,反倒没生过病的老太太,这两年却眼见着消瘦了些,想到许言森流露出的一脸幸福样,老太太终于忍不住把话说了出来:“言森要办喜事,是不是让他姑姑回来一趟?到底是一家人?!?br />
    那一脸幸福的表情深深刺激了她,许言森和袁珊珊实习的单位她都知道,在她看来,许家的这些资源统统要用在老二家的这个孙子身上了,否则还没出校门,哪来的这么好的机会一步登天了,那成海以后还能剩下什么?那是她姑娘以后的唯一依靠,她可不敢指望那几个跟她没血缘关系的孙子。

    老爷子从老花眼镜下抬起眼睛,看了眼老太太,又低下去:“她回来做什么?她舍得丢下她儿子一人回来?要是有心,就给侄子侄新媳妇寄点东西吧?!?br />
    老太太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她提姑娘没提外孙,是想着姑娘先回来,那外孙也有借口跟着一起回来了,一旦松了口,这其他的事就好办了,哪料到老爷子连姑娘都不让回来,还要寄东西?她要把这话带给姑娘,准保她那边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要是喜事就在京城办,她更有名义将姑娘叫回来,可没想到老爷子居然只提了一嘴就顺着那两个孩子的意思了,她这才琢磨着开口试试,没想到竟是这个结果,老太太一伤心眼泪就掉下来了:“我这辈子统共就这一个姑娘,一个外孙子,你不让他们回来,是成心让我一直见不到他们?呜呜……”

    老太太是真伤心,时间隔得长了,有些事情就淡了,现在回头看看,觉得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把人发配到那么偏的地方,前两年每回通电话,都是姑娘跟她哭,求她让老爷子将他们调回来,那么苦的日子,她这个姑娘打小生下来就是糖水里长大的,哪里受得了。

    老爷子把报纸一收,老花眼镜摘了丢桌上,起身说:“我拦着不让你见他们了吗?我困住你的脚了?”说完就转身出去了,当他不知道那母子俩在那边的情况?现在就想回来了?再吃两年的苦头吧。

    老太太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老爷子的话是什么意思,脸都白了,这是让自己跑过去见姑娘?这是也要赶她走吗?

    ***

    许言州没听许言森的,半路上随便找的理发店能打理好他的头发?反正离开了,能拖几时就拖几时,他脸皮厚着呢。

    三人在郊县逛了一圈,去附近的人家采买了点东西,到了下晚才去了许大伯家里。

    许大伯也早早等在了家里,看到三人回来,想到他午休后接到的老爷子的电话,老爷子的交待让他有点吃惊又有点心酸,如果不是长子办的糟心事,老爷子也不会对言森的婚事这么重视。

    不过老爷子交待了,不能提前说,许大伯心里笑了笑,就由着老爷子的性子来吧,左右不是坏事,当给二弟和侄子一个惊喜。

    袁珊珊这里来得不少,所以跟于秋也不客气,从郊县买来的东西留下一半,这让于秋很高兴,不是为这份东西,而是这小两口的心意,走的时候肯定也要给他们收拾一些东西带回去,自己过日子可不能马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