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第12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章

    将两人送上火车,袁珊珊三人从站台上出来时情绪有些低,当看到等在外面的许言森时,石诗慧和俞红一起笑了起来,笑话道:“就这么一会儿工夫都等不及了,我们可不敢占用你的时间了,”等见到许言森时说,“我们把珊珊还你了,可别对我们有怨言啊?!?br />
    “岂敢岂敢,等我们从家里回来,请你们来家里吃饭?!毙硌陨ψ潘?。

    “那说定了,一定得去!”

    袁珊珊跟两人道别,与许言森回去后就收拾行李,他们明天就去领证,后天也得出发,因为在家里办事,要带回去的东西不少,等再过来时至少会再多上一倍,就这么来回折腾。

    姚海波已在前几天领了,把结婚证拿到他们两人面前炫耀,笑得像个大傻子,可许言森就是羡慕,早几天也是提前啊,这混蛋非要抢在他跟珊珊前面。

    唐芸平时成绩一向数一数二的,没参加考试就直升上去读研究生了,所以没什么负担的她,浑身轻松地将自己的铺盖卷了卷,就搬进了姚海波租的房子里,过上了夫妻生活,当天请几个朋友吃了一顿权当喜酒了,与后世的婚礼相比,简陋得一踏糊涂。

    郑学军留在了他实习的学校,这最让袁卫彬高兴,加上陆睿明也要考来京城,要好的伙伴都在一起了。

    袁珊珊和许言森回来的时候,这两人也刚到,郑学军没跟学校申请宿舍,而是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他想接乃乃过来住一阵子,要是乃乃不适应这里的生活,他当老师的有两个假期,也可以来回跑,所以教师这个职业让他很满意。

    “房子收拾好了?”袁珊珊见到郑学军问,实习过后整个人更稳了,当年的少年如今都长成青年了。

    郑学军点头回笑道:“收拾得差不多了,学校里的行李都搬过去了,我跟乃乃商量过了,等喝了珊珊姐跟许大哥的喜酒后再回去,过了年后接乃乃来京城先住段时间?!?br />
    “这好,正好你回去的时候把喜糖一起带回去,让罗婶他们尝尝,还有济口村和县里的一些人,到时给你分好了装起来?!毙硌陨醯谜獍才藕芎?。

    当天晚上,想到第二天就要去领证,许言森激动得难以入眠,他仍旧跟袁卫彬挤一个屋,现在又加入郑学军,这两人受到影响也没能睡好。袁卫彬难得的没有多说什么,郑学军则善解人意地找来一副扑克牌,三人就在炕桌上打了半宿的牌。

    结果第二天一早许言森又紧张起来,这大半夜没睡觉,会不会让他的状态变得很糟糕?

    这么重要的大日子,早知道昨晚就应该好好睡觉,让自己保持最佳状态,才能不留下任何遗憾。

    不过照照镜子,里面的人依旧容光焕发两眼发光,总算安了些心,然后将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一新后,便同一样换上新装的袁珊珊出发了,袁卫彬只将他们送到门口,那里有许言州同志再次给他们当司机,送他们去民政局登记。

    当结婚证书被工作人员送到他们手上,并向他们说着祝福的话语时,许言森这一刻变得异常踏实,然后,跟姚海波一样,看看结婚证书上两人并排的名字,又看看身边的珊珊,笑成了傻子,得到工作人员善意的笑声,这样的情况他们见多了。

    最后他人是被袁珊珊牵着走出民政局的,否则担心他会越笑越傻,让她跟着一起丢脸。

    到了民政局门口被外面冷风一吹,许言森终于清醒多了,他和珊珊如今已经是合法的夫妻了,从此恩爱两不移,情不自禁地将身边的人紧紧拥在怀里,深深嗅了一口秀发散发的香味,才放开怀里的人。

    “珊珊,老婆?!?br />
    “哎?!痹荷荷羟宕嗟赜ψ?。

    许言森不禁笑了:“珊珊,真好,走,我们回家?!?br />
    “好,回家?!?br />
    许言森牵起袁珊珊的手往马路上走,胸中被满满的幸福感塞满了,并且止不住地往外溢出。袁珊珊看向这男人的侧脸,这一刻,她的心也变得特别柔软,也许未来还会出现许多变化,但这一刻她有信心,将来她和许言森一定能找到最适合的相处方式。

    曾经,她以为自己不过是一个过客,所以除了家人,她不愿意为其他人付出太多的感情,将自己隔离在外。

    曾经,她也以为她和许言森之间,会是两条平行线,两人的未来是没办法有交接点的,所以拒绝进入这份感情。

    原来,即使她多出了一世的经历,也依旧有着不确定性,想起她曾经坚定地描述过她的未来,而现在,发现她的未来与最初的设想发生了一定的偏离,偏离的过程有主动也有被动,唯独没有的是遗憾。

    未来有无限可能性,她并不畏惧。

    “……以后我早上上班时间晚一点,早上的菜我来买,中午都来不及回来吃,单位里虽然也提供饭菜,可总觉得不如自己做的好吃,我们以后还是自己做好饭菜带去单位里,中午热一热……”许言森正展望他们婚后的生活,其实也脱离不了油盐酱醋,可哪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能让他兴奋,忽然觉得身边没有声音,不由停下来,看到珊珊一直盯着他看,不由脸有些泛红,飞快瞥了眼四周,发现并没有行人刻意盯着他们看,迅速低声说了句,“真想快点回家?!?br />
    虽然现在风气开放不少,可大马路上他也不能做再过分的事了,他思想还有点保守,亲热的行为属于私密,还是在家关起房门来进行比较好。

    袁珊珊挑了下眉,明白他的意思,忍不住笑出声,松开他的手转而挽上他的胳膊,两人显得更亲热了,这让路人投到他们身上的目光多了起来,许言森顿时挺了挺胸膛,他和珊珊如今是夫妻了,可不算耍流氓。

    袁珊珊低声逗他:“家里彬彬和军军他们都等着回去给我们庆祝呢?!彼运宰永锵氲哪切┦?,可没办法立即实现的哦。

    “珊珊……”许言森表情僵了一下,这电灯泡好几只呢,接着哀怨地看了袁珊珊一眼,“那晚上呢?今晚可是我们真正的新婚之夜?!?br />
    袁珊珊也忍不住老脸一红,指了指前面:“州哥在等我们呢,我们要在大马路上讨论这个问题吗?”

    许言森抬头一看,果然已经离许言州的车子只有十几米远了,而许言州也站在车子外面朝他们招手,许言森轻咳一声恢复正经,不过飞快说了句:“我们回去单独讨论?!?br />
    新婚之夜绝对不能错过的,他等了多少年了,谁要破坏,打出门去!

    许言州在那边已经嚷了起来:“你们两个家伙,动作也太慢了吧,我看着你们从里面出来,就这么点路,居然磨磨蹭蹭地走了这么长时间?!?br />
    原先他坐在车里,看到两人黏黏乎乎的样子大受刺激,就忍不住下了车出声叫人,搓了搓自己胳膊上泛起来的J皮疙瘩,望天,他是不是也该考虑他的个人问题了?他已经可以想见以后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场景了,这两个家伙,肯定会不分场合地在他面前大秀恩爱,完全不会考虑他还单着呢,会不会受刺激。

    对他,许言森脸皮可厚着呢,得意地朝他扬扬手里的结婚证:“等你领证的那天,就会知道我的感受了,那时估计会嫌这路太短,恨不得再长一点,不过就你这性子,我可不看好你,你还是慢慢地羡慕妒忌吧?!?br />
    袁珊珊看许言州脸都黑了,可别再刺激下去了,推了这人一把:“快上车吧,家里人等着呢,今天辛苦州哥接送了?!?br />
    许言州对袁珊珊却是没脾气的,摆摆手替她打开车门:“别,这差事可有人乐意抢呢,珊珊妹子,你现在已经上了贼船,没法下船喽?!?br />
    “说谁是贼船呢?”许言森没好气地给了他一拳头,“还有啊,珊珊现在是我媳妇了,你这当堂哥的得正经点?!?br />
    许言州立马正经道:“堂弟妹,够正经的吧?!?br />
    “你就贫吧!”

    堂兄弟俩斗了一路的嘴,属于越斗感情越好的,回到四合院后他就留了下来,他爸妈知道许言森今天领证,又知道只自己朋友间庆祝一下,所以就让许言州全权代表他们两个长辈了。许言州出手也大方得很,早几天就抬了一台洗衣机和一台冰箱过来了。

    唐芸和姚海波也赶来了,在四合院等他们回来,许言森跟姚海波对吹了会儿,如今都是领了证有了家室的人了。唐芸嫌两个男人太幼稚,跟袁珊珊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这天午饭由其他人承包了,没让袁珊珊和许言森动手,特别是袁卫彬和郑学军两人,想以这种方式为两人庆祝,姐姐领证大喜,他这个当弟弟的还是替姐姐高兴的。

    午饭后则是出游,重游了颐和园这些名胜景点,拍了不少照片,用来记住这么一个人生最重要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