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第12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24章

    晚饭后,姚海波想留下来闹D房,被许言森果断地往外赶,最后是被唐芸揪着耳朵拎走的,许言州也很识时务地走人。

    西房间提前烧好了炕,里面暖和得很,边上有间耳房,正好被整成了洗漱间,袁珊珊洗了个热水澡,套上了自己做的一身睡衣,跟郑大乃乃住了三年多,这种简单的裁剪针线活难不倒她。

    许言森收拾好厨房,关上院门往回走,看到房间里露出了暖暖的灯光,整颗心都变得暖融融的,几个大步跨上台阶推开房门,就看到刚从耳房出来的袁珊珊边走边擦着头发,白日白皙的肌肤被热气一蒸,粉粉的一片,光看着许言森就不由地吞了吞口水。

    袁珊珊抬头朝他看去,挑了下眉头,许言森努力压抑住砰砰直跳的心,关上房门抬脚走进去,却走得差点同手同脚。袁珊珊不用放开精神力,也能听到他如擂鼓的心跳声了,以及喉结的滚动,指了指耳旁说:“给你留了水,赶紧洗洗吧?!?br />
    “不急,我先给你擦头发吧?!毙硌陨豢?,声音明显地带着丝沙哑,他又不自在地咳了一声。

    “好,那你来吧?!痹荷阂膊煌拼?,将毛巾丢给这人,自己转身坐到椅子上。

    许言森先将外套脱了,否则感觉整个人要着火了。

    拿起大毛巾将头发包裹住,慢慢地往下摩擦,这活不是第一次做了,却没一次像这回如此备受煎熬的,袁珊珊坐着,他站在身后,从他这个角度正好将下方景色一览无余,要命的是,珊珊只套了宽松的睡衣,他一眼便能看到了那对白嫩嫩的……

    叭嗒!许言森看到滴在毛巾上的鲜红顿时傻了眼,忙不迭地用毛巾捂住鼻子逃也似的跑去了耳房,嗡嗡的声音传出来:“珊珊,我先洗澡……”

    袁珊珊哪里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不由哑然失笑,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果然一点受不得刺激,她有点担心,待会儿的D房,能不能顺利进行下去。

    关起房门来睡觉时她向来习惯了这样的穿法,舒坦,刚洗完澡的时候她有过顾虑,是不是多穿点,后来又甩掉了这样的念头,原来是怎样还是怎样,总得让对方适应自己的习惯才是。

    就是有点刺激太大了,袁珊珊低头看看这睡衣,挺保守的啊,扣子一直扣到了脖子,要是她改日弄件吊带真丝的睡衣,许言森看了会是什么反应?还有后世的那些情趣内衣……袁珊珊的思维越来越发散,到最后自己两颊也通红一片。

    这男人越是不经逗,她越忍不住想要逗一逗,不过以后可以循序渐进地来。

    夫妻生活大和谐,对于推动夫妻感情还是十分重要的。

    至于逃进耳旁里的许言森,先是给了不争气地自己一个巴掌,后来又给自己鼓气,将自己从头到脚收拾干净,给自己打足了气后才踏出耳房,这时房间里大灯已经关掉,只留下床头一盏台灯,用罩子罩着,光线变暗了,却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氛。

    “洗好了?过来睡觉,你睡外面我睡里面?”

    不知是不是气氛作怪,许言森觉出珊珊的声音也不像白日那样清脆,两脚不受控制地往炕边走去,嘴巴自动地答道:“好?!?br />
    到了炕上,两人面对面跪坐着,袁珊册看到,许言森身上穿的正是她留在耳旁里的同款睡衣,挺合身的。感受到这人目光里的热意,密密麻麻将自己笼罩着,袁珊珊不自在地动了一下,却转眼人落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许言森手撑在两侧,声音更哑,脑门上都有细汗渗出来:“珊珊……”

    袁珊珊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凑过去亲上他的嘴唇,接下来的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相同花色不同尺寸的睡衣被扔到了地板上,分不清谁是谁的,房间里的温度再度升高,窸窸窣窣的声音和粗重的喘息声交杂在一起,有时还有奇怪的声音发出来。

    “你怎么会的?从哪里学来的?”

    隔了好一会儿才有回音,充满了无奈:“被其他男知青拖着围观过玉米地里的……”接下来的不用说了,袁珊珊在坡头村三年多,不是没发现过这样的场景,“不过见识过一回就挺排斥的,还有,这种时候专心点好不好?!?br />
    无奈地在某个部位轻咬了一口,顿时引起惊喘声,许言森这才满意,继续努力耕耘。

    ……

    房间里昏黄的灯光一直亮到后半夜才熄灭,第二日一早胳膊里搂住的温润身体,让许言森的身体本能快于意识,将滑腻的身体往怀里搂得更紧了,满足地大舒了口气,准备继续睡会儿,就在这档口,脑子忽然清醒了许多,一睁开眼,就见到眼前一双充满笑意地眼睛。

    夜里的记忆全部回笼,许言森亲了亲这双让他沉迷的眼睛,声音沙哑:“早,珊珊?!?br />
    “早,你再继续睡会儿,我下去煮早饭?”袁珊珊善解人意道。

    许言森脸忽地一会儿红一会儿黑起来,憋了会儿,猛地掀起被子将两人罩住,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堵上这人的嘴巴把她亲得喘不过气来,然后嗡嗡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出来:“应该是我下去煮,珊珊你多睡会儿?!?br />
    任何被小瞧的男人在这种关键问题上都会爆发的,许言森也不例外,昨晚他还想顾及珊珊的身体以及第二天要赶火车,便想早点休息,否则旱了这些年哪是一次能满足的,不料后来,他却被珊珊反扑了,于是,满室快意。

    许言森为了男人的尊严,自己从炕上爬起来,将袁珊珊压在被窝里多睡会儿,他也是怕自己再不起来又要沉迷进去,一旦那道闸口打了开来,再想关起来可难上加难,这中午的火车就要赶不上了,到时就要在两家长辈面前闹笑话了,说什么自制力,在珊珊面前很难维持得下去。

    穿好衣服,回头看了眼头露在被窝外面两颊红扑扑的珊珊,许言森走过去俯下身亲了一口:“今天就让我侍候老婆?!?br />
    看珊珊乖乖地动了下脑袋,这才满意地走出去,然后心里无比庆幸,因为第一年暑假的事,这几年他在京大一直坚持锻炼身体,除了每天的晨练外,还会尽量抽出时间打打篮球,所以以后为了夫妻生活的和谐,他要将这项锻炼持续进行下去。

    等人走出去了,袁珊珊才抱着被子在炕上打滚,一会儿又嗤嗤地低笑起来,其实她早知道,她男人的身材很不错的,是她最满意的一款,当初会点头答应,她潜意识里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房间里可以黏乎个没完,可出了房间,许言森又恢复成平时的模样,他可不能给两个弟弟带去坏的影响,只是饭桌上刚D房过的两人,只一个眼神交流就与平时大不一样。

    幸好这样的时间也没维持太久,早饭过后,大家就忙碌着收拾行李和整些路上吃的,全部忙碌停当,睡了懒觉好不容易爬起来的许言州,开车过来送他们去火车站。许言森将四合院锁上,得等到年后才能回来开启,跟隔壁的张大妈交待了一声,托她平时留意一下。

    到了火车站,许言州帮忙将行李送到火车上,转身就要挥手道别,许言森将珊珊与袁卫彬他们安顿好后,拉住堂哥奇怪道:“你真不跟我们一起过去?”

    许言州咂了咂嘴巴说:“过几天我开车过去吧,这时候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帮我跟二叔二婶说一声啊,走了,不用送我了?!弊礓烊鞯鼗踊邮志图烦隽巳巳?。

    许言森看着他人下了火车,才转身回去。袁卫彬也奇怪着呢:“州哥居然没跟我们一起回去,我以为他会凑这个热闹的?!?br />
    许言森看了眼珊珊,摸摸下巴说:“我觉得他要搞事?!?br />
    “反正也不会是坏事,安心了?!痹荷盒拇蟮?,能搞多大的事?在袁珊珊看来,到时去省城那边参加婚礼的,很可能不是许言州一人,许大伯和大伯母也可能会一起过去,显而易见,许大伯如今非??粗匦硌陨?,所以对侄子这次的喜事也会重视得多。

    许言森点点头,他倒没有袁珊珊想得多。

    丰城袁家如今的日子越来越红火了,老大的喜事办完也没多久,这又要嫁姑娘了,因为袁父提早通知了亲朋好友,所以大家闲暇时不免要谈起袁家的情况。

    杨虹也在工作之前回家待几天,以后工作了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往家跑了,她考去了外省的大学,工作也留在了那边,是她自己的私心,不愿意待在这个有人知道她C队那段过往的城市里。刚回到家没多久,就接到了高中同学的邀请,参加了一起婚礼,新人都是她的高中同学。

    酒席上,不免有人谈起他们高中如今混得最好的同学袁珊珊,向杨虹打听她的近况,因为大家都知道,当初这两人是在一个县里C队的,觉得两人应该一直有联络。

    杨虹四年来就没跟袁珊珊联系过,也没见过一次面,虽然假期都回来,但一个城市说大不大,但说小的话,可能两个人一年到头也碰不上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