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第12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25章

    杨虹正不知怎么张口,同张桌子上却有人笑起来:“她的情况我知道,杨虹刚从学?;乩?,说不定还没我知道得多,我刚听我们领导说了,袁珊珊这个寒假也会回来办喜事,她的爱人杨虹应该也认识,跟袁家是老交情了,之前也是跟杨虹他们一片地方C队的,杨虹是不是?”

    这个男同学是机关里的一个办事员,曾经袁家的遭遇让他对袁珊珊避之不及,可现在对袁珊珊羡慕不已,他可是听别人议论过许家情况的。

    杨虹还真不知道这件事,不过想想也合理:“你说的是许言森吧,他跟珊珊是从小就认识的,C队的时候又碰上了,当时在那边两人还没开始谈对象,不过等两人一起考上京大的时候,我就猜到他们会走到一起的,现在才办喜事,我觉得还是晚了的?!?br />
    “那他们两人肯定都留在京城了吧,他们这是要回来办喜事?不知我们这些老同学,能不能喝到他们的喜酒?!?br />
    “我看难,袁家之前办喜事请的人就不多,越是像袁家这样的家庭,越注重不能铺张浪费,这回应该也是自己人坐下来吃顿饭,不过杨虹你跟珊珊关系这么好,说不定她会请你过去呢?!被故钦馕荒型勰降厮?,上回的喜事他没敢多说什么,而且他也只到一些小道消息,上回酒席上到的人,可没几个是简单的,这一回应该更甚,因为许家身份更不一般。

    杨虹有些不自在地看了一圈,说:“我跟她这几年离得远了,也难得联系一回,应该也不会请我的吧,我去了也不自在?!?br />
    一起的同学不免有些遗憾,还以为有机会能听到更多消息的,这些同学,在当初袁家出事后,加上袁珊珊离了丰城下乡C队,不管男同学还是女同学,跟袁珊珊的关系都疏远了,等知道袁家复起后想再恢复来往也晚了,因为她已经考上了京大人去了京城,心里不免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划清界限不来往,否则便是有这样一个关系好的同学,向别人说起来也能显摆一下。

    谁能想到世事无常,桌上安静了一会儿,突然有人低笑起来:“其实最后悔的应该是韦建明那家伙吧,听说他后来结了婚,高考恢复后也考上了大学?”

    他们一届的高中同学,没几个考上去的,所以但凡考中的都被大家惦记着,比如杨虹这个大学生,如今坐在大家中间,那身份就与以前不一样了。

    有两个当初对袁珊珊有意思的男同学,对韦建明最介意了,当初袁珊珊可是他们班甚至学校的一支花,可最后就只有韦建明跟她走得近一点,整日在他们面前昂首挺胸得意得很,可袁家出事后,也是这小子最快跟袁珊珊划清界限,如今袁珊珊嫁得这样好,最后悔的应该就是这一位了。

    “他啊,”有个了解他情况的女同学嗤笑道,“我知道他情况,他当初不是跟曹老虎的女儿结的婚么,曹家出事后他们关系也够僵,后来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让他老婆同意他参加高考了,这人原来成绩就好,所以让他考上了,不过后来啊……”

    “后来怎么了?”杨虹的胃口也被吊了起来,急切地想知道这人的下场。

    “后来他在学校里跟另一个女同学搞上了,曹美琴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杀到他学校里去,抓了个现场,三人就在大学学校里打了起来,更糟糕的是,曹美琴怀着身孕,被韦建明一脚踢得当场流产了,人及时送到医院里救了过来,可韦建明因为生活作风的问题被学????!?br />
    酒桌上的其他同学听得好一阵无语,没想到当初在他们中出类拔萃的韦建明,如今却是这么个结果,似乎一步错,步步皆错,却没有后悔药可吃了,否则今天的酒席上也会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

    可要杨虹说,患难中才能见真情,要不是当初袁家的事,如何能识得韦建明的真面目?这人本身的品行就堪忧。

    新人过来敬酒才让桌上的气氛又活跃起来。

    ***

    许言森将袁珊珊送到丰城,当天便先回了省城,心里十分不舍,恨不能将人打包了一起带走。

    袁珊珊到家没两天,袁大哥和姚蓉也一起回来了,虽然衣服穿得厚,可仍能一眼看到姚蓉凸出来的肚子,袁珊珊忙过去搀扶,对她大哥数落道:“哥,不是说嫂子情况特殊,就不要跑来跑去了么,这一路上光是觉也睡不好?!?br />
    她亲自给大哥写的信,许言森还在后面加了几段,她特地叮嘱了就大哥一人回来好了,年底的时候火车上人多不说,这时候的治安也不够好,万一磕着碰着了可如何是好,袁珊珊在搀扶的时候顺手帮嫂子搭了个脉。

    袁大哥老实听训,还是姚蓉笑道:“我身体自己心里有数,没到不能走动的时候,珊珊你结婚,当嫂子的哪能缺席,你看这不好好地回来了?!?br />
    袁大哥当然听妹妹的劝老婆留下来的,可老婆坚持,他也只能把人带上了,这一路上小心呵护,现在脚踏上丰城的地,心里也松了口气的。

    把了脉后袁珊珊心里有数了:“嫂子回来了就在家好好休息,有什么要忙的就让大哥去跑?!辈⑶宜窳σ簧?,就把胎儿的情况了然于胸了,这是个小侄子,也许知道妈妈的辛苦,挺安分的,发育得也挺好。

    虽然知道了性别,袁珊珊并未说出去,生男生女在他们家是一样的,就跟她爸说的一样,如今计划生育只能生一个,所以这唯一的一个当然是全家的宝贝了。

    姚蓉回来后成了全家的重点?;ざ韵?,袁父也把大儿子拎到自己面前训了一顿,说他不知轻重,袁大哥只能乖乖受着,发现现在他成了全家地位最低的了。

    省城的许家也忙碌得很,许母早把儿子儿媳的新房布置好了,虽说两人能回来住的时间并不长,可依旧重视得很,不仅重新粉刷过,就是家俱也是全部重新打造的,这其中因为担心不合小两口的喜好,特地电话里问过儿子。

    当时许言森觉得根本没必要这么兴事动众,新家俱打了也挺浪费的,难道能装车运到京城里来?就是他爸,也未必能一直待在省城里,以后搬来搬去也费劲,不搬不就是浪费了。

    许母电话里就骂了儿子一顿,许言森只得依言问珊珊了,袁珊珊也觉得简单点好,而且现在的家俱式样很容易就过时了,是真的浪费,但长辈的心意也不能无视,最后就说简单点的就好。

    “儿子,你真决定以后就住在珊珊的四合院那边了?”许母觉得儿子这种做法有点倒C门的嫌疑,明明她特地将那座房子留下来了,就是准备着以后整修一下可以当婚房的,这小子倒好。

    “妈,是我比较喜欢四合院的环境,你知道的,我跟珊珊都在农村待了不少时间,就喜欢自己动手种些菜,省得去市场上买,也不一定有自己种的新鲜,对吧,而且那边的周边环境也好,居委会的大妈特别热情,所以儿子就厚着脸皮住过去了,幸好珊珊没嫌弃我?!毙硌陨颜馐氯康阶约荷砩狭?,也没提那边的院子已经完全成了许言州的窝了。

    许母被儿子逗乐了,珊珊的性子她看得出来,是个大方不会斤斤计较的,对照许大伯家的情况,还有这大院里其他人家婆媳间的情形,许母就越发想要多做些。

    许父在旁边笑道:“小两口怎么过日子,你就让他们自己去好了,C那个闲心做什么,换了我,我也喜欢四合院的环境,地方够大够宽敞,要我说,改日让言州帮我们也留意一下,等我们退休后肯定要回京城的,到时在咱自家的四合院里,你想种菜还是养花,都由你,将来孙子长大了,也有地方撒野?!?br />
    许母没好气地啐了许父一口,跟儿子谈正经事,这男人C什么嘴:“你有多少钱可以让你乱花?我正琢磨着这回回京城,让言森多带点钱过去,家里没法再添置什么了,添了也是浪费,不如算成钱让小两口带上,房子是珊珊的,言森你就用这笔钱多添点东西,不要舍不得花钱?!?br />
    “妈,我哪能用你们的钱,我如今自己挣钱了?!毙硌陨懿缓靡馑加酶改傅那?。

    “让你拿就拿着,再说了不是给你一人用的,是给你和珊珊的,你问过珊珊没有?”许母眼一瞪,许父瞥了眼儿子,没有声响,这时候就不跟媳妇唱反调了,再说媳妇的话也不错,据他所知,珊珊手里可比他儿子宽敞多了,所以儿子也不能太丢脸。

    许言森反抗不能,只得点头同意了,心里却暗想,既然他爸也喜欢四合院的环境,不如这笔钱就留着,以后再添点,用来买四合院好了,不过不能只考虑他这边的,袁叔,不对,岳父那里也得问问珊珊看怎么是好。

    就在办酒席的前一天,许家接到了从京城赶来的客人,当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许大伯一家三口时,许言森一家虽然有些意外,但也能接受,可看到许大伯又转身回去作搀扶状时,许言森和他爸对看了一眼,忙抬脚赶过去,果然还没等到他们到车边,就看到头发半白的许老爷子被许大伯从车里搀扶了出来,老太太则从另一边被于秋搀扶下来。

    许言州冲许言森挤眉弄眼,这回够惊喜吧。

    “爸,您老人家怎特地赶过来了?我不是跟大哥说了,年后会和言森珊珊小两口一起去趟京城的吗?这一路奔波,爸您的身体可吃得消?”许父又瞪了眼他兄长,“大哥你也不早点提醒我一声?!?br />
    许大伯的手被老爷子挥开,他又没老得走不动,哪里要人搀扶,自己大步走在前面,颇有点虎虎生风的气势。

    许大伯摊手说:“是爸让我瞒着你们的,怎么,你亲家和珊珊还没过来?”

    “联系好了车子,明天一早出发去接人,爸这一路还好吧?!笨此肿呗氛饽Q?,许父多少放心一些,又担心老爷子一味逞强。

    “还行,我特地找了医生问过爸的情况,出来走走没问题,这样爸自己心里也舒坦,所以就由着他吧,对了,言涛小两口今天也会赶到,他们直接从他们那儿过来,没和我们先汇合?!毙泶蟛馐土艘幌?。

    “这样也好,省得折腾?!?/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