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第12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27章

    看到老爷子,许言涛就气短,他其实也知道他干出的这件事,他爷爷没像对待姑姑那样将他抽得送进医院,就算是好的了。

    于秋用手戳戳大儿子,媳妇呢?还不赶紧把人带出来哄哄老人,老爷子也需要哄的,嘴不甜点哪可能让老爷子有好脸色,要不然就像珊珊一样能理直气壮地怼回去。

    许大伯看了眼没说什么,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可自己做出的选择就得自己承担。

    老爷子哼了一声:“你们说话,我老头子年纪大了,比不得你们,我先回房休息一下?!?br />
    “我泡点茶给爸送过去?!毙砟该λ?。

    老爷子摆摆手,径自回房间了,老太太看了一圈,也跟了上去。

    要是没有许言森的冒头,对于许言涛的情况,她可能会更高兴一点,因为那样的话也不会衬托得她外孙更糟糕,老爷子和老大对这个长孙有多重视她知道,过去她从不敢让外孙跟这个长孙互别苗头,只是没了许言涛,现在还有一个许言森。

    “二叔,二婶,爸,妈,我去叫文丽她们下来?!毙硌蕴沃荒芸醋爬弦幼吡?。

    “孩子也过来了?”于秋吃了一惊,把儿子拽到门外院子里说话。

    许言涛点点头:“跟文丽一起在言州的房间里休息了?!?br />
    于秋叹道:“随你吧,你看好她们娘儿俩就行了?!焙⒆涌弈制鹄此墒懿蛔?,这亲的跟不是亲的就大不相同,要是亲孙女,再哭闹她有耐心哄,可不是亲的,只觉得越听越头痛,脑袋像是炸了似的。

    许言涛踌躇了会儿:“妈,对不起?!?br />
    于秋无奈道:“你跟说这个有什么用,反正你的性子也拗,我们的话你也听不进去,我是早说了,就算你认准了这个媳妇也好,那趁年轻再生一个不好吗?你跟妈说,到现在你们结婚几年了?就这么难生?实在不行看看医生?你要是决定了,妈明天,不,等后天,妈让珊珊给你们看看身体?!?br />
    当妈的要求也是一步步降低的,她总不能非*着儿子离婚,所以她只要求儿子生一个亲的,他们没精力带,送到她身边,她来养,把一个没血缘关系的当成亲的养,谁知道最后会不会养出个白眼狼来?可就这点要求,到现在也没给她一个准话。

    “妈……”许言涛苦笑。

    于秋脸冷下来:“是你不肯,还是她不同意?怕你生个亲的会亏待了她女儿?那她怎么不顾及顾及你?就只有你凡事都替她着想到了?我跟你爸把你养这么大,就是让你上赶着去倒贴别人家的?你要真是这样想的,就赶紧离我们远远的,省得我们看着心烦!”

    于秋气得心口疼,不想再跟儿子说下去,转身就走了,许言州从角落里转出来,赶紧把他妈扶住,目光不善地瞪了他哥一眼。

    不仅许言州听到了这番争执,许言森同样听到了,不过他没走出来,而是往楼上的窗户看了一眼,窗帘后面躲了个身影,想必那人也听到了大伯母的话了吧,再看大堂哥低着头站在那里,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许言森皱了下眉头,他曾经想过,大哥是不是被迫的,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里,前些年的环境可说不上好,那说出来大家可以齐心协力地解决,而不必一人扛着,谁知道对方的胃口会不会被越养越大。

    之前过年碰面的时候他找机会跟堂哥谈过了,却没有什么结果。

    可现在看大哥这模样,他也无法理解大堂哥了,大伯母刚刚提出来的要求,在他看来并不算过分。

    皱了皱眉,许言森也转身回去了。

    许母给老爷子送了茶后便出来了,有老太太照应着,看到于秋的脸色就知道又跟大侄子说了什么,这时候她对妯娌挺同情的,没一会儿看到许言涛匆匆上楼上去了,准备走过来安慰于秋,结果刚靠近就听到许言州这小子放出来的话。

    “妈,等回去了你看着办吧,我争取年底明年就让你抱上孙子?!彼璨痪褪窍氡镒用?,好办!为了他妈,他豁出去了!

    刚走过来的许言森傻眼。

    许母噗哧笑出声,坐下来拍拍于秋的手说:“看言州还是挺孝顺你的,为了让你抱上孙子,这要做多大的牺牲啊,哈哈……”她可是知道这个侄子有多不愿意相看成家的,受不得被人管着,现在竟然松了口。

    于秋马上抬头看向儿子,而许言州这时清醒过来了,懊恼地拍了下自己嘴巴,让你嘴快,可于秋已经一把抓住他的手:“这可是你说的啊,你二婶还有言森都听到了,你要是敢反悔,我回去让你爸抽你,以后甭想再让我在你爸面前替你说一句好话,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看看满京城里,有几个像你这样的?!?br />
    许言州生无可恋脸,他挖了个坑将自己给埋了,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了吗?

    于秋的心情总算好多了,不是为小儿子的话,而是被他这模样逗乐了,捶了他一记:“妈又不是要让你上刀山火海的,干嘛这副样子?”

    许言州扭身不睬他妈了,在他看来,就是比上刀山下火?;鼓?,他跟上代人有代沟,他们是没办法理解失去自由的感觉的。

    于秋也是要面子的人,等奚文丽从房里出来后,她也没甩脸色,这里可不是家里,弄僵了局面会让二弟二弟妹难做,而且明天可是侄子的大喜日子,只是这娘儿两个一样的怯生生的表情,让她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幸好许言涛自己也意识到勉强不来,吃了晚饭后早早带这娘儿俩离席了,离开后,老爷子才冷哼了一声,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另一个孙子的喜事要紧,现在他就跟许母一个心情,对比这奚文丽,对袁珊珊那是一万分的满意。

    许言森也早早休息去了,明天得精神饱满地接珊珊过来,收拾出来的新房得明晚才能住,所以这晚就跟许言州在临时隔出来的小间里凑和一下。

    第二日上午,许言森穿上新衣,带上许言州和另两个许父找来的年轻人一起,精神熠熠地出发了,许父特地花了钱找了辆小客车,可以将丰城那边的人一起拉过来,等到吃了酒席再一起拉回去。

    车身上贴了大红喜字,路人一看便知道这家办喜事呢。

    丰城袁家,也一早开门待客了,有邻居街坊过来祝贺的,袁父十分高兴地大把喜糖撒出去,小孩更喜欢凑这样的热闹,欢天喜地地喊着看新娘子,之后便是陆正农和钟洪亮先后赶来,而周老爷子一行,也硬是赶在了许言森他们车子的前面。

    其实许父找周老商量过,要不要跟车一起过来的,周老爷子坚持不同意,他们算女方一波人,是要赶过去给女方撑腰的,这跟男方一起上门像什么话,所以早早赶来了。

    袁家人个个面带喜色招呼客人,姚蓉休息了两日,身体状态也好了很多,她是闲不住的人,所以也帮忙端茶倒水。

    袁珊珊没躲在屋里不见人,如今这新旧交替的年代,婚礼仪式什么的都有,有像姚海波和唐芸那样,领了证请几个好兄弟吃顿饭,就算办过喜事了的,也有沿袭旧的习俗搞出一整套程序的,许言森和她将这件事完全交给了家里长辈,所以跟她大哥当时相比,算是多了接亲这个步骤的。

    因而她穿了一身新装,大大方方地在客厅里待客,大红色的过膝昵子大衣,腰里的线条被勾勒了出来,显得修长又窈窕,将整个人衬托得娇俏之极,姚蓉跟袁大哥咬耳朵:“妹妹今天真漂亮,不对,妹妹原本就长得好,今天特意打扮了一下,更让人看得转不开眼睛,妹夫可真有福?!?br />
    她第一次见到袁珊珊时其实有点自惭形愧,自我怀疑过,是不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相貌出色的妹妹,卫国的眼光比旁人挑剔,看不上长她这样的。

    袁卫国点头附和,他妹妹确实出色,不仅仅是相貌:“珊珊生得像我妈,不过也比我妈更好看?!痹蟾缍陨富褂行┯∠蟮?,特别是妹妹长大后,越能从她身上看到生母的影子,不过后来便发现,妹妹身上的气质是别人学不来的,可以将原来八分的容貌衬托成十分。

    韩母也在向韩父和周老夸赞珊珊,拉住她的手说:“看咱小师妹,平时不打扮看不出来,今天猛地一看,我还以为是哪来的仙女呢,差点让我看花眼了,你们说是不是?”

    从周老爷子到两个师兄,一致点头响应,韩瑞也觉得许言森这家伙走了狗、屎运能娶到他小师叔。

    袁珊珊哭笑不得:“你们这是自己人看自己人,哪里都好?!?br />
    韩母笑着说:“今天只要新郎官看着说好就行?!?br />
    正当袁珊珊考虑要不要摆出羞涩的表情时,外面孩子叫起来:“新郎官来了!”

    这叫声让袁家父子三人顿时做出一致的动作,先是起身把衣服抹平,然后一致严肃地看向外面。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接新郎官啊?!敝雍榱链笊っ糯蛉ばΦ?。

    袁父笑了一下,招呼两个儿子跟自己一起出去:“走,去看看,珊珊在屋里待着?!?br />
    外面车刚停下,许言州不知从哪里搬出鞭炮,噼咧啪啦地一通放起来,响得震耳欲聋,孩子的欢呼声更大了,吸引了更多的人过来看热闹,跟过来帮忙的两个年轻人跟许言森一起撒喜糖。

    看到袁父出来,许言森立马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其他人,转身毕恭毕敬地叫人:“爸?!庇挚聪蚝竺媪轿?,继续叫,“大哥,彬彬?!?br />
    该为难的早就为难过了,这个时候袁父当然不会再甩脸色了,带着喜意说:“来了啊,都进屋喝杯热茶,卫国,帮忙招呼一起来的客人。走,进屋?!?br />
    女婿当然是袁父亲自迎进门的,两个儿子去招呼许言州和其他人,穿了藏青色中山装的许言森显得更加精神挺拔,就这样出现在一众人的眼里,衣服上带了几片红色的鞭炮纸屑,给满屋子更增添了几分喜意。

    许言森则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身大红的袁珊珊,呼吸一窒,这样的珊珊,比在京城那晚更能紧紧吸引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