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第12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2八章

    许言森的表现让大家好一阵笑闹打趣,他自己也闹了个大红脸,最后被年轻人推攘着跟袁珊珊挨在了一起。

    近看更好看了,袁珊珊皮肤本就白皙,今日稍微抹了点胭脂,再加上大红色的昵大衣,映衬得肌肤更加白里透红,带着新嫁娘的些微羞意,让跟过来第一次见到新娘子的两个年轻人,也看直了眼,推了推同来的许言州,低声说:“没想到新娘子这么漂亮,当然新郎官也不差,都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啊?!?br />
    原本以为同是京大的大学生,新娘子会是书呆子型的姑娘,结果本人比电影画报上的明星还要好看,顿时羡慕起能娶到这样媳妇的许言森。

    许言州洋洋得意:“那是当然,珊珊妹子在京大那也是一支花?!币皇窃绫恍硌陨┫铝?,追她的人不知多少呢,就这样也没挡住想要追求她的人。

    许言森和袁珊册一起给袁父敬茶,袁父欣慰又心酸,将准备好的红包送出去:“以后夫妻扶持,要互相尊重,有商有量地过日子,爸爸希望你们能白头到老?!?br />
    “爸,我们会的!”许言森看了眼珊珊认真承诺。

    “爸你多费点心监督我们?!痹荷赫A苏Q劬λ?。

    袁父刚刚的那点心酸顿时被化解了,笑着让这对小儿女去招待今天过来的客人,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又一起去了上回的机关食堂吃顿酒席,酒席吃完后,其中一部分人则要继续与新人奔赴省城。

    钟洪亮将自己的车让出来,让新人坐他的车,他则跑去跟袁父这些大部队坐一起,再加上韩父一行过来时开的车,回省城时的队伍挺壮观的。

    这时候,许言森才算有跟珊珊单独相处的时间,前面开车的司机目不斜视,许言森悄悄握上袁珊珊的手,低声问:“没喝多吧?晚上还有一场?!?br />
    袁珊珊看看他泛红的脸说:“我没事,你呢?喝得有点上头了吧,这脸还红着呢?!?br />
    许言森声音更低了:“我这是高兴的,珊珊,你今天真好看,比以前更好看?!毖劬祓ぴ谏荷毫成吓膊豢戳?,这时候才好放肆贪婪地看着他媳妇,当着别人的面,他希望给予更多的尊重。

    袁珊珊嗔了他一眼,要不是添上后面一句,她就得问问,她以前是不是不好看了。

    省城许家也聚了不少人,跟袁家的情形有所不同,这里的客人除了冲许家来的外,还有一部分是冲着新娘子来的,正确的应该说是冲着周老和他的小徒弟而来,这里面还有接受过袁珊珊针灸治疗的人,这部分人的到来让许父、许大伯以及许老爷子都十分惊喜,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奚文丽没想到场面会这么热闹,是当初她和许言涛的简陋婚礼无法相比的,看到她露出的不解之色,许言涛向她解释了一下袁珊珊的身份,除了是京大的高材生外,还是周老的关门弟子,光是这一个名头,就足够在省城这块地界上瞩目了,而且她将她师傅周老的针灸术发扬光大了,在京城那块也小有名气。

    奚文丽咬了咬下嘴唇,这些情况让她越发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前来的客人向许家老中两代的三人祝贺,提及的都是这个将入门的新媳妇,没有人记得她这个长孙媳,下意识地又将自己往里缩了缩,抱住孩子的手紧了紧。

    丫丫痛呼出声,唤回许言涛的注意力,看丫丫一副要哭的模样,许言涛忙抱过来哄孩子。

    他上午之所以没跟着车子一起去接新娘子,就是顾及到奚文丽母女俩,没有他在,这母女俩会更不安更不自在,让他爸妈难做,所以他只能在心里对堂弟说声抱歉。

    哄好了丫丫,许言涛看奚文丽一脸羞愧之色,眼神暗了暗,说:“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想得再多也没用,我答应过你,会跟你一起将丫丫抚养长大?!?br />
    奚文丽两手交缠在一起,手指勒得发白,脸也有些苍白,许言涛心里叹了一声,没再继续说下去,为的不想破坏堂弟的喜事。

    这时外面叫起来:“新人来了!”

    “新娘子接回来了~”

    “快看新娘子去!”

    老爷子比谁都期待,都没听清声音就问:“是不是回来了?快出去看看?!彼底啪鸵鹕硗庾?。

    陪他坐在一起的人哭笑不得,也由此可见老爷子对这个孙媳妇的重视,老太太怪道:“让老大老二去迎好了,你这么大年纪,还是坐在屋里等的好,你这身体哪里经得住折腾?!彼挡缓锰?,年轻的新人哪里值得老爷子如此兴事动众。

    “你这老婆子就是罗嗦,我身体好着呢,听说丫头的师父也跟着一起来了,他年纪可不比我小,我得去迎迎?!崩弦幽睦镒米?,非要往外走,于秋和老太太只好一起扶着点。

    打头的便是钟洪亮的车,战事结束后,他的级别又往上升了升,所以这车子开进来先引起了轰动,知情者都说许家的这新媳妇背景了得。年轻人跑过去开车门,许言涛抱着丫丫也挤过去凑热闹,叫丫丫看新娘子。

    许言森先出来了,然后转身将袁珊珊扶了出来,新娘子一露面,响起一片赞叹声,还夹杂了口哨声,大院里的孩子叫得最起劲,而后面鞭炮声同样噼咧啪啦地响起来。

    许言森一边护住袁珊珊,一边对挡在前面的人满面笑容地说:“大家让一让,先让我们进去?!?br />
    “不行,喜糖先拿来!”大家起哄道。

    “喜糖来了!”后面许言州和袁卫彬忙赶过来,撒了一圈糖后许言森和袁珊珊才从包围圈里挤出来,伸手抹了一把,脑门上都有汗了,袁珊珊看得好笑。

    看着这热闹景象,几个长辈站在不远处的台阶上是笑得合不拢嘴,对于许老爷子来说,有多少年没见到过许家有这么热闹的场面了,他希望许家从此也能像今日一样蒸蒸日上。

    许父许母互相看了一眼,同样高兴得很,儿子终于成家了,他们当父母的可以卸下一个担子了。

    许大伯许大伯母看得有些羡慕,且不说长子了,看看不远处闹得跟个大孩子似的许言州,两人不禁抽抽嘴角,这个小儿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稳重起来。

    许言森和袁珊珊一起走到长辈面前,挨个叫人:“爷爷,乃乃,爸,妈,大伯,大伯母?!?br />
    老爷子当场就摸出一个份量不轻的红包塞进袁珊珊手里,连老太太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身上的:“好,好,回来就好,快进去歇歇,爷爷跟你们爸妈去迎迎其他人?!?br />
    谁也没料到老爷子在这门口就将红包送了,而且谁都看得出这份量可不小。许大伯夫妻看得挺无奈,老小孩,说的就是老爷子这样子,还是什么事任由着性子来。

    许母忙拉住袁珊珊的手说:“今天忙了大半天了,累了吧,言森你先带珊珊去新房休息会儿?!辈凰灯渌?,光从丰城到省城这段路程就不短,当婆婆的先疼上儿媳妇了,当然儿子也一起心疼。

    “好的,妈,那我跟言森先进去了,爸,让你们辛苦了?!痹荷捍蟠蠓椒降鼗氐?。

    “好,去吧?!毙砀咐值醚劬γ辛似鹄?,看到那边袁父过来了,忙过去迎人。

    许言森见状忙拥着袁珊珊往里面走,晚一步又要被人堵上了,他也没想到这边的阵仗也不小。

    路上碰到许言涛,两人一起叫了大哥,又从旁边的袁卫彬那里捞了包喜糖和一个红包塞到孩子怀里,对袁珊珊来说,不会无缘无故冲一个孩子甩脸色的,孩子再怎样也是无辜的。

    这次的丫丫表现有些不同,不是怯生生的,而害羞地扭了扭身子,在许言涛的诱哄了,小声叫了叔叔婶婶。

    上楼的时候看到楼拐角处的陌生女人,袁珊珊瞥了一眼便过去了,不用许言森介绍,她也能猜得出来,这就是丫丫的妈奚文丽了。

    许言森摆脱了众人,带珊珊进了新房,将门关上,将热闹的声音也挡在了外面。

    他拉着珊珊的手在新房子转了一圈,问:“喜欢这里的布置吗?要是不喜欢的话咱们就变动一下,自己住得开心最重要?!?br />
    袁珊珊看得出这屋里的布置很用心,细微处又考虑到了她的喜好,不用说这是后来许言森补上的,靠在他怀中仰头说:“挺好的,不用再改了,一年到头,也住不了多长时间吧,要我说其实还可以再简单点?!?br />
    许言森亲了亲她的额头,心里一动,过去将房门反锁上,回过来打横抱起袁珊珊,就一起倒在了床上,压着人密密地亲吻了起来,自京城那一晚D房后,他就没再捞到同床共枕的机会,比任何时候都体会到了思念成灾的滋味。

    这一吻就如干柴烈火一般,快将整个人烧着了,刚开过荤的年轻人的身体,经不得一点诱惑,等许言森发现自己的手受到阻挠的时候才稍微清醒了一些,想想外面的人和接下来的酒席,以及刚刚没能解开的胸衣,不禁有点气馁。

    抱住人将脸埋进珊珊肩窝里,滚烫的气息喷洒在袁珊珊脖子里,烫得她也是打了个激灵,许言森这才轻笑起来,亲了一记耳朵后面的肌肤,低哑的声音说:“珊珊,这几天想死你了,不抱住你就睡不着,珊珊你也想我的是不是?”

    “想的,我也想你?!痹荷撼鲜祷氐?,这让许言森又一阵激动,然后好一会儿不敢动,就怕失控了。

    袁珊珊也不想在这时候过度刺激他,外面随时会有人过来敲门的,等感觉到许言森身体的反应平息下去后才低低笑起来,许言森抬起头,对着被他亲得红艳了几分的嘴唇,轻咬了一口:“让你笑话我,等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br />
    袁珊珊眼角一挑,无声地用吐了三个中夹英的词,许言森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珊珊说了什么,翻译过来就是谁怕谁,抵着她额头也低低笑起来,胸膛不住起伏,有点迫不及待地期盼晚上的到来。

    怕再擦枪走火,忙从珊珊身上起来,他妈妈早作好了准备,床头放了个水壶,茶杯也有,许言森倒了两杯茶,将一杯送到袁珊珊手里,两人坐在床边低声说起话来,又互相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免得被人看出什么。

    “对了,刚刚楼梯口碰到的就是大堂嫂?”两人聊到许言涛一家三口,袁珊珊想到碰到的女人,也难怪许言州会不喜欢,她只看了一眼便也不喜。

    “是啊……”许言森低声说了起来,主动跟珊珊提,是让珊珊作好心理准备,有所防备,免得好好的大喜日子心情被影响了。

    袁珊珊听得挑了挑眉:“她这副性子,跟大堂哥能处得长久?”

    婚姻是要双方努力的,她之前见了许言涛带着那个叫丫丫的孩子,看得出许言涛是真心疼爱那孩子,哪怕没有血缘关系,可这做妈的却躲在后面缩手缩脚,只靠一方努力的婚姻能长久得了?努力的一方看不到另一方的进步,迟早也会感到心累,这婚姻就要出现?;?。

    “搞不懂他们?!毙硌陨迕?,他刚开始经营自己的婚姻,哪搞得懂别人的。

    “其实二婚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大哥站在她一边,这就是她的底气啊,大伯和伯母最后还不是得妥协,可她这般作态又是为何?算了,不说她了,说了扫兴,只要她不坏我们的事情就行了?!北鸬?,袁珊珊才懒得理,也不管许言涛为何会选择这样一个妻子,要是她不识趣,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嗯,我看得出大哥也在看着她?!?br />
    又过了会儿果然有人来敲门,许言森放下茶杯忙过去开门,同时心里松了口气,幸好刹住了,否则就要让人看笑话了,就这才下意识地看了下他跟袁珊珊身上的衣服。

    外面许言州怪声怪气地叫道:“许言森,再不开门我们可以闯进去了,还没到D房的时间呢?!?br />
    “滚!”许言森一拉开门就冲他这爱玩闹的堂哥叫了一声,许言州和后面几个年轻人朝里探头一张望,看到袁珊珊捧着茶杯坐在那里笑看着这些人,不由地摸摸鼻子,露出些微失望的眼神。

    许言州看到袁珊珊这笑容却脖子一缩,别人不了解,他可是知道珊珊妹子的厉害的,现在才有些后悔带人过来闹了,可后面人已经待不及地推着他一起进了新房,嘻嘻哈哈笑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