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第12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29章

    想来闹新房的年轻人也闹不起来,因为盯着这一边的袁大哥袁小弟,加上郑学军陆睿明以及韩瑞等人,见势就冲到楼上,强硬地将许言森给拖了出去,新郎官都不在了,轰进来的年轻小伙们不好意思单独闹新娘子一人,也赶紧出去了。

    随后,大师嫂韩母带着姚蓉还有其他几个女人,过来陪袁珊珊了,许母也送来不少瓜子花生和糖果,又让人泡了茶,比刚刚清静多了。

    袁珊珊不敢让嫂子太C劳了,让她坐在最里面,有什么事请大师嫂帮忙。

    韩母将许言森刚刚被强硬拖走时的小表情打趣了一番,其他人也笑,说娘家兄弟多就是好,这关键时候就派上用场了,袁珊珊抿唇笑了笑。

    说笑了会儿,房门动了动,袁珊珊没放开精神力也看到了外面的小身影,声音放柔:“是丫丫吗?到小婶婶这边来?!?br />
    袁珊珊声音一出,外面的小身影一动不敢动了。

    “咦?外面来了个小孩?叫丫丫的,是言森他大哥的小孩吧?!焙父行巳さ?。

    “对,小名丫丫,大名叫许佳薇,丫丫,到小婶婶这儿来?!痹荷悍湃嵘粲种馗戳思副?,那孩子终于从门缝里挤了进来,低着脑袋走到了袁珊珊身后,躲着不敢见其他人。

    房里的人看得出这小姑娘胆小,逗了一会儿见她没反应,便说起了其他话题,韩母和姚蓉对视了一眼,看这小姑娘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靠在袁珊珊身上,这模样不仅仅是胆小吧。

    袁珊珊喂了丫丫几口水,想起一事:“师嫂,丫丫跑这儿来,也不知道大哥大嫂知不知道,师嫂帮我出去看看吧?!?br />
    “行,我去看下?!备詹徘樾慰吹贸隼?,小孩是自己跑过来的,就怕大人一时没看住,然后人不见了到处找人,办喜事人多的时候这样的情况很平常,不过多数孩子不用大人担心,可这孩子不一样。

    “麻烦师嫂了?!?br />
    韩母摆摆手,走了出去。

    恰巧奚文丽发呆回神后发现孩子不见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人影,急得脸色发白,抓住人群里忙碌的许言涛:“丫丫不见了,我找不到丫丫了?!?br />
    许言涛忙跟周围的人告饶一声,将奚文丽带出人群,他作为许家人,在这种场合不可能一直围着媳妇孩子转,所以才将孩子交给奚文丽照看,自己帮忙一起招呼客人。

    许言涛将她带到人少的地方,有些后悔将她带回来了:“你怎么看丫丫的,让人跑没了?二叔家里正在办喜事,你要闹得大张旗鼓的,让二叔和家里的客人怎么看?你到处找过没有?丫丫一向乖巧,哪里会胡乱走动?!?br />
    奚文丽的眼泪含在了眼里,捂着嘴巴拼命不让自己哭出来:“我只是发了会呆,就找不到丫丫了,我不是故意的?!?br />
    许言涛按按发胀的脑门:“你先待在这里吧,我去找,这里的环境好得很,不会跑丢了的?!痹谧碜叩氖焙蛴植环判牡鼗赝范V鏊?,就在这里等着,他很快把丫丫带回来。

    许言涛先去问了大院的门卫,有没有到他腰的女孩跑出去,今天人来人往门卫也很认真警惕,并没有发现许言涛描述中的女孩从这里经过,这让他放心不少,这就代表丫丫还在里面,道了声谢就往回走。

    丫丫怕生这是肯定的,不过许言森马上想到一人,那就是袁珊珊,他看得出来,丫丫是愿意亲近这个堂弟妹的,说不定被新房里的热闹吸引过去了。

    刚回到屋里,许言涛就碰上出来找他的韩母:“你在找孩子?孩子在珊珊那里,自己跑过去的,珊珊怕你们找不到孩子,让我跟你们说一声?!?br />
    许言涛忙感激道:“谢谢,帮我跟弟妹说声谢谢,我这就带丫丫的妈妈给弟妹道谢去?!?br />
    “不值当什么,孩子挺乖的,你忙,我先回去了?!焙赴诎谑?,转身走了。

    许言涛抹了把脸,转身去找奚文丽,看到一副无措欲哭的模样站在那里,心里沉沉叹了口气,走过去说:“跟我来吧,丫丫自己跑去新房了,看来丫丫挺喜欢这个小婶婶的,这还是第一次主动接近别人,等下跟弟妹说声谢谢?!?br />
    “对不起,是我没看好丫丫?!鞭晌睦鍪趾蠡谥暗淖呱?,新娘子没到之前她想像过那会是什么样的姑娘,可想得再多,也远没有第一眼来得震撼,她不知要如何形容当时的感觉,当那人走在楼梯上而她站在楼梯下时,她觉得她永远只能处在那个位置上,去仰望那个明丽耀眼的女人。

    许言涛叹了口气,叮嘱道:“待会儿见了人别一再向弟妹道歉,喜庆的日子,大家高高兴兴的,你看丫丫不也很高兴,咱们别扫丫丫的兴?!?br />
    奚文丽低低地道了声歉:“是我不好?!?br />
    许言涛皱了皱眉,他也搞不懂,为何他越说,文丽越拘束,他确实想让文丽跟弟妹多接触一下,学学她身上的那股子大气,可似乎事与愿违,反而越发让她卑微起来,难道一个人的出身真的不能改变什么吗?

    “你是长嫂,今天这样的场合本该你这当大嫂的照顾弟妹,别动不动就说对不起说自己不好?!毙硌蕴斡行┓吃甑亟淮?,大步走在前面,后面奚文丽的双手绞得更紧了,手指也勒得更白,青筋都暴了出来。

    许言森人在外面也一直留意新房那边的动静,大师嫂出来的时候还罢了,可没一会儿看到大堂哥带着他媳妇往新房过去,许言森不知什么情况,匆匆跟身边人打了声招呼,抬脚就往那边走,其他人的打趣声也抛在脑后了。

    许言涛敲门进去的时候,看到向来不近人的丫丫,歪在弟妹身上,乖巧地张口吃着弟妹剥好的瓜子仁,看到他进来时,丫丫眼睛一亮,跑过来抱住他的腰,小声叫爸爸。

    许言涛将丫丫抱起来,露出笑容:“丫丫也来看新娘子是不是?丫丫喜欢小婶婶吧,丫丫真乖。弟妹,谢谢你帮我照顾孩子了?!?br />
    “没什么,丫丫一直乖得很,一点不闹人?!闭饷窗簿泊谝槐卟簧幌斓暮⒆右彩巧俚?,如果不留心照顾着,会安静得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她也搞不懂,这孩子是受过刺激导致的,还是教养不当造成的结果,而只要她的精神力稍作安抚,释放出善意,这孩子就愿意接受她了。

    孩子还罢了,当看到孩子她妈从许言涛身后挪出来,袁珊珊却觉得倒胃口,刚听师嫂说了,这孩子妈居然没发现孩子跑没影了,幸好她记得让师嫂下去提醒一声。

    奚文丽想到许言涛说过她是长嫂,鼓足勇气准备说什么,可刚开口就被匆匆赶来的许言森打断了。

    “我……”

    “珊珊,大哥,这是怎么了?”许言森没留意到奚文丽的声音,而且他的嗓门足够将奚文丽的声音压了下去,绕过两人走了进去。

    韩母和姚蓉看得直乐,许言森有多不放心他的新媳妇,一有动静就赶来了,这是时刻盯着新房吧。

    许言涛也不禁好笑道:“干脆我们都出去,将新房让给你跟弟妹好了,担心我跟文丽欺负弟妹?刚刚丫丫自己一人跑来找她小婶婶了,我跟文丽过来看看?!?br />
    奚文丽的勇气被一打断就泄掉了,看许言涛带着戏谑的笑意打趣新郎官,可她怎么也没办法自如地开口。

    “大哥,我道歉,是我小人度君子之腹?!毙硌陨扌Σ坏?。

    许言涛摆摆手说:“得了,我还不知道你,丫丫,来跟小婶婶小叔叔说再见,我们不打扰他们了,走了,谢谢弟妹替我们照顾丫丫了?!备找碜?,又想起一事,“文丽,准备给言森和弟妹的红包呢?趁这个时候给了吧?!?br />
    “哎?我不知道有没有带身上,我找找看?!鞭晌睦鍪置怕业胤?,当着好几人的面,这脸涨红了起来,越急越乱,却没能将红包翻出来,许言涛伸手阻止她的动作,将她往外带,对许言森留了个歉意的眼神,“可能是我记岔了,等会儿再送过来,你们说话?!?br />
    一边抱着丫丫一边揽着奚文丽走了出去,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当着别人的面韩母没多说什么,只剩下她与袁珊珊及姚蓉单独相处的时候才说:“你这大堂嫂,真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这个样子注定当不成许家的长嫂了吧,以后言森他大哥要往上发展怎么办?”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说这嫂子一股小家子气,接人待物没一样拿得出来的,如何跟人打交道?就像她做大嫂的,没有师母在,就必须把下面的师弟师妹照顾起来,就连替马辉找对象的事也担在她身上呢,恨不得赶紧将人打包送作堆了。

    又劝道:“以后能少接触就少接触,否则时间长了肯定要闹出矛盾?!?br />
    韩母这话说得语重心长了,长嫂拿不出手,可下面的妯娌却太过出色能干,时间长了,除非这当长嫂的是个心胸宽广的,否则便容易产生心理不平衡,觉得自己被弟妹给压制了。

    袁珊珊不在意道:“就算将来回到京城,大家都有自己的小家,能有多少接触,再说我又不是任人拿捏搓揉的,看我不顺眼我也不上赶着让人给脸色?!?br />
    楼下的其他客人都没有注意到这段C曲,晚上的酒席同样是在机关食堂里举办的,因为有老人在,所以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便过去了,可以让老人早点吃完回来休息,特别是周老爷子,可折腾了一整天了。

    许老爷子跟周老爷子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架势,谈得很热络,他们的经历有相同之处,都曾走南闯北,不过一个是干革命,一个是行医救人,但谈到以往,便能发现一些他们共同认识的人物,所以虽然以前没见过面,却因为共同认识的人很快熟悉起来,让许老爷子谈兴大浓。

    酒席上,袁珊珊灌了一肚子的桔子汽水,腮帮子都笑酸了,总算结束了,将客人送走,她和许言森才轻松下来,两人一起将袁父一行送去订好的招待所里,晚上不太放心让他们开车上路,休息一晚明早回去。

    袁父不愿意打扰小两口的新婚时间,这时候他是很通情达理的长辈:“你们回去吧,你哥等你们回过门再走?!?br />
    “爸你们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跟珊珊再过来?!毙硌陨?。

    “别,”袁大哥笑话道,“明早让言州过来一趟就好了,你把珊珊照顾好就行了,”推了许言森一把,“赶紧回去吧?!?br />
    “就是就是,今晚D房花烛夜,少往外跑,赶紧家去!”钟洪亮大嗓门地叫道,被陆正农拍了一掌,这是为长不尊呢。

    许言森不好意思地笑笑,挥挥手牵起袁珊珊的手走了,后面袁大哥嘀咕了句:“装模作样的臭小子?!?br />
    “就是,这小子体格行不行???”钟洪亮C心道,继续他的“不尊”,就是袁大哥听了也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看到其他人脸色不行,钟洪亮咕哝了几句不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