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第13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31章

    “问吧,看看是怎么回事,老爷子也是想一出有一出的,换了我是其他媳妇,身家不多的话看了也得眼红,亏得大伯母没说什么?!逼涫蛋?,这东西更适合长子长孙继承,因为许家本质上资源也是倾斜在长子长孙身上的。

    袁珊珊脱下戒指后,就跟玉扳指一起丢进了红包里,然后又随手塞进了包里,这般不上心的模样,让许言森凑过去亲了一大口,他就喜欢媳妇这样的态度,想到大哥的事说:“要不我明天把那钱退给大哥?”

    “别,你要跟大哥怎么说?知道他媳妇把红包弄丢了?估计大哥也丢不起这个人,咱们自己心里记着就行了?!痹荷耗抗馍亮松?,倒是他媳妇奚文丽,这做法让她实在不喜,许言涛要是一辈子栽在这个女人身上,真是倒了大霉了。

    要是她什么也做,袁珊珊也提不起兴致对她做什么,可今天却敢在自己面前做小动作,不教训一顿以后不知道还会做什么,大师嫂提醒她的话她不是没听进去,她什么都不做的话,长此以往,就凭这种针尖大见不得别人好的心眼,以后的小动作只会越来越多,偏还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显得是她袁珊珊得理不饶人了。

    袁珊珊是很有自信以后日子越过越好的,对比之下这奚文丽的心不得跟油锅里煎着似的。

    “珊珊,你想做什么?”许言森一看媳妇这表情,显然不会是表面这般轻易放过的,可不跟大哥提这件事,要如何对付?许言森实在想不出来。

    自己媳妇被人这样使暗招,他心里也不痛快呢,要不是大哥圆了过去并事后弥补,场面上要如何下台?

    袁珊珊挑了挑眉说:“你是想你大哥好还是不好?”

    “这什么话,我当然希望他好好的?!毙硌陨罅艘幌略荷荷硖宓哪掣霾课?。

    袁珊珊媚眼横扫:“你就不怕大哥好了会抢你的资源?”

    许言森重新掀开被子将两人埋进去,嘻笑道:“那正好,我陪你一起种地当地主去,咱们妇唱夫随?!?br />
    这一晚两人没敢闹得太晚,尽管许言森非常期待,但也只能留到回京城之后了,长辈眼皮子底下还是要小心些,第二天早上许言森和袁珊珊一起,陪袁父以及钟洪亮陆正农一行吃了早饭,再将他们送走。

    袁父嘴里虽说不要,可看到小两口出现还是挺高兴的,至于钟洪亮,怀疑地瞅了许言森两眼,咂了咂嘴巴到底没发出什么惊人之语,昨晚可是被陆正农说了一通,就是许言森被这样的眼神看得毛毛的,不明所以。

    袁卫彬很不舍,叮嘱了又叮嘱:“姐,你要早点回来啊?!北辉蟾绺辖衾吡?。

    接下来两日,小夫妻没往外跑,包下了家里的做饭任务,许母有点舍不得让他们劳碌,她是做惯了的,倒是许父说了句:“他们难得在家,咱就享受享受他们的孝敬,等珊珊回门,让言森也孝敬孝敬老袁去?!?br />
    “有你这样当爸的吗?我还不是心疼他们一年到头没得闲的时候,在家里要忙,回京城了也是自己开伙做饭,哪有清闲的时候?”许母怪道,可到底没再C手

    奚文丽想要帮忙,被许言涛拦下了,对媳妇的没眼力也是没话说了。

    许大伯能待的时间不多,在袁珊珊回门前就走了,将老爷子和小儿子都带回去了,这个时候还没眼力地跟在言森后面像什么话,老爷子也是满意而归。

    看老太太做低伏小地跟在老爷子身后,袁珊珊也是佩服老爷子,老太太明显看她跟言森不太顺眼,可什么也没敢做,这胆子比奚文丽都小多了,明明看上去后者才是那胆小的一个。

    送走大伯和老爷子一行,接下来就是许大哥一家三口了,两人亲自开车将他们送去火车站。

    袁珊珊特地给丫丫准备了路上吃的零嘴,她做的油茶面水平越来越好,因为家人和许言森都爱吃,所以有空就会多做一些,这东西带火车上很方便,开水一冲就能吃了。

    “丫丫来,谢谢小婶婶?!毙硌蕴吻W藕⒆拥氖?,摸着她脑袋提醒道。

    丫丫害羞地看了眼袁珊珊说:“谢谢小婶婶?!?br />
    “还有小叔叔?!毙硌蕴文托牡丶绦?。

    “谢谢小叔叔?!?br />
    “真乖?!毙硌陨紫律?,跟小孩平视。

    “我替丫丫谢谢三弟和弟妹,给弟妹添麻烦了?!鞭晌睦稣馐背錾?。

    袁珊珊从丫丫身上移开目光,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奚文丽,让后者有股想逃的冲动,可视线却无法转移开来,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她,让她顿时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袁珊珊笑道:“再麻烦也没有丫丫妈辛苦,这次真是让你费心了?!?br />
    可不是么,竟能想出在礼金上动手脚的心思,可最后就算让她如意了,丢脸的还是她跟许言涛,两百块钱,她进一趟山,几倍的钱都能折腾出来,真没那么重要,可她一个长媳要说出来将礼金弄丢了,让别人怎么看她?

    袁珊珊的话说完后,奚文丽身上才一松,有种得以逃脱的感觉,只知道嚅嚅地说:“不费心,不费心?!备崭战小暗苊谩钡挠锲纱蟛幌嗤?。

    许言涛只淡淡看了一眼,也没帮她说什么,抱起丫丫,跟新婚小夫妻道了别,转身上了火车。

    出了车站,上了车子,许言森没急着发动车子,好奇地看向媳妇:“珊珊,你刚没做什么吧?”

    他对媳妇比较敏锐,媳妇可是能收服大老虎,让凶猛的大老虎变得跟猫一样乖巧,刚刚说媳妇什么也没做,他都有点不相信,而且奚文丽的情形分明跟见了猫的耗子似的,想躲却又躲不开。

    袁珊珊笑了,没想刻意遮掩:“反正我也不会吃了她,放心吧,你不是想知道大哥到底有什么苦衷么,也许不久之后就能知道了?!?br />
    许言森不仅没能满足,反而被勾得心里痒痒,无奈袁珊珊就是不说,只好自己一人郁闷去了。

    其实袁珊珊不过是下了个精神暗示,等过几日才会激发出来,那时他们都回到了自己家里,有什么情况也不会跟他们扯上关系了。

    至于这个精神暗示,如果奚文丽自己心里没藏着见不得光的Y暗心思,那不会有丁点作用,如果有的话,她也不会说不好意思,就看许言涛的接受程度有多高了,是不是无限制的包容。

    在她看来,不是很高,许言涛身上还是有股正气的,到底受的是许家长子长孙的教育,就算一时歪了,也不会歪得太彻底,让自己变成毫无原则和底线的人。

    回门前的晚上,许父将小夫妻叫到书房里来,有事当着两人一起说,而不是将儿媳放在后面,因为他家的儿媳妇不是站在男人后面的女人,本事能力一点不在他儿子之下。

    “东西带来了?”

    袁珊珊从兜里取出老爷子送的玉扳指和翡翠戒指,许父特地戴上了老花眼镜仔细瞧了瞧,并且还把许母也叫进来欣赏一回。许母看得啧啧称赞,虽说这东西现在不能当饭吃,可她还是有点眼力的,这东西不差,得好好收起来。

    “咱爸藏得够深的啊,这东西以前从没在咱爸身边见过,你问了老爷子这东西的来历了?”

    那天早上,许言森是背着别人单独问他爸的,到现在许父才给他们回复。

    许父把眼镜取下,笑了笑:“我问过爸了,也跟大哥提了,大哥说了,咱妈的东西现在都在他那边了,这两样东西就是给你和言森的,”后面是对儿媳儿子说的,“你们爷爷说了,当年得了这些东西没敢拿出来,一直藏着,就这回你们办喜事,你们爷爷才悄悄摸了出来,我看啊,老爷子手里可能不止这点?!?br />
    许母和袁珊珊听了都失笑,竟然用偷偷摸摸的,许母乐道:“这意思是说,等他们小夫妻生了孩子后,咱爸出手也不会小气是吧?!?br />
    许言森挠头干笑。

    许母把两样东西放回袁珊珊手里说:“既然给了你们,就好好收起来,别轻易出手了?!笔歉佣钡?,所以许母也不眼红,珊珊手上不缺钱,不会把这东西拿出去卖了,所以最后应该还会落到她孙子孙女手上。

    “爸妈放心吧,我们会好好收藏起来的?!?br />
    “嗯,你们早些休息吧,明天回门的礼你妈帮你们准备好了,这次你们在家多待几天,别急着回来?!毙砀缸鲋鞯?。

    “谢谢爸妈?!?br />
    小夫妻走后,许母还在感慨,老爷子对他们一家这么大方,还是头回,许父却说:“这可是珊珊跟言森自己挣来的,否则这东西也落不到他们手上,不过我看珊珊自己手里也不缺这些,你看她那么早就看中买了四合院,其实这性质差不多?!币院蠖蓟崾巧档亩?。

    许父说着笑起来,自家儿媳妇是个聪明的,精明放在大处,而不是细枝末节上,这很好。

    过了明处,袁珊珊便准备回京城后找两块好木料,雕个盒子放起来,其中的玉扳指明显是通过她的手给言森的。

    第二日,两人提着许父许母为他们准备的茶酒以及果点直奔车站,从汽车站坐车前往丰城。路上袁珊珊跟许言森说起小汽车的事,现在国家允许私人买小汽车了,如果自己有车的话会方便很多,借用公车到底名不正言不顺。

    “算了,我就是顺嘴一提,现在买车有些太浪费,咱们的钱还是用来生钱吧?!备冒炱渌锛啾?,现在就买车有点太不划算,等于把钱都砸在车子上面,而这车子买回来后便会贬值,过上几年更新淘汰得也快。

    “嗯,过几年吧,”许言森算算他们手上的钱,够买的,但买了后就不剩什么闲钱了,“听言州提过,有人买了车子挂在别的公司名下,平时就交给其他人开出租,这样投下去的钱也能回笼?!闭漳壳翱?,只是自己私用的话,那有点奢侈了。

    “方法是不错,不过跟其他比起来,资金还是回笼得慢,这几年政策还没跟得上来,还是抓住空档让钱生钱吧?!痹荷旱蜕?。

    许言森知道媳妇在这方面一向是胆大的,眼光又好,给州哥提了些点子,让州哥在外面的忙碌更有方向,而不是一通瞎忙活。他也看得明白,媳妇和州哥做的不算违反国家政策,因为国家现在也是摸着石子过河,政策上不免有些滞后,只要国家有动向后及时收手,便不会有什么问题。

    两人回到丰城,得到一家子的热情欢迎,袁父又是特地请了假的,单位里都知道他女儿回门。

    袁父感慨,他的女儿已为人、妻,也许不久还要为人母,这走的每一步都是人生的重要阶段。

    那日酒席上,不论是中午丰城这边还是晚上省城那边的,袁大哥和袁小弟都是齐心协力地为妹夫(姐夫)挡酒的,今日却不同了,许言森一看袁卫国的架势就有点怕了,商量道:“咱们今天是不是悠着点?嫂子怀着身孕呢,被酒气熏着了不好,你喝醉了嫂子也没法照顾你?!?br />
    袁卫国喷笑:“现在怕了?晚了!来,来,军军和明明你们过来听着,等下我喝醉了,你们把我弄回房间里去知道不,不要劳动你们嫂子就是了,要实在扛不动我,有珊珊在呢,一手把我们两个提溜进去应该都没问题,把我们两个醉鬼丢一块儿好了?!?br />
    “对,哈哈,今天休想逃走,爸,你今天别管着我喝酒啊,今天不醉不准下桌,否则钻桌肚子里?!痹辣蛐Φ貌?,看到许言森怯场了,他得意了。

    许言森四处看看,这兄弟靠不上,看岳父,岳父似乎也有袖手旁观的意思,许言森只好转头看向媳妇:“珊珊,他们联起手来欺负我一个?!?br />
    袁卫国笑而不语,袁卫彬拼命朝自家姐姐使眼色,袁珊珊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说:“放心吧,你真醉了,跟我哥说的一样,我搬你进房?!?br />
    袁卫彬更加得意地笑,姚蓉快笑得肚子疼了,当初她跟卫国回娘家的时候,那场面可一点不比今天小,她虽然只有一个兄弟,可备不住她哥拉来好几个战友,直接把卫国灌趴下了,想也知道今天卫国不会放过妹夫了。

    好吧,媳妇也不帮自己了,许言森只得捞起袖子下?。骸澳蔷涂唇裉焖鹊瓜吕?,不过爸少喝点,今天就我跟卫国还有彬彬下场?!?br />
    袁父笑得很开心,挥手说:“你们喝,不用管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