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第132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32章

    袁珊珊当真没管他们三人的拼酒, 和嫂子以及她爸占据饭桌的一角,顾着自己吃饭吃菜。

    袁卫彬跟人来疯一样, 好似逮到了机会报仇,而且极有自信能把许言森灌醉,袁父和袁珊珊都不知道他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明显一看就是不可能的事吧,袁大哥就讲策略多了,就算拼着大醉的准备,也不能让自己先在许言森前面倒下了。

    郑学军和陆睿明则在后面凑热闹起哄, 心里想着要是袁卫彬和袁大哥都撑不住了, 他们得接场子,今天他们还是很有团结精神地一致对付许言森的,不能自己先乱起来。

    于是在这样的状态下, 很显而易见的,第一个先倒下的就是袁卫彬,扑嗵一声钻桌肚子下了,袁父今日是浅酌,听到这声音当场就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然后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低头一看自家小儿子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他扯也扯不出来。

    袁父指着小儿子这副熊样笑道:“珊珊你看看这小子, 光知道逞能, 也不看看自己酒量, 看吧, 第一个醉的就是他,还想把他姐夫灌倒?估计再练个十年也不知道行不行?!?br />
    他这小儿子就没太大心眼的,老大还知道轮流灌言森,这小子却见着机会就上。

    袁珊珊看得无语之极。

    许言森哈哈笑,不过他也有些喝多了,他几乎等于一人喝俩,这边刚跟袁卫彬喝过,那边袁卫国又使坏了端酒杯过来了,他能怎办?现在总算先喝倒了一个,他也松了一大口气,有点大着舌头说:“彬彬,起来,咱接着喝啊?!?br />
    “呜呜……许大哥欺负人,姐,许大哥他欺负我,呜呜……”袁卫彬抱着他爸的腿呜哇哇嚎上了,袁父赶紧把酒杯挪开,不能再喝了,否则非得呛着了不可。

    郑学军和陆睿明也笑得揉肚子,两人很想拿相机把袁卫彬这副样子拍下来,不过想到他酒醒后找他们算账的可能,想想还是算了,心里未免觉得可惜。

    袁珊珊和姚蓉都已经吃饱喝足了,她让嫂子坐着,自己起身说:“爸,我来把他弄床上去,这家伙,被欺负了不知道自己找回去?还叫姐?!?br />
    喝醉了的人可是特别沉,但对袁珊珊来说没任何问题,又因为这弟弟到底是男人,早蹿得比她高了,拎着挟着都不会舒服,因而袁珊珊手伸到腋下将他一托,整个人就打横抱起来,径自往袁卫彬的房间而去,看傻了姚蓉。

    其他人都见怪不怪,就是许言森心说这是自己媳妇,怎能抱别的男人,就是弟弟也不行,这回便宜袁卫彬这臭小子了。

    将人送到床上,用湿毛巾给他擦了把脸,又端来准备好的醒酒汤,给床上还在咕哝着许大哥欺负他的醉鬼灌了下去,回来的时候正听其他人给姚蓉普及袁珊珊早年的英雄壮举呢,现在只是抱一个一两百斤重的男人,小菜一碟,听得姚蓉佩服不已,以前听袁卫国提过一些,不过远没有眼见来得震撼,要知道当初袁卫国被她哥以及那些战友轮翻灌醉后,还是费了番功夫才把人弄到床上去的,哪有袁珊珊这般轻松。

    姚蓉乐道:“难怪卫国这么放心,说醉鬼到时候都交给珊珊你处理?!?br />
    接下来袁卫国就没办法跟许言森耍心眼了,而是一杯一杯地拼,等许言森倒下后,袁卫国也光坐在那里傻笑个不停了,这也是醉了。

    袁珊珊如法炮制,将三个醉鬼统统弄到一个房间里,并且在一张床上并排放,这样酒气就熏不到其他人了,姚蓉看袁珊珊这促狭的做法也是乐个不停,最受苦的就是袁卫彬了,等醒来后看自己房间里酒气冲天,不知会不会说他姐欺负他了。

    “他们三个不会有事吧?”姚蓉比较担心,要是吐了怎办?

    袁珊珊笑道:“嫂子放心吧,要是谁想吐了,我把人送进卫生间去,吐不到房间里?!?br />
    她精神力一直留意着三人的动静,劝嫂子去休息会儿,不过姚蓉坚持和她一起收拾了碗筷和厨房,袁父今天高兴也喝得有点多,自己主动喝了碗醒酒汤,然后午休去了,很放心将家交给闺女,两个儿子加起来也顶不过一个闺女。

    午休后,袁父跟郑学军以及陆睿明说话,郑学军不能多待,明天也得回家了,家里乃乃等着他呢,袁珊珊和姚蓉就在一边整理喜糖,分门别类地包装好,贴上标签,等郑学军回去后直接按上面的名字送到对应的地方去,不会弄混了。她没忘记给孟佳华和庞建军这些人也邮寄一份过去,至于她和言森单位里,等到上班的时候带去一大包,大家分分就可以了,现在没以后那么多讲究。

    三个醉鬼一觉睡到太阳落山才醒过来,袁卫国和许言森搓了把脸清醒了些,发现待的房间是袁卫彬的,两人互瞧了一眼,嘿嘿笑了起来,袁卫彬意识到后,整张脸都黑了,不过许言森马上说:“等我洗把脸清醒一下,就过来帮你收拾房间,马上!”然后立马地去洗脸刷牙去了,这酒气不用说也知道够臭的了。

    开窗通风,又把床单床罩都换了,袁卫彬的脸色才好看一些,结果又被郑学军和陆睿明笑话了一通,袁卫彬咬牙,一定要把酒量练起来,以后别人能趴,他一定不能趴!

    袁珊珊又烧了不少热水,让三人轮流洗刷一下,彻底清除酒气。许言森很老实地去洗刷,否则他怀疑媳妇晚上会不让他上床。

    这个假期袁珊珊和许言森就在省城和丰城间两回跑,许母也没话说,因为只要袁珊珊在家,家里的活基本就小两口接了过去,让她清闲不少,以前搬米搬煤球这种重活,她要不请人帮忙要不就等到许父回来,可现在儿子与珊珊走一趟就轻松完成了,看珊珊比她儿子还做得轻松,不知为何,许母有种自家是姑娘珊珊是上门女婿的诡异感觉,不过考虑到儿子的自尊心,她很厚道地没说出来,而且儿子好像还挺乐在其中。

    就这样,等小两口回京城的时候许母心里很不舍,有珊珊在,家里热闹了许多。

    回京城的时候,两人的行李何止多了一倍,就这样,袁父和许母还恨不得让他们再多带一点,要不邮寄过去也行,最后在两人劝说下才罢休,原本四合院里东西就不缺,再加上这些更充实了,就算缺什么也可以慢慢添补。

    原本许父要请假和小两口一起回京一趟的,因为老爷子特地过来参加婚礼,所以这行程就取消掉了,等以后再聚不迟。就这样,袁珊珊和许言森回京把行李放回四合院,稍作休整一下就跑了好几处地方,老爷子的疗养院,大伯家,以及常老向医生那里,等终于空下来的时候,也只能休息两三天就要去单位报道了。

    这时候四合院里就只有小夫妻两人,他们走的时候四合院大门上贴上了喜字,邻里都知道这对小青年结婚了,新年过后碰面了都道声恭喜,两人也送了喜糖,居委会里特地多送了一些,感谢他们这段时间对四合院的关照。

    一早上,袁珊珊伸手抓过床头的手表看时间,推推身边的人:“得起床了,没忘记今天请客吃饭吧?!?br />
    许言森翻了个身把人往被窝里拉,声音嗡嗡地:“还早呢,昨天不是准备得差不多了,再睡会儿吧?!鄙裘磺逍?,可这手却在被窝里面不规矩起来。

    离了长辈的眼,在这只有两人的四合院里,关起门来怎么闹都没关系了,因而两人这两天便有些没羞没臊地胡闹起来,特别是昨天晚上,袁珊珊洗好澡后便真空穿上了真丝吊带睡衣,这块料子还是大师嫂送两人的新婚礼物,可把许言森刺激得狠了,两人闹了大半宿才搂一块儿睡着了。

    被窝里两人都光溜溜的,这一摸很难不起反应,袁珊珊深吸了口气,将自己从某人怀里拔、出来,拍了他一记说:“别装了,醒了就起来了,要不你就继续留炕上,等苗苗过来的时候参观?”

    许言森嘿嘿一乐,眼睛睁开来,视线随着自家媳妇移动,如果不是考虑到要招待客人,真想把媳妇拖上炕。袁珊珊也就大大方方地让他看,反正先受不了了的肯定不是她,下来的时候就随便扯了件不知谁的衣服罩身上,能遮住多少部位?这还不如不遮掩的好。

    然后翻出自己的衣服,开始一件件地往自己身上套,听到身后的呼吸越来越重,袁珊珊还特地回头冲某人抛了个媚眼。

    许言森恨恨地捶了记炕,咬牙切齿道:“珊珊,你故意的!”他媳妇身上真是没一处不完美的,叫他完全沉迷其中,他自以为的自制力,在媳妇面前是溃不成军。

    衣服都套了起来,袁珊珊甩甩头发,随手扎了一把:“就是故意的,你来咬我啊?!比缓蟛坏刃硌陨榔鹄创?,就哈哈笑着跑了出去。

    房里,许言森脸上只剩下温柔的笑意了,一人躺着就没意思了,还是起来陪媳妇要紧。

    今天不止袁珊珊的同学要来,还有他那边的同学朋友,两边干脆凑一块儿请了,许言州那家伙肯定也会来凑热闹,所以两人才会昨天就把食材基本准备出来,不会等到今天弄得手忙脚乱。

    虽然用上了煤气,可今天人多,烧菜烧水煤气灶也不够用,许言森起床洗漱后,很自觉地去升煤炉了,等煤炉升起来,许言州竟然赶在第一个到了,许言森十分怀疑,以这人爱睡懒觉的性子,这一早竟能爬得起来,这是故意的吧。

    “弟啊,我妈让我下午相亲去?!毙硌灾莨戳司桶ι酒?。

    原来是这个原因,许言森心里悄悄把算账的想法抹去,幸灾乐祸道:“不是你自己答应的,再说你多大年纪了?现在不找对象要等到老得走不动了再找?”

    “我现在正当年!”许言州强调道,绝不服老。

    不过许言森也看出来了,这一次堂哥脸上至少少了些不情愿之色,这是好现象。

    袁珊珊也说:“既然想要成家生孩子的,那还是准备起来吧,否则等你精力不济的时候,你孩子才多大?”如果一直是单身主义,那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许言州一想也有点紧迫感了,对待下午相亲的态度又认真了些。

    十点左右的时候人便来齐了,四合院里又热闹起来,石诗慧早和许言森那边的舍友同学认识了,俞红虽和他们不太熟悉,可年轻人最不缺乏共同的话题,再弄几副扑克牌甩起来,那就跟认识了几年似的。生活有奔头了,俞红也比刚入学那两年要开朗乐观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