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第13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33章

    袁卫彬和陆睿明以及郑学军汇合后一起回的京城, 正好路上可以帮着一起照顾郑乃乃。

    现在坡头村,除了罗支书一家,就属郑大乃乃最让人羡慕了,看看, 虽然一个老太太单独把孙子抚养长大, 可孙子争气啊, 考上京师大不说还留在京城里教书了, 并且还把乃乃接过去享福了。

    郑乃乃很高兴, 不过还没决定要不要留在京城跟孙儿一起过日子,她担心自己适应不了京城的环境,给孙儿拖后腿, 她希望孙儿早日成家, 最好能让她看到曾孙出生, 她就能合眼了。

    郑学军也担心京城这边气候跟家里不一样, 会让乃乃受不了。袁珊珊也担心,所以干脆收拾出一间厢房, 把炕烧起来,让郑乃乃先住在四合院, 等天气暖和一点再挪到郑学军租的房子里, 那边没有暖炕。

    郑乃乃嫌太麻烦了, 要跟孙儿住,郑学军也有点犹豫, 一方面也是不想太麻烦珊珊姐, 他一直受珊珊姐和许大哥照顾良多, 可又担心乃乃身体,要是生病了就有违他接乃乃过来的初衷,袁珊珊一句话将郑乃乃留了下来:“当初我跟彬彬在郑乃乃家住了三年多,郑乃乃这才住几天?”

    话虽这么说,可郑乃乃和郑学军都知道,他们祖孙俩才是受袁珊珊照顾的人,没有袁珊珊,祖孙俩也不知能不能撑到最后,更别提有现在的好日子。

    “家里大黑呢?”袁珊珊关心道。

    “带回去跟大黄作伴了?!痹辣蚝俸倮至艘幌?,如愿将两个家伙弄一块儿去了,哪回让州哥开车去接他们,那可以把大黄大黑全带这儿来了。

    袁珊珊哪不知道他的心思,拍了他一记。

    唐芸和姚海波回来得最晚,一直等到学??Я瞬殴?,这时候许言森和袁珊珊都去单位报到正式上班了,就是袁卫彬也留在了实习的单位。

    郑乃乃一人待在四合院里,也是闲不住的,将几块菜地打理得整整齐齐的,晚上下了班回来的人,能很快就吃上热腾腾的饭菜了。居委会的大妈挺热心,带郑乃乃周围转转,认识一些差不多年纪的人,日子不难打发,不过天气变暖和后,她就离开了四合院,搬去了孙儿的房子里。白日没什么事的时候仍会来四合院帮袁珊珊做些事,她说她闲着也是发慌。

    转眼到了五一劳动节,袁珊珊算算时间,自己的小侄子下个月就应该出生了,她利用休息时间做了些小衣服小鞋子小帽子寄过去,衣服的线头全留在外面,贴身穿着小孩也会舒服,郑乃乃也帮了不少忙。

    袁珊珊和许言森从邮局里寄好包裹出来,许言森好奇道:“你跟卫国说了会是个小侄子?”

    袁珊珊摇摇头笑道:“没说,给他们一个惊喜不好吗?这时候他们肯定在想是女孩还是男孩,这种心情肯定很期待的,要是知道了就少了份期待了?!?br />
    许言森失笑:“所以你特地还做了两身粉色的小衣裳?”

    “是啊,大哥和嫂子肯定会留下照片的,以后等小侄子大了看照片才好玩?!辈还创蟾绾蜕┳佣疾幌袷腔嵴厶诤⒆拥娜?,就少了份乐趣了。

    许言森笑着摇头,凑近袁珊珊耳朵低声说:“那我们的呢?”两人的夫妻生活十分和谐,频率又不低,在两人没作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怀上的几率应该挺高,两人的身体都非常好。

    听他这么一说,袁珊珊不由抚上了自己腹部,她的态度是顺其自然,也看得出许言森非常喜欢孩子,之前一直没什么感觉,可上一回周末,因为许言森出差了几天刚回来,小别重逢之下,那晚闹得有点过火,那晚她也挺激动的,突然分开几日,她竟也很不适应。

    事后袁珊珊一算,正好是命中率高的危险期,然后这两天就总有种感觉,似乎他们两人的孩子,已经在她肚子里着床了。

    许言森一看她这动作有些傻掉了,呆呆地问:“珊珊,真的有了?”

    他刚刚真的只是打趣一下,没想到真能实现的,真的就这么来了?好像又没准备好,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了。

    袁珊珊轻拍了下他的脸,拉着他继续往前走:“哪有这么快的,就是上回周末那次,我正好处于排卵期,有一定的几率怀上了,不过至少得过上一个月才能确定吧,这时候急什么?!?br />
    许言森心情忽上忽下的,媳妇这说法,到底是有还是没有?两人一直没刻意避开每个月的这段日子,以前没有,这回难道就成了?可听媳妇的语气,好像有怀上的可能。

    怀着这样的心情,路上对袁珊珊就小心多了,让袁珊珊嗔了他一眼,就算怀上了,这时候连个小豆子都不是。

    不仅白日,就连晚上许言森也不敢闹媳妇了,睡觉时规矩老实多了,一想到怀上了他就激动,可转念又一想,这十月怀胎啊,他跟媳妇如胶似膝地,恨不能时时刻刻黏一块儿,这一朝又回到解放前了?那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

    第二日,让媳妇在家窝着,许言森出门买菜去,平时住在宿舍周末放假回来的袁卫彬,昨晚上看许言森的表现觉得有点奇怪,问他怎么了呢,许言森想到媳妇也没说一定,不想闹笑话,就没说出来,反正要不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能知道结果了,再忍忍吧。

    刚关上院门还没抬脚往外走,就看到胡同口有车子开进来,是许言州。

    许言森索性停下来等他过来,车子开到他近前停了下来,许言州几乎是从车子里蹦出来的,冲他喊道:“我哥回来了!一个人回来的,不对,是带了丫丫一起回来的,跟丫丫妈闹掰了!”

    闹掰了?许言森忍不住挖挖耳朵:“你意思是说,大哥他跟丫丫妈离婚了?”

    “真离了?”后面袁珊珊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这段时间,她几乎将这女人抛在了脑后,没去想过她下的精神暗示有没有激发出来,有没有产生什么后果。

    现在有结果了?跟丫丫妈离了婚,却把丫丫带身边抚养了?

    这结果有些不可思议,却又挺合乎许言涛那性子的。

    “好像是的,然后把丫丫带回来了,言森,珊珊妹子,我妈叫你们过去劝劝我爸,我爸脸色难看死了,而且打电话把我爷爷叫回来了?!毙硌灾菁钡?。

    许言森和袁珊珊互看一眼,两人眼中有同样的意味,似乎事情挺严重的。

    袁珊珊立马说:“我换身衣裳就来,马上就能走?!彼底啪图奔蓖刈?,很快换了身出行的衣裳出来,许言森也将买菜的篮子放在了门后,现在大伯那里的事情要紧,他也很好奇大哥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门上了锁,三人立即出发了。

    许言州在车上将他大哥回来后的情景详细描述了一下,许言涛突然就带着丫丫出现在家里,之前没打过一声招呼,将许大伯夫妻俩吓了一跳,然后许言涛将丫丫交给了他妈,跟着许大伯进了书房,于秋不太放心,觉得父子俩脸色都不好看,所以把床上睡懒觉的小儿子叫了起来。

    等许言州不情不愿地起床后,就听到他妈的叫声响了出来,跑过去一看,他哥居然跪在书房里,被他爸拿了皮带在抽,丫丫在一边哭喊着不要打她爸爸,家里简直乱得一团糟。

    听到他爸打电话让爷爷回来一趟,于秋吓得赶紧让小儿子将珊珊两口子接过来,要是老爷子动起怒来,就他们家,估计没一人能对付得了,只有袁珊珊还有些办法。

    许言森听得错愕不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大伯如此震怒。

    许言州也被他爸吓得不轻,摸摸现在还砰砰直跳的心脏,说:“我印象里我爸就没怎么打过我哥,倒是我,被我爸教训是常有的事,言森,珊珊妹子,你们说不会是我大哥犯了什么大错误吧?可我哥能犯什么事?”

    看那架势,就跟上回小姑被爷爷抽打差不多了,可小姑一家犯的事多严重,放在他大哥身上简直不能想像,要他说,他大哥从小到大,那就是标兵,楷模,他也十分敬重的,几乎不敢跟大哥嬉皮笑脸的。

    许言森皱皱眉,也想像不出什么样的事能让大伯发这么大的火,似乎上回大哥说以后留在那边发展,也没有这回严重,他看向袁珊珊:“珊珊,你猜得出来吗?”

    袁珊珊摇摇头:“我只想到可能跟丫丫的亲爸亲妈有关吧,到底什么情况,还要等过去了才知道?!?br />
    许言州和许言森堂兄弟俩心情比较沉重,袁珊珊这时候也不会没心没肺地去看笑话,毕竟如今她也是许家的一份子了,不可能再像以前当个旁观者。

    不过对她来说,这事总的来说是好的,因为许大哥跟奚文丽离婚,代表以后划清界限了,能不被那样的女人拖后腿,对许家来说当然是幸事。

    许言森有些担心地看了眼袁珊珊的腹部,袁珊珊捏了他一把,别大惊小怪的,要早知道有许大哥这件事,她就不透露了,就算真显怀了,凭她异能者的身体素质,上山打猎下河捞鱼都没问题。

    许言森和袁珊珊赶到的时候,于秋一人在客厅里来回地走,不时到门口张望几眼,希望小夫妻俩快点到,好劝劝孩子他爸,听到外面车子声音时,用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口,看到许言森和袁珊珊从车里出来,忙迎了过去。

    于秋一把抓住袁珊珊的手,将家里目前的境况解释了一下:“丫丫哭得厉害,所以现在言涛先回房哄孩子去了,我弄了点吃的送过去,能让孩子先睡下就好了,你们大伯一人关在书房里?!?br />
    “伯母先别急,我跟珊珊去大伯那里看看?!毙硌陨惶茄狙景锪舜竺?,让事情暂且中断了一下。

    “哎,好的,好的?!庇谇锏P牡醚劾岫脊隽顺隼?,看得许言州心疼得很。

    许言森和袁珊珊赶到楼上,互看了一眼后,许言森敲响了书房门,里面传来许大伯的声音:“进来吧,我知道你们来了?!毙《拥男卸奶拥昧怂难?,大儿子做的这些事也没必要替他遮着掩着。

    许言森推门进去,看到许大伯背对着门坐着,看背影就觉得大伯情绪有些低沉。

    两人进去坐下,于秋轻手轻脚地端了两杯茶进来,不过许言森让伯母倒杯白开水给珊珊就行了,于秋听得一愣,朝袁珊珊肚子猛地打量。

    因为假期回去的时候姚蓉正好怀着身孕,从不碰绿茶,他当时听珊珊解释了一句,就一直放在心里了。

    许大伯也被惊动了,这个小岔子让书房里凝滞的气氛缓和了一下。袁珊珊瞪了许言森一眼,对于秋笑着解释:“没准呢,听他乱说,我自己就是学医的,还能不知道自己情况?!?br />
    不过于秋也认为应该慎重对待,撤去一个茶杯说:“小心无大错,孩子他爸也别绷着脸,吓着珊珊他们?!?br />
    许大伯苦笑了下,媳妇这是顺竿子往上爬了。

    于秋换了杯白开水送进来就离开了,没再多嘴,有个缓冲的小两口,事情就好办多了。要袁珊珊说,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大伯母为两个儿子C足了心,希望这一关过了以后能顺心些。

    “大伯,大哥到底什么情况,让大伯发这么大火?”许言森开口问。

    许大伯摆摆手说:“先别替他求情,等下让他自己来说,他犯的错误我不会替他兜着,你们小姑的教训就在眼前?!?br />
    许言森和袁珊珊互看了一眼,只能安静坐在书房里等待许大哥出现了,不过想来看在袁珊珊面子上,不会出现抽打的情况了。

    没等多久,许言涛来了,看到堂弟二人没惊讶,显然被告知了,他的衣服上留着被抽打的痕迹。

    看到他出现,许大伯面孔又板起来,指着对面的椅子说:“你就坐在那里,把你在那边干的蠢事,跟你弟弟弟妹说说吧,你自己做得出来,就没有说不出口的!”许大伯心里也堵着一口气,当初突然作出那样的决定,他无论怎么问,这死孩子就是不开口,否则也不会连一个女人的真面目都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