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第13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34章

    许言涛面露窘色,袁珊珊正想要不要避一下, 被许大伯用眼神制止住了。

    许言涛用带着悔恨的声音将他与丫丫亲爸亲妈之间的纠葛讲述了一遍, 外面许言州想贴着门板偷听, 被于秋发现揪着耳朵带走了。

    这一次回来,许言涛对自己的过往没半点隐瞒, 只是看他腰板虽然挺直着, 却让人感觉背负着沉重的包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卸去。让许言森和袁珊珊都没想到的是,许言涛刚到那边时竟然曾与奚文丽有过一段恋情。

    刚从大学校园出来,也没有了家庭对他的期望与压力, 许言涛与许多青年一样,身体里充满了蠢蠢欲动的荷尔蒙因子, 在一次下乡时碰上被小混混欺负的奚文丽,毫不犹豫地出手救下了, 并将奚文丽送回了她的村子里。

    与京城姑娘大不相同的奚文丽得到了许言涛的几分关注,两人便私下里有了往来,当时风气不开放, 所以并未对外公开。

    只是那个年代注定会有许多波折,当京城许家出事后, 身在地方上的许言涛同样受到了影响,在厂子里处于半监控的状态,无法随意出入, 这样的情况让他头脑冷静了不少, 托人送了个口信出去, 言明自己的处境,不希望耽搁奚文丽的将来,如果遇到好的对象,就忘了他吧。

    当时的他无法预见以后的情况,无法给予自己未来的爱人任何保证,所以很理智地遏制了自己的感情,那几年最艰难的时候,他主动申请到条件最艰苦的岗位上去,也是在那里结识了后来奚文丽的丈夫闻滔,当然工人家庭出身的闻滔成分比他好得多。当闻滔告诉他回去相看了对象准备办喜事的时候,许言涛丝毫没能将他与奚文丽联想到一块儿去,真诚地祝他幸福。

    闻滔先提干回了总厂,许言涛是后来许家平反后才得以回去,位置在闻滔之上,毕竟是厂里不可多得的大学生,也许是因为两人名字里有个字念起来是一样的,所以两人觉得特别投缘,可等到闻滔介绍他的爱人给许言涛认识时,许言涛心中错愕之极,但他已经放下了对奚文丽最初那段朦胧的感情,因为他回来后就打听过奚文丽的情况,知道她已嫁人就不准备再打扰她了,所以就将这段过往埋在心里,尽量避开与奚文丽有可能碰面的机会。

    也许以前太过一帆风顺,那几年的经历让许言涛成熟了许多,也意识到自己以前的肤浅,不过如果奚文丽当真能一直等他回来,他肯定会担起他该负的责任。

    当奚文丽避着闻滔私下里找到他时,他也是这样说的,希望奚文丽能好好珍惜他和闻滔之间的感情,守护好他们的家庭。许言涛以为他的话奚文丽听进去了,等丫丫出生后,因为闻滔比他小了几岁的缘故,,就将奚文丽当成弟妹一样敬着,不再刻意回避。

    只是许言涛太过理想化,把事情看得太简单,等闻滔的死讯传来时,无法置信的许言涛,先迎来奚文丽自责的泪水,这才让许言涛知道,闻滔的失足身亡不仅仅是意外,就在他替代许言森进山区之前,得知了奚文丽和许言涛的这段过往,并且奚文丽一直没能放下许言涛,所以闻滔的失足很可能是当时精神恍惚造成的,许言涛当时抽了奚文丽一个巴掌,又加倍抽了自己两个巴掌,当他知道这内情时,觉得闻滔就完全是由他跟奚文丽两人害死的,两人都是凶手。

    说到闻滔的死亡,许言涛悔恨的泪水再次滑落下来,回想往事,如果当初他在与奚文丽重逢时,便老实向闻滔坦白,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不幸了,就算闻滔因此对他生出嫌隙,也好过在后来失足身亡。

    几番纠缠之下,他答应与奚文丽共同抚养闻滔的孩子,一起孝敬闻家二老,为此,他背着奚文丽偷偷做了结扎手术。

    许言森和袁珊珊诧异地看向许言涛,许大伯第二次听了,可依旧把眼睛闭上了,不知如何回应儿子的这种选择。许言森和袁珊珊互看了一眼,两人都没想到他做得如此绝决,难怪大伯母让他生一个自己的孩子时,许言涛无法给出承诺。

    只是后来与奚文丽一起生活了,他才发现奚文丽并不如他当初想像的那么美好,只是他一直抱着赎罪的念头。上次回来参加许言森的婚礼,他越发察觉出奚文丽的问题,只是想着以后少让文丽与家人碰面,不想回去后发生了几次冲突,导致了他单方面决定与奚文丽的破裂。

    一个是他发现了被奚文丽藏起来的红包,奚文丽当时找借口是后来找到的,许言涛虽然怀疑,但找不出证据证明是奚文丽故意不拿出来的,第二件事是他发现奚文丽偷偷喝药,她家人从神婆手上弄来的可以怀孕生子的药,被发现后奚文丽说他爸妈之所以不喜欢她,就因为她没能给许言涛生一个孩子。

    这两件事都不足以让许言涛下定决心,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奚文丽与奚家的人对待丫丫的态度,奚家人欺负丫丫,大不了跟奚家人少往来罢了,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奚文丽竟能对自己亲生女儿下狠手,拿针C女儿,看到丫丫蜷缩着身体无声哭泣时,许言涛才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想起以前丫丫身上有青肿的事情,那时他问过奚文丽,奚文丽说是小孩不好好走路摔的,后来身上渐渐没了,他便没怀疑过什么。

    他与奚文丽大吵,丫丫忽然大哭起来,哭喊出来的话让许言涛快崩溃了。

    “爸爸妈妈别吵架了,爸爸会死的,丫丫不要爸爸死,呜哇哇……”

    他完全没想到奚文丽会骗了他那么多事,满口谎话,当时她偏执的脸扭曲起来是那么的陌生,从她嘴里迸出来的话让他想拿刀先捅了自己。奚文丽说要是没有丫丫,没有闻滔,她就会跟袁珊珊一样被许家看中,而不会看不起她,是闻滔和丫丫害了她一辈子。

    许言涛猛地又甩了自己一个巴掌,巴掌印很快清晰浮现出来,他识人不明,不仅害死了闻滔,还差点害了丫丫,要是不把丫丫带离奚文丽身边,丫丫才是一辈子给毁了。

    许大伯火气又冒出头,起身过来抬脚就狠狠踹了儿子一记,许言涛没有动弹地承受了下来。许大伯在之前完全没想到,他付出那么多心血培养出来的长子,居然会毁在一个女人手里,还是那样一个没让他放在眼里当回事的女人。

    要不是顾忌袁珊珊的情况,许大伯又要把皮带拿出来抽了,到底是老爷子教养出来的,虽然平时看上去温和得多,可到了关键时候这手段也差不了多少。

    许大伯在书房里烦躁地走来走去,走到许言涛身边时就踹上一记,骂道:“你说说你当初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你说出来我跟你妈何至于那样对丫丫?你有错,你老子也有错,居然把你教得这样感情用事又耳根子软,一个女人几句话就让你相信了?”

    等许大伯发泄了一通后,许言森过去扶住大伯,看了眼整个人沉浸在悔恨中的大哥,劝道:“大伯,过去也是Y差阳错,好在大哥现在及时悔悟过来,这次的教训足够让大哥牢牢记住了,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每个人都会犯错,现在心里最不好过的就是大哥自己,”

    一个丫丫爸爸的性命,一个丫丫如今的状况,足够沉重得压垮大哥的肩膀了,许言森如今越发了解大哥的性子了,不知他几时能走得出来,“与其打骂责罚和悔恨,不如想想以后,大哥,你要为丫丫的以后着想,还有大伯和大伯母这么多年的付出,也不是让大哥一味去悔恨沉浸在过去的?!?br />
    许大伯心里一动,看看侄子,又看看儿子,严父在某种情况下也是慈父,他也希望儿子能跳过这个坎,终究不希望儿子一直消沉下去。

    许言森见自己的劝说有点效果,继续说:“大哥,你自己走不出来,有想过对丫丫产生的影响吗?大哥你不振作起来,以后丫丫的教育成长要谁负责?总不能丢给大伯和伯母吧?!?br />
    许大伯闭了闭眼,他一直以为长子挺理智的,原来只是没碰到关键事情,一旦碰上了,真是要了命了。

    许言涛用手搓掉流了满面的泪,声音嘶哑道:“爸,我想换个地方从头开始?!?br />
    隔了半晌,许大伯说:“等你爷爷过来,问过你爷爷吧?!闭饣八党隼?,其实已经松了口了,许言森心里也松了口气,他是真的不希望大哥一直颓丧下去。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老爷子赶过来了,于秋抢先把珊珊可能有喜的事说了,老爷子大喜,能不欢喜吗?这可是许家第四代里的第一个,恨不得赶紧让他抱上曾孙子。

    袁珊珊瞥了许言森一眼,看吧,就是他不小心透露出来的,要是没怀上怎办?而且被大伯母拿来利用了一下,也是让她哭笑不得。心里倒不是太反感,也是可怜于秋一片慈母心,把长子犯错的后果降到最低限度,想来老爷子上回发火的场面也吓到了于秋。

    许言涛跟许小姑到底不是两种类型的人,许小姑是死不认错的人,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就是打了一顿也未必服气,可许言涛这人,没长辈教训,先自己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果然,等老爷子听大伯简略讲了一下事情经过后,并没有大发雷霆。

    他站起来拍拍许言涛的肩说:“言涛啊,身为许家的男人,要勇于背负自己的担子,也要敢于面对自己的错误,你一直这样垂头丧气地做什么?既然你也有错,那丫丫这个曾孙女,爷爷替你认下来了,可这得是你做得像许家长孙的前提下。年轻人嘛,谁不犯错误,你爷爷我也犯了不小的错误,只是没必要把自己下半辈子也赔进去?!?br />
    换个时间,袁珊珊也许会笑出声,老爷子居然也会说他犯了错误,不知是不是指许小姑的事情上。

    而且她看得出来,老爷子还是挺重视许言涛,在他看来许言涛还有救,没再压一根稻草加重他的负荷,这话说完之后,许言涛脸上果然露出愧疚之色,许大伯心里也松了口气,还是老爷子有办法。

    当天老爷子没回疗养院,留在了许大伯这里,这次他竟然没带老太太一起过来,这也是让袁珊珊稀奇的。

    丫丫一觉睡醒后就要找爸爸,看到爸爸后怯怯地靠在他身上,两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看得于秋心里一酸,这时候看向丫丫的目光比过去多了慈祥与心疼,看来是听许大伯说了整件事了,这回从心里接受了丫丫是孙女这件事。

    说到底还是为了儿子,丫丫亲爸的过世,虽说罪魁祸首是那女人,可多少也与她儿子有着牵扯,所以为了让儿子心里减少几分罪孽,于秋也愿意好好疼爱丫丫。

    老爷子对丫丫也想放缓脸色,好声好气地说话,可他天生面相如此,一说话丫丫就往她爸爸身上靠,气得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不过想到她这性子为何而来,又没法子真对这孩子动气。要放在过去,一个竟敢虐待自己孩子的女人,他早拿枪毙了!

    吃了晚饭后许言森带袁珊珊告辞,于秋和小儿子一起将小夫妻送出去,袁珊珊就猜到大伯母有话单独问自己,果然,出了院子于秋忍不住就问了:“珊珊,你说你大哥他这手术,以后还能有自己的孩子吗?”

    目前她是不想催促大儿子生孩子了,现在连媳妇都没有了,怎么生?可以后呢?五年十年后呢?那时丫丫也长大了吧。

    袁珊珊实话实说:“这得要看当时手术的情况,和以后手术的恢复,所以不能一概而论,最好能说动大哥自己去医院作个检查了?!?br />
    于秋苦笑了下,这才是最难的吧,她哪里想得到儿子做得如此绝,直接把自己的后路给堵了,要她说,最可恶的还是那个女人,把她儿子害惨了。

    “谢谢珊珊你,言州,你送了珊珊他们再回来知道不,路上小心开车?!?br />
    许言州作了个保证的手势,到现在他还处于震惊之中,他哥,居然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