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第13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36章

    送走了许大哥和大伯母一行, 许言森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媳妇的肚子上来了,变得有点神神叨叨了, 袁珊珊哭笑不得,原本想再拖一两个星期告诉他的,也不想拖延了,告诉他实话, 她的感觉没出错,确实怀上了。

    许言森一惊一诈,当时两人已经上床睡觉了, 他接受了这个信号后第一个反应是马上起床, 带珊珊去作检查, 被袁珊珊一把扯回了炕上, 也不看看什么时间了:“睡觉, 我自己人就在医院里,要作检查还不方便,再闹腾,你去彬彬房里睡觉吧?!?br />
    “老婆!”许言森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 人顺着媳妇的力道滚回炕上, 丝毫不敢反抗,等力道撤去了才忙把媳妇扶好躺下, 黑线,“有话好好说, 可别再用这么大力气了, 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了?!?br />
    “睡觉!”袁珊珊懒得理这人了, 拉起被子背过身睡觉了。

    许言森摸摸鼻子,不过一人傻乐了会儿,然后小心掀开被子钻进去,从后面抱住媳妇,便什么也不敢做了,老实睡觉,睡眠不好也不利于胎儿发育,现在媳妇孩子最大。

    第二天为了宽男人的心,袁珊珊到底去做了个检查,其实她自己可以扫描自己的身体,这时候已经可以“看”到了,所以昨晚才把这个结果告诉了许言森。早上是许言森骑着自行车把袁珊珊送到医院里的,借了这里电话打到自己单位上请一会儿假,等结果检查出来再走。

    “恭喜袁医生,恭喜二位,袁医生确实怀孕了,袁医生身体非常好,不用太过担心,平时稍微注意一下就行了,这点袁医生自己就清楚?!蔽荷杭觳榈囊缴系盟?,不是因为她刚进来,而是身为中医又跟着向医生学习,这在医院里被不少人知道了,也算是名人一个。

    袁珊珊拿了检查结果,跟医生道谢,将再次傻乐的男人带走。

    催促许言森赶紧回去上班后,袁珊珊回到自己办公室时,已经有好几个人得到消息,都赶来看她了,其中就有常师兄,就连向医生刚巧来上班路上知道了这事,也绕了个弯过来看了一眼。

    只半天功夫,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许言森亲自打电话通知了双方家里,许父许母以及袁父都激动不已,并且还互相打电话恭喜了一下。

    许母电话里就问儿子,要不要她赶过去照顾珊珊,又电话里交待了好多有关孕妇须知,就怕儿子照顾不好媳妇。许言森自己倒穷紧张,可对许母却从容多了,将医生说的那番话转给了许母,让许母尽管放心,他会照顾好媳妇的。

    许母到底不放心,等许父下班回家,跟他商量要不要去京城,她盼了这么久,现在珊珊终于怀上了,她可不就坐不住了,现在计划生育只能生一个,所以不管对大人还是对肚子里的孩子,都更加重视了。

    最后是许父把她劝住了,这一走几时能回来?儿子老婆都不在身边,让他怎么过日子?之前还听大哥在电话向他抱怨媳妇只顾儿子把他一人丢在家里,转眼他这边也要一样待遇了。

    袁父给闺女打了电话后,还不放心地给人在单位里的小儿子去了电话,袁卫彬什么都不知道,姐姐怀孕还是从隔了老远的他爸这里知道,袁父叮嘱儿子平时看着点他姐,重活什么的可别再让他姐做了,家务活也让他跟言森分摊了。

    袁卫彬虽然起初觉得有点被忽略了,可很快就高兴起来,大哥那边的侄子隔得远,他没办法看得到,可姐姐就在身边,他可以看着小外甥出生了,所以电话里很愉快地答应了下来,保证把他姐看好了。

    得知结果的袁珊珊觉得大家都太过兴事动众了,末世里揣着大肚子的孕妇照样上阵杀丧尸。

    不过别人紧张兴奋过度,袁珊珊却是岿然不动,看着别人围着她团团转,嗯,感觉挺不错。

    过了段时间,许言森和袁卫彬总算适应下来,变得正常了些,也因为她的怀孕,袁卫彬再度对许言森亲热起来,由过去的许大哥,变成现在的姐夫长姐夫短,这让身为姐夫的许言森也是老怀大慰啊。

    六月里,袁大哥那里捎来了消息,姚蓉在医院里生下了重七斤多的男孩,母子平安,让家人不用担心。

    袁珊珊一早随信寄去了月子里的调养方法,对大人孩子都有好处的,只可惜隔得太远,又要上班,没办法亲自跑过去看看,袁大哥说了他岳母亲自过去照顾媳妇小孩了,这让袁珊珊觉得大哥幸好娶了现在的嫂子,否则就他们家的情况,嫂子生了孩子,除了请人照顾,根本腾不出人手过去帮忙。

    升级当了爸爸的袁大哥开心极了,等不及地给家里毛头拍了照片寄回家去,袁珊珊和袁卫彬当然不会少,袁大哥说了,因为孩子刚生下来头发就挺多的,所以取了个小名叫毛毛,大名等毛毛的爷爷取。

    找了个休息日,三人兴致很高地一起出去给侄子挑礼物,袁卫彬也升级当叔叔了,如今又工作拿工资了,挑了一对小银镯,一个小银锁,许言森作为兄弟和妹夫双重关系,则按照袁卫彬挑的换了套金的。袁珊珊没有看中的,干脆去找了几块玉石回来自己雕刻,这工作还是在许言森监督下进行的。

    因为小侄子属狗,雕了形态不一的一套十二只玉狗,一大十一小,大的威风凛凛,十一只小的却圆滚滚的,憨态可掬,让许言森和袁卫彬看得都差点舍不得送走了,不过最后还是放进了塞满了棉花的小箱里子邮寄出去,并早早叮嘱了袁卫国不要错过了。

    袁珊珊自己也挺满意,或许是因为对小侄子的喜爱,或许是因为她自己也有了孩子,这心变得柔软了,雕出来的东西也多了几分童趣,这一雕刻便停不下来了,又让许言森弄来了几块玉石,雕了一套玉猪,小玉猪的可爱一点不比小玉狗逊色。

    这是给自家孩子留的,许言森美滋滋地收了起来,等孩子出世后给孩子玩,至于袁卫彬这个小舅子,还是等他有孩子后再让珊珊雕吧,想玩?抗议无效,好意思跟小外甥抢玩具吗?而且雕刻这些小东西还是很耗心力的,所以把袁珊珊的工具也收了起来,把袁卫彬气得牙痒痒。

    天气越来越热,郑学军的学校里已经开始放暑假,不过因为知道袁珊珊怀了身孕,郑乃乃就常常过来帮忙,倒把回家的念想暂时去了,所以郑学军也留在了京城,最后就陆睿明一人回家了,他想念爷爷了。

    四合院天井里也搭了个葡萄架,这天休息,上午太阳还没那么火辣的时候,许言森陪媳妇坐在葡萄架下,一边轻轻给她摇扇子。

    刚开始一个多月的时候袁珊珊身体一点症状都没有,饭量也不见减少,郑乃乃就说了,能吃能睡就是好,要是反应大,大人受累。不过两个月过后,袁珊珊发现自己有点嗜睡了,这早上起了床后,躺在摇椅上吹着小风,又有点想睡了,这放在以前是绝不可能的。

    许言森看媳妇眼皮开始打架,手里的动作更轻了,郑大乃乃坐在一边戴着老花眼镜又开始做小衣服了,笑看了眼小夫妻俩,突然轻咦了一声,许言森马上抬头看去。

    郑乃乃指了指袁珊珊的腹部,躺着的这个姿势让她的肚子微微凸了起来,可其他地方与以前相比没多大变化,轻声说:“珊珊丫头,这才两个多月,肚子就显怀了,不这样躺着乃乃都没看出来,还以为一点变化都没有的?!?br />
    许言森一怔:“郑乃乃,两个多月不应该显怀了吗?”

    郑乃乃解释道:“有显怀早的,也有三个多月才看出来的,珊珊丫头身材算苗条的,吃再多也不胖,个头又不矮,平时站着哪里看得出来?!?br />
    许言森再问:“那显怀早的都是什么情况?”他天天晚上睡觉前都要看几遍媳妇的肚子,对袁珊珊腹部的变化,可能比袁珊珊本人还清楚,表面看不出,可他知道,不足两个月的时候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郑乃乃若有所思道:“小许你一早发现了吧,显怀早,可能跟小孩养得好有关,也可能是怀了双胎,那肚子肯定比怀单胎的要大?!?br />
    袁珊珊的眼睛忽然睁了开来,里面已经没了睡意,她刚刚只是迷糊了一下,两人的谈话声音再小她也听到了,坐起来就给自己把了个脉,再用精神力扫描了一下,眼睛顿时变圆了。

    “珊珊……”许言森一下子慌了,以为出什么状况了。

    郑乃乃了然笑道:“丫头,不会是怀了双胎了吧?!?br />
    许言森觉得脑子被炸了一下,有点晕乎乎,蹲下身轻拢住媳妇:“珊珊,真的双胎?”

    袁珊珊松开手,看看郑乃乃和许言森,又看看听到动静跑过来的袁卫彬和郑学军,笑道:“好像是怀了两个,这下要辛苦了,带两个孩子可比一个累多了?!?br />
    许言森又惊又喜,喜的是一下子有两个孩子了,惊的是,怀双胎会让珊珊更加吃力,特别是生孩子也会增多一分危险,抱住袁珊珊的手都有些发抖了。

    袁珊珊低头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又胡思乱想了,拍了下他脑袋笑道:“这下你得准备好当两个孩子的爸爸了?!?br />
    许言森深吸一口气,不能自己先吓唬自己,他还得照顾媳妇,抓住珊珊的手说:“我们今天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br />
    “也好?!彼芸吹搅娇判《棺?,可孩子爸爸却看不到,袁珊珊这时候很乐意跟他分享一下的,袁卫彬也表达了同去的愿望,郑学军也有点跃跃欲试,不过看人太多了,还是留下来陪乃乃了,目送这三人离开。

    恰好还是第一回给袁珊珊看的女医生今天值班,看小夫妻不是平时来查而是休息日跑过来,有点奇怪,等听了许言森的说明后,也惊喜地看着袁珊珊的肚子,赶紧安排了给她检查。

    等b超图片出来,医生看了便恭喜道:“果然是双胎,看看,这就是你们的两个孩子?!?br />
    她详细为两人以及袁卫彬讲解了下怎么看这个图片,结果显示是两个妊娠囊,已经可以看清两个胎儿的脊柱、躯干和肢体,袁卫彬明明看着是黑乎乎的一团,怎么就能看出哪里是脑袋,哪里是身体的,再看旁边的傻爸爸,边听还边点头,当宝贝似的捧着那图片,并且最后满意地带着图片回来了。

    袁珊珊说是小豆子,袁卫彬也觉得如此,偏就许言森非常较真,这时候孩子已经成形了,比豆子强多了,袁卫彬顺口接了句:“那就是由小豆子变成大豆子了?!?br />
    “边上去!”许言森将小舅子拨开,他跟珊珊的孩子才不是豆子。

    小心翼翼地将媳妇送回四合院去,许言森转身又担当起联络员与传达员,并且重点跟袁大哥讲了,珊珊怀的是双胎,他要成为两个孩子的爸爸了,还报当初袁大哥孩子出生后报喜的那个得意炫耀劲。

    许母这下更在家待不住了,虽然儿子说了那边郑乃乃一直帮忙照顾,可她总觉得一个老人家跟两个小夫妻,哪里能照顾得来,特别是后面肚子会比平常孕妇大得多,一想到儿媳妇可能捡个东西都没办法,却找不到帮手的人,她连觉都睡不好了。

    “不行,我得去亲自看着,珊珊从小没了亲妈,后妈照看得也不多,现在怀孕了都没有贴心人帮忙,就咱儿子那毛毛躁躁的性子懂什么?”这次就算许父出手阻拦也改不了许母的决心了,再说许父也担心那边没长辈看着,两个小的会不会手忙脚乱,如今计划生育,他也早做好了只有一个孙辈的准备,这突然怀了两个,他也惊喜着呢。

    老一辈人希望多子多福,他当初因为媳妇身体的缘故,只有言森一个儿子,挺羡慕老袁家里三个孩子的。

    这下好了,想到明年初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孙孙,他觉得自己睡着了也能笑醒了。

    所以媳妇去就去吧,他这回不拦着了。

    袁父也没拦着,他同样担心自家闺女,有个有经验的长辈照看着会容易些。

    于是许父告诉儿子,你妈要过去了,早点收拾间屋子让你妈住,别等着儿媳妇动手,不能让媳妇累着。

    许言森回来后将这事告诉了媳妇,袁珊珊倒是无所谓,有个长辈在身边,至少不会让自家男人成天担心这担心那的,现在还好一点,等月份大了,光靠郑乃乃帮忙确实不方便了,郑乃乃毕竟年纪不小了。

    心里想了想说:“隔壁的房子还要不要卖了?妈这回过来肯定不是住几个月的事,隔壁要能早点买下来扩张开来,住得也能宽敞些?!彼驳P男砟缸≡诙备镜姆孔永?,时间长了心里会不自在。

    当初回来后两人商量过房子的事,虽然许父说了喜欢四合院,可要袁珊珊说,就老夫妻两人单独住四合院,未免太冷清了,她爸也是,不适合独自住,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这原来四合院分出去的隔壁和后面那块买下来,打通了连成一片,既有单独的空间,又方便互相走动。

    许言森也觉得这样好,所以就托问了居委会张大妈,倒是后来隔壁似乎有点意愿,但不知什么原因又搁下了,正好两人也不是很着急,就等着了,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能买还是早点买下来的好。

    “我亲自去问问隔壁吧,看他们到底什么想法,如果嫌价钱低,我们可以加点价钱?!闭孟彩鹿?,大部分礼金两人都带来了,许母又另给了笔钱,所以目前手上挺宽裕的。

    原本孙媳妇怀孕了,老爷子还能按捺得住,因为孙媳妇住在自己家里,可等听到孙媳妇一胎怀了俩,再也坐不住了,马上叫车把他送城里去。

    四合院到来的第一波客人是刚带着孙女丫丫回来的于秋,和老爷子这一行。

    于秋刚到家没多久就碰上老爷子回来了,她也刚被许大伯告知侄子那里的情况,侄媳妇去医院查出了双胎,于是就跟着老爷子一块儿来了,说起来,这四合院她也是头回来,更不用说老爷子了,不过有许言州指路,很好找。

    下了车,许言州熟门熟路地领着老爷子和他妈往里走,还有个跟在乃乃身边的丫丫,头回来的这三人以及老太太都好奇地打量这里的环境,于秋说:“难怪你爱往这里跑,这里弄得确实不错,小两口挺会过日子的?!弊〉檬娣?,人也会舒心。

    老爷子也认同地点点头,老太太这回跟着一起来的,也挺惊讶,因为她一早知道这房子是袁珊珊的而非许家这边置办的,一个姑娘刚到京城就能买上这样的房子,还给大修过,这袁家的底子不薄。

    如果袁父在这儿知道老太太这想法,会非常自豪地告诉她,就这房子,自家闺女可没伸手跟他这当爸的要过一分钱,不是谁都挖空心思地想从老的那里得好处的。

    许言森听到声音就赶紧出来了,于秋和老爷子不是抽工作日跑过来的,当然得小两口都在家的时候,看到大伯母带着丫丫没吃惊,倒是老爷子让他惊了一下:“爷爷你怎么跑过来了?我和珊珊打算过阵子去疗养院看爷爷的?!?br />
    边上搀扶老爷子的许言州冲许言森挤眉弄眼,心说你小子厉害啊,一下怀俩,最好一男一女那就圆满了。

    老爷子心情好,乐呵呵的:“我又不是老得跑不动了,医生交待多动动有好处,你媳妇身体还好吧?”

    正说着,袁珊珊人已经在后面出现了,就比许言森慢了几步,走路的模样跟以前没两样,先将老爷子唬了一跳,没等许言森回话就赶紧说:“快把你媳妇扶回去,老头子我自己进去就是了,你们两个都出来做什么?赶紧进去?!?br />
    被当成重点?;ざ韵蟮脑荷何抻镏?,叫了大伯母,冲丫丫招招手,等两人走近了,说:“丫丫气色不错,比以前也长了点R?!?br />
    “小婶婶,”这次没用大人提醒,丫丫就主动开口叫人了,又看了眼许言森,叫道,“小叔叔?!?br />
    许言森诧异又欢喜地应道:“丫丫真乖,脸上是长R了,胖点好?!?br />
    得到表扬的丫丫很害羞地笑笑,与以前相比大有进步。

    家里还有袁卫彬,以及郑乃乃和郑学军,今日在家正好和许言森一起收拾给许母过来住的屋子,没让袁珊珊动一根指头。许言森被老爷子指派了扶他媳妇进屋,他们自己慢慢晃了进去,看到人好好的也就不着急了,先参观参观这四合院。

    老爷子在这里转了一圈,又吃了顿午饭便走了,就这样也满足得很,就等着两个小曾孙出世了,就是老太太也不会在老爷子高兴的时候说什么酸话了,再说她也一早就知道了,袁珊珊根本不是软柿子,连老爷子都敢怼,相反,她还说了不少好话,帮着郑大乃乃以及于秋一起做饭,她琢磨着,自己姑娘外孙能不能回来,也许还要从这小两口身上着手。

    其实袁珊珊和许言森都不在意她的态度,是好是坏都没关系。

    于秋带着丫丫待到下晚才回去,主要是看得出丫丫挺喜欢这里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丫丫主动开口问事,她问小婶婶是不是要生小宝宝了,袁珊珊也跟她一问一答,一大一小聊得挺高兴。

    许言森在许母来之前,终于把隔壁房子敲定下来了,在原来的价钱基础上又多出了五百块,那户人家一听这价钱利索地搬走了,居委会的张大妈知道后跟许言森说,其实再磨磨,说不定这人家自己先等不了了,许言森也解释了一下原因,媳妇怀孕了,他希望这房子能尽快拾掇出来,以后怕是心思都不在这上面了,张大妈一听便笑着恭喜小夫妻。

    房子过好户,许母已经在四合院里安顿下来了,是许言州亲自接过来的,许母可是大包小包,许言州无法相信二婶是怎么把这些包裹弄上火车的,就这许母还嫌少呢,恨不得把珊珊生孩子需要置办的东西全部备齐带过来。

    当天晚上,许言森就带家人一起去隔壁看看那里的环境,他先过去把灯打开,再回头把人带过去,暂时不急着两边打通,至少等整修完可以住人了再连起来,否则修房子的时候人进人出,会吵着这边,也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