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第13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37章

    袁珊珊早清楚这边格局,许母第一次来看, 比这边的四合院格局小了点, 房子因为没有修缮过自然也破旧了些, 但大小的房间加起来也有十几间,还有块地方的建筑风格明显与整体不相同, 显得十分违和。

    “这几间房子肯定是后来自己搭建的,修房子的时候还是拆掉比较好, ”许言森跟许母介绍, 袁珊珊买了这四合院后,曾经想办法找过原来的格局图, “这里最初建造的时候有个小池塘, 后来被人填平了, 再后来因为住的人多就盖了房子?!?br />
    整个四合院最初的主人早没了,解放后就被拆成了三块,那十年里又发生过一些波拆,这座四合院也见证了时代变迁的风风雨雨。

    许母看了一圈说:“那就拆了吧,这些建筑太破坏整体感觉了, 池塘暂时别挖了,还是拿来种种花草种菜什么的,以后有孩子在,池塘不安全?!毙砟缚悸堑贸ぴ?,“剩下的房间够多了, 地方也挺大, 我跟你爸再拿点钱出来, 好好修一修,以后就省得再动了?!?br />
    让儿子出钱修,在许母看来是等于用儿媳妇的钱,许母可不觉得她儿子身上有多少钱。

    许言森听明白他妈话里的意思,摸摸鼻子笑了下:“先回去吧,过两天我就找人来修,让人慢慢修好了?!?br />
    之后许言森依旧找的上回帮他们修房子的朱师傅,正好他手里有个活到了最后收尾时间了,二话不说就接下来了,再过两天就能把人手全部带过来,这回人多,工期会比上次快得多。

    许母过来后就把家里的活全部接手过去了,许言森除了早上起来帮着干干活,就彻底成了闲人,袁珊珊现在早上起得比以前晚,所以一起床就有现成的早饭吃,晚上回来也是吃现成的,就这样一个夏天过去之后,袁珊珊的体重在增加的同时,许言森发现他也增重了,这个结果让他黑线了一下,然后第二天就开始增加运动量,别等珊珊孩子生完后,他倒成了个胖子。

    袁卫彬也很自觉地加入了这个行列里,因为他的情况没比许言森好多少,许母来了后,他的伙食也飞快上升。

    因为袁珊珊增加的份量都集中在肚子上,其他部位没长多少R,许言森就不同了,当看到他妈端了碗J汤上桌时,筷子没有任何犹豫地转向了旁边那盘青菜。

    许母奇道:“今天不喝汤了?”

    许言森微抽下了嘴角,说:“喝得有点腻了,不喝了,改吃素?!?br />
    许母信以为真,袁珊珊则偷笑了下,许言森和袁卫彬的小动作哪里瞒得过她。

    许母的重点照顾对象是袁珊珊,所以也不管儿子,用勺子舀了一小碗放在袁珊珊面前:“刚炖好的,趁热喝?!庇纸街唬释刃剿肜?。

    袁珊珊很给面子地全吃下了,吃得许母眉开眼笑,要她说,珊珊是让婆婆最省心的儿媳妇了。不过她也没有一味地汤汤水水补,很注重营养搭配,家里水果也不缺,实在买不到的话,就打电话给儿子他爸,叫他想办法从南边买点,托人顺车送过来。

    晚上,许言森习惯性地先观察媳妇的肚子,一天下来又有什么变化,忽然感觉到手底下的变化让他惊呼起来:“老婆老婆,动了!肚子里动起来了!”

    袁珊珊正懒洋洋地靠在床上,腰后垫了枕头,随着月份变大,对母体来说负担也在不断增大,看着男人大惊小怪一通,又趴下去听肚子里的动静,笑了起来,伸手摸摸他发顶说:“孩子养得好,这时候有胎动挺正常的?!?br />
    直到肚子里面安静下来,许言森才离开,依旧沉浸在对新生命的惊喜里,不过最辛苦的就是媳妇了。人前没两样,可人后,他看得出珊珊有时会露出点疲态,这在以前几乎不可能。

    轻轻拢住媳妇,担心地说:“今天妈跟我说了,你又多吃了碗饭,珊珊,是不是孩子对你负担太重了?”

    别人家担心儿媳妇吃得太少,让孩子养不好,可到了许母这儿,却担心儿媳妇吃得太多,到时孩子养得太大,生孩子可就困难了,可是吧,检查结果孩子并没有超标,所以许母心里纠结得很。

    袁珊珊叹了口气,她自怀孕后的担忧变成了现实,也不知这情况是好还是不好,她往许言森怀里靠了靠说:“你说咱们的孩子,有一个继承了我的能力,是好是坏?”

    两个孩子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其中一个起初不太明显,可等到两个多月后,明显会吸收起她的异能来,那时她便知道,这个孩子会是个异能者。

    最近这段时间的需求变得大起来,所以她也不得不多进补,吸收食物里的能量转化为异能供给孩子,如果一旦这种需求得不到满足,对她和孩子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许言森先听得心里一紧,忙问:“对珊珊你有没有影响?”珊珊最近容易露出疲态,是不是因为孩子吸收了珊珊的能力?

    袁珊珊笑了一下:“我没太大的事,完全在我承受范围内,平时我也没有太大的需要,就是担心这孩子出生后,不能像成年人一样控制好自己的能力?!?br />
    许言森担心珊珊只是为安抚他才会说没事,脸上的喜意减退了少许,心里留下了担心的影子,嘴上安慰道:“没事,到时我们两人一起教孩子?!毕劝押⒆影踩吕床拍芸悸呛竺娴氖?。

    袁珊珊将他的担心看在眼里,眼神柔和了一下:“是啊,孩子既然来了,那不管什么情况,以后好好教就是了?!?br />
    孩子在她肚子里一点点长大,与她血脉相融,那种感觉是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清楚的,所以不管怎样,她都会好好地教自己孩子,让她更好地这个世界里生活下去。

    两人偎依在一起,孩子的孕育,让他们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肩上的责任。

    第二天起床后,许言森跟许母简略说了一下原因,许母不知内情,只觉得孩子继续妈妈的力气,这是好事啊,像孩子他妈多好,看珊珊就知道了,他们家又不是养不起,所以每日做的饭菜又增多了,并且还多准备了一些自制的R干和各类干果,让袁珊珊带在身边,上班的时候可以随时拿来吃。

    许言森也照例每天先将媳妇送去医院,再自己去单位上班,晚上再去接了一起回家,用以后的话来说,那就是二十四孝好老公,别人看了则夸他是模范丈夫。

    到后来,许言森将自行车换成了三轮车,三轮车里放了张椅子,路上更加安全了,袁珊珊也乐得享受他的服务。

    眼看要国庆节了,许言森打算放假的时候带他妈和媳妇去公园里转转,大家都放松一下,特别是媳妇,却在这时,接到了从省城打来的电话,是韩师兄打来的。

    “大师兄,你是说三师兄那边有消息了?”许言森忍不住拔高声音。

    “是啊,小师妹现在怀着胎,我就来跟你说一声?!焙冈诘缁傲硪煌匪?。

    “大师兄,是不是三师兄那边有什么情况?”许言森听出韩父的声音里带着点唏嘘。

    “是啊,我今天刚收到一封信,把你二师兄也叫过来了,他就在我身边,还没告诉师父,你们三师兄人并不在港城那边,所以托人往那边打探也一直没有结果,他是先去了港城,又从那边去了花旗国,今天收到的信是从花旗国发出来,从港城那边辗转了一圈才送到我这里,路上折腾了两个多月?!?br />
    韩父唏嘘不已,不过也总算可以松了口气,三师弟人还活着就好,哪怕一时间无法见面,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三师弟竟也放弃了中医,改为经商了,看到这情况,韩父当时就一个念头,幸好师父又收了小师妹这个徒弟,否则师父这一脉,真要断了传承了,他们这三个徒弟实在太有负师父的期待了。

    周术在信里说了,因为不知国内如今情况如何,不敢贸然寄信回去,毕竟以前在国内,有海外关系会成为重点打击对象,所以托人从港城那边送信,找一个可靠的人亲自送到省城,他也担心当初自己离开后那边的人仍不放过师父和两位师兄,生怕他们已经不在省城了。

    “跟师父说吧,等下中午我去找珊珊,当面也把这事说清楚,我想师父更乐意听到三师兄好好活着,从不从医倒并不重要了?!毙硌陨ㄒ榈?,经历的事情多了,反而容易看得开。

    “嗯,我跟马辉也是这么商量的,也准备等下中午休息的时候直接去师父那边,你也好好跟小师妹说。信里留了那边的地址,到时我和马辉会写信给他,告诉他师父又收了个小师妹?!边裥旯?,韩父的声音里也带了几丝轻快。

    暂且不说周老爷子看到这封信是怎样的心情,中午袁珊珊听明许言森的来意后,也感慨不已,人活着就好,至于做什么并不重要,只要不杀人放火就行了,否则回来了也得被师父逐出师门。

    “在想什么?”许言森看袁珊珊在出神,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