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13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3八章

    袁珊珊回过神说:“有点担心师父, 师父毕竟年纪不小, 快八十岁的人了, 这个年纪大悲大喜都不好?!币膊恢遣皇撬蛭吃械脑倒时涞糜行┒喑钌聘衅鹄?,“我想回去看看师父,行不?”

    “这……一来一去这路上的时间……”许言森有点迟疑, 又舍不得看到媳妇脸上露出难过的神色。

    见许言森不是很坚决地反对,袁珊珊回去一趟的念头更强烈了:“叫上州哥送我们回去, 路上你跟州哥轮换着开车,对了,也可以带上州哥的对象,路上多些相处时间?!?br />
    许言森露出苦笑:“珊珊你……我还没答应呢, 先想想咱妈吧, 妈会同意?”

    “我身体绝不会有事, 你想当时嫂子还坐火车赶回来参加我们婚礼,就是……叫上州哥对象的话, 妈不能跟我们一起回去看看咱爸了?!痹荷杭绦?。

    “好了,等我们晚上回去再商量怎样?”许言森快投降了。

    袁珊珊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叹得许言森差点落荒而逃。

    下班回去后,到底撑不住媳妇的眼光,许言森主动开口跟许母提了这事, 想和珊珊回省城一趟看望师父, 袁珊珊也在一边眼巴巴地望着许母, 看得许母心一软就先答应下来了, 话出口才后悔起来, 恨不得将刚刚脱口而出的话收回去,可看到珊珊欢喜的表情又觉得,也许没啥问题吧,放在过去,哪有女人怀了孕就不出门的,别说出门了,下地干活也一样不差的。

    可珊珊怀的是双胎啊,这路上能不能休息好?能不能吃得好?但她也清楚袁珊珊和她师父间的感情,周老爷子手把手地把一身医术都教给了珊珊,,这时候不去看一看,这心里能放心得下?

    许母左右为难,然后背着袁珊珊将儿子骂了一顿,骂他不知道拦着媳妇一点。

    许言森苦笑不已,现在的媳妇对他的杀伤力是成十倍百倍增加的,看他妈今晚,不也还容易就松口答应了,答应后才反悔。

    晚上跟袁珊珊回房后,许言森把她身体掰过来,若有所思地问:“珊珊,我跟妈答应得这么快,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他觉得自己明明不想答应的,可一看珊珊的表情就心软下来,不由自主地松口了,看她妈答应后的后悔神色,跟他差不多。

    袁珊珊眼神飘了一下:“可能有吧,不过这都是你孩子造成的,一切都是无意识的,当时我只是想让你答应,没想到就……”最后干笑了两声,她也是事后反省发现了这点。

    “你啊,”得到答案的许言森无奈又纵容地咬了口媳妇的鼻子,“不过你得答应我,路上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症状,赶紧告诉我,那我就不追究这件事了?!?br />
    媳妇的能力让他越来越不敢小瞧了,这还是无意识的,当然也跟他本来在媳妇面前没啥自制力有关,看来他们以后孩子的教育任务是挺重的,不是担心孩子滥用,而是担心被人察觉甚至利用,那样的结果不是他跟珊珊愿意看到的。

    许母答应的话也不能收回头了,只能多做些吃食让他们带路上,别饿着了大人孩子。许言森也找到许言州,后者一听是袁珊珊的事,二话不说就应下了,正好也带他对象出去玩一圈。

    两人各请了一天假,路上的时间可以宽裕点,在许母与袁卫彬极不放心的目光下出发了。袁卫彬也想抗议来着,可哪里是他姐的对手,他姐把他轻轻往边上一提溜,得,就算他姐大着肚子,也比普通人强悍。

    许言州现在处的对象并不是当初相看的人,当初相看的一个没成,反而是他在于秋离开京城后自己认识的,因为双方年纪都不小了,所以他们正式确定恋爱关系后,双方家长便见了个面,准备下半年就把事情办了,不管是于秋还是许大伯,在这事上都松了口气。

    许言州的对象叫刘英霞,两人最初相识还是因为一起英雄救美事件,刘英霞半路上包被小混混抢了,正好经过的许言州顺手将小混混拦下了,并且还扭送到派出所去。

    刘英霞为感谢许言州的帮忙,出来后便请他吃饭,饭桌上一聊开,发现他们以前竟然是一个大院里的,一起玩过官兵捉强盗的游戏,当知道这姑娘就是曾经每次*迫他当强盗而自己当官兵的小姑娘时,幼稚的许言州,居然隔了这么多年还记得儿时的仇恨,把人家姑娘好一顿喷,就此,他被人家姑娘惦记上了,要许言森说,他们这属于不是冤家不聚头,合该他的缘分到现在才来。

    儿时,刘英霞一个小姑娘却最喜欢扮官兵和打鬼子的红军,如今过去了这么多年,刘英霞看上去依旧比其他女人多几分英气,只不过刘家的情况也挺复杂,两人初见面之所以一开始没把对方认出来,那是因为刘英霞早早就随家人离开了大院,到了地方上,一待多年,后来又在运动中下乡C队,直到前两年才回到京城,这一路走得极不容易。

    一路上有许言州和刘英霞不时斗嘴,袁珊珊一点不觉得闷,等她在车里睡过两觉后,已经到了省城。

    进了城内,四人先找了地方饱餐了一顿,也正好下车活动一下,刘英霞在另一边扶着袁珊珊,也是担心了一路,快五个月的肚子跟别的孕妇六七个月的差不多大了:“没什么不舒服的吧?看言森这一路上都没能放下心来,现在平安到达,他也能松口气了?!?br />
    “没事,倒是让你们一路受累了?!痹荷盒π?,这一路上两个孩子都挺乖的,也许能感受到她的心情,一点没闹腾她。

    “反正我是跟出来玩的,这里我从来没来过,正好让言州带我玩几圈?!绷跤⑾即筮诌值厮?。

    等吃了饭再开车去周老爷子住的地方,叫门的时候是韩母过来开的门,看到这一行大吃一惊,特别是中间挺着肚子的袁珊珊:“你怎么跑回来了?言森也是的,竟然把你放出来了,快进来,这一路上是怎么过来的?”

    韩母吓得赶紧把袁珊珊扶进去,并大声通知里面的人,于是包括周老爷子在内,所有人都跑了出来,老爷子惊喜之下也想好好骂她一顿,可听到许言森解释是一路开车回来的,又心疼地叫人赶紧进屋。

    进了屋,老爷子就亲自给小徒弟把了脉,许言森和其他几人都眼巴巴地看着,虽然看袁珊珊气色不错,但折腾了这一路,许言森也担心珊珊会不会报喜不报忧。

    看师父脸色渐渐缓下来,袁珊珊笑着说:“师父这下该放心了吧,我自己身体会不知道?我就是回来看看师父,这接下去几个月更没办法出来走动了,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师父?要不师父这回跟我去京城吧?!?br />
    周老爷子被小徒弟逗笑了,松开手佯怒道:“真是胡闹!”然后绷不住自己先笑起来,“你回不来师父我还不能过去看看你?师父我等不及看两个小徒孙呢,这下好,儿女双全了?!?br />
    “呀,是龙凤胎?”韩母惊喜叫起来。

    “师父,真是龙凤胎?”许言森的声音紧随其后。

    周老爷子一看这情况,转向小徒弟:“丫头,你不会不知道两个孩子情况吧?你没告诉言森这小子?”

    袁珊珊无奈扶额:“师父,我想给他一个惊喜啊,这么早公开出来做什么?”

    “没事,没事,现在就很惊喜了,”许言森马上说,嘴巴咧到耳朵根了,“原来珊珊你也一早知道了?!?br />
    韩父和马辉看得哈哈笑,老爷子也笑得直摇头,许言州和刘英霞已经向两人恭喜起来,袁珊珊看到师父的情况,心里也吐了口气。

    见师父之前,她一直担心,师父会不会因为得到三师兄的消息,而让之前一直支撑着他的那股劲气,松懈下去,放在师父这个年纪的身体上,肯定要出问题,现在亲眼看到师父,精神力扫了一下,刚刚也顺便帮师父把了下脉,果然情绪波动还是很大,身体多少受了影响的。

    “师父,我的孩子以后还等着师父给他们启蒙医术呢?!痹荷盒ψ潘?。

    周老爷子指着另两个徒弟说:“你们看这个贪心的,两个都要让我老头子来教,我教得过来?说不定两个都跟韩瑞这小子一样,*着学也学不进去?!?br />
    无辜受殃的韩瑞一脸委曲,这能怪他吗?

    “两个不行,那一个总成了吧,有个会跟我一样的?!痹荷航档鸵坏愕阋?。

    “丫头你说真的?”周老爷子起了兴趣。

    “当然,我会哄师父?”

    “那师父等着?!?br />
    袁珊珊的房间一直留着,韩母去给许言州和刘英霞收拾出两个房间来,袁珊珊陪着师父说了好一会儿话,看师父精神不济送回房休息后才出来,外面两个师兄正等着她。

    “还是师妹你有办法,看到你回来,师父嘴上怪责,可精神状态好多了?!甭砘愿锌?。

    韩大师兄也点头说:“是啊,那天给言森打了电话后,中午我跟马辉就回来把信交给了师父,当天下午和晚上,师父只是表现得情绪比较激动,可等到第二天起床后发现有些不对劲,当时想告诉小师妹的,不过被师父拦下了,师父说他休息两天就好了,只是到底不能放心?!?br />
    所以这几天他们一直有人陪在师父这儿,他和马辉下了班后也奔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