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第14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40章

    许母后面也急急跑出来:“老袁你来了,珊珊你站边上别动, 我跟彬彬搬行李, 你就看着好了?!闭飧鋈萌耍眯牡亩备?,少让她动弹还不乐意。

    袁珊珊只得停下来, 看她爸走近了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怎脸上没长多少R,光长到肚子上了?”

    许母附和道:“可不是, 我看了也着急,幸好身体还好着?!?br />
    许母跟袁卫彬一起提行李,袁父不放心地扶着自家姑娘进去。

    袁父跟许母说了老许的情况, 得比他晚上一天才过来, 许母已经听老许抱怨过了,说老袁连一天工夫都等不得,否则两人结伴来京城多好,路上还能有个说话的人。

    “你哥要来, 我劝住了, 还是等明天开了春再带孩子一起回来, 大人受得住, 这孩子吃不消?!痹父馐土艘幌?,因为毛毛出生后还没见过爷爷, 袁大哥本来想这次一起来京城团聚, 可京城这边比袁大哥所在的军区温度低得多, 袁父再想见小孙孙, 也不忍心让他过来。

    “这样好, 等毛毛大点身体素质强一点, 冬天来这儿也没关系,现在太小了,明年天暖和后过来,正好见见小弟弟小妹妹?!痹荷阂仓荒芸醋耪掌胂裥≈蹲拥哪Q?,如果不是她怀孕了,肯定会抽个时间亲自去看一看。

    果然,许父是第二天这个时候到的,依旧是袁卫彬开车接过来的,当天下午,许言森手里的工作才结束赶回家,一进门就听到屋里的说笑声,许言森也笑开了,四合院难得这么热闹,这是两家人头回凑一起过年。

    “爸,你来了,伯母和丫丫也来了?!毙硌陨吹酱蟛复叛狙疽补戳?,还有许言州这一对,他们已经在元旦那天办了酒席,现在身上还带着新人的喜意,倒是这回寒假,郑乃乃和郑学军回家了,郑乃乃暑假也没回去,放不下家里,也因为袁珊珊这里人多,所以郑乃乃才放心回去的,再回来的时候也许能正好赶上袁珊珊的孩子出生。

    “小叔叔?!毖狙久飨员仁罴倮锏氖焙蚋诺每?,声音清脆地叫人,许言森摸了摸她脑袋。

    许言森跟大家打过招呼后过来看媳妇,并带回来一个消息:“小姑和张成?;乩垂炅??!?br />
    于秋和许母妯娌两个对看了一眼,淡淡笑道:“回来就回来吧,腿长在他们身上,总不能真不让你们小姑不回来看看爸妈,说起来,这一走好些年没回来过了?!?br />
    于秋又说:“是刚回来的吧,我带丫丫出门的时候没听丫丫她爷爷提起?!?br />
    许言森点点头:“嗯,我刚准备下班,接到大伯电话,是爷爷那里打过来通知的。爷爷说了,今年春节等初一那天回去吃个饭,让珊珊别去了,就留在家里?!闭馐嵌栽荷旱奶乇鹫展?。

    虽然事情过去了好些年,可许母也不愿意这个时候让珊珊去对着许蕴淑母子俩,她可不认为这母子俩会有多大改善,老话还说本性难移,不指望她性子能改过来,只要这几年的日子让她学着收敛点就不错了。

    “听你爷爷的,就待在家里,不用特意过去,以后日子长着呢?!毙砟概陌?,她这做婆婆的都发话了,谁能说什么?何况是老爷子亲自说的。

    袁珊珊点点头,她也乐得轻松自在,这母子俩这几年一直没回来,她几乎快忘了这两人的存在了,言森刚提起时,她也愣了一下。

    刘英霞对这母子俩好奇得很,她只有儿时的印象,记得那是个挺骄傲的女人,曾经让她羡慕的,刘家跟许家不是一个系统里的,又是后来回京的,她家人也不清楚许家的情况,所以一直到两人办喜事请客人的时候,才从许言州嘴里听了个大概,简直无法想像出,曾经那样骄傲的一个人,落到被老爷子赶出京城的地步。

    特别是许言州一提起这小姑就一脸讨厌的表情,可见这关系糟糕到何种地步,之前没回来见不到人还罢了,这回却要碰面了,问许言州还不如问袁珊珊的好,因为她们两人的角度是一样的。

    袁珊珊嗤嗤笑了笑,提起这小姑真是一言难尽,只怕对许言州而言感觉也是如此,所以才没跟刘英霞细说,她也说得比较含糊:“小姑的前夫犯了事,张成海也参与的,小姑不仅要救儿子,还要救她男人,触到了老爷子底限,把老爷子气得中风进了医院,就这样还没死心,这才被送出去的?!?br />
    “我们这一辈最不喜欢她的就是州哥了,因为她以前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踩低州哥来衬托她的儿子,就是张成海也将自己当个人物看不上州哥,你说州哥对他们会喜欢得起来?”

    刘英霞刚刚只是好奇,听了这话顿时也厌上了,这是当长辈的能做出来的事?这么看起来,她儿时的印象完全是错误的,骄傲是骄傲,但未免傲得盲目自大了,要是对她公公也就是小姑的亲哥有几分尊重,会这样对待亲侄子?

    被袁珊珊这么一点拨,刘英霞立即知道应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这母子俩了,她倒要看看,敢欺负她男人的母子俩,到底有多能耐,她男人只有她能欺负,对外则是一致的。

    除夕这天许家就是分三摊过的,许大哥除夕这天赶了回来,许大伯一家也算齐全了,老爷子和老太太就和姑娘外孙一起过除夕,四合院这边又是一摊,两家人凑在一起过得分外热闹,正好这一年也开始了春晚的举办,这时候的春晚对老百姓来说,算得上是难得的盛宴,大家看得津津有味。

    十二点一过,放完了鞭炮大家便各自休息去了,第二天,袁珊珊能留家里,许言森必须跟他爸妈一起去老爷子那边,有袁父和袁卫彬在家陪着珊珊,许言森也很放心。

    许言森下午就早早回来了,许父许母则到快天黑才到家,许言森回来时只向袁珊珊轻轻摇了摇头,这让她了解到,许言森对那母子俩的观感并没有改变多少,也是,就许蕴淑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要改早就改了。

    许父许母回来时脸色有些一言难尽,许小姑的事情对于袁父来说也算不得外人了,毕竟当初可是把袁珊珊牵扯进来的,许父无奈地笑道:“老袁啊,我这个妹妹,也四五十岁的人了,却跟没长大似的,这回倒知道跟我们耍心眼了,不过要我看她就没太多心眼,肯定是我那外甥在背后教的,那小子性子一看就跟我这妹妹不同,好好的过个年,就听她哭诉在那边日子有多苦了,幸好珊珊没去,否则连顿饭也吃不好?!?br />
    “爷爷答应他们回来了?过了年不用回去了?”袁珊珊好奇道,只怕许小姑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吧。

    许母撇嘴说:“人回来了还愿意再走?说是让他们回来过年,可将行李都带回来了,不就是准备长住的?!?br />
    等回了房,许言森跟袁珊珊说了自己的感受:“我感觉张成海整个人Y恻恻的,以后跟他还是少接触?!?br />
    袁珊珊提醒道:“还是让人稍微留意一下张成海,别一时大意了让他拖后腿?!?br />
    许言森忙应道:“嗯,等言州过来了,我跟他商量一下,是得要看住他才行,这种人,从根子上歪了,就小姑这人哪里教得好他,当初要不是他身上有了污点,要我说,将人丢进部队里C练了几年,也许比跟小姑待在一起的效果要好。算了,不说他了,今天宝宝们乖不乖?”说着就跟孩子们打起招呼来。

    许父和袁父到底不能久待,来的时候岔开了一天,回去的时候如了许父的愿,两人是一起走的,路上有个伴,两人走得也不是很放心,特别是袁父,因为自家闺女的预产期就是这个月,而且怀双胎提早生产的可能性很大,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许老爷子才没叫袁珊珊初一跑那边去,好好地在家待产。

    自许言森上班后,天天都要接到电话,除了许父袁父那边,还有韩师兄关心询问的电话,许母在家也将生产需要的物品全部打包备好,小衣服和N布全部烫过又晒过,只要一发动,她可以直接拎包就去医院。

    周末,许言森陪着袁珊珊出来散步,适当的活动有利于生产。

    在巷子里碰上居委会的张大妈,张大妈一看袁珊珊这肚子就说:“快生了吧,可得小心些了,对了,正好碰到你们小夫妻,就通知你们一声,最近这一片治安也不太好,家里小心些,特别是你们家有孕妇,平时门户守紧些?!?br />
    张大妈跟他们扯了一通,城里游手好闲的青年越来越多,正经事不干,就知道跟着胡闹,让人看得闹心,也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事。

    袁珊珊听了微皱了下眉头,这严打只怕要开始了,接下来形势要紧张一些了。

    张大妈拍拍袁珊珊的手说:“你们不要不当回事,我前天大白天就碰到一桩抢劫,你们慢慢散步,我赶去通知其他人家,让大家都注意起来?!?br />
    “张大妈慢走?!毙硌陨克妥哒糯舐?,回头不放心地说,“家里就你跟妈两人在家,这要有什么人闯进来……要是早听彬彬的,将大黄大黑弄过来就好了?!?br />
    “哪有那么凑巧的?再说真闯进门来,倒霉的肯定是那贼?!痹荷盒Φ?。

    许言森不赞同地皱眉头,媳妇厉害是厉害,可快生产的人了,任何意外都出不得。

    可就在这时,张大妈的叫喊声从远处响起来:“站??!抓小偷??!抓贼??!你别跑——”

    刚听到声音,就见到一个身影慌慌张张往他们这边跑过来了,张大妈和另几个人也很快从后面追上来,许言森来不及多想什么,忙将袁珊珊掩在身后,恨不得拍下自己的乌鸦嘴,心里暗暗叫糟,又怕惊动那人。

    可怕什么来什么,逃跑的人一眼看清这两人情况,就往两人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后面的大肚婆冲过来。

    “珊珊你别动,我去对付他!”许言森躲不得了,必须将人拦住不能让他接近珊珊。

    袁珊珊眉头一拧,她看清那人怀里亮光闪过,那是一把刀,许言森想要赤手空拳对付,容易出事,说时迟那时快,袁珊珊伸手从墙头抠出一片砖角,随手就朝那人已经亮出刀子的手腕上砸过去。

    “哎哟!”

    “哎哟!”

    接连两声响起来,刀子的跌落让许言森也唬了一跳,同是上脚就将人踹倒摁在地上,焦急地回头看向媳妇,有一个哎哟声正是袁珊珊叫出来,就在这时,张大妈带着人赶到,许言森忙将人交给他们,转身飞快跑到袁珊珊身边:“珊珊,你怎样?”

    袁珊珊拧着眉头说:“好像要生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