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第14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41章

    许言森一下子懵了, 又赶紧甩甩脑袋, 这时候不能慌:“珊珊,我抱你回去?!辈荒芙荷阂蝗肆粼谡饫? 就那贼还在挣扎呢。

    说着就要弯腰将袁珊珊打横抱起来, 被袁珊珊一把止住, 因为外面的动静同样惊动了在院子里的许母和袁卫彬两人,他们一听清外面喊的是什么,就赶紧丢下手里的事往外跑,珊珊就在外面散步,要是碰上贼那就坏事了,哪里敢耽搁, 所以这会儿已经跑出了院子。

    “别急, 妈和彬彬来了,让彬彬把三轮车骑出来?!痹荷罕ё哦亲雍苷蚨ǖ厮?。

    许言森回头一看,果然如此, 马上扯开喉咙喊起来:“彬彬把三轮车骑出来,你姐要生了,马上送医院?!?br />
    什么?袁卫彬脑子炸了一下, 可反应也够迅速, 马上跳起来就往回蹿, 比来时速度更快, 眨眼就不见人影了。许母看清这里的场面脑子也晕了一下, 慌忙跑过来看儿媳妇:“珊珊没事吧?”

    许言森的脸比袁珊珊还要白, 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妈, 没事,你快回去把准备好的东西带上,我先送珊珊去医院,妈你慢点来不要紧,对了,先打电话给州哥,让他开车来接妈你去医院?!?br />
    “妈,我没事,真的,才刚开始阵痛?!痹荷阂参⑿ψ虐参啃砟?。

    “好,好,那我这就去打电话,言森你照顾好珊珊,我马上就能赶到的?!毙砟敢徽蠓缢频嘏芄?,胡同口居委会那边就有电话。

    “珊珊你别硬撑着,靠着我点?!毙硌陨盍私庾约合备玖?,看她声音都叫不响,就知道她情况并不如表面轻松,脸色比刚刚白了不少。

    袁珊珊的身体放松了点,长吐了一口气,额头上有汗意渗出来,故作轻松状说:“我没事,刚刚一阵已经过去了,这两个孩子,等不及要出来了?!?br />
    许言森还要警惕着另一边的情况,好在那边也被张大妈提醒了这边情形,迅速将那人抓起来扭送走,张大妈这时才急急过来看袁珊珊情况:“真是该死,哪想到就碰到这样的情况,这个天杀的?!彼部辞辶四窃艟瓜氤遄旁荷豪?,幸好被拦下了,否则后果不敢想像。

    正说着,袁卫彬已经骑着三轮车过来了,下了车就和许言森一起将袁珊珊弄到车子上,并用挡风的棉被将人包裹住,许言森马上回到车头:“彬彬你守好你姐,我来骑!”这时候他只信任他自己,要用最快的速度将珊珊平安送去医院。

    来不及跟张大妈打声招呼,许言森就踩了起来,张大妈也风风火火跟着冲了出去,一定要严惩那个王八蛋。

    人扭送到派出所后,随即有人跟张大妈一起过来看现场,张大妈就站在原来许言森和袁珊珊待的地方,描述许言森怎么冲出去一脚就将小偷踹翻,然后其他人才赶到将人逮住,并没收了一把刀子。

    看到刀子时张大妈后怕不已,起初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人身上还藏了把刀。

    派出所的人可比张大妈眼睛利索多了,很快便发现了致使小偷手腕受伤的凶器,一块砖角,那而砖角与张大妈所站的角落里墙上缺的一块正好吻合,张大妈惊得张大嘴巴:“所以说,这砖头是从这墙上抠下来砸过去的?谁这么大力?是小许吧?”

    一个年青人将砖角放进墙角里,正好填补那块小坑,说:“不管是谁,这力气够大的,生生将砖角挖出来,而且丢的准头还那么大,那家伙的手腕受伤也不轻?!?br />
    虽然许言森的条件更加符合,可派出所的人却觉得出手的人有更大的可能性是他身后的孕妇,不过这得等见到当事人才能清楚,这次多亏了他们才能顺利将人抓住,免除了更严重的后果。

    不管这些人怎么判断的,许言州接了电话就急吼吼地冲出来,于秋和刘英霞也跟上车帮忙,将丫丫也带上了,总不能把孩子一人丢在家里吧,再说丫丫也想早点看到小弟弟小妹妹。

    许言州接了许母和准备好的包裹就往医院赶,跑到妇产科时许母直喘气,就看到外面待着的两个大男人,都扒在门缝那边往里看。

    许母忙跑过去问:“言森,珊珊人已经进产房了?这么快?”

    “妈,”许言森发音发颤,“珊珊路上羊水就破了,到医院时我跟彬彬才知道,所以一进来就进产房了,妈,你说珊珊不会有事吧?”

    “呸!你有事珊珊也不会有事,瞎吓唬自己做什么?医生怎么说的?”许母用力拍了一记儿子。

    袁卫彬也眼巴巴地看着许母:“我姐真不会有事?”他姐路上居然一声没吭,扶她下车的时候听她这么一说,袁卫彬当时就吓得腿有些发软。

    “你们两个大男人,还没珊珊一人有用,先坐下来慢慢等着,当初我生言森你时可是疼了一天一夜才把你生下来,不过珊珊羊水破了,应该快得多?!毙砟缸炖镎饷此?,可眼睛也不住地往产科里面飘,里面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是啊,别自己胡思乱想,除非不生孩子,否则女人都要走上这一遭?!庇谇镆舶参空饬礁隽成谎椎哪腥?,好笑又感慨。

    “喂喂,现在是你媳妇在里面生孩子,你这副样子我还以为是你生孩子了呢?!毙硌灾荽蛉さ?。

    “少说两句!”于秋没好气地捶了这死孩子一记,刘英霞也赶紧将他拉开,不会说话就不要说,看他张口又要说什么,赶紧掐了他一把,许言州立即闭嘴。

    许言森现在也无心跟许言州斗嘴,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里面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的媳妇身上,他倒想跟进去的,可别拦下了,袁珊珊也让他在外面等着,可在外面却感觉时间走得那么慢,为什么还没有动静?

    刚被安抚下来的许言森,去跑门边去扒门缝了。

    丫丫非常乖巧安静地待在乃乃身边,知道大人现在都顾不上她,她也不时望向关着的两扇门。

    就在许言森等得挠心挠肺的时候,里面终于响起婴儿的哭声,坐在外面椅子上的许母和于秋立即站了起来:“进去了几个产妇?是不是咱们珊珊生了?”

    “有人出来了?!毙硌陨恢倍⒆琶欧焱锟?,看到一个护士往门口来。

    门从里面打开,护士看到许言森笑了笑:“恭喜你们,袁医生生了一对龙凤胎,孩子的衣服有没有准备?袁医生让我出来拿的?!?br />
    “在这,都在我这儿,”许母忙将一个包裹塞进护士手里,欢喜道,“孩子好不好?孩子妈呢?”

    许言森也对护士再三感激,追问:“我媳妇怎样?”

    护士看家属都在追问孩子妈妈的情况,心里挺高兴,而不是只顾着孩子:“放心吧,袁医生身体挺好,孩子生得也很顺利,收拾好就能送出来了,你们可以先派一个人在病房里等着?!?br />
    护士说完就带着衣服进去了,于秋忙说:“我去病房里吧,你们娘儿俩在这边等着珊珊?!?br />
    “谢谢嫂子了?!毙砟父屑さ?,她也想守在这儿第一眼看到自家的龙凤胎小孙孙,走到儿子身边拍了拍他,“这下放心了吧,孩子和珊珊都平安,彬彬也放心吧?!?br />
    丫丫为了不给大人添乱,也跟着乃乃一起走。

    两个大男人一起用力点头,忽然袁卫彬叫起来:“哎呀,我爸让我打电话给他的,还有刚刚的时间有没有记???两个孩子几点几分出生的?”

    刚刚心思都不在这上面,现在才想起来,一看手表,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了,所以到底是在十一点前还是十一点后出生的?许言森和袁卫彬两人光傻瞪眼,都说不清楚。

    “好了,等见过你两个小外甥后再去通知你爸,对了,我也忘记跟言森他爸那边说一声了,时间等会儿问问里面的医生护士,他们应该知道的?!毙砟感ψ潘?,她也忘了去通知其他人,实在是因为进了医院就进产房了,实际上也没等多久这孩子就出生了,说起来这个上午也算是兵荒马乱了。

    这说生就生了,她几乎没见过头胎生得这么顺利的,这还是双胎,更罕见,儿媳妇有福。

    于是守在这儿的人都等着先看孩子和孩子妈了,没人先去通知,倒是许大伯今天没休息仍在单位里,快中午了打个电话回去看看,结果家里没一个人,又打到门卫上,这便知道了一家子上午急吼吼地出门了,许大伯暗自嘀咕:“不会是孩子要生了吧?”

    于是一个电话打到医院里,一查询果然是,这下好,没等许言森他们想起来通知各方,许大伯一个个电话打出去了,负责通知到每一个人。

    人在疗养院的许老爷子刚放下电话,马上叫人准备车,去医院,老太太追出来问怎么了,老爷子正乐着呢:“什么怎么了?我小曾孙孙快出来了,我得赶去医院看看,你在家待着?!?br />
    老爷子收拾了几样东西风风火火地出去了,这模样让人一点看不出原来中风过的,行动不要太利索。许蕴淑从里面走出来,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爸呢?爸人怎么不见了?”

    她听老太太的话,每天都带着儿子往疗养院来,想尽办法哄回老爷子的心,可这一转眼人怎么不见了。

    老太太嫌女儿反应太慢:“电话来了,医院那边快生了,你爸等不及要去看他曾孙子了,成海呢?你跟成海收拾一下,我们也赶过去?!?br />
    许蕴淑几年的时间却老了十岁,看上去跟于秋许母年纪差不多了,一听这事眉头皱起来:“我一个当姑的上赶着去看他们做什么?爸也是,他什么身份,去看孙媳妇生孩子?”

    “你这孩子,这话千万别让你爸听见,我早跟你说了,这个孙媳妇跟别的不一样,把你以前那些做法收收,何况现在她肚子里怀的是一对龙凤胎,你爸可高兴坏了,你这时候不出面你爸能高兴?快点,叫成海一起去,你要不想成海好了你就待着吧?!崩咸?。

    “行了,我去还不成吗?我这就叫成海去?!毙碓淌缫ба栏?,形势不如人,只好暂且低头,等着吧,等她把她爸的心哄回来,看那些人还敢不敢这么对她!

    医院里,产房的门再度打开时,两个护士前面先出来,一人怀里抱着一个穿好小衣服用小被子包裹好的孩子,面上都带着喜意,许母和袁卫彬忙欢喜地迎过去,许言森急忙伸头看了一眼,就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后面被放车上推出来的袁珊珊身上。

    车子推出来了,许言森一看媳妇脸色更少了几分血色,头发也被汗水打湿了,此时也正好迎着许言森的目光看过来。袁珊珊柔柔笑道:“看过孩子没?男孩是哥哥,女孩是妹妹?!?br />
    许母手里已经接过一个孩子了,护士正告诉她这是妹妹,许母又往旁边瞄了眼另一个小孙孙,笑看着袁珊珊说:“他光顾着你了,就看了孩子一眼,我估摸着都没看清楚哪个是哪个?!?br />
    袁珊珊嗔了许言森一眼,却也在这一刻内心有股满足感,这一辈子不如上辈子过得惊心动魄,朝不保夕,却平淡得特别真实,踏实,现在又有了孩子,老天待她不薄。

    许言森摸摸鼻子,跟着车子往病房走:“你还好吧?孩子都挺乖的,抱出来也没哭闹?!?br />
    “挺好的,孩子没让我吃多少苦头?!奔坛辛怂囊炷艿暮⒆犹乇鸲?,和她一起齐心协力将另一个孩子先生出来了,不然那一个孩子会是姐姐,不过前后也就相差了一分钟,此刻她的精力也挺好的,往边上看了一眼,袁卫彬不敢抱孩子,只知道一劲地盯着看,抱着哥哥的护士笑着将这孩子放到了袁珊珊的床头,和她一起送去病房,许言森这才用手指头轻轻碰了碰闭着眼睛的孩子,心里充满了无尽的喜悦。

    许言森跟医生问了袁珊珊详细的情况,知道媳妇身体比一般产妇好,这颗心落回了肚子里,之前他一直担着心,当时他看到小偷掏出刀子时,想到身后的媳妇心里非常愤怒,可转眼看到小偷手腕被击中刀子跌落下来,就知道是媳妇动的手,所以即使制伏了小偷,这担忧的心也没能放下来,特别是听到她哎哟叫出来的时候,这心慌得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一直紧绷着的心现在突然放松下来,许言森眼前都有些发黑,深呼吸了几下症状才好转过来,医生只以为他太担心媳妇的情况,好笑地拍拍他以作安慰。

    到了病房里,许母将两个孩子并排放在一起,一样的小衣服,一样的小被子,虽然刚出生的孩子脸蛋红通通的,皮肤也有些皱,可在几个大人眼里就跟小天使一样的。

    袁卫彬小声嘀咕:“这放在一起了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妹妹???我都认不出来了?!?br />
    许言森看了眼便说:“这是哥哥,这是妹妹,哥哥长得像我,妹妹像珊珊?!?br />
    丫丫趴在床边一直盯着小孩看,用手指指:“这是小弟弟,这是小妹妹?!闭馐悄四烁嫠咚?。

    袁卫彬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真能分得这么清楚?在他看来,这刚出生的孩子都一个样,丫丫好歹一直在这里看着,能记住摆放的顺序也是可能的。

    许母笑道:“果然是孩子的爸爸,一眼就分出来了,珊珊也是这么说的,我看也是?!彼缸鸥绺缢?,“这孩子跟言森刚生出来时一个样,这孩子也跟珊珊刚生下来时差不多?!?br />
    许言森看着两个孩子高兴极了,看了眼袁珊珊说:“我跟珊珊商量过了,两个孩子小名就叫平安,大的叫平平,小的叫安安,以后平平安安一生顺遂?!?br />
    “这个好!平安是福!”许母一听也非常满意,他们这代人包括儿子儿媳妇这一代,都经历了不少波折,这下一代不要再重复他们走过的路了。

    许大伯先赶来的医院,没想到两个小侄孙已经出生了,看得也是爱不释手。这时候袁卫彬才想起打电话的事,许大伯笑着说:“正好,之前我电话里说要生了,现在你再通知一下,已经生了,对了时间也跟你爸和言森他爸说一声?!?br />
    “我记得?!痹辣蛐顺宄宓厮?,之前特地问过护士了,第一个是十一点差两分的时候出生的,第二个刚好晚了一分钟,正巧都赶在十一点前面。

    许老爷子从疗养院赶来,要慢得多,他以为孙媳这时候还会在产房里的,哪知道被告知已经生好了回病房了,又忙不迭地赶去病房,终于看到两个小曾孙了,平平安安的名字也好,让他笑得合不拢嘴。

    因为孩子刚喝过奶又睡着了,所以病房里老爷子都注意不大声说话,把两个孩子轮流抱了抱,脸上止不住的笑意,这可是许家的第四代孩子,一下得俩。

    这时候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一说到吃饭,许母就想到儿媳的饭食问题,急急地要回家,于秋忙让自己儿子把他二婶送回去,就在家里将就吃一口,等他二婶做好了吃的再送来医院,至于其他人,就地解决一下了,其他人先吃,将许言森留下来陪媳妇,等吃完了回来再换他去吃饭。

    丫丫走的时候还特地跟小弟弟小妹妹道别,看得于秋对她疼爱不已。

    等人都离开后,许言森看会儿媳妇,又看会儿孩子,笑得跟大傻子似的。

    “珊珊你要不要睡会儿?”

    袁珊珊半靠在床上,伸手摸摸他的脑袋,摇摇头:“睡不着,我没事?!?br />
    许言森抓住她的手贴在自己脸上,闭了会眼睛,再睁开来说:“谢谢你,珊珊?!?br />
    “傻?!痹荷褐浪囊馑?,给了一个字。

    许言森咧嘴笑,忽然想起来,虽然是单人病房,可还是压低声音看着两个孩子问:“珊珊,你说的是平平还是安安?”

    “是安安,因为安安,平平才生得那么顺利,否则还要有一会儿?!彼悄概┦且黄鹗沟牧?。

    许言森心里感动坏了,看着女儿低声说:“爸爸的乖女儿?!笨醋帕礁龊⒆雍拖备?,他有种将全世界都捧在他们面前的冲动,“爸爸的小男子汉,还要靠妹妹?;?,这可不行,以后得好好教育?!?br />
    袁珊珊笑出声。

    许言森突然一拍脑门:“我忘了把相机带过来了,这下怎办?”

    “什么时候拍都行,等下大伯过来换你去吃饭,你找个电话打回去,看妈有没有出门,没出门的话让妈带上就是了?!?br />
    “好的,就是没第一时间拍下来?!毙硌陨藕兜?。

    “你第一时间关注孩子了?”袁珊珊嗔道。

    许言森嘿嘿笑了两声不说话了,相比起来媳妇当时的情况更让他担心。

    等两拨人都吃过饭,许言州也把第一趟吃的送来时,许蕴淑母子俩和老太太才姗姗来迟,袁珊珊刚打开许言州送来的红糖J蛋准备开吃,看到这三人,心说还不如不来的好。

    不过她这时候正饿着慌,没空理睬这三人,填饱肚子要紧,这孩子出生后肚子一下子空出来,就觉得空得慌,想多填点东西进去。

    许蕴淑和张成??吹秸庖患易雍秃兔烂赖那樾?,觉得特别刺眼,许言森看了眼这两人,有意识地挡在两个孩子和珊珊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