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第14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44章

    袁珊珊不知怎的就读懂了这位女同志眼里的意思, 失笑道:“没什么, 当时一时情急, 没顾得了后果, 幸好孩子没事?!?br />
    “哎, 我知道小袁是个力气大的, 路上碰到我们这些年纪大的提个米袋什么的, 小袁常搭把手,看她提得比男人还轻松, 当然小许也不差,哈哈?!闭糯舐韬竺嬗痔聿挂痪?。

    “原来如此,那我们不多打扰了, 多谢二位对我们工作的配合,你们好好休息?!迸沙鏊耐靖娲抢肟? 张大妈也跟他们一起离开了,说等袁珊珊出院回去了再来看她。

    “吓死我了, 你们两个以后不要再冒冒失失的了,要多为孩子考虑一下?!毙砟富勾υ诤笈轮?。

    “妈, 我们知道了?!痹荷汗怨源鹩?。

    经过一番忙碌,袁珊珊当天晚上总算回到了家里, 虽然本身也是在医院里工作的, 可并不喜欢病房的环境, 回到自己的地盘上, 就是小安安也咂咂小嘴巴, 啊啊叫了几声, 好似在表达自己的高兴。

    又过了两天,平平安安果然如大家所料的,变得又白又嫩,分外惹人爱,还没去爸爸那里上学的丫丫,几乎天天要跟着于秋来看弟弟妹妹,有时捧着一本童话书在边上念给弟弟妹妹听,要是得到半点反应就乐坏她了。

    袁卫彬下了班回来第一件事也是来看两个侄子,反而姐姐落后一步了。

    于秋从许母这里知道了那天袁珊珊突然发动生产的原因,回去便跟许大伯说了,并说:“要不是珊珊自己能干,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换了其他人能做到?”

    许大伯过后想想,将这件事专门电话里跟老爷子说了,他岂会不知道那天袁珊珊的态度,让老爷子心里对这个孙媳妇起了些芥蒂,觉得这个孙媳妇过于强势,对长辈无礼,将过去的喜爱也放下了几分,当然对两个孩子还是喜爱的,毕竟那两个孩子是真正意义上的许家第四代,老爷子的曾孙,又是难得的龙凤胎。

    电话过后,于秋问:“爸怎么说?这心里还介意着呢?”

    许大伯苦笑了下说:“电话里关心了下珊珊和两个孩子身体情况,我跟爸说已经出院回家了?!?br />
    于秋有些不爽道:“这么说小姑他们母子俩意见还挺大的吧,在咱爸面前闹了?可不想想珊珊那天经历了多少事,也不能因为她身体好就该承受着啊,换个人试试?那天我看得清楚着呢,那两个心里可老大不情愿的呢,我估计也是老太太压着他们来医院的,合着珊珊还得对他们摆出笑脸?”

    “你这两天没去,我跟丫丫一直过去的,平平跟安安平时乖着呢,没见过这么好带的孩子,那天好好地突然哭闹起来,说不是他们的原因我也不相信,看小姑初一那天看丫丫的眼神,我心里就冒火,我两个儿子再不好,也比她那个儿子好百倍!”所以于秋决定以后不把丫丫往那边带了。

    “其实我倒挺羡慕珊珊的做法的,而不是为了面子问题就将这件事糊弄过去,要是我当初能像珊珊一样护着自己的孩子,何至于让言州……”于秋说得眼睛都红了,她是长媳,家里那个又是后婆婆,当初有多难,咬着牙忍过来了,可不仅自己受委曲,就连孩子也跟着委曲,所以当时她看袁珊珊当场就怼,心里阵阵痛快。

    许大伯拍拍媳妇的肩,知道早些年让媳妇难做了:“都过去了,别让丫丫看到了笑话,以后也不用太为难咱们自己了?!?br />
    他也想过袁珊珊说出来的话,说蕴淑母子不是怀的善意,惊着了孩子,能到这个程度,只怕不仅仅是不是善意吧,而是怀着某种恶意,这个念头一旦生出来就无法控制,让他越发觉得这个妹妹和外甥陌生得很,能对两个刚出生的孩子怀着某种恶意,这人还有救?

    所以以后还是远着吧,就算老爷子还愿意顾念着他们母子,可想要做什么,也得经过他的同意,老爷子到底年纪大了,渐渐地少了那份杀伐果断。

    许大伯觉察出来的情况,袁珊珊又怎会不知道,即使当时有些情绪失控,可事后想一想当时的情形便也能判断出来,并说给许言森听,许言森亲了亲她额头,笑着说:“这事本应该我来做的,却让你做了这个恶人,重来一次我绝不会让他们进病房接近孩子的,至于爷爷的态度,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我会尊重爷爷,可不代表要为了爷爷对他们作出妥协?!?br />
    原本,老爷子在他心中的位置就不及爸妈,如今更是排在媳妇孩子后面,他绝不会为了孝敬长辈就委曲了孩子和媳妇:“我只怪自己没能早先一步察觉,我知道爷爷和大伯想让我顶替了原来大哥在许家的位置,可爷爷并不知道,我不是多么看重这些,就算离开了这些,我相信我们也能护庇平平和安安长大成人?!?br />
    “有一次妥协就会有第二次,爷爷虽然前几年将小姑他们弄出了京城,可我不相信这两人能改好,以后对于许家来说就是个拖累,以后不管谁牵头许家,就得把这两人负担起来,你看吧,爷爷最后肯定还是要让大伯照顾一下小姑的,”他说的是等到老爷子走的那天,“换了我我可不愿意答应?!?br />
    “珊珊,你会不会嫌弃我没有上进心?没有太大的志向?”许言森担心地看向袁珊珊。

    袁珊珊伸手摸摸他的脸,笑了起来:“正好我也没有,那可怎办?”

    许言森被逗乐了:“难怪我们这么般配?!?br />
    “你这脸皮可够厚的啊?!痹荷耗笏牧?,“早点洗洗睡吧,明天得上班?!?br />
    “遵命,老婆!”许言森翻身下炕去洗漱。

    等郑大乃乃和郑学军回到京城时,发现袁珊珊竟然已经生了,郑乃乃直说自己回来得太晚了,看到两个孩子欢喜极了。陆睿明也差不多时候回来了,他在丰城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事,因为袁父实在太高兴了,恨不得把亲朋好友通知个遍,当然得到消息的钟洪亮和陆正农都替他开心。

    所以陆睿明回到京城不是先去学校,而是直奔四合院,四合院里充满了笑声。

    许母把郑乃乃留在四合院住了,郑乃乃没推辞,她帮不上大忙,但可以替许母和珊珊看着孩子,好歹让大人有歇会儿的工夫。郑乃乃来了后,许母确实轻松了不少,心说还是自己儿媳会做人,否则哪能让郑乃乃这么热心过来帮忙。

    孩子出生后的第三个休息日,许言森出去接了个人回来,并且提前和许母及袁卫彬收拾了个房间出来,他给家里人介绍:“这是徐彪,我找卫国要的人,跟卫国一样从战场上下来的,不过因为受了点伤现在退下来了,以后就在咱家了?!?br />
    “徐彪,以后家里的安全就拜托你了?!毙硌陨依锏娜私樯芨毂?,并带他在四合院里走了一圈,包括隔壁已经修好的院子,除了负责安全外,就扫扫院子帮着拾掇一下菜地就行了。

    他向张大妈了解了一下,这一带已经发生好几起抢劫偷盗的事件了,家里平时他和袁卫彬都去上班,剩下的老的老小的小,袁珊珊还在月子里,真碰上什么事许言森也不愿意让媳妇大动干戈,那天发生的事情给他提了个醒,与袁卫国联系了一下,想让他帮着找个人。

    袁卫国在电话里好好地骂了许言森这个妹夫一顿,骂他没照顾好珊珊,转身便认真寻找起来,最后找到这位离京城比较近又因残退伍的徐彪,徐彪以前就是袁卫国手下的兵,又是给自己介绍工作的,工作也轻松,所以一口应了下来,马上就收拾了来京城。

    “请许同志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徐彪虽离开部队有两三年了,可身上仍带着当兵的作风,眼神也很正,如果不是一只手受伤使不上太大的力,也不会退下来,而且因为上过战场见过血的,许言森觉得这样的人比其他人更加警惕,有什么情况也绝不会手软。

    “我相信你,你是卫国的兄弟,来了这儿就跟我们是一家子,平时没必要拘谨,我不仅是卫国妹夫,还是跟他一块儿长大的兄弟,走,将行李放下后,见见卫国的两个小外甥,我的两个孩子?!毙硌陨ψ潘?。

    “好?!毙毂氲纳袂橐采陨苑潘上吕?,露出点笑容。

    家里人对徐彪的到来都表示了欢迎,像他们这样只有一家子住一个大院子的,很容易被人盯上成为目标,所以对许言森的做法双手支持。

    没过两天,一辆卡车停在了胡同外面,车上的人搬下一个铁笼子送到四合院,原来是袁父不放心这里的情况,特地找了顺风车托人将家里的两条狗送了过来,有徐彪在,也不愁没有照顾这两条狗的人。

    “老袁想得真周到,这两条狗,珊珊跟彬彬都养熟了?!毙砟付韵掳嗷乩吹亩铀?,袁卫彬一回来看到大黄大黑就乐坏了,他爸居然找人将狗送过来了,他以前怎么说他爸都不同意的,大黄大黑对他也依旧亲热得很。

    大黄大黑在外面叫唤着,房间里的平平和安安也“啊啊”地响应着,特别是安安,口水都淌下来了。袁珊珊只能抱着孩子站在窗前往外看,没出月子,家里人谁也不让她出房门,只得在房里闷着了。

    进来看媳妇孩子的许言森,见到这情形笑了:“还是咱爸考虑得周到,现在家里让我放心多了。平平安安,想爸爸了没?”

    “就你C心?!痹荷盒睦镆餐Ω咝说?,“就是爸习惯了大黄大黑,现在突然没了,一人在家要孤单多了?!?br />
    “以后会好的,以后我们带平平和安安一起去看外公?!毙硌陨焓纸庸舶?,现在抱孩子动作熟练多了。

    转眼便出了月子,平平和安安也迎来了他们的满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