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第145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45章

    出了月子, 袁珊珊终于能痛痛快快地洗个澡, 之前被许母盯得可严了, 又反复叮嘱过许言森, 不能让他媳妇碰水, 否则以后有得吃苦头, 虽然袁珊珊说没问题,但许言森就怕万一,最后各退一步,背着许母偷偷用热毛巾给袁珊珊擦一擦。

    闷了一个月, 感觉浑身都生锈了,将自己从头到脚收拾干净后,袁珊珊就在四合院里走了一圈, 见到徐彪牵着狗跟他打了声招呼, 两条狗齐齐叫唤着向袁珊珊扑过去,摇头摆尾跟她好不亲热。

    许母也知道将儿媳妇拘久了,看她这副跟放风一样的模样也乐了。

    找了个休息的日子, 请大家来四合院吃了顿饭,就算给两个孩子办了满月酒,在这之前, 平平和安安已经收到好几份礼物了, 许言森找了专门的箱子仔细放好,担心以后放的东西多了会混淆, 又专门登记了一下, 某年某月外公送了什么, 两个舅舅又送了什么,等等。

    那天,袁珊珊将石诗慧和俞红也请了,之前两人算着袁珊珊该生了,已经来看过了。老爷子接到许言森亲自打去的电话后,到底还是亲自来了一趟,只有他一人,老太太没来,原因双方心知肚明,无非老太太也不愿意再热脸去贴冷P股了,不过谁也没多嘴问一句。

    老爷子精神不及以前,但看到两个孩子还是非常高兴的,抱着平平舍不得放手,问一边同样看着孩子的许大伯:“孩子取大名了没有?叫什么?”

    许大伯看老爷子态度暗笑,回道:“取了,哥哥叫许书毅,妹妹叫许书澄,刚定下来,正准备通知爸你呢?!辈宦鄞竺故切∶?,都能听得出言森小夫妻对两个孩子的期盼。

    老爷子反复念了几遍,然后说:“嗯,取得还算不错,一个月没见,孩子是不是长了不少了?”实际上这一个月老爷子挖心挠肺地想来看孩子,可心里有些疙瘩,又扯不下面子,这一等就是一个月,这孩子抱手里也重了不少。

    “当然,刚生下来的孩子,还不是一天一个样?!?br />
    “哎哟,N了,N了,太爷爷的小孙孙N了,N布在哪里,让太爷爷来换?!崩弦右膊幌悠?,将孩子放下就要自己来动手,许大伯忙拉住,朝外叫唤了一声。

    许言森忙跟外面的客人说了声抱歉,赶过来动作非常熟练地孩子换N布,湿了的N布先放一边的盆里,攒多几块再一起洗了。

    那动作让两个长辈看了笑话又感慨,特别是许大伯,还记得第一天侄子笨手笨脚的样子,一个月就变成熟手了。

    等客人全部离开,袁珊珊回房给两孩子喂奶,刚把平平从摇篮里抱出来,一样东西滑了出来,是个份量不轻的实心金锁,再看安安那边的小被子里,果然也有一个,袁珊珊把许言森叫进来,将两个金锁递给他看,自己赶紧喂奶,平平这小家伙已经等不及了,虽然是哥哥吧,但在吃方面却一点不谦让的,倒是安安乖乖地待着。

    许言森看两个金锁并不是新买来的,而是有些年头的,了然道:“是爷爷给的吧,没想到一声不吭地塞这里面了,既然给了,就给平平安安收起来吧?!?br />
    喂好一个,许言森就将平平接过去,轻拍孩子的背,看他打出一个奶嗝,袁珊珊接着喂另一个,饶是她身体好奶水足,喂两个孩子也够呛,所以平时也会喂些奶粉。

    许言森出房间的时候碰上许母,许母低声问儿子:“今晚要不要妈帮你们带孩子?”

    许言森脸上顿时有些臊意,匆忙回道:“没事,妈你晚上好好歇着吧,白天一天够累的了?!?br />
    等他回到房里时,脸上还有些发烫,这时两个孩子都已经喂好,放回了摇篮里,正闭着眼睛睡觉。摇篮就放在炕边不远的地方,伸手就能够到,许言森白日上班,就希望晚上能跟孩子多些相处的时间,亲自照顾他们,夜里要是哭闹了,伸手就能摇一摇。

    “你怎么了?脸上红了?!痹荷鹤砭捅恍硌陨ё?,看他脸上还带着红。

    许言森低低笑出声,凑近袁珊珊耳朵将他妈说的话重复了出来,对着自己亲妈,许言森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尽管他妈非常通情达理。

    看媳妇笑得打颤,许言森牙痒痒地堵住了她的嘴,房间里好一会儿没有说话的声音。

    在这之前,许言森一直不敢惹火自己跟媳妇,否则烧着的还是他们自己,这么长时间可把他憋坏了,现在总算又能抱着媳妇好好亲热了。虽说之前怀孕三个月后也可以亲热,可一看媳妇肚子里揣了两个,其中一个又可能继承了媳妇的能力,他想想还是自己憋着了。

    这晚上对许言森来说是痛苦并快乐着,刚上炕没多久,孩子N了,包着湿N布会不舒服,不及时换了就会由哼哼转变成哭闹起来,而且许言森也不愿意让孩子不舒服,所以一听到声音就打了个激灵,连忙滚下炕去了,将两个孩子一起侍候好了,又跟他们“啊啊”地用外星语交流了会儿,才重回炕上去,这下总算能安静到下回吃奶的时间。

    “咱的孩子还是很体谅我们的,我们单位里一个同事也是刚生了孩子,夜里能闹上半宿?!毙硌陨醯米约液⒆右殖烧庋?,他估计白天也没办法好好上班了。

    “等再大些怎么办?”袁珊珊笑话他。

    许言森动作一顿,让孩子单独睡他能放心?也不能一直让他妈留在这里带孩子,不过先今朝有酒今朝醉吧:“以后再考虑?!比缓笠ё旁荷旱亩?,告诉她自己去医院结扎过了,不用考虑避孕的事,他是特地找医生问了这事,男子结扎比女人要方便许多,媳妇生孩子那么辛苦,所以这事就由他来了。

    就算没有计划生育,有两个孩子他也很满足了,事后想到那天出的状况,他腿还有些发软,不愿意让媳妇再冒一次险,不是次次都那么好运气的。

    袁珊珊对他的主动心里挺高兴的,这一高兴便投入了更大的热情,许言森觉得,这一晚,比刚新婚的时候还令他激动,差点没能从媳妇身上爬起来,这猛一抬头,吓得他心里差点留下Y影,因为其中一个孩子,正瞪着黑溜溜的眼睛跟他来了个对眼。

    “是安安这小家伙,”许言森哭笑不得,赶紧将自己和媳妇包裹好,轻轻推了下摇篮,“珊珊,安安不会……”

    见爸爸有回应,安安高兴地叫了两声,又吐了两个泡泡。

    袁珊珊抬头看看孩子,想想刚刚的情景,失笑道:“你想太多,安安跟平平相比哪里差太多?还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呢,没你想得那么神奇?!币晕章碌暮⒆泳湍苤铝??

    许言森自知理亏,嘿笑了两声,两人一起哄着安安入睡后,回到炕上许言森仍有些蠢蠢欲动,却不敢像刚才闹得那么开了,不仅把床头灯也关了,还有被子蒙住了两人,在黑暗里摸索,虽不如之前畅快,却也别有一番滋味,事后抱着媳妇,还有些怀念之前没人打扰时可以胡天胡地的闹。

    五一劳动节,袁大哥一家三口与袁父终于赶来四合院汇合了,许父也想念小孙孙,同袁父一起赶来了京城,四合院再度热闹起来。

    三个孩子,毛毛最大,已经能蹦出“爸爸”、“妈妈”的称呼了,三个孙辈,袁父喜得每一个都放不下手,原来一个都见不到,只能看着寄回去的照片,现在一下子三个都聚齐了,可以轮流抱个没完,虽然许父也不差,有两个小孙孙,可一看袁父有三个,这心里又有些酸溜溜的。

    许母没好气地数落他,他这是贪心不足,谁让他们只有言森一个儿子,不像老袁,以后袁卫彬成了家生了孩子,老袁那才真叫儿孙满堂呢,不过要许母说,她已经很满足了,天天陪着小孙孙看他们一天一个样,忙得也高兴。

    袁卫国抱上安安后就舍不得放手了,看安安睁着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好奇地看着陌生面孔,不哭不闹也不怕生,对妹妹说:“看安安多乖巧,不像我家的那个小子,闹腾着呢,没少折腾我跟你嫂子,幸亏有他外婆帮着带,否则哪里吃得消。言森,不如我把我家臭小子留下来,换了安安带回去吧。安安,要不要跟舅舅一起回去?”

    姚蓉笑着捶了他一记,不过她也稀罕两个小外甥,特别是安安的小眼神,看得心都要化了,可惜没办法再生个小姑娘了。

    许言森作势要抢回安安,袁卫国转身就抱了出去,到院子里跟徐彪说话,徐彪看到袁卫国也挺激动的。

    “两个孩子还小,要辛苦你了?!痹拦葱毂胂衷诰癖雀胀宋榈氖焙蚋叨嗔?。

    “不辛苦,一点不辛苦,营长,你看我的手?!毙毂肷斐鍪苌说淖笫?,在袁卫国面前用力抓握,比起以前有力多了。

    袁卫国面露喜色:“好小子,这是……珊珊帮你治的?”

    “是的,是袁医生帮我针灸的,袁医生的医术真好,多谢营长给我这次机会?!钡钡谝淮胃芯踝约菏滞笥辛α说愕氖焙?,徐彪喜极而泣,最初被医生作了宣判后,他已经不抱希望了,当袁珊珊提出帮他治治看时,他也没抱太大希望,就当作给袁珊珊练手了,哪里会想到有这样的好结果,对袁珊珊感激无比,现在袁珊珊和袁卫国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