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第14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46章

    “哈哈, 这就好,当初我提了这个建议, 你要是抽不开身的话, 那也不会有今天了, 所以这个机会还是你自己抓住的,坚持治疗,以后会有完全恢复的一天的,不瞒你说,我当初能重新站起来, 也是亏了珊珊赶过去参与了手术,所以你要有信心?!痹拦睦?。

    “嗯, 营长,我会的!”徐彪从来不知道这件事,心里认定了袁卫国是特地将这机会给他的, 更坚定了要守好这个家的决心。像他这样的情况, 退伍后回到家连地里的农活都做不好,是营长和袁医生给了他第二次新生。

    相聚的时间太短,两家人匆匆来,又匆匆走,毛毛走的时候嚎啕大哭, 他要小弟弟小妹妹,把袁父哭得心酸又好笑, 眼泪也差点要出来, 听到身后也响起来的二重唱, 袁父和许父都差点没能迈得开步子。

    袁珊珊忙着哄孩子,本来想去送送大哥和她爸的,现在只能让许言森和袁卫彬一起去了。许母和袁珊珊一人抱了一个,叹道:“没想到才待了两三天,三个孩子感情就这样好了?!?br />
    袁珊珊笑道:“这两个是看毛毛哭也跟着嚎上了,他们现在哪里有毛毛懂得多?!?br />
    平时不哭闹,可一旦闹上了就是二重唱,嗓子叫得特别响,等终于哄好后,许母已经满头汗了,心里却很高兴,她说:“咱家孩子中气足,说明身体好?!?br />
    袁珊珊五一过后也开始回医院上班了,休了有小半年的时间,工作需要慢慢上手。平时在家跟孩子待在一起不觉得,可一上班发觉身边少了孩子的声音是那么的不习惯,想孩子也想得厉害,下了班便一点不耽搁地往家赶,有了孩子,心里更多了份牵挂。

    许言州仍爱往四合院这边跑,不过以前是一人,现在是两人,这天两人刚过来,正好碰上徐彪在说他昨天碰上的一件事,他替许母出去买菜的时候发生一起当街抢劫事件,二话不说就和其他人一起追上去将那小贼抓住了,被抢的也是附近的一个老太太,老太太摔了一跤,人送进医院了,听得大家唏嘘不已,对老太太及她的家人来说,简直是无妄之灾。

    许言州这次来也是有事跟许言森说的,等单独能与他说话时,他又在逗孩子笑,看着完全一副“好爸爸”模样的许言森,许言州觉得有点辣眼睛,估计得自己孩子出世,这受的刺激才会小一点。

    安安好静,平平则好动,等许言森停下来,他还挥舞着小胳膊要来抓许言森的手,许言森将自己的手塞进儿子手里,头也没回地问:“你这回找我什么事?我看你有话要跟我说的样子?!?br />
    “我……”

    许言州刚开了个头,袁珊珊就走了进来,出去给两个孩子倒水去了,需要补充水分,一见这模样笑着说:“你们要谈什么?要不要我带孩子回避?”

    “嗐,回避什么,我有什么事是珊珊妹子不知道的?”许言州大咧咧地说,“再说我告诉了言森,他会对你隐瞒?”他早看穿了许言森这家伙的本质,绝对是媳妇第一,现在再加上孩子。

    袁珊珊也就说笑而言,许言州开口说了他要说的事,因为许言森让他找人盯着张成海,他一直照着做的,这段时间果真让他发现了点情况:“你们也知道的,老爷子疗养院那边住的人身份都不差,这小子常往那边跑,我说怎么跑得那么勤快,你们猜怎么着?”

    “搭上里面人的关系了?”袁珊珊和许言森对望了一眼,原来还藏着这样的心思,倒是他们没想到的,当然也因为两人没太将这人放在心上,没去深想。

    “让你们说中了,”许言州磨牙,他跟这两人想法一样,张成海那王八蛋根本不可能改好的,“现在真让他混进其中一个圈子里了,之前我不是跟你们说过有帮人混得挺开的,还在家里办舞会,后来你们不是不让我去了么,我也觉得他们做事过火了些,现在张成海这王八蛋就跟这一大帮子人出出入入了?!?br />
    他有回跑过来跟两人说了这个舞会的情况,现在流行跳贴面舞了,让他也看得心痒痒,他这自诩走在潮流前面的人,怎能比别人落后一步,许言森听听还罢了,不太感兴趣,可袁珊珊一听便不准许言州再去参加,她记不清严打的具体时间,但记得第一次严打,对于乱搞男女关系可是打得十分严厉,这种聚会在这样的关头最容易出事。

    许言森皱了皱眉:“这倒也没什么,他不过借了老爷子的名义跟那些人接近罢了,还没办法借那些人的力量做些什么,那些人也不是笨蛋,他有几斤份量一试就出来了。他要去就去,就是别让他捣什么鬼?!?br />
    就算那些人要做什么,可他们身后的人会不清楚许家真正的情况?谁也不是笨蛋,除非张成海搭上的又是与许家意见不合的人,但那样的话不等他们出手,老爷子会先将他收拾了。

    袁珊珊笑了起来:“这次他要再自取灭亡的话,老爷子都没办法将他保下来的,让他去,别拦着,就是你不准去,还有最近老实点,在现在的单位里蹲着,等风头过去了再说?!?br />
    许言州之前听了两口子的话,找了个单位挂靠着,最近袁珊珊又让他去单位里待着别四处乱跑了,许言州虽然不解,但却知道,这两人不会害他,所以十分听话,再说如今有媳妇看着,不听话也不行。

    现在一听袁珊珊的话吓一跳,四处看看,然后压低声音问:“要出事了?”

    许言森提醒道:“等着看就是了,别把自己连累进去,否则谁也救不了你?!彼恼蚊舾卸炔徊?,外面的情况早开始了,现在越来越严重,快到一个临界点了,一旦爆发那必定是自上而下的,谁也逃不过去。

    他很清楚,许言州其实和那些真正游手好闲的子弟还有好大一段距离,可那些人仍没有一点?;?,至于张成海,许言森心里冷笑了下,他很期盼这人再度折进去,这回他可是成年了,否则这人留在外面总归是个祸害。

    五一袁卫国过来的时候,两人私下里也聊了不少内容,袁卫国这个级别也能接触到不少有用的信息,所以他非常坚信媳妇与自己的判断。

    许言州知道堂弟是为了自己好,发誓道:“我保证!”

    许言森对姚海波那边也少不得叮嘱。

    许言州始终把堂弟和袁珊珊的话牢记在心,之后在一次场合碰到久违的张成海,连张成海出言对他挑衅也没理睬,直接无视了过去,张成海既得意又气恼,气恼许言州不接他的挑衅,否则他就可以借机将他教训一顿。

    张成海很想主动惹事,可他身边的人却知道许言州跟他堂弟许言森关系极好,许言森和他媳妇可不是他们能轻易招惹的人,否则他们以后甭想过这样潇洒的日子了。

    许言州心里一点不气馁,张成海现在得意有什么用,现在越得意以后越倒霉,许言州以为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看得到结果,可没想到形势迅速得是那么猝不及防,这年的下半年刚开始,全国便自上而下掀开了一场雷厉风行的严打整顿行动。

    当许言森接到卫国那里来的电话,以及上面传下来的文件时,便知道这场行动已经开始了。

    一日刚准备下班回家,袁珊珊看到匆匆赶来的许言森:“珊珊,我们去大伯家里,妈那边我打了电话回去说一声了,我们会晚点回去,妈会看着平平和安安?!?br />
    接过袁珊珊递来的茶杯,灌了口水润了润嗓子又说:“出事了!”

    “老爷子在那边?叫我们一起过去?”袁珊珊了然道。

    “对?!?br />
    “那好吧,一起过去?!痹荷何匏降?,孩子能吃辅食了,不担心会饿着。

    两人骑了自行车一起赶往许大伯家里,刚进院子就听到里面的痛哭声,两人互望了一眼,脚下也没有停顿继续往里走,这一幕两人早已猜到了,现在老爷子才该是最头痛的时候吧,老爷子现在是不是在后悔不该将人留在京城?如果年初仍能强硬地将人送回去,相信现在人会好好地在外面待着,而不是落到如今的地步吧。

    刚进门,看到许大伯烦闷地抽着烟,老爷子沉着脸坐在那里,许言州一看到两人出现,忙悄悄地走过来,低声说:“抓起来了?!?br />
    这局面不用他说,许言森和袁珊珊也知道这个结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方,老太太和许蕴淑怎可能又跑到大伯这儿。

    许言森之前知道的情况也不多,现在许言州解释了一下才了解,人刚被抓走的时候老太太和许蕴淑还不知情,直到被通知了许蕴淑才自己儿子又被抓起来了,马上来向许大伯求助,因为找他问情况会更快。

    许大伯是知道严打的,只不过没想到这刚回来没多久的张成海,也成了其中一份子,几个电话一打便告诉妹妹,他没法子将人捞出来,许蕴淑不依不饶,许大伯只得将老爷子叫回来了,于是便是如今这个局面。

    许蕴淑起初没发现许言森两人的到来,对许大伯又是骂又是哭求,声音已经喊得嘶哑了,等两人走得近了,许蕴淑突然眼睛亮了一下,向两人扑过来:“你们快帮我救救成海,我以后让成海给你们当牛作马做什么都行,我只要成海出来。言森,你单位里认识好多人,肯定能帮上姑姑的对不对?还有你,妈说你给好几个大人物看过病,你求一求他们,只要求一求他们肯定能行的,成海他爸已经出不来了,成海不能再被关进去了……”

    “够了!”

    老爷子猛地拍桌子怒吼了一声,脸瞬间涨红,袁珊珊忙摆脱许蕴淑抓住她胳膊的手,快速走到老爷子身边,抓起他一只胳膊捏拿起X位。

    “爸!”

    许大伯和于秋吓了一跳,老爷子这时候可千万不能再犯病了,不敢打扰袁珊珊的急救。

    处于绝望中的老太太被惊醒,喊了声:“老头子……”

    袁珊珊一通X位按摩后,许言森那里已经配合地打开药箱取出金针,袁珊珊刺破其中一个指尖,挤出的血颜色发黑,这时老爷子的脸色也缓了些。

    袁珊珊看了眼老太太,问:“药呢?药应该随身带的吧?”

    “在,在老头子身上?!崩咸置怕业卮永弦右露道锾统鲆桓鲆┢?,于秋那里端来温水,用温水把药送服下去。

    老爷子闭着眼睛靠着那里,脸到到底添了些灰败之色。

    许大伯冷着脸看着许蕴淑说:“我告诉你,现在就是将整个许家都赔进去,也捞不出张成海,你再*啊,把爸*死了你就满意了?现在知道到处求人了,之前怎么不好好看住张成海?前面二十几年没把张成海教好?他现在是二进宫,比任何一个人问题都严重!”

    “我告诉你,身份比他高得多的人都进去了,今天就是言州进去了,我一样束手无策!”他不仅什么都不能做,还要坚守岗位不能让自己倒下。

    他这段时间天天盯着小儿子的行踪,发现他每天老实上下班才松了口气,去看老爷子的时候不是没提醒过老太太,可他们听进去了吗?出事了才后悔到处求人?

    老爷子缓过一口气,睁开眼失望地看看这母女俩:“出事前你们怎么跟我说的?这就是你们说的成海这孩子在上进?上进到把自己送进牢子里了?这件事谁也不准伸手,走吧,都跟我回去?!?br />
    “爸,”许大伯担心道,“先去医院看一下吧?!?br />
    老爷子摇头:“回疗养院,那里有医生护士,我这是老毛病了?!?br />
    许大伯又看向袁珊珊,袁珊珊说:“不要再动怒了,否则这身体可经不住一次次的折腾,得好好养着,否则这几年的调养也白费了?!?br />
    “走吧,你们也回去,两个孩子在家里等着你们呢,不应该把你们叫过来的,言州来,把爷爷送回去?!崩弦涌戳搜墼荷汉托硌陨?,叹道,伸手将站在一边的许言州招过来。

    许大伯点点头,跟小儿子一起将老爷子搀扶起来,明显感觉老爷子的身体沉了许多,眼神一黯,这一回折腾怎可能没丁点影响,这让他恨不得将许蕴淑这个妹子打杀出去,老爷子的身体就是被张家父子两人折腾到这个地步的。

    老爷子走前看了眼老太太说:“这个结果你满意了?听我的留在外面还能避过这场祸事,现在就等着结果吧?!?br />
    老爷子说完就走了,留下老太太,怔了会儿,然后突然捂着脸哭起来,她悔啊,悔得恨不得时间倒退回去,将自己狠狠扇几个巴掌。

    “不,不会的!我不相信!是你们,是你们不想让我儿子好过,是你们把成海害到这个地步的,你们统统是凶手,今天你们要是不帮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许蕴淑疯了样地尖叫道。

    许大伯脚步一顿,老爷子却没停下来,只虚弱了些的声音传过来:“那就死吧,死了你哥和我也省事点,我这个当老子的给你收尸?!?br />
    老太太差点晕厥过去,老头子这是对姑娘彻底绝望了,上次都没能发出这样的狠话。

    袁珊珊冷冷看着许蕴淑,这时候她敢真撞倒还能佩服一下她的勇气,可一看就知道是拿这种手段来*迫人的,张成海结果还没出来,她就算舍得死也不敢在这个时候。

    于秋则是吓了一跳,老爷子的发话让她松了口气,真怕这小姑子在自己家里寻死觅活的,其实今天的事让她也后怕不已,因为被抓进去的人里也有她知道的,有的以前跟言州有过来往,要是言州落到这个地步,她不知能不能撑得住。

    老太太喘过气来后将她闺女硬拉走了,留在这里也是个笑话,老天爷为什么偏偏跟她作对,要跟她过不去,让她以后跟姑娘怎么活下去?

    刘英霞一直在安慰婆婆,她第一回见识到许蕴淑撒泼,以前留的印象彻底颠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