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第149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49章

    跟爷爷乃乃还有叔叔说再见后, 平平就催促爸爸快点开车, 许言森点点他小鼻头, 跟后面牵着两条狗的徐彪叮嘱了声后,便发动了车子, 他过两天就回来了,不过珊珊申请了医生下乡支农的任务,要在那边待不少时间, 这是让许言森最不舍的。

    车子开出去了,还能听到平平兴奋的欢呼声,许母嗔道:“这个小没良心的?!彼底抛约河中ζ鹄? 不过人刚走, 这心里就已经空落落起来, 非常不适应。

    出城的路上,平平可高兴了,扒在车窗上一直看着外面的行人景色,小嘴也不停地问着十万个为什么, 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让身为高材生的双亲都疲于应对。安安对出行也是好奇并期盼的,不过比平平安静多了, 不过看她多看了几眼某处地方, 袁珊珊就忍不住跟她解说一下, 至于自家那个皮小子, 光回答他的问题都跟不上他问出来的速度。

    出了城后, 外面的景色变得单调起来, 而且车里空间又小,用许言森的形容,猴子属性的平平哪里受得住约束,所以没多久就开始无聊了,也老实离开了窗户,跟安安一起挨在妈妈身边,一边一个,听妈妈讲了会童话故事,就闭上了眼睛。

    许言森从车后镜里看了一眼,低声笑道:“睡着了好,少点折腾?!?br />
    袁珊珊笑了:“拉倒吧,能睡多长时间?你别管两个小子,仔细点开车?!?br />
    两人轮流换着开车的,免得一人开车时间过长造成疲劳,等许言森在后座上陪孩子时,平平猴在他身上闹着要出去玩,他可不敢这样跟妈妈闹,因为知道妈妈不会答应的??春⒆幽柁寝堑男硌陨残奶?,可越早到达越快解脱,捏捏他的小鼻子说:“那妈妈把你放下,和爸爸还有安安一起走了?”

    “爸爸坏!”平平一听就听出了爸爸的坏心眼。

    “平平笨蛋!”安安抬眼评价道。

    “要叫我哥哥,我是哥哥,安安是妹妹?!逼狡角康鞯?,维护自己哥哥的尊严。

    安安扭过头看车窗外面的景色,摆明了不理睬,就是不叫哥哥。

    许言森搂着两个孩子哈哈笑,虽然带两个孩子有时候会累得很,可给他和珊珊添了多少乐趣。

    后半段路全是由袁珊珊来开的,由她来开更加安全,速度也不慢,许言森并没逞强,两个小的在路上填饱了肚子后睡得昏天黑地,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还迷糊着呢,他们不是在车上的吗?怎会跑到床上来的?正好袁父过来看孩子有没有醒来,平平顿时高兴地扑过去:“外公,外公,我看到外公了!”

    袁父被扑了个满怀,抱着这小家伙乐道:“好小子,没忘了外公,夜里把你跟安安抱进来都没醒一下,安安,来,外公抱你?!?br />
    “不要,我自己起床?!卑舶埠π叩厮?,自己翻身爬起来,现在搞明白了,是他们睡着的时候到了外公这里,然后被抱进来的。一看妹妹自己起床,平平也立即挣扎着要下地,他是哥哥,不能比妹妹落后。

    袁父乐得眼睛都笑眯了,等两孩子穿好衣服后,一手搀着一个带了出去,平时一年总能见到一次,而且也时常给孩子看外公舅舅们的照片,所以孩子对外公并不陌生,特别是平平这孩子,很少有怕生的时候。

    两个孩子的动手能力都挺强,是大人有意识地培养的,袁父将牙膏给他们挤好后,他们就自己排排蹲一起刷牙了,刷牙了又自己洗脸,然后由袁父带去见师公。

    “师公好!”

    “乖孩子,来,让师公看看?!敝芾弦咏礁龊⒆诱械缴肀?,高兴极了,平平则对师公雪白的胡须感兴趣极了,近前就伸出小手摸了几下,周老爷子乐呵呵,“这小子,还跟第一次见师公的时候一样,不过那时候可把师公的胡子揪掉好几根哦?!?br />
    “白胡子老爷爷?!逼狡竭肿煨?。

    “师公身上有药香?!卑舶参抛盘乇鸢残?,跟妈妈身上一样的。

    周老爷子更乐了,说不得安安这孩子跟她妈妈一样,是个学医的好苗子,这两个月他一定要好好看看。

    “快来吃早饭?!痹荷航械?,两个孩子立刻跑了过去。

    吃好早饭没多久,袁卫国也带着孩子媳妇过来了,两家的孩子顺利会师,很快玩到了一起,等韩瑞过来的时候就尴尬了,因为他跟平平安安是一个辈份的,而他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又矮了一辈,自叹他跟他孩子真命苦。

    许言森只能停留一天,第二天一大早哪里舍得把孩子叫醒了告别,挨个亲了亲便让袁珊珊送出了门,不舍地抱了抱媳妇,好不容易才把脚挪到车上去,顿觉未来一段时间会寂寞无比。

    孩子们早上起来没看到爸爸伤心了会儿,可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环境,也就睡前会惦记会儿,因为爸爸和妈妈会轮流给他们讲睡前故事的。

    袁珊珊陪了孩子两天也要去下面的卫生所报到,将他们的教育任务就交给了师父,平平这才知道,日子并不如他所期盼的那样快乐,每天早上先跟着外公和师公打拳,早饭后就在师公监督下练大字,然后还要背书。

    袁卫国也将毛毛留下来跟着一起学习,不求能学到多少东西,只为了收收性子,放养在部队家属区,这性子只比平平还要野上几分,每回袁父下班回来,看到两个脸上沾了墨汁的花猫都要笑上好一会儿。

    到了周末,袁卫国便会过来带三个孩子一起出去放风,玩个痛快,袁珊珊适应了下面的环境后,有时候也把三个孩子带在身边,她并不想将自己的孩子养成不识乡间辛苦的性子,给三个孩子配上她调制的药包,也不怕乡间的蚊虫叮咬,两个小的从不缺吃穿,跟着妈妈一起进了山区里,巨大的落差让他们看了还是很有触动的。

    回城后再吃零食,三个孩子都会自觉地留出一部分,说下次去妈妈那里时送给认识的小朋友吃,下次再去的时候果然大包小包的,更受山里孩子欢迎了。

    其实就是他们什么也不带,大人也会交待自家孩子照顾好袁医生的孩子,袁珊珊来给他们看病的时候,大部分药材取自山里,再加上院方提供的,没花他们一分钱,而且医术极高,一些老人家的老毛病,被她扎几针再配几副药,明显地缓解了许多,便是走的时候也留下了足够的配好的药,并提醒他们平时饮食需要注意的事项。

    当然也不是所有山民都抱着善意的,特别是看袁珊珊这么年轻漂亮的一女个医生,便容易起歹念,只是这些人也不想想,袁珊珊既然敢一人进深山里,又怎会不考虑自身的安全问题,将人身安全完全寄托在别人的善心上,对袁珊珊来说那是最愚蠢的做法,碰上这些人,袁珊珊毫不客气地将他们的胳膊卸了,然后让人通知地方上的派出所,亲眼目睹当时场面的山民,对袁医生是又敬又怕。

    通常这样的地方袁珊珊是不让自己的孩子过去的,就怕自己看不过来让孩子遇险,进入八月份的时候,趁着休息天袁卫国带着三个孩子来看袁珊珊,她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消息了,姚蓉跟着一起过来的,他们来到袁珊珊之前待过的一个村子,再往里车子可没办法进去了。

    村长看到他们很热情,将他们请到自己家里倒上糖水招待他们:“之前山里面有人听到了袁医生的名声,特地跑出来求医,袁医生就跟他们一起进去了,那地方除非有熟人带路,一般人没办法进去,不过你们放心,我们村派了人一起跟进去了,肯定要保证袁医生的安全。现在你们带着孩子,我不建议你们进去找人,要不我先找人进去给袁医生捎个信?”

    袁卫国也知道没办法带孩子一起进去的,因为不是一个,而是三个,摸摸眼巴巴看着他的平平安安的脑袋,对村长说:“那就麻烦村长了,如果有人进去,跟我们捎句话,就说家里有远方的客人来了,她应该猜得到客人是谁?!?br />
    “好的,好的,袁医生是好人啊,心善又医术高明,咱们村子有的人去了镇上县里的大医院都没看好的毛病,可让袁医生扎了会儿针,咦,那病就好得差不多了……”村长和村长家里的人提起袁医生,那好话就没完没了了,虽说有的带了点夸张的成分,可是将县里医生都治不好的病看好了,那是确有其事,更有一些老人家说,袁医生跟天上的仙女菩萨似的。

    平平得意地挺挺小胸脯,安安也露出了笑容,他们的妈妈当然是世上最好的,也因为这个,平平对于跟师公学习也不是那么排斥了。毛毛同样笑得见牙不见眼,他知道袁医生就是他的姑姑。

    袁卫国与姚蓉互看了一眼,他们为自家的妹子自豪。

    中午他们被留在村长家里吃了顿饭,如果下午袁珊珊再不回来,他们便先要回城了。好在没让他们白等,就在他们快要走的时候,有人一路跑过来大声告诉他们:“袁医生从山里出来了?!?br />
    虽然在深山里待了一个星期,可袁珊珊身上也不见狼狈,早有村民抢着告诉她,她哥跟孩子来看她了,袁珊珊忙赶了过去,没让孩子扑过来,身上到底挺脏的,不过两个孩子还是愿意待在她身边,揪着她的衣角。

    “哥,你们怎么今天来了?我正打算出来后休息两天,收拾了就回去的?!?br />
    袁卫国咧嘴道:“你三师兄回来了?!?br />
    “真的?!”袁珊珊惊喜道,“那你们等下,我换身衣裳就走?!?br />
    等回去再从头到尾洗刷一遍了,她这回进山,除了帮山民看了病,还连夜赶去了坡头村那边,看了虎王,路上耽搁了两天多,所以才会出来得晚了,要是有人进山了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她。

    等袁珊珊再出来,两个孩子围在她身边叽叽喳喳,毛毛在一边也不甘落后,一行人跟村长及其他村民打了声招呼,向停在村外的车子走过去,好些村民看他们上了车,车子开远了才回转。

    没用袁卫国和姚蓉开口解释,三个孩子你一句我一言就将事情说得差不多了,家里来了个叔叔,师公让他们叫三师伯,叫孩子们稀罕的是三师伯身后跟了个金发的洋鬼子,平平和安安在京城倒是见过的,知道那是外国人,可这么近距离接触也是第一回。

    金发外国人是三师兄周术的助理,让袁珊珊没想到的是,三师兄一条腿跛了,而他这些年来往的信件里从来没提起来。

    到了师父住处,袁珊珊带着孩子下车进去的时候,听到里面两个师兄仍带着激动的声音,还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不用说肯定是三师兄周术了。

    “肯定是你小师妹回来了?!焙柑酵饷娴纳舯闼?,急促的脚步声响了一阵,便看到来到门口的几人,袁珊珊看过去,不用说,走在大师兄和二师兄中间的中年男人便是三师兄了。

    大师兄和二师兄的眼眶还泛着红,三师兄看上去挺有成功人士的派头,不过他的眼睛不仅红,还肿着,后面周老被韩母扶着走了出来:“是珊珊回来了,让你三师兄好好认认,没你小师妹,师父这身医术连个传人都没有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