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第150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50章

    听了师父的话, 周术上前几步冲袁珊珊一鞠躬, 一走动便非常明显地看出腿的问题,袁珊珊慌忙避开。

    不再是当初意气用事并且两鬓染了些许霜白的周术,带着诚恳的笑意说:“这是师妹该受的, 我在外面没联系上师父和师兄的时候,最懊悔的就是没有办法将习到的医术继续下去,一直等到大师兄信里跟我说师父又收了更有天分的师妹,我这心里的包袱才放了下来?!?br />
    周老爷子不悦地哼了两声。

    “三师兄不必如此,是师妹我该感谢师父才是,没有师父用心教导, 就没有我现在的成就,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就不必要如此客套了, 何况三师兄也一直帮我照顾两位弟弟?!痹荷呵玫?,她指的是正在外面留学的袁卫彬与陆睿明, 两人刚去的时候就得到了三师兄全方位的照顾,使得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了外面的学生与生活。

    周术眼里的笑意更浓:“那好, 我听师妹的, 我们是一家人?!?br />
    他经历了许多波折才走到如今的地步,这双眼睛早就历练出来了, 原本心里就对这位从未碰面的小师妹存着感激, 现在这份感激更重了, 他能与师父重逢, 这其中也有小师妹的功劳, 在外面他最害怕的就是师父等不到他回去的那一天,那会让他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好了,你师妹刚回来,先让她休息洗漱一下?!敝芾弦有奶坌⊥降茉谕獗疾ǖ男量?。

    周术笑道:“应该的,小师妹你忙你的,我正好跟两个孩子说会儿话?!?br />
    袁珊珊便也不客气,跟另两个陌生面孔点了点头,回了自己房间,外面不一会儿就响起了三个孩子稚嫩的嗓音,有这几个小家伙在,这家里就不会有冷清的时候,偶尔还能听到几句外文。

    等袁珊珊收拾好出来时,大家的情绪又平复了许多,也正好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周老爷子让人将晚饭就摆在院子里,一桌子坐得满满的。

    周术向小师妹介绍了一同回来的另两人的身份,其实不用他介绍,袁珊珊也能一眼分辨出来,因为两人特征太明显了,其中金发的外国人自然就是她哥提过的三师兄的助理了,因为老板的缘故,这个叫杰克的老外也能算得上是小半个华国通了,文虽然发音不太标准,但他努力地表达着他对周老爷子以及传统中医的向往,逗得大家哈哈笑。

    另一个是二十出头的华国人,不用说就是三师兄收养的养子,二师兄马辉在大师嫂的撮合下终于解决了终身大事问题,没想到这三师兄也一直单着,用他的话说,无法联系到国内,他也没心思娶妻生子,无法在外面一个人快活着,而让师父与两个师兄在国内受苦,也是这几年通过信件交流才得知国内的情况比他以为的要好得多,师父老人家也好好活着,这心才安了不少。

    养子姓柏名友和,当年周术逃到港城,他幸运地活了下来,虽然付出了一条腿伤残的代价,可柏友和却只剩下了一个人,一个孩子在那样陌生的环境里生活更加艰难,周术想到师父收养他的经历,便顺手帮了他一把,将他带在了身边,后来正式收为养子也是在考察过他的心性后才定下来的,其实这些年两人也算是相依为命互相扶持着活下来的,周术也因此没再生过成家的念头。

    他自幼无父无母,只有师父和师兄,所以对于成家生子并没有多大的执念,等功成名就女人会自己送上门的时候,他更是兴致缺缺,就等着什么时候能回国与师父师兄们团聚。

    与他相比,柏友和对国内的印象就淡了,当初跟在养父身边的时候不过是个孩子,他在国外受到了最好的教育,如今除了帮助养父外,自己也有一份事业。

    跟周术相比,他身上“洋墨水”的味道就比较浓了,因为养父一直讲文,所以这文没落下,就是无意识地会往外迸出外文单词。

    他代表养父跟在座的长辈敬酒,韩瑞见到他最满意了,因为总算不是他一个年纪大的晚辈了。

    等到柏友和敬到袁珊珊的时候有点小别扭,这小师叔的称呼叫不太出口,杰克哈哈笑着解释:“友和跟珊珊小姐的弟弟十分投缘,没想到要矮小袁先生一辈了?!?br />
    他虽然努力学文,可对于许多东西还是无法理解的,就比如这辈份的关系,就让周术跟他解释了老半天,还是有些一知半解,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身在花旗国的小袁先生,如今变成了柏友和的长辈了。

    在柏友和看来,袁卫彬的姐姐看上去十分年轻,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可外表一点看不出来,却偏偏是他养父的师妹,最终还是在韩瑞的哈哈大笑声中和养父的催促中开了口:“小师叔,友和敬小师叔?!?br />
    袁珊珊笑着与他喝了杯酒,说:“卫彬常在信里提起你和三师兄对他的照顾,我这做姐姐的也替他谢谢你?!?br />
    “我也一直听卫彬提起小师叔,早就期待着见面了,小师叔果然跟卫彬说的一样优秀?!倍沂钦饷吹哪昵崞?,气质也出众,当然这话对长辈说会不太礼貌,所以柏友和默默地将后面的话咽下去了,这可不是他一人的评价,没看杰克叔叔刚开始看到的时候眼睛快挪不开了。

    韩瑞怪笑了几声,袁珊珊一眼扫过去,他顿时收声作了个闭嘴的手势,这让其他人看得好笑,柏友和却一头雾水,不过也看得出,小师叔虽然年轻却也挺有威信的。

    而且能在这个年纪就中西医双修,并且拿到博士学位,柏友和心中也是佩服之极,也难怪养父会非常高兴,他跟在养父身边长大,最清楚养父心中的遗憾。

    饭桌上,袁父与周术及杰克交流得也很愉快,因为小儿子在国外,所以很注重对国外资讯的了解,另一方面也期盼国内能迎头赶上,缩短与国外的差距。虽然袁卫彬经常有信回来,可信里写的内容再多,也不及周术与柏友和简单几句话的描述,能让他对小儿子的环境有个更加客观的认知。

    平平和安安都记得,这个伯伯给他们寄过玩具的,所以对周术伯伯报以比较高的热情。

    晚上休息的时候,周术没让其他人帮忙,亲自侍候师父洗漱了后上床休息,看他这模样似乎是很想将过去分开的那些年一下子补偿回来,这让韩大师兄和二师兄看得眼睛发酸,对一样留在院子里乘凉的袁珊珊说:“分开之前还是个俊俏的小青年,走出去很招姑娘喜欢的,那时候有不少婶子私下里向你嫂子打听,想知道师弟他中意什么样的姑娘,我记得当年师弟他是有个挺心仪的姑娘的吧?”

    这话是问马辉的,马辉非??隙ǖ氐阃?,至今还记得那姑娘皮肤挺白净的,长了双大眼睛,师弟说他最喜欢的就是那双眼睛,不过说起这话题时反而伤感减淡了许多,因为马辉说起了那姑娘如今的状况,提起来就是袁珊珊也认得的,和这里隔了两条街,就是那个嗓门挺大的胖婶。

    一想到如今那胖婶身上总是副油腻腻的模样,如果不是马辉还记得提起来,所有人都没办法将她跟现在的周术联系得起来,袁珊珊故作长叹道:“时间就是把杀猪刀,把人变得面目全非了?!?br />
    韩母与韩瑞噗哧直乐,而柏友和则让韩瑞明天带他去见见养父当年心仪的对象,杰克表示也很有兴趣,等到师父睡下周术出来时,听二师兄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初那姑娘时,周术愣了好一会儿,硬是从脑海深处挖出一个极模糊的影子,让马辉笑话了好久。

    周术自己倒不介意了,当年的青春懵懂,与生存相比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在知道当年那姑娘如今的情形时,也只是唏嘘了几下,便丢开了问起其他老朋友老邻居的情况,也许再过十几年回到这里,会发现变化极大,也许都找不到熟悉的人了,可现在让周术出去走上一圈,很快便会消了陌生感。

    “师妹,师父让我找你看看我这条腿,师妹有办法?”师父提及时,周术有些不敢置信,他自己虽然不再从事中医这一职业,曾经为了生活丢开了不少时间,可后来日子逐渐过得好起来后,他又慢慢地捡了起来,他自懂事起就开始接触中医,可以说闻着中药味长大的,那一切早融入了他的骨血之中。

    所以虽说他没办法再继续提升,可曾经学过的那些也没完全丢掉,作为曾经的医者,他对自己的身体情况还是非常清楚的,后来在国外也找过专家看过,都说耽搁的时间太久了,他自己不是很在乎,看不好对他的生活也影响不大。

    如果当年刚受伤的时候就得到最好的治疗,他这条腿是能完好地保存下来的,可当时情况连基本生活也难保证,能有现在的情况,那也是在他自己是医者,靠自己找来能找到的药材治疗的,否则当年这条腿就废了。

    不过他看到师父眼里的心疼,所以师父让他来问小师妹,他便来问了。

    袁珊珊也想过要找机会帮三师兄仔细检查一下,对师父来说,这是个遗憾,人回来了后就希望能更加完美一些,而且这腿伤还是当年逃难的时候留下来的。

    “三师兄你先让我看看,能不能治,得看具体情况?!?br />
    韩父与马辉都不说话了,柏友和和杰克也紧张地盯着袁珊珊,周术伸出手坦然一笑:“小师妹尽管看吧,其实如今能回到师父身边,看到大师兄二师兄,又多了个小师妹,我再无遗憾?!?br />
    能治,那就更好,不能治,也不会觉得失落,而且师父将他送到小师妹面前,这是不是说小师妹的医术已经超过师父了?想到小师妹在学习中医之余,还拿了个西医的博士学位,周术也挺骄傲的,师父的眼光果然好,而且小师妹和大师兄不同,并未放下中医。

    袁珊珊替周术把了脉,能判断得出三师兄早年身体亏损得厉害,伤了底子,否则也不会这个年纪鬓角就发白了,比二师兄还不及,不过环境变好后自己也注重了调养,所以这方面也没有大问题。

    又仔细看了腿上的情况,周术的情况比当初徐彪手腕的状况严重得多,而且如周术所说,时间过久早就坏死了,如今两腿极不匀称。如果问题出在骨头上的话,那会麻烦得很,只是腿部神经上的问题,对她来说要容易些,只不过需要的时间过长。

    “能治,不过师兄能在国内停留多长时间?这需要不少时间,而且中间不能中断?!彼档哪苤?,是靠她的精神力来缓慢地激活神经的活性,她也不是第一次治疗这样的病例了,所以才敢下这样的定论。

    “真的?!”柏友和先惊喜地叫出声。

    杰克叫了声上帝,毫不吝啬他的赞美之辞:“这就是华国人说的神医吧,珊珊小姐,你太厉害了!”

    韩父与马辉也很激动,忙看向周术说:“师弟,你得把时间挪出来,让小师妹给你好好治治?!?br />
    周术也没想到小师妹诊完后就给了这样肯定的答复,心里也多了几分期盼,说:“没问题,我把手里的事情交给杰克和友和去办就可以了,正好忙了这些年,我也想好好陪陪师父,在师父身边尽些孝道。那小师妹,师兄这条腿就交给师妹了?!?br />
    袁珊珊微笑应下。

    第二天起床后得到好消息的周老爷子,乐呵呵地抚着胡须,他的医术特别是针灸术,在小徒弟身上得到发扬光大,这是他最开心的事。

    于是剩下的暑假期间,周术一直跟在了袁珊珊身边,袁珊珊回到城里时,他就将师父身边的事情全揽下来,不用旁人沾手,等袁珊珊下乡行医时,他就跟着打个下手,普通的病开个方子抓抓药,还是难不倒他的,何况都会给袁珊珊过目的,袁珊珊最初一段时间,每日都要给他行针,另外又有外药温养着,双管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