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第151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51章

    柏友和很想一直待在养父身边, 只是治疗时间非?;郝?,坏死的神经是靠周边还留有活性的神经, 以极慢的速度开始向里推进的,等柏友和外面飞了一圈再回到这边时, 他便得到一个好消息,周术腿部原来没知觉的地方, 如今里面产生出热意和痒意,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

    当两个孩子的假期结束, 袁珊珊下乡行医的活动也暂告一段落时, 他们便准备回京城了, 周术因为要继续治疗自然离不开袁珊珊的身边, 他和袁珊珊一起动员师父跟着去京城住段时间。

    袁珊珊说:“师父刚给平平和安安定下一些规矩, 这要离了师父,安安不说,平平肯定得恢复原状,师父帮我继续监督这两个小的吧?!?br />
    平平先垮了下脸,回家后还要每天练大字背书???可一看到妈妈给他的眼色,立即扭着小身体撒娇卖乖, 安安也用她的小眼神看着师公,甭说周老爷子原来就不坚定,被这两个小的一缠, 立马答应下来:“好了, 师公答应你们还不行?你们这两个小家伙缠人的功夫啊, 师公可真吃不消哦?!?br />
    平平拍手欢呼叫起来:“哦哦, 太好了,师公跟我们一起回家,妈妈,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平平想爸爸了,还有爷爷乃乃?!?br />
    “安安也想?!逼绞敝挥械缁袄锊拍芴桨职值纳?,两个孩子都非常想念,就是平平,起初刚来的时候使劲撒欢,可时间一长便反复念叨起爸爸来。

    “明天就来了,你爸一来就会看到一个小黑猴子?!痹荷盒白约叶?,跟安安站在一起对比不要太强烈,跟毛毛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要不是有师父拴着,还不知要野成什么样。

    平平猴在妈妈身上撒娇,强调他是男孩子,妹妹是女生,结果遭到安安一记白眼,和袁珊珊的二指禅。

    第二日许言森在两个孩子的期盼中终于到来了,见爸爸停好车下来,平平和安安迫不及待地扑过去,许言森也激动地抱起两个孩子,狠狠亲了两人一记,虽然经常通电话,可这两个月,真的想死他了,从没跟媳妇孩子分开过这么长时间。

    要不是有这么多外人盯着,许言森非得抱着媳妇狠亲一通不可,这么长时间不见,媳妇好像更好看了。

    抱着两个孩子,许言森先见了三师兄,跟柏友和与杰克倒见过了,因为两人有事跑了趟京城,便是由许言森出面接待的,周术对许言森也很有好感。

    休整了一天便继续上路了,来时一辆车,回去时两辆车,柏友和弄来了一辆车子,载着他养父就跟在许言森的车子后面,一路奔往京城。

    京城里,得到消息的许父许母对周老爷子以及周术一行,表示了极大的欢迎,与两个小的也好一番亲热,看到平平,二老都说黑了,不过也壮实了,听说安安如今跟着师公学中医,二老开心得很,但也心疼她小小年纪就要学得这么辛苦。

    双胞胎里,安安过早地就展现出了她极佳的学习能力,在这之前,袁珊珊和许言森的态度是放任自流,由她按自己喜好发展,没有想着将她往神童方向发展,所以多数时候是她自己捧着本书看,碰到不懂的就问爷爷和妈妈,家里也因为她添购了不少儿童读物。

    周老爷子和周术都挺喜欢四合院的环境,难得闹市中有这样静谧又宽敞的地方,周术觉得以后陪师父在这样的地方养老都可以,所以私下里让养子去看看有没有四合院出售的,将来就算不自己住,这样的房子放着也不亏。

    周术如今不需要天天针灸了,所以闲时就在京城里到处转转,师父吃得消的话就带上师父一起。不过他们最先和袁珊珊一起去的地方便是常老那里,周老对常老也挺感激的,这些年小徒弟一直得到常老的关照和教导。

    老朋友重逢,场面自然感人,常老感叹道:“我以为你这一辈子都不会踏进京城里来了,好在周术回来了,就是没想到周术你变化这样大,而且成了个彻头彻尾的商人了?!?br />
    虽然遗憾,但也不是不能理解的,那些年中,有多少人迫不得已放弃了原来的喜好,也有不少人没能活过那场斗争。好在周术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在外这么些年还是惦记着老周,这不千方百计地回来团圆了。

    周术也记得常老的,对他十分敬重,周老爷子捋着胡须说:“谁说我不会踏进来了,我小徒弟徒孙都在这里,我怎就不能来了,珊珊的孩子你见过没有?我现在在调、教小徒孙了?!?br />
    常老气极,感情这是来向他炫耀来了:“孩子那么小,你可悠着点?!毕衷诨肪晨珊退枪ゲ煌?,到了年龄的孩子就要上学读书的,想收徒弟和学徒可不容易了。

    周老爷子光笑不说,安安的天分哪里是这老家伙知道的,幸好他不知道,否则说不定要将小徒孙抢过去。

    两人虽久不见面了,但平时有信件往来,再加上袁珊珊这个中间桥梁,所以双方并没有多少生疏感,谈起往事,谈起以前认识的老朋友,唏嘘不已。

    现在有袁珊珊在,常老早不强求周老来京城了,在哪里这身医术都能发光发热,而且有什么问题两人也会在信件里商讨。

    从常老那里回来后,第二天便要送两个小的上幼儿园了。

    安安晚上赖在妈妈身边,不想回自己房里睡觉,袁珊珊抱起她放在膝盖上,问:“安安怎么想的?”

    “妈妈,我能不去上幼儿园了吗?幼儿园里学的安安早会了?!庇懈鲈缁鄣暮⒆蛹页ひ餐诽鄣?,当初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知道里面会认识许多小朋友,平平不用人劝就非常向往了,可安安不同,她提早摸清了幼儿园里会学些什么东西,而那些内容对她来说再简单不过,与上学相比,她宁愿留在家里跟爷爷和爸爸妈妈学习,妈妈教她的东西有趣多了。

    当时袁珊珊与安安商量了一下,先上学试试看,如果实在不喜欢,那妈妈就跟学校和老师打声招呼,去幼儿园主要不是学习的,而是认识别的小朋友的,并且还要看好平平,安安这才勉强同意了看管哥哥的任务,实在不放心让看上去笨笨的哥哥独自去上学。

    现在一学年都过去了,平平在幼儿园里已经成了孩子王了,挺有号召力,而安安也有了更喜欢做的事情,所以想征得爸爸妈妈的同意,正好师公来了京城,她可以天天跟师公一块儿了。

    许言森从旁边走出来,将女儿抱过来,亲亲女儿的额头认真地问:“安安喜欢跟师公学医?安安不怕辛苦吗?”

    “不怕,我想跟妈妈一样厉害!”安安眼里闪烁着亮光,村里的小朋友说起妈妈可佩服可喜欢了,她也想成为跟妈妈一样厉害的医生。

    许言森转头看向媳妇,袁珊珊回以无奈的目光,答应孩子的总不能食言吧。

    许言森同样无奈地用额头顶顶小闺女的额头:“安安还太小,等长到跟妈妈一样大的时候,肯定能跟妈妈一样厉害了,媳妇你说呢?”

    “当然了,这还用说?”袁珊珊挑眉道。

    安安咯咯笑起来,她会努力变得跟妈妈一样厉害的。

    “那安安答应爸爸,如果想回学校了就跟爸爸说,爸爸这去跟你爷爷乃乃商量一下,会想办法让你爷爷乃乃也同意的?!毙硌陨闱苛诵」肱荒炅?,也舍不得继续勉强这么懂事乖巧的闺女。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卑舶哺税职致杪韪饕桓龃笫?,然后爬下去,高高兴兴地跑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许言森觉得自己主动揽下了一个巨大的任务,挺了挺胸膛,大步出去了,袁珊珊在身后也笑了起来。

    许父许母的工作不难做通,许父当然清楚自己孙子和孙女各是什么样的性子,之前跟儿子儿媳一样也是想让安安多认识些小朋友过上集体生活,可也发现对于孩子来说也很勉强,平平在幼儿园倒是如鱼入水了,快活得不得了,可对于安安来说,跟同龄的孩子交流却不多,因为没办法交流得起来,太聪慧了。

    许父能理性地分析,许母却是最疼孩子的,哪里舍得为难孩子,两个孩子在她眼里是一样的,甚至因为安安乖巧懂事要多疼几分,就担心学得太苦累着孩子。

    “妈你放心吧,师父有分寸的,你看三师兄就是师父一手带大的?!笨慈π值钠沸芯椭朗Ω附倘嘶故怯幸皇值?,前面两个师兄同样被师父教得很好。

    “这倒是?!毙砟杆涓苁踅哟サ蒙?,但见过本人也印象挺好的,人在外面这么久也没忘了本,而世上从不缺忘恩负义之辈。

    与父母商议好,许言森回房的时候并不见媳妇身影,不用说在隔壁哄孩子睡觉,在这边还能听到珊珊耐心回答平平问题的声音,虽然分房睡了,可也不敢将孩子放得太远,就在他们房间里又隔开一个小间,夜里可以随时起来过去看看,有动静了也能及时听到。

    过了会儿袁珊珊才过来,脸上还带着柔和的笑意,抬头见到许言森便笑道:“说好了?”不用想也知道二老会以孩子意见为主的,安安并不是个任性的孩子。

    “嗯?!毙硌陨备韭牖持?,不当父母不知道,要当一个好父母并不是简单的事,就说他们家两个小的,教育的方法和标准都不能用同一个,在担心安安这孩子无法与同龄孩子交流的同时,也担心平平会不会因为与妹妹有段差距,而变得敏感或是生出不平,怨怪上父母,导致兄妹之间的不和。

    想到小儿子的性子,许言森笑道:“咱平平的性子跟卫国像得很,外甥像舅舅,不是没有道理的?!?br />
    许言森觉得小儿子跟卫国一样心大得很,也幸好如此,能和安安互相之间包容,也将对方看得极重,对外一致,有哪个小朋友欺负了其中一个,那另一个就会马上站出来维护。

    想到小儿子的调皮劲,袁珊珊也笑了:“爸他们不都说了,平平跟毛毛一起玩的时候,就跟你和我哥小时候一起疯玩的时候差不多,平平也不完全像他舅舅?!彼佬硌陨ご蠛蠡岣缧宰硬盍苏庑?,不过没变的是两个间的感情。

    许言森摸鼻子,小时候的糗事就不要提了,在媳妇面前很没面子的,他能想像出自己小时候跟小儿子一样傻乎乎的吗?那绝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