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第153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53章

    这种情况下袁珊珊和许言森少不得留下来,作为年轻一辈的主人跟各方客人交谈, 许言森很自如地面对着这种场面, 并时不时地将袁珊珊照顾到, 不论何时, 袁珊珊都觉得自己属于一种技术型人员,并不是很擅长与各式人物打交道。

    不擅长不代表她看不透人心, 也许正是因为看得透, 所以有时候便很不耐烦应付那些表里不一暗藏各种心机的人, 不过这种不耐烦也只有许言森能看得出来,她表面掩饰的功夫也不是让人一眼便看得出来的,通常这种时候, 许言森会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将袁珊珊带到一边去了, 同时对让媳妇生出不耐烦情绪的人多了一两分警惕, 这其中有的人原来就被他划入不可深交的范围, 果然他跟媳妇的眼力观点很一致的。

    如今有海外关系已经不作为一个敏感点了, 所以这种场合出现一个金发外国人也不是多么令人惊奇的事, 周术作为周老的三徒弟、袁珊珊的三师兄,以及他的养子柏友和,也被不少人获悉了,与许言森同辈的人, 少不得对他暗暗生出妒忌, 私下里也传出了一些闲话, 说许言森是靠他老婆上的位, 所以才对他媳妇表现得那么忠贞不二。

    有人居然蠢得把话说到了许言州面前:“你这弟媳妇漂亮归漂亮,可也太厉害了点,时间长了,你堂弟能受得???女人要这么厉害做什么?媳妇娶回来不就是在家带孩子侍候男人的?”

    许言州脸色冷了下来,就这么直直地看着这满口胡言的人,这人还不自觉,摸摸自己的脸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你也觉得我这话说对了吧,嘿嘿,这男人嘛,哪有不偷腥的时候,到时候把你堂弟带出来跟我们一起耍耍?别说,咱们这个圈子里看上他的女人不少,只要一句话……”

    “滚!”许言州忍无可忍地低声呵斥,如果不是担心闹大了让人看言森和珊珊的笑话,他恨不得狠揍这人一顿,“别把人都想得跟你一样无耻!”就这小子,给言森和珊珊提鞋都不配。

    “你……”被驳了面子的人恼怒地看着许言州。

    “我什么我?你敢不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刚刚那几句话大声说一遍?不敢说就趁早回去洗洗嘴巴!”许言州话说完转身就走,同时在心里将这人以及跟他走得近的人都划了个叉叉。

    严打留下来的Y影越来越淡了,许言州虽然放松了些,却从不敢过于放肆,可有的人却并不是如此,就刚刚那人,利用了些手段发了几笔财,这人就变得轻浮起来了,向许言州吹嘘过两次,想将他拉入那个圈子。

    许言州打听过后,不用许言森和袁珊珊叮嘱,就十分反感,他是绝不会C入这个圈子里的,没想到还没死心,居然还想将言森也拉进去,以为用美色就能拉拢许言森了?也未免太轻看他堂弟了,再说有几个女人能比得上袁珊珊?

    许言州在这样的场合不是被人关注的对象,毕竟在别人眼里他是属于游手好闲享受家族庇荫的人,他自己也不在意,就是刚刚怼了一个人,心里有些不爽,转身跑到了媳妇身边,低声向刘英霞吐糟。

    刘英霞听了后也好笑得很:“你不都说了,这种人就是妒忌言森和珊珊两口子,所以何必放在心上,就是珊珊和言森听到了也不会当回事的,当然了,要不是跟着长辈过来,你以为这种人能到得了珊册他们面前?好了,不生气了,正好过来了就帮我一起看着几个孩子?!?br />
    “好吧,跟咱儿子一起玩比跟他们说话有意思多了?!币豢吹阶约倚《?,许言州的心情顿时Y转晴。

    刘英霞眼里闪过笑意,别人看轻她男人,可她觉得言州这样的最好,她男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听话,而且知道该听谁的话,不是什么人说的话他都当真,这个筛选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别人当她男人是个傻的,她却对自己男人最为放心。

    老话说傻人有傻福,在刘英霞眼里,她男人就是这种类型。

    “哎哟,那个小子是谁?竟然比咱家的圆圆还要胖?”许言州忽然指着一个男孩叫起来,“不对,咱家圆圆不叫胖,那是福气,咱家圆圆跟那胖小子比起来可爱多了?!?br />
    刘英霞黑线,不过她一直盯着,低声说:“你小点声,那孩子是胡家的人放这边的,我也不能把这孩子晾在一边?!?br />
    “胡家?哪个胡家?”许言州拧起眉头在想是他认识的哪个人家。

    “就是那边的胡家?!绷跤⑾加檬种噶酥该磐獗哂肴怂祷暗囊欢苑蚱?,她对过来的客人也不尽数了解,这对夫妻将孩子送过来的时候自己说了是姓胡,她便记住了。

    几个孩子被许佳薇带着在一个单独的房间里玩耍,除了自家的,还有好几个跟着大人过来的孩子,刘英霞跟许言州一样在这种场合不太受重视,她性子跟许言州也差不多,乐得待在一边看着孩子们。

    跟许家走得近的人家,很希望下一辈能将这关系继续维持下去,很乐意从孩子起就开始培养,特别是许家的那对龙凤双胞胎,谁看了不喜欢,放在过去,都恨不得订个娃娃亲了,不过新时代了,还得看以后孩子自己的缘分。

    许言州看那对夫妻有些面善,想了会儿才想起这是哪户人家,忽地脸色一变,对媳妇交待道:“你把那孩子盯好了,我出去看看?!彼低瓯闾Ы磐庾呷?。

    刘英霞微蹙了下眉,目光回到那胖男孩身上,不怪言州说自家圆圆可爱多了,这叫胡鑫的胖男孩,被家里的长辈养得有几分骄纵,大概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的宝贝,之前居然想动手扯安安的头发,被她和佳薇发现制止住了,也因此被她着重“关照”。

    可如今谁家的孩子不是家里的宝贝。

    袁珊珊也一直留意着孩子们的动静,今日就老太太出现了,许蕴淑并没回到老宅里来,想来老爷子也担心她的精神状况,虽说时好时坏,可保不准今天这种场合会受到刺激,成为一颗定时炸、弹,许蕴淑没出现,让袁珊珊也安心不少,可也因为她没出现,老太太的面色有些发苦。

    也是,与两个继子蒸蒸日上的情形相比,更能衬托出她的老姑娘越发凄惨的日子,她的心情能好得了才怪,她虽比许蕴淑能看得远一点,可自始至终看到的东西也有限得很,对她来说,女儿和外孙才是她的重中之重,而非许家的未来,这也是她跟老爷子最大的分歧所在。

    或许从一开始,许家只是许家,她姑娘也只是她姑娘,而不是将她姑娘当许家一分子,姑娘嫁到张家,便将张家人看得比许家人重要。

    也因此,袁珊珊对她也不是很放心。

    留意到许言州的动静,袁珊珊跟许言森使了个眼色,两人不着痕迹地退了出来,迎上许言州便问:“出什么状况了?”许言州的脸色算不上好看,不知发现了什么状况。

    许言州忙将两人带到一边,压低声音说了自己的发现:“看到那对老夫妻没有?”

    许言森有些印象,之前还打过招呼,被他们恭维了一番:“胡家人?他们怎么了?”

    “我记得好像张家姑娘嫁进了胡家里,印象里记得就是这个胡家?!毙硌灾菀彩窍肓嘶岫庞械挠∠?,“言森你可能不太记得,那是在你回京城之前的事情?!?br />
    又是那个Y魂不散的张家,没想到这张家靠着许家进了京城后,也与其他家族有了联姻的关系,一听到跟张家有关,许言森便眉心跳了跳,直觉跟这家人有着牵扯就不可能有好事。

    “这胡家跟我们家还有着往来?这胡家人是怎么过来的?”

    许言森这话刚问出口,就见那对胡家夫妻跟老太太走到了一起,而面对这对夫妻,老太太脸上的神情明显也松缓了一些,袁珊珊和许言森互望了一眼,袁珊珊低声说:“你留在外面,我去看着孩子,不多说了,我听到孩子那边起争执了?!?br />
    一直注意着孩子的袁珊珊正好听到那边起了争执,忙丢下话便匆匆赶了过去。

    几个孩子在一起玩跳棋,跳棋是平平带过来的,之前柏友和回去过一趟,再回来时便带了份精美的跳棋送给两个孩子的,平平十分喜欢,今天也带了过来要教圆圆一起玩,几个小朋友玩得十分高兴,可那个引起许言州特别注意的胖男孩几次出错,在家里性子霸道惯了,出了错不仅不承认,连抢了给他指出来的平平手里的棋子往地上一扔。

    “你给我捡起来!”平平十分爱惜这副棋子,十分气愤,非要这胖子把棋子捡回来,刚刚要扯妹妹的头发欺负妹妹的时候就让他对这小胖子恼上了。

    “我就是不捡,你敢怎样?我知道你们,我妈妈说了,你们就是两个小怪胎,跟你们那个妈妈一样,你们都不是好东西,凭什么不让我玩,让我听你们的?”胖男孩不仅不知错,还骂上了。

    “我跟妹妹才不是!你给我和安安还有妈妈道歉!”平平板着小面孔严肃地纠正对方,并要对方道歉,这时的怒意其实已经比之前更甚一层,他骂自己不要紧,却连安安甚至妈妈一起骂进去了,今天小胖子要不道歉,他绝对会找得他满脸开花!

    许佳薇生气地看着这个叫胡鑫的小胖子,如果他不肯道歉,那她要去将他家的大人找过来。

    “我才不,你们就是!你跟你这个小丫头片子都是!”胖男孩突然蹿到安安面前,伸手就推,这反应完全出乎许佳薇的意料,吓得她尖叫一声忙要去阻拦。

    “安安小心!你这孩子干什么呢?”刘英霞已经走过来了,她同样没想到这小胖子竟然直接上手了,而且是冲着安安来的,快走几步就要拎起小胖子。

    “你敢打我妹妹,我跟你拼了!”平平见状顿时化作小牛犊子,低着脑袋就要撞过去。

    “平平,安安!”袁珊珊已经赶过来了。

    “妈妈和平平才不是怪胎,今天你必须给妈妈和平平道歉认错!”安安不仅没退让,反而拉回哥哥,并伸手推了回去。

    只是眨眼工夫,小胖子跟皮球似的咕噜滚了出去,而安安和平平好好地站在原地,许佳薇要阻拦的手以及刘英霞伸出去要拎走小胖子的手,都还悬在半空中,跨进房间里来的袁珊珊顺手就将房门带上,几步来到安安身边将她抱在怀里。

    “安安别怕,妈妈来了,安安别怕?!碧焦痔ザ质?,袁珊珊的眼神冰冷无比,心里瞬间就给这小胖子以及给他传达了这个说法的人判了死刑。

    “妈妈……”安安伏在妈妈怀里的小身体轻轻发着颤,在妈妈的安抚下才逐渐平息下来,就在刚刚那一刻,袁珊珊发现她留在孩子身边里的?;とΨ⑸怂啥?。

    “珊珊,安安,这是怎么回事?谁欺负安安了?”许言森没留在外面,而是跟在了后面,慢了几步刚推门进来,一见这情景就沉声发问。

    “爸爸,爸爸,”平平转身就大声向爸爸告状,“他摔我跟安安的棋子,还骂我跟安安是怪胎,说妈妈也是,爸爸,我不要跟他玩,我要他跟我和妹妹还有妈妈赔礼道歉!我以后再也不跟他玩了!”

    现场的场面,是那小胖子跌滚在地上,撞翻了一旁的凳子,在无关人士看来,第一眼不会觉得是小胖子欺负了别人,可一听到自家小儿子的话,许言森也拧着眉头不悦地看向这小胖子。

    小胖子瘪瘪嘴,张嘴要哇哇大哭,却不知为何原因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刘英霞正觉得他的模样怪异得很,却不知此刻袁珊珊转身冷冷看了眼那小胖子,小胖子的身下忽然有水渍漫了出来,并且噗噗两声响,房间里也有臭味蔓延开来。

    “好臭,你这么大人了怎么随地大小便,我以后也不要跟你玩了!”其他小孩嫌弃地离他远远的,还有一个拉开门跑了出去,并叫了起来:“胡鑫随地大小便,拉得好臭啊,我不要跟他玩了!”

    胡鑫?那对老夫妻一听这名字连忙丢开老太太跑了过去,胡鑫是他们家的宝贝孙子,这拉在身上了孙子哪里受得了,他们往房间跑的时候,袁珊珊抱着安安走了出来,与他们正好擦肩而过,那对老夫妻步子微微顿了一下,可除了袁珊珊,就连他们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许言森抱着平平及收好的跳棋也往外走,刘英霞带着自家小儿子出来,剩下的小朋友也都跟在许佳薇后面,嫌弃的小表情非常明显,出来后便奔回各自的大人跟前,将小胖子可恶的行径给宣扬了一下。

    老太太看到袁珊珊是从那房间里出来的,正要过来问问她是怎么回事,小孩的事闹得大惊小怪的,可袁珊珊却抱着孩子直接从她面前走了过去,完全无视了她,就连后面的许言森也没在她面前停顿一下,更别说叫人了。

    袁珊珊来到许父许母面前,淡淡说了声:“安安有些不舒服,我先带她回去了,爸妈,你们和大伯伯母陪爷爷吧,帮我说一声抱歉,回去后再解释?!?br />
    许言森带着平平追上去,许父许母面露焦色,安安和平平一向身体很好,之前刚过来的时候也好好的,怎就突然不舒服了?平时越是身体好这突然间的不舒服,越让他们担心,只来得及让许言森好好照顾两个孩子,却在转身回来的时候,就听到别的孩子复述出来的话,顿时气恼上了,什么叫他们家的两个乖孙是怪胎?他们家儿媳妇怎就是怪胎了?

    老爷子正跟其他人说话,看到许言森这对小夫妻带着孩子走出去了,又看到老二夫妻生气的神色,招手将两人叫了过来:“平平和安安怎么了?你们这是动的什么气?”

    “爸,”许母不管不顾地开口,“这胡家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教孩子的?他们家孩子居然说平平跟安安是怪胎,连珊珊也被骂了进去,我看他们家随地大小便的孩子才是怪胎?!?br />
    许母在老爷子面前可少有如此激烈的一面,可两个孩子就是她的软肋,疼还来不及,竟被人骂怪胎,明显一听是大人教给孩子的,这大人算怎么回事?

    “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先别急,孩子珊珊带着呢,不会有事的?!毙砀赴哺砟?,可明显对胡家的人也极为气恼,这胡家人怎么跑过来的?他也不记得自家跟这胡家走得近过,就算有些客人不请自来,可这胡家也不在这范围之内,真当谁都有这个脸面进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