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第154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54章

    许言森带着平平赶了上来, 他顺便从言州那里拿来了车钥匙, 袁珊珊抱着安安坐了进去。

    许言森哪里有心思开车, 不知道小女儿什么状况, 光心疼就疼死他了:“安安怎样了?安安让爸爸看看?!?br />
    “呜哇, 安安你不要不理我,我以后再不跟安安你抢东西了?!逼狡酵蝗豢奁鹄?。

    “平平别哭, 妹妹没事的?!痹荷好《幽源?,“安安是不是?安安告诉哥哥没事的?!?br />
    安安这时才从妈妈怀里抬起小脑袋, 两只眼睛有些发红,却不是因为哭的缘故,她看了眼爸爸和平平, 又埋了回去, 低低的声音发出来:“妈妈不是怪胎,哥哥也不是?!贝佣潞缶秃苌俳衅狡礁绺绲? 这时候却轻易叫出了口。

    袁珊珊心里一疼:“对,妈妈不是,平平不是,安安更加不是, 有妈妈和爸爸在, 我们会?;ず闷狡胶桶舶驳??!?br />
    “对, 我们回家,我们一起回家?!毙硌陨睦锕说昧耸裁词傺绾鸵欢芽腿肆? 眼里只剩下他媳妇和孩子, 看到后面追过来的言州, 摇下车窗说,“州哥,你帮我查一下,老太太跟这个胡家以及张家到底做了什么交易,拜托你了,我先送孩子回去?!?br />
    “好,安安没事吧?跟安安说,伯伯这就回去替她揍小混蛋去?!毙硌灾莺廖拊虻卣咀约抑杜槐?。

    “帮我照顾我师父他们?!痹荷合肫鸨凰诶锩娴氖Ω敢恍?。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毙硌灾菖男馗肯吕?,他实在担心得很,袁珊珊平时多么从容自信的一人,孩子要出了什么状况才能让她如此不顾一切,越是不容易出状况的人,一旦碰上了事才越让人担心。

    许言森挥挥手,发动了车子开了出去,袁珊珊将两个孩子都揽在怀里,听两个小的发出的抽噎声,安安的泪水也滚落进她脖子里。

    这一刻袁珊珊十分后悔自己将异能传给了女儿,如果没有这异能,安安就跟平平一样无忧无虑地长大,享受任何一个孩子会享受到的童年,悔意不断地啃噬她的心。

    许家老宅,老爷子也十分动怒,想了想起身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上门作客的人居然骂主人家的孩子是怪胎?真是岂有此理了,莫非以为他老了就如此打许家的脸面?

    许大伯夫妻留下来招呼其他客人,许父许母跟着老爷子一起过去,要不是顾及老爷子的寿宴,许母早想闹大了,什么玩意儿?幸好孩子让珊珊带走了。

    三人刚走到房门口便听到了里面的声音,许父刚要伸出去推门的手顿住了,因为里面其中一个声音便是老太太的,所以说今天的事情还跟老太太有关?许父的脸色也Y沉Y沉的,冲着一个孩子来算什么事!

    “你看看,我孙子的脑袋都磕着了,明明是他们欺负我家孙子了,现在却对我们摆起了脸色,我家孙子在家一向懂事,什么时候把大便拉裤子里了,说不定就是你们家那个怪胎动了什么手脚,不是你跟我们说那个丫头跟她生的小的都是怪胎的吗?”胡老太太尖锐的声音。

    “先给孩子收拾干净了,有什么事过后再说,你放心,这事我肯定给你们一个说法?!崩咸暗?。

    “说法?什么说法?拉倒吧,看看你现在在这个许家还有什么地位?反正你们这许家的门我们再也不会进来了,来一回让我们家孙子受多大委曲,张家那边的事你自己想办法吧,也不看看你姑娘如今什么情况,想找个以后给她养老摔盆的?你看张家谁肯答应,要不是我家儿媳妇在里面做工作,就你们许家害了人家一个儿子,又害死人家一个孙子……”胡老太太不依不饶地骂道。

    “别,千万不要,咱们当初说好的,过继一个张家小孩到我外孙名下,你们不能中途反悔,其他的,我肯定会想办法补偿你们……”老太太哀求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外面站着的三人耳里。

    老爷子怒道:“砸门!把门给我砸开来!”

    许父也早听不下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太太会弄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是她告诉胡家人,自己的小孙孙是怪胎?许父从没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愤怒的,就算许蕴淑和张成海闹出一桩桩的事,他也没迁怒到老太太身上,从没想过要出手对付过她,现在却后悔不已。

    愤怒的许父一脚就踹开了房门,原本外面老爷子突然响起的声音就惊到了里面的人,现在门板被砰地踹开来,胡老太太先尖叫起来,老太太看清外面站着的三人吓得一哆嗦,随后便瘫软了下来,显然她也清楚自己背后干的事情见不得光,老爷子有多厌恶张家的人,没谁比她更清楚了。

    老爷子看向老太太的目光失望无比,许父按住许母的手,冷冷地对里面这对老夫妻说:“只要我在许家一天,许家就永远不会欢迎胡家的人,从今天起,许家跟胡家井水不犯河水?!?br />
    胡老爷子羞恼不已,从没像今天这般丢脸过,等于被一个小辈指着鼻子骂了,抱着孙子就往外走:“你们……欺人太甚!”

    “再欺人也没指着你们家孙子儿媳骂怪胎的,什么叫言传身教,你们胡家人大概从来不知道吧!”许母忍无可忍反击道,一个小孩子怎么懂得骂别人怪胎的?还不是大人从来不注意,当着孩子的面经常提起,一想到这场景许母就气得心口直疼。

    胡老太太也没脸再待下去,她能指着老太太鼻子骂,可在老爷子和许父面前却直不起腰杆,也灰溜溜地跟在后面走了,早知道外面有人听到,她就控制一下等到人口时再找老太太算账,哪里就知道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了?

    如果袁珊珊在这儿,就会告诉她,想控制也控制不了,当真以为自己不会反击吗?既然说她是怪胎,就让他们充分体验一下什么才叫怪胎!

    老爷子慢慢走到位置上坐下来,好一会儿才有声音响起,无力得很:“你说你这折腾出来的都是什么事?蕴淑有今日的下场,一半是我造成的,一半是你的责任,算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等明天,你跟我去趟民政局吧,咱们把这婚给离了吧,从此后你爱干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没人再拦着你了?!?br />
    “老头子你说什么?离婚?!”老太太惊愕地瞪直了眼睛。

    老爷子说:“反正我也看出来了,你没把自己当许家人,做事也从不想会对许家造成什么结果,那我就彻底如了你的愿,免得你觉得老大老二他们拖累了你,把怨气出在孩子身上,平平和安安有哪点对不住你的?”

    原本觉得小夫妻俩不带孩子去看老两口,心里多少有些看法的,现在却觉得小夫妻俩做得太对了,也许他们早看出老太太的不对劲了。

    许父许母谁也没出声劝一句,这样的决定早该下了,许父也后悔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太太背后会如此对待两个小孙孙,现在人待在这里,心里却惦记着安安,不知安安现在是什么情况。

    “哈哈,你们是不是早就想着摆脱我了?你们谁把我放在眼里的?成海出事的时候你们谁伸把手了?你们一个个眼睁睁地看着他送死,蕴淑就这么一个孩子,是你们把她*疯了,这几年她也就看到胡家的那孩子才好转一点,成海那孩子在地底下也孤孤单单的,他连个孩子都没有,我就想过继个孩子过去有什么错?我有什么错?”

    “老头子,当初蕴淑也是你宠出来的,可你说不管就不管她了,到底是谁把蕴淑害到这种地步的?就怪她跟我一个老婆子吗?你们统统是害蕴淑母子的凶手!”老太太恨恨地骂道。

    许父要是过去还会有点动容,可现在却冷眼看着:“自己心怀鬼胎,却迁怒到孩子身上,两个孩子又有什么错,让你在外面败坏他们名声?原本我根本没想过对张家剩下的人做些什么,更别说胡家了,现在他们应该感谢你提醒了我,以后只要我在京城这块地界上,张家跟胡家就休想安稳待下去,我对得起国家,可现在只想对得起自己的家人!”

    许父以前只想远着点老太太,张成海父子俩自食其果,他也没想再做什么,现在却觉得自己太过心慈手软,才放纵得自己小孙孙小小年纪就被人如此欺负,他这当爷爷的太过失败,还不及儿子儿媳两人。

    “走,我们出去,招呼其他客人?!毙砀复咝砟?,越是此刻他越是要经营好人脉关系,为自己的儿子一家四口撑起一片天。

    “你不用多说什么了,咱们把证领了后,我会给蕴淑在京城外面安排一个去处,你自己爱待哪里就待哪里吧?!彼共恢掀奚稣庋奶频哪钔?,还要搅进张家那潭浑水里,他也没想到会在半只脚跨进棺材里的时候,还要经历一遭离婚事件。

    说完后也不顾老太太什么脸色,拄着拐杖慢慢走了出去,他老了,这两年身体越来越差了,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永远闭上眼睛了,其实他很想再撑几年,有他这个老的在,老大老二身上的担子也会轻松点,可似乎形势半点不由人,还是让他趁最后的时间,给老大老二还有再下面的小辈减轻些拖累吧,否则等他一走,老大老二也不能不管老太太,不然活着的那些老家伙也会对老大老二生出看法。

    是他没教好蕴淑,给老大老二添了不少麻烦,所以这麻烦还是由他来收拾掉吧。

    只是两个小曾孙,不知道还肯不肯认他这个太爷爷了,想到两个可爱的小孙孙,老爷子心里阵阵酸涩,虽说安安那孩子确实与其他孩子有些不一样,可他宝贝心疼还来不及,却被个大小便都控制不好的小孩骂怪胎,也是他这个太爷爷的失职。

    就算特殊些,那也是他疼爱的小孙孙,只希望珊珊那丫头那照顾好他的小孙孙,也只有珊珊能照顾好他的小孙孙了,老爷子后悔自己之前的偏见。

    来许家老宅的客人多数是有眼力的,留下祝福早早离了席,许家人今日也没心情招呼他们了,只是这胡家人真该死啊,别说一个孩子不懂事,也别说只是孩子之间的玩闹,谁也不相信一个孩子会无缘无故说出那样的话,由此可见这胡家是个什么境况,多数人都决定了跟胡家人离得远些,不为其他,也为了自家的孩子,免得被这样没教养的人家带坏了,就他们家教出来的孩子,以后也是个祸根,败家子!

    周老爷子和周术都表示不高兴,这事就是许家做得不好,才会让他们的小徒弟和小师妹受委曲,特别是把孩子卷了进去,就更让他们生气了。

    “我们先回去看看两个孩子,我老头子也该活动活动了,真当珊珊跟孩子是那么好欺负的,许家人不说,可那什么张家跟胡家是什么东西!”周老爷子一动怒,后果很严重,他在京城地界上好歹也认识一些老朋友,不是一点力出不了的。

    周术表示很遗憾,他暂时做不了什么,只能靠师父了。

    ***

    四合院,到家时安安已经在袁珊珊的精神力安抚下入睡了,平平一直紧紧盯着妹妹,生怕妹妹会不见了似的,不时地还抽噎一下。

    下了车后,两人各抱着一个孩子,徐彪见状没有出声,大黄大黑也很安静地看着,没有叫起来。

    袁珊珊先把孩子送进了房间里,平平很乖地爬上床陪妹妹一起睡觉,袁珊珊这才回到隔壁自己房间,精神力却一直关注着孩子,这时候才把她的情绪流露出来,之前生怕影响了孩子。

    “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当初也许不该要孩子的,我以为我能把孩子照顾好的?!?br />
    许言森心疼地抱住媳妇:“那我这个当爸爸的岂不是更该死,珊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比我这个当爸爸的更好?!?br />
    袁珊珊摇摇头,言森一个普通人又哪里会知道异能者的种种,会顾虑不周才是正常,而这异能恰恰是她带给孩子的。

    “安安现在到底什么状况?你告诉我,我们一起承担?!毙硌陨氏备?。

    袁珊珊没有隐瞒地将安安情况讲了,她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还是平平的缘故触动了安安,让原本蛰伏在体内的精神力开始苏醒过来,也许这孩子也早就意识到自己与其他孩子的不同,所以对怪胎二字变得特别敏感。

    也是她这些年的生活太过舒适安逸,为孩子留下了后患,她一听到怪胎二字,立刻就想到当初医院里的情景,是那时候的状况让老太太认定了她跟安安是怪胎吧,而她却没及时防备。

    是她的错误,她应该弥补起来,她不该一厢情愿地让安安跟普通孩子接触,她该早有决断的,而不是拖到现在。

    袁珊珊猛地抬起头,说:“我会带安安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教导安安如何利用控制好自己的能力,如果你……”

    许言森没让袁珊珊说出后面的话:“我们是一家人,你是我媳妇,安安是我女儿,我们应该一起承担,我早说过,我并不想担起许家这个担子,这些年,一直是我勉强了你?!?br />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不管你和安安去了哪里,我跟平平都会赶过去的,你不能不管我跟平平?!?br />
    许父许母回来后,听儿子跟他们讲了他与珊珊的决定,许母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到底什么状况?严重到这个程度?”

    许父这方面比许母更心细,安安跟普通孩子不一样,他家儿媳妇跟普通人更有很大的不同,他多少猜到跟这有关,拦下许母问儿子:“只有这一种办法了吗?”

    “爸,妈,对不起,儿子让你们失望了?!毙硌陨仓栏改付运谕艽蟮?。

    许父拍拍儿子的肩:“是我们没?;ず蒙荷焊舶舱夂⒆?,你现在是珊珊的丈夫和两个孩子的父亲,你对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样才是我跟你妈的好儿子,我跟你妈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幸福?!?br />
    “谢谢爸,妈,安安还是孩子,她比其他孩子更加聪明更有能力,只是她现在年纪太小,还无法承担这份能力,所以我跟珊珊希望能陪着这孩子一起成长,将来她会跟珊珊一样优秀出色?!毙硌陨M砟改芾斫獍舶?,而不是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安安。

    “可安安还那么小……”

    许父摇摇头,他知道许母的想法,可已经是既定的现实,就无法改变,不如去适应承担这份能力,他跟许母一样心疼安安这孩子,也无法怪责珊珊什么,因为这意味着珊珊要为了孩子放弃大好前程。

    许言森准备回房的时候又被许父叫住,告诉他老爷子准备跟老太太离婚,他也准备出手对付胡家,这也是告诉别人,许家的子孙不是任人欺负的。

    “谢谢爸妈,是我跟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爷爷那边……我注定会让爷爷失望了,我跟珊珊就不去打扰爷爷了?!毙硌陨睦锘故嵌岳弦哟媪艘环菰蛊?,可更多的也是怪自己,他知道老爷子对珊珊存了几分顾忌,珊珊是因为他才没多做什么,否则哪可能让老太太做出会伤害安安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