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第156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56章

    听完钟洪亮所讲的事情后, 袁珊珊挑了下眉:“钟伯伯, 你是知道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吧?!?br />
    钟洪亮拍拍她的肩说:“老首长一直挺关注你的,之前你突然离开京城,老首长挺遗憾, 特地打了电话问我的意见,丫头, 我支持你的决定,但也觉得你的能力能得到更好的发挥。你放心, 老首长并没有任何监控你的意思, 你之前跟言森能走得那么顺利, 老首长也打了招呼的?!?br />
    袁珊珊当然知道之前走得挺顺,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样的因素, 而且她跟老首长只在机场那回接触过一次,之后没再有过碰面, 却被对方一直关注着, 袁珊珊心里不能说一点触动都没有, 而且这些年她的生活并没有受到打扰。

    “钟伯伯帮我谢谢老首长, 既然我本来就要跑一趟, 那这趟事情我接了, 不过我要带安安一起走, 我也希望以后安安的生活能不被打扰?!痹荷杭岢值?,她愿意为这个国家做事, 但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ず盟募胰?。

    “那是当然, 否则钟伯伯我第一个不答应,不过带安安上路安全吗?安安年纪还太小了?!敝雍榱恋S堑乜聪虿辉洞Ω∶ㄍ娴暮⒆?,钟洪亮当然认得出来,那不是猫,而是只虎崽子。

    袁珊珊同样看向安安,眼底一片温柔:“多经历点事对安安反而是好事,之前是我想岔了,以为能将安安当普通人一样培养长大,以后说不得要钟伯伯多费点心。钟伯伯你放心,最紧张安安的是我?!?br />
    “好吧?!敝雍榱劣械悴桓市牡赜ο?,他也没办法指责珊珊的教育方法,“老首长会帮你安排一个内部身份,你为国家做事,不能白做?!?br />
    “好,谢谢钟伯伯?!倍嗖闵矸荼愣嗖惚U?,袁珊珊没往外推。

    等许言森回来,袁珊珊将这事告诉他,许言森沉默了片刻便点头答应下来,没人比他更清楚珊珊对孩子的爱护,也没人知道要下这样大的决心,对珊珊来说是多么的难,所以他无法阻拦,而且他也相信珊珊能护好孩子,他还记得当初跟珊珊一起去虎王的情景。

    没两天,钟洪亮便派人给袁珊珊送来了一份证件,并顺便将她接走秘密训练了两日,起初与袁珊珊合作的人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她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可无论什么枪械她都能迅速上手,而且只凭身体力量,便将这些人狠狠蹂、躏了几遍,叫他们有苦也叫不出来,让这些人彻底心服口服。

    与许言州及姚海波他们约定的时间到了,现在这两人干倒爷干得红红火火,而且不再局限在国内了,还当起了国际倒爷,只不过之前并没有亲自跑过去,而是做中间商,将货物交给另一边的人,最近的边境贸易越来越走俏,两人便想干几场大的,但这意味着风险也加大,这才有了袁珊珊的加入,正好她一方面想积攒资本,另一方面也想增长安安的眼界。

    许言森也跟着一起出发了,因为他通邻国的语言,两人将平平托给了周老爷子和袁外公,安安也叮嘱小猫这段时间?;ず闷狡?。与妈妈一起出远门,安安很激动的,妈妈那么厉害,她也不能落后,她要成为跟妈妈一样的人。

    袁珊珊接下的秘密任务除了许言森知道,包括袁父在内都不清楚,更别说在京城的许家人了,许母听到安安也被袁珊珊带在身边,去往那么远又那么寒冷的地方,急得嘴上都上火了,还是许父将她劝慰下来,安安的教育其实他们都C不上手了。

    许言州和姚海波起初见到安安也吓了一跳,可等到了边境的时候才发现,人家安安一个孩子的抗冻能力也比他们强得多了,许言森和袁珊珊经常轮流将她背在身上,对大家的行动一点影响都没有。就是袁珊珊与安安几次失踪不见人影,许言森稍稍暗示了一下后,两人迅速闭嘴不问了,这事情对他们来说超纲了,还是当作不知道的好,而且要替她打好掩护。

    别说这两人吓一跳,就是执行秘密任务在边境上等着接应人员与物资的袁卫国,发现袁珊珊及安安这个孩子竟也在接应的队伍里时,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他怎不知道自家妹子跟小外甥女也在秘密人员之中?怪就怪袁珊珊及她这支小队的人员全部用的代号而非本名,所以袁卫国如何能预知到。

    趴在妈妈背上的安安,看到大舅舅的时候咧着嘴无声地笑,并冲大舅舅眨了眨眼睛,没发出声音,她很遵守纪律的,知道不能给妈妈添乱,现在的生活比以前上幼儿园的时候有趣多了,她喜欢这样的生活。

    袁珊珊跟自家小闺女一个样,也朝袁卫国眨眨眼睛,她倒是听钟伯伯提醒了一句,说可能会有惊喜,见到大哥的时候她便知道这就是钟伯伯所说的惊喜了。不过双方并没有相认,除了眼神交流就没有多余的了,将人和资料送达后,第二日,这支潜行过来的秘密人员又悄悄消失在白茫茫的天地里。

    两年里,袁珊珊借着两地的贸易往来,几次出入边境与邻国,除了攒下丰厚的身家外,也屡立奇功,为国家带回许多重要人员与珍贵的资料,让她在一些人口中成为一个传奇人物,然而真正清楚她身份的并没有多少。

    他们这几人几次出入边境,每回都是包下大节车皮,成吨的货物运送出去,很容易被人盯上成为打劫的对象,只是那些人最后都无功而返。起初碰上这些人的时候许言州和姚海波紧张得心砰砰直跳,这也是当初他们不敢亲自跑的原因,有些人可就是把命丢在这条往返的道路上,然而次数一多他们就非常淡定了,以至最后打劫团伙听到他们这几人的名号都绕道而走了。

    最后一次秘密任务结束后,袁珊珊便停止了国际倒爷的活动,许言州和姚海波都赚了个盆满钵满,也见好就收,他们能赚这么多已经沾了袁珊珊不少的光了,而且他们手里赚的钱,用他们的话说已经一辈子都花不完了。袁珊珊听了他们的话只是笑笑,时代的发展会告诉他们现在的眼光有多短浅。

    再回到小青山的时候,袁珊珊和许言森见到了袁卫彬和陆睿明,两人都从国外回来了,如今一个回到了原来的研究所,不用说会得到单位的重用,那些拿了公费出国留学的人,并不是都愿意回来的,能拒绝外面高薪聘用义无反顾回国的,思想觉悟那不用说,陆睿明则回到京大,一边教书一边从事科研,两人出去的时候就约定了要一起回来的。

    许母带着平平从里面走出来,看到这回来的夫妻俩,特别是一起回来的安安,这眼睛就红了,把儿子儿媳一通怪:“这一次居然走了小半年的时间,看看乃乃的孙女都瘦了,也黑了,安安过来让乃乃看看?!?br />
    许母在京城到底没待得下去,这边还留着一个孙子,所以她就回来带孙子了,孙女只有跟夫妻俩回来的时候才能看到。

    平平跟爸爸妈妈黏黏乎乎的,安安则跟乃乃撒娇:“乃乃,我是长高了,才没有瘦,乃乃,我在外面好想乃乃的,给乃乃还有平平带了礼物,还有师公,爷爷,外公……”

    安安将亲人一个个数了遍,又跑回去将车上的大包拎下来,这两年不仅长了身高,力气也见涨,小一百斤的包也能拎得动,不过还是让看到的许言森接了过去,将车上的其他行李一起带进了院子里,安安将给大家带的礼物找出来,一份份送到各人手里,小舅舅和陆舅舅的也没忘记。

    许母哪里还生得起气来,早被乖孙女哄得笑开了花,把孙女搂在怀里疼个没完??此锱纫郧霸诰┏腔够钤窘】导阜?,心里对珊珊一直将孩子带在身边也没有意见了,果然跟孩子他爷爷说的一样,安安这样的孩子还需要由珊珊来教育,不能将她当普通孩子来看待。

    许言森将儿子抱起来掂了掂:“重了不少,平平想爸爸妈妈没?”他和珊珊这两年对平平这孩子有些亏欠,只要回来,便会多陪陪平平,好在后面应该不会再离开这么长时间了,至少他不会,会给平平这孩子多些时间。

    “想!想爸爸妈妈!”平平的眼睛有些泛红,不过马上就挣扎着下地,严肃声明道,“我现在长大了,我是哥哥,爸爸你不能再把我当小孩子看!”

    小脸上的认真神情让许言森和袁珊珊看得都心酸,安安的情况还是给同为双胞胎的平平增加了不少压力吧,所以他拼命想证明自己,自从离开京城回到这里后,平平在学习上投入的时间比以前多得多。

    袁珊珊俯身将他抱了起来,狠狠亲了一口说:“平平再怎么长大,也永远是妈妈和爸爸的孩子,是妈妈想抱平平了?!?br />
    平平小脸蛋红了起来,慢慢伸出胳膊抱住妈妈的脖子,亲昵地埋在妈妈脖子里,他其实也想让妈妈多抱抱的。

    带回来的礼物中,属于平平的最多,安安有时候捡到一块石子,也会想着带回去给平平,一大包的单独属于平平的礼物,很快把他吸引过去,听安安讲这是在哪里买的,那个小石子又有什么意义,双胞胎的互动让大人看得欣慰地笑起来。

    袁父现在退居二线,待在小青山的时间占了大半,平平和毛毛平时的教育就归他管,工作之余就替闺女看着小青山的建设,而后面的大青山,在资金足够的时候也让袁珊珊全部承包下来了。

    袁父对闺女接受的另一层身份多少也知道了一些,钟洪亮亲自将袁珊珊拉了进去,面对袁父心里便底气不足,想了想,便向他透露了一些,因为袁父也是国家干部,又是袁珊珊的父亲,不会把袁珊珊的身份泄露出去。

    也正是这个原因,让袁父下定决心从一线岗位上退下来,担了个闲职,现在的生活让他也挺满意的,没看他身体也棒棒的。

    回来后的袁珊珊就很少再往外跑了,专心陪一双儿女之余便与许言森专注在他们的事业上了,一面加大小青山大青山的开发建设,另一面便是两人各自的公司了,袁珊珊将面临倒闭的药厂接手了过来,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让一个老厂子焕发出新的活力。

    “袁总,”袁珊珊送完孩子刚来到药厂,不,如今的康泰制药公司,就有下面的人汇报,“有几个原来厂里的老职工,拉拢了一些人准备去上访,他们说袁总你是……”那些话来汇报的员工也说不出口,那些人是看袁总年纪轻轻又是个女人,觉得好欺负是吧,却看不到袁总所做的成绩,没有袁总,会有多少工人下岗。

    袁珊珊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笑道:“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不就是说我是吸工人血的资本家,别拦着,他们想上访就让他们上访去,他们要是差车费,你让人给他们送过去,我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把我弄下来?!?br />
    员工瞪目结舌,还可以这样的?不过一看袁珊珊自信从容的表情,心里也增多了几分信心:“好,那我这就安排下去,有什么情况我会及时向袁总汇报的?!?br />
    袁珊珊点点头,刚坐下,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接听,是许言森打来的,这才分开没多久吧,又打过来了,袁珊珊开口时便带了几分笑意。

    许言森电话里说的事情跟她刚刚听到的是同一件,并且许言森还知道她手下不知道的情况:“……这是背后有人撺掇他们去搞的,那几个人无非是看到咱爸退下去了,以为就可以把你压下去了,你现在几个药方快要出成果了,那几个人看到有利可图,就等不及地想啃上几口,也不怕把自己噎着了?!?br />
    袁珊珊看到办公室门关上了,笑了起来:“除了我爸退下去了,还不是看我一个女人,觉得女人就是好欺负吧,现在制药公司完全由公改私了,他们就那么大脸面还想改回去?”

    当她那么大笔钱砸下去是白砸的?她就不喜欢有人在上面指手划脚,所以全部吃下来了,真正困难又不好逸恶劳的下岗工人,她已经安排了就业岗位,那些人才没有闲心跟着去闹,真正闹的人也是吃饱了撑的。

    “是啊,这些人的观念还没有转变过来,这事你别管,我会让人盯着的?!毙硌陨獗叩墓疽蛭谴影资制鸺?,所以没什么指手划脚的人,两人对这件事都没太在意,谈完了就丢在一边,扯了会其他闲话,在袁珊珊催促下,许言森才意犹未尽地挂上电话。

    哎哟,支持媳妇干事业就是这个不好,要是跟媳妇在一块儿上班该多好,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转个身就能说上话,可惜只能想一想,许言森非常清楚珊珊接手药厂的真正目的,他们的师父一直希望他们师徒能真正做到济世救人,而现在的社会环境下,仅仅靠一身医术远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只有开发疗效好的药物,推广平价药,才能让更多的老百姓受惠。

    所以当初袁珊珊决定接手药厂的时候,周术二话不说投了一部分钱,并且这些钱是完全交由袁珊珊使用的,不要占任何股份,此外还积极联系国外的相关公司,购买了一批先进的生产设备,他也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延续他中断了的行医路。

    结果袁珊珊还没有任何动作,下面的工人以及之前虽下岗但安排了再就业的这部分人,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气愤地跑到那几个上访工人的家里,要不是袁珊珊及时得到消息派人去拦下,那几个的家里就要被愤怒的工人砸个稀巴烂了,就这样,还是有人偷偷丢石子跟烂菜帮子,把那几户人家骂得狗血淋头,因为跟之前袁珊珊没接手药厂的时候相比,工人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之前厂里可是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的,一家人差点喝西北风去了,让那些人再回来继续搞烂厂子?他们第一个不同意!

    这事闹得有些大,之后省里专门成立了一个调查组,最后以抓出好几个贪官而告终,那些贪官,全是工人自发检举出来的,一查一个准,真正吸工人血的可不是现在的袁总,而是那些把厂子搞烂的人。

    袁父知道这事的时候好气又好笑,以为他退居二线就护不住闺女了?不说闺女完全按章办事,就这护不护的,明明是自己闺女有本事,自己就能护得住自己,而不是靠他这老子。

    闺女做的哪一桩事不让他这个当父亲的为之骄傲。

    周老爷子气得一大把年纪了,还想捞起袖子揍人去。

    “你们带上你们妈还有两个孩子,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京城,老爷子进了医院,想要见珊珊跟两个孩子,快点!”京城许父的一个电话,让许言森和袁珊珊赶紧丢下手里的事,一个去学校接孩子,一个回小青山接上许母,最后在机场汇合。

    “你们爷爷他,怕是不行了吧?!毙砟肝尴薷丛拥厮党稣饩浠?,之前两年就看得出老爷子是强撑着身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这一天的到来并不让他们意外。

    平平有些不安,他听明白大人的意思了,太爷爷要死了吗?虽然这几年见得少了,可他记忆力很好,清楚记得太爷爷对他和安安的好。

    许言森摸摸两个孩子的头:“你们太爷爷是到年纪了,去见见太爷爷,让太爷爷放心地走?!?br />
    “爸爸我知道,就跟村里亮亮的爷爷一样是吧?!绷亮潦瞧狡皆谛∏嗌酱謇锝崾兜男』锇?。

    “对,跟亮亮的爷爷一样?!焙⒆哟罅?,不可避免地接触到生老病死,孩子们只要记住太爷爷对他们的好就够了。

    到了京城机场,有许言州开车来接他们,车上告诉了他们老爷子目前的情况,清醒的时间短,昏迷的时间长,一醒来便要问平平安安来了没有,曾经对老爷子有再多的怨言,可随着时间的过去,到了这一刻全都化为乌有,剩下的是酸涩,就算有了心理准备也避免不了。

    几人没有停歇,匆匆赶到了医院,许家的人都在这边,还有另几位来探望老爷子的人。

    于秋看到他们到来,伸手招呼他们进去,她眼睛有些发红:“老爷子就盼着见你们一面,这次情况太突然,如果不是……”如果不是心里挂念着言森他们一家子,只怕这一口气也撑不下去了。

    看着病床上瘦弱的老人,许言森心里不忍,袁珊珊在心底叹了口气,对两个孩子说:“叫太爷爷,跟太爷爷说几句话?!?br />
    平平和安安对看了一眼,牵手一起走了过去。

    “太爷爷,平平和安安来看您了?!?br />
    在孩子的呼唤下,老爷子眼皮颤了颤,终于醒了过来,看到两个孩子露出了笑容,其他人一看老爷子这次醒过来精神头比之前还好,心里咯噔一声便知不好,只怕是最后一面了。

    “好,好,平平和安安都大了,太爷爷高兴,你们以后要听爸爸妈妈的话,成为跟爸爸妈妈一样出色的人,太爷爷会以你们为荣的?!?br />
    “言森,走你自己选择的道路吧,爷爷很高兴?!?br />
    “珊珊丫头,言森和两个孩子都交给你了,我最担心又最不担心的人就是你了?!?br />
    ……

    最后,病房里响起压抑的哭声,平平和安安分别将自己埋在爸爸妈妈怀里,眼泪将衣服打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