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第157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57章

    坡头村, 郑村长和罗支书带着村干部再度检查村里的环境,道路有没有扫干净, 垃圾不要随处堆放, 广播里通知了几遍,要有市领导带着别省的乡镇干部来坡头村参观学习,所以务必要让外面来的客人看到坡头村最好的风貌。

    这些年下来, 郑常有和罗长树一直在老位置上没挪动, 他们也不愿意离开坡头村, 外面再好也不及自己的村子, 再说如今坡头村村民的日子过得多好。

    又检查过一遍后两人让其他人忙自己的去, 他们两个老的背着手一路摇晃回去,现在脚下踩的不是烂泥地, 下了雨一踩一个坑,而是水泥地,干净平整,路两边栽种着树木放上垃圾箱, 隔一段距离还有木凳, 看上去别提多赏心悦目了。

    郑常有想想以前坡头村的模样, 感叹道:“放二十年前, 我们哪里敢想到坡头村还会有这么一天?!?br />
    “可不是,”罗长树笑道, “那时候知青刚来我们村子的时候, 你跟我多紧张, 就怕管不住这些城里年轻人, 也怕他们干不了什么活,还得从咱们的口粮里挪出份子养活他们,可咱们坡头村有现在的好日子,也多亏了来咱们村的知青啊?!?br />
    坡头村外面的马路是许言森和袁珊珊带头出钱修的,从秦石镇到下面的几个村子道路都贯通了,路修好后,大家的脑子也活络起来了,这日子越来越有奔头,如今坡头村以种植药材和菌菇为主,有大公司牵线搭桥,他们村种植的香菇都远销到海外去了,他们一直牢记着许言森和袁珊珊的话,没弄那些虽然来钱快却会污染环境的厂子,现在坡头村的山还是那么的青,水还是那么的清澈,最近村干部商议了一下,决定要发展坡头村的农家乐,为村子和村民再增一项创收。

    当初他们从郑学军那里听到这对夫妻辞掉了京城那么好的工作,返回了地方上,他们想不通两人为什么这么做,那两个单位,是多少人削尖了脑袋也进不去的,他们村子能出一个郑学军都是祖坟冒青烟的好事,村子里其他人提起这事也觉得遗憾,也有不少人骂他们傻的,可几年一过,现在还有谁提起。

    郑常有说:“能干的人,不管到了哪里都能做出头,小袁他们公司生产的药,咱们村的诊所里也有,谁用了不说好。对了,你儿子前几天回来怎么说?”

    罗长树摇头叹道:“他们一家子回来了,我就让孩子妈烧点好吃的招待他们,其他的,我早不图他什么了,当年亏欠了他的,也早补偿给他了,现在就是晓桐让我跟她妈去城里住,我也不乐意,咱这乡下多宽敞?!?br />
    那孩子不知怎的知道他跟许言森和袁珊珊的关系,居然让他把那孩子介绍过去,这事他绝对不能办,办得会亏心,袁珊珊在坡头村也没待几年,说照顾他们也没照顾多少,反而这些年袁珊珊姐弟俩一直记着坡头村,坡头村有今日可离不开他们夫妻,所以他哪可能有脸面做这样的事,想到儿子离开时气愤的样子,罗长树心里不是不失望的,可到底比以前少了几分期待。

    “别说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看我家两个小子,老二是个好的,可老大家就说不过去了?!敝3S行α诵?,郑永祥那也是村子里的骄傲。

    迎面跑来一个男孩,边跑边喊:“外公,快回去看电视,袁姨的制药公司又出新药了,上大新闻了!”

    这孩子正是罗长树的外孙,罗晓桐的儿子,两人一喜,忙加快脚步:“快回去看看,小袁就是厉害,这药都卖到国外去了,替咱国家挣了多少面子!”

    ***

    小青山如今大变模样,本地人如果出外打工多年未归,再回来绝不敢认这是原来的小青山村,而一直留在村子里的人则是亲眼看着小青山村的点滴变化的。

    曾经小青山村的土坯房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小楼,他们村子里的年青人,也极少跑出去打工的,不说自家里种植的药材收入不低,闲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乐意去青山园做工,一年到头这份收入就不少,出去打工挣的钱可不见得有他们多,否则哪里造得起小楼房,这些楼房还是青山园帮着他们一起设计的,比别村的楼房都漂亮多了。

    小青山下面也是一座座别墅,其中一座别墅里今日聚集了不少人,外面停了不少车子,来的人都在客厅里看新闻,新闻里提到了康泰制药公司新研发出来的抗癌中成药,新闻里有几个画面是制药公司的代表召开的发布会,不过发言人并不是袁珊珊这个大权在握的老板,而是另外一位高层管理人员。

    这一段新闻过去后,坐在中间的周老爷子乐呵呵笑出了声,其他人也纷纷向袁珊珊道喜,这制药公司在袁珊珊手里得到了最大的发挥,而这些年也一直奉行着她当初的承诺,不仅持续研发新药,而且致力于让更多人能用上康泰制药公司的药,如今公司不仅闻名全国,还传到了国外。

    “恭喜你,珊珊?!毙硌陨蚶掀诺老?,为老婆自豪,他这当丈夫的也与有荣焉,比他自己谈成一笔大生意都兴奋。

    袁珊珊也高兴,大手一挥:“今天我下厨,你们想吃什么尽管点,对了,平平和安安能不能赶回来?”

    正说着,袁珊珊身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许言森没看就猜道:“肯定是两个孩子打过来的,说不定正往家赶呢?!?br />
    袁珊珊取过手机一看,笑了:“是平平打来的,安安应该跟他在一起,你们先点餐,我接个电话?!彼底疟愕揭槐呓拥缁傲?,许言森跟着一起起身,搂着老婆的腰凑过去一起听,这对夫妻多年来一直如此恩爱,大家早见怪不怪了。

    “妈,我看电视了!”电话一接通,那边的声音就炸起来,如此有活力不用说是平平了,大名许书毅,“妈,我以为你会自己上电视呢,太可惜了,没在电视看到老妈你,妈你在听没有,我跟妹妹快要到家了,我们都想吃做的菜了?!?br />
    “臭小子,就听到你一人乍乍乎乎的声音,让你妹妹说几句?!毙硌陨雷潘?。

    袁珊珊瞪了他一眼,就听那边儿子叫起来:“臭老爸,你又抢听妈妈电话了,妈你不要把电话给爸,妈你等等,我叫安安听电话?!?br />
    袁珊珊把男人的脑袋推开来,没一会儿,耳边便响起安安的声音:“妈,别听平平乍乍乎乎的,我知道妈妈是幕后英雄,妈,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了?!?br />
    安安知道,能不公开露面,妈妈便不会出现的,这些年妈妈一直没断了做秘密任务,所以这些年外面对制药公司真正的掌权人的猜测,从来就没断过,他们也听身边的同学谈论过,却谁也没说,尽管平平私底下表现得特别活跃。

    “好,想吃什么,妈给你们做?!?br />
    “好……”安安,也就是许言澄报菜名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轻快,不时还传来平平C、进来的声音,这边也有许言森C话,一通电话接得可谓十分热闹。

    听到两个孩子马上要到家了,许母也高兴,两个孩子,不说安安了,自小就聪明,学习上的事从不用愁,就是平平,也不是按部就班地上学的,而是跳级了两回,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就一起早早地上大学去了,好在京城那边有人照顾,吃住方面都不用担心,正好和他们爷爷一起住四合院。

    电话挂断后,袁珊珊和许言森一起进厨房忙碌,请的阿姨洗好了不少菜,许母和姚蓉他们也进来帮忙,搭不上手便也站在一边闲聊了。

    许母提起一事,问:“珊珊,安安真的决定毕业后就军队了?”安安小学中学就没上过多长时间,不过跟着一起参加了高考,也被袁珊珊和许言森的母校录取了,大学里倒安安分分地待着,就是她怎么听着安安毕业后想进军队了?

    “是啊,是孩子自己的决定,我跟言森尊重她的选择,咱家跟军队也算结缘了,毛毛不也考了军校了么?!痹荷合肫鹋木龆ㄒ残α?,她起初也没想到女儿会选择走这样一条路,肯定要比她辛苦得多,但看到女儿热切的目光,她便没说什么,这些年,女儿跟着她经历了不少,所作的决定也是经过充分考虑的。

    许母叹笑不已,说:“这几天我不知怎的想起了当初跟你们爸闲聊的话,说起你们小时候跟长大后的性子都有些变化,那时我说安安以后长大了会跟她妈妈一样当名医生,你爸说,安安长大了说不定会当个女将军,你们说说,是不是被你们爸说中了?这老头子,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当初说过的话,心里是个什么想法?!?br />
    “爸真说过?咱爸挺有预见性的啊,那么早就看到咱闺女的未来了,咱安安肯定能当个女将军?!毙硌陨值?,对女儿的决定也是无原则支持的。

    “安安的选择是挺让人意外的,”姚蓉也说,“我家毛毛倒显得中规中矩的了,你哥也常提起,以前怎么也没想到卫彬会出国拿了个博士学位回来,而且这一干就多少年了,现在又当上总工了,他跟他媳妇可都是高知啊?!?br />
    许母也想起以前对袁卫彬的偏见,没想到这孩子如今这样出色,不仅主持完成了好几个国家重要项目,而且填补了好几个国家空白,在外面名字也许不响亮,可在专业领域里那可响当当的人物。

    倒是他那个亲妈,和后来生的小孩,平淡无奇,跟卫彬相差得太远了,想也猜得出她如今有多后悔丢下这个儿子不要。

    袁珊珊兜里的手机响了,她正在腌制两个孩子喜欢吃的J翅,没办法看手机,许言森忙擦了手帮她看,一看到来电人笑起来:“说曹C曹C就到了,卫彬的电话?!北咚稻捅甙戳私犹?,里面传来袁卫彬低沉的声音,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走到这一步,许言森也无法将现在的他与当初刚下乡时的少年联系起来。

    “姐?!?br />
    “是你姐夫,你姐忙着给平平安安做菜,手没空?!毙硌陨ψ啪勒?。

    “那你把手机放我姐耳边呗,我得亲自向我姐道贺,你转达的不算?!倍悦娉墒煳戎氐哪腥朔浅S字捎止讨吹厍康?。

    许言森继续跟袁卫彬贫了几句,才将手机放到媳妇耳边让她听,姚蓉和一起进来帮忙的韩母和马辉的媳妇陈玲都笑呵呵地看着这对夫妻,外面对这对夫妻的猜测许多,可在她们看来唯独猜不到他们私底下是这般毫无架子的模样,而且亲自下厨给孩子做饭,这两人的身家可都是以亿来计算的。

    袁珊珊接受了弟弟的道贺,问他跟他媳妇蒋涵什么时候有空带孩子回来玩:“你们忙得没空也把孩子送过来好了,我真担心康康跟着你们两人成个小书呆子,平平可跟我说了,他过去看康康的时候,你们俩丢了本书给他可就不管了,咱爸可心疼呢?!?br />
    许言森在边上听了啧啧咂嘴,就他们小夫妻哪里会带孩子,还舍不得送回来,以为孩子是那么好养的?当初他跟珊珊可也要愁白了头发的,为两个孩子C了多少心,就现在还得继续C下去。

    “平平这小子瞎告什么状,”袁卫彬在电话里抱怨了一句,“姐你别担心,等手上这个项目忙完了,我会跟涵涵休一段时间的假,到时候带康康一起回去?!?br />
    “行,回来之前给我们一个电话,你跟蒋涵也注意自己身体,别不当一回事?!庇侄V隽思妇?,袁珊珊才让许言森收了手机,并替弟弟转达了他对其他人的问好。

    半个小时后,平平和安安的车果然到了,叫过长辈特别是最年长的师公后,安安留在师公身边说话,平平却跑到厨房里偷吃刚出锅的J翅,被他爸将手拍掉,先洗手去,这孩子,哪里就缺他一口吃的了,这么会工夫都等不得。平平跟他爸歪缠了会儿后,到底捞了个翅膀跑出去了。

    毛毛军校里的管理比京大严格多了,所以没办法回来,现在家里的小一辈,就双胞胎最大了,其他孩子围在他们身边叽叽喳喳不停,已经九十多的周老爷子看得这副情景眼睛都笑眯起来,他老了,可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多了,孩子才是未来,是希望。

    吃饭的时候周老爷子坐在主位上,孩子们则让他们自己坐一桌,爱吃什么都由着他们,再说有安安在,他们也胡闹不到哪儿去,这些孩子最怵的不是毛毛这个军校生,而是安安。

    青山园里的别墅建好后,袁珊珊给家人都留了一栋,并未对外出售,青山园对她和许言森来说是个休息的地方,只要能自负盈亏就足够了,志不在赚钱,当然随着人们越来越注重生活质量,青山园不盈利那是绝不可能的,而那些钱又被袁珊珊投入到青山园里,志力于将青山园打造成一个生态园。

    晚上,各回各家,平平和安安跟着爸爸妈妈去山上散步,这是他们回来必不可少的项目。小猫早长成狰狞大老虎了,不再适合放在外面放养,所以送回了山里面,不说安安,就是平平每次回来,也要进去看一看。大黄大黑已经老死,现在园子里留着的是它们的后代。

    “爸,妈,我决定了,等我毕业后从政去?!闭馐瞧狡降难≡?,进官场,走政途。

    “路上你都没跟我提过,是被大伯说动了?”身高超过了妈妈的安安,走在妈妈身边问。

    看到爸爸妈妈也看过来,平平挠挠头说:“也不全是吧,是我自己也觉得不错?!?br />
    许言森笑着拍拍儿子的肩:“只要是你自己的决定,你就去做吧,将来跟爸爸一样选择退出也没关系,只要自己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就可以了?!?br />
    当年老爷子丧事结束后,他跟许大哥好好谈了一次,那就是他跟珊珊会在后面全力支持大哥,许家还是要有人站在前面的,谁能想到,最后这个人还是许大哥,这些年下来,许大哥除了步步高升外,也越来越沉稳老练,唯独让许大伯夫妇遗憾的就是他一直没再成家,最初是为了佳薇,到后来则变成他全副精力投入在工作中,再没有心思成家了。

    至于言州和英霞的儿子圆圆,在许言森和袁珊珊看来跟许言州像极了,心大得很,却又有种小动物般的直觉,在安安面前最乖巧不过,所以夫妻俩谁也不担心圆圆会沾上不好的习惯,只要安安一出马,这家伙立即怂了,老老实实地准备接他老爸的班,许言州开的公司从开始主外贸到现在逐渐向地产转移,在京城那一块大小也是个人物了。

    所以在许家小一辈中,找来找去,许大伯和许大哥将目光都落在了平平身上,因为佳薇的性子同样不适合走这一条路,并非因为佳薇是姑娘的缘故。而平平,虽然没有安安那样特殊,可自幼就比别的孩子聪明,这智商绝对不低,在同龄甚至稍长一些的孩子中也极有号召力。

    至于许言森和袁珊珊二人的事业,许大哥甚至异想天开,说让许言森和袁珊珊努力一把再生一个吧,直接让许言森丢了个白眼,当初年轻的时候就舍不得媳妇再受那样的苦,何况现在年纪也不算小的,冒的危险更大,再说安安有一个足矣。

    要许言森说,许大哥是最没资格说让别人生的,他自己倒是生去啊。

    平平咧嘴笑:“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也是因为自己喜欢才会这么决定的,安安你放心,以后咱们兄妹刀剑合并,所向无敌!”

    “臭小子,刚夸了你两句又不正经了?!毙硌陨β畹?。

    安安耸耸肩,向前飞快跑出去,留下声音:“等你追上我再说吧?!卑舶残南?,也许她哥做出这个决定也有考虑到她的因素,尽管这哥哥平时没哥哥样,但她承认这是她哥的。

    “安安你耍赖,你等等我,别跑那么快!”平平在后面鬼叫着追过去。

    袁珊珊和许言森相视而笑,两人也加快了速度,否则等见了小猫和虎王,再回来得三更半夜的了?;⑼跻怖狭?,可依旧活着,就是自己猎食的能力减退了不少,袁珊珊隔三岔五的会送些R食进去。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