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第158章

作品:《从末世到1973

    第15八章

    山水集团一直低调地发展着, 脚步早踏出了y省的范围,向全国辐S。从能源到通讯,从电脑到网络,也许普通人并不知道山水集团, 可如果有人给他们普及一下, 便会发现他们所熟悉的公司正是属于山水集团的。

    山水集团总部的建筑这几年一直是省城的地标性建筑,也许普通百姓并不清楚如今集团发展的规模,但依旧阻挡不了本省的年轻人对山水集团的向往, 成为他们择业的第一选择, 而不像其他省市, 将进入外企作为首选。

    在y省,山水集团员工的待遇和各项福利才是最好的,便是家长也会叮嘱家里的孩子几句,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 将来大学毕业了, 争取进山水集团工作。

    与袁珊珊不同,山水集团的老总许言森偶尔会在媒体中亮相,带着几分书卷气息的成熟俊美的男人,很容易便收获了一堆迷弟迷妹, 虽然他不再年轻, 并忠于他的家庭, 可依旧挡不住飞蛾扑火般的女人, 没有花边新闻, 对妻子忠贞不二,在一些人眼中无疑为他更增添了几分魅力。

    无疑,这是个极品好男人,多金,俊美,又洁身自好,于是从来不缺乏一些自我感觉过于良好的人,认为自己比他夫人更适合他,又或者将自己代入了他忠贞的对象,渴望成为被他护在身后的女人。

    “你们听到没,金臣的那位千金又来我们楼上找我们许总了,这位金小姐还真是贼心不死,以为凭她魅力和金臣集团真能把我们许总追到手?她脸怎这么大!”一个女员工气愤地说。

    “就是,想当初那金小姐刚来我们山水的时候,那多傲气啊,瞧不上我们内地,不就是港城的么,有多了不起?最后还不是拜在我们许总西装裤下,可谁也没像她那样不要脸,居然放出话来,非咱们许总不可,还要向咱们的许总夫人挑战,只有她才是最适合许总的,两个集团合作能让许总更上一层楼?!?br />
    这说话出来多少带了股妒忌的意味,也有不少人真的担心许总为了两个集团的合作,会做出抛弃糟糠妻的行为,因为有小道消息流传出来,许总的夫人是当年许总下乡C队时认识的知青,所以许夫人绝不可能是年轻貌美的姑娘了,还有不少人认为许夫人如今就是个黄脸婆。

    对金小姐愤愤不平的一群人,又展开了对许夫人的种种猜测,这要让公司高层听到了绝对会笑话不已,许夫人的身份公开出来绝对会让一众人大跌下巴,光顾着捡下巴估计都来不及。

    要说y省最好的两家企业,一个是山水集团,另一个就是如今的康泰医药集团了,谁能想到,这对夫妻俩是如此响当当的人物,就是他们第一次被带去青山园吃饭的时候,那也是惊掉了下巴的。

    鞋跟敲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响起,交头接耳的员工回头一看吓了一跳,立马各回各的工作岗位,做出专心工作的模样,来的人可不是别人,而是许总身边最得力的秘书沈秘,一个同样不年轻的女人,要不是知道沈秘的爱人是目前就职于康泰医药的归国博士,也许她会被不少人揣度她跟许总间的关系。

    沈秘书将这些人的话都听在了耳中,不禁暗暗摇头,兀自走了过去,她是下来接一个人的,这人正是刚刚这些员工口中不再年轻貌美甚至可能是黄脸婆的许夫人,也是她爱人的老板袁总,看看人家,这才是并驾齐躯的夫妻档呢。

    “袁总今天怎么想着过来的,之前常听许总抱怨你总是不来看他,不过我看许总是很乐意你给他这个机会去接你的?!鄙蛎厥楦轿焕习宸蚱薰叵狄埠苁炝?,她跟着许言森比较早了,在处理内务上很有一套,有时候袁珊珊也开玩笑说把她挖过去。

    沈秘书的目光飞快从袁珊珊脸上扫过,脸上没显露出什么,心里却在说,那些人口中的黄脸婆,实际上比他们许总还显年轻,好似岁月特别钟爱她为她停驻一般,沈秘书可是清楚袁珊珊根本没花多少时间去做什么美容保养,也许是跟她的职业有关系,因为她同时还是中医界的大拿。

    袁珊珊一身浅青色套装,显得素雅之极,看上去并不像是个女强人,然而她身上就是有股让人信服的力量,她带着几分打趣的笑意:“唐芸特地打电话让我过来一趟,那我只好劳动我这双腿了,海波是不是也在上面?”

    沈秘书顿时明白了,今日姚总正好也在,和他夫人一起,既是为谈生意又是看朋友的,撞上金小姐过来,唐芸可不就向袁珊珊打小报告了,沈秘书是知道唐芸当初跟袁珊珊一起C队又一同考上大学的。

    沈秘书笑着打趣道:“其实袁总早该多亮亮相了,没看许总总爱往你那边跑,一看到许总,那些想要追求袁总的男人就主动认输了,别说什么金小姐了,再来几个也不是袁总你的对手?!?br />
    “都一把年纪了,还跟小姑娘较什么劲?!痹荷鹤猿暗?,可不是,她这年纪都快是那金小姐的两倍了,要是她早点结婚生子,孩子都能赶上这姑娘大了。

    沈秘书眼皮抽了抽,袁总都说自己一把年纪了,那他们这些人呢?“袁总,许总可不服老的?!?br />
    “他也爱折腾呗?!?br />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过去,将一众偷偷打量她与沈秘书的目光抛在后面,等她们身影消失后,不少脑袋又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起来,这一位又是谁???

    竟让沈秘亲自下来接人,可见许总对她的重视了,要说她跟金小姐,后者是青春靓丽,可这一位在气质与韵味上却更胜一筹,最重要的是,沈秘跟这一位显得十分熟络,而且看她们走路的情形,似乎沈秘也隐隐落后了半步,这说明了什么?

    莫非他们山水集团要换老板娘?!

    金佳妮被拦在门外,袁总正在招待朋友,金小姐属于没有预约的客人,所以没办法,只好请她先等一等了,可这时沈秘却跑下去接人,金佳妮脸上的神情越发显得不耐起来。

    “?!钡囊簧?,电梯门打开,沈秘书先走了出来,返身再将里面的人请出来,金佳妮忙踩着高跟鞋走过去:“沈秘书,请帮我再通传一声,就说我是带着重要合约来跟许总商谈的,”随即被沈秘书身后露出来的人吸引过去,心里倒抽了口气,立马带着质问的语气问,“你是谁?也是来见许总的?不好意思,要见许总,等着吧!”

    却在这时,办公室的门从里打开,走出来的那双大长腿不用说就是属于许总的了,听到声音的金佳妮顾不得质问来人身份,匆忙向那男人走过去,刚叫出一个“许”字,那人却直接越过了她向电梯口走去。

    “珊珊你来了,走,海波和唐芸都在里面,就等着你呢,你不来,我可是被那两口子笑话了好久?!毙硌陨劾镏挥性荷?,不说金佳妮了,连沈秘书都被他忽略掉了,揽住袁珊珊的腰便要往办公室去。

    沈秘书自动退开了步,这对熟悉他们的人来说太正常了。

    “等等!”金佳妮错愕地看着这两人亲昵的姿态,不敢置信地出声叫住两人,再不叫住的话,两人又要无视她离开了,她伸手指向袁珊珊尖声问,“她是谁?许总你不是最爱标谤爱老婆家庭的人吗?”

    许言森黑线,停下来看看媳妇,又看看这丫头,黑沉着脸问拿自己当路人的沈秘书:“沈秘,我比我媳妇老这么多,跟我媳妇这么不般配?”

    袁珊珊没好气地给了这男人一肘子,然后微笑着对金佳妮自我介绍道:“你就是金臣老总的千金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袁珊珊,就是这男人常提起的老婆,以前一直是,以后……”袁珊珊瞟向身边的男人。

    许言森立即表态:“以后也一直是,珊珊你不能三心二意不管我啊,孩子们也不同意的?!?br />
    “哈哈……”走到门边看好戏的姚海波和唐芸笑得肚子都要疼了。

    袁珊珊无奈道:“让你们看笑话了,你们要来居然不提前通知我,先见了他才给我打电话,”又安慰身边孩子爸,“你先和金小姐谈要事,我跟唐芸他们说会儿话?!庇醚凵袷疽馑杀鹪倌至税?。

    许言森摸摸鼻子,只好听媳妇的话了,将自己办公室让给媳妇,他则带着沈秘书及失魂落魄的金佳妮去了会客室。

    金佳妮直到坐下来还不敢相信听到的话,突然她从位置上站起来,差点将前面的咖啡掀翻:“袁珊珊?她跟康泰医药的老板是什么关系?”

    面对外人许言森又是另一副面孔了,但提起自己媳妇,许言森用自豪的语气说:“那就是我媳妇,我两个孩子的妈,金小姐,我有如今的成就,全是我媳妇的功劳,你说这样优秀的女人,是不是值得我珍爱一辈子?好了,不说笑了,我们还是谈谈双方合作的事宜吧?!?br />
    金佳妮如同一个挫败的孔雀一般,她在别的女人面前都可以非常自信,但康泰的老总,她可是听过父亲提过好几回,她不止是康泰的老总,更值得人称道的是集中西医于一身的医术,在业内有神针和神刀之称,是华人的骄傲,而这样一个女人,竟然是许言森传闻中的黄脸婆样的糟糠妻?!

    这一刻,她都觉得许言森那嘚瑟的口吻与炫耀的嘴脸,是那么的碍眼!

    “恕我直言,我是觉得许总有点配不上袁总!”消化了接收到的消息后,金佳妮立即翻脸不认人了。

    “放心,我会公事公办,不为其他,也会看在袁总面子上对你客气点的?!?br />
    许言森黑脸,他决定,一定要努力保养!

    另一边,唐芸趴在袁珊珊肩上还在笑呢,她这脾气,也从没变过,跟姚海波也是吵吵闹闹地过来了,两人的孩子如今出国留学了,这两口子就闲下来了。

    袁珊珊拍拍她脑袋:“大作家,我的玩笑是那么好看的?”唐芸毕业后进了家报社,业余还写了两本反应知青生活的畅销小说,日子过得挺潇洒,而姚海波则做起了实业,与许言森确实有生意上的往来。

    “你就这么放心放那女人跟你男人单独在一起?”唐芸嗤嗤笑道。

    “单独?不是有沈秘书吗?而且也有专门负责的高层,要按你这说法,那每次海波见什么客人,你要挨个盯着?”袁珊珊反击回去。

    姚海波投降:“可别扯上我?!碧栖康拇拙⒖墒侨盟圆幌?,为此他可是一直本本分分的,老实得不得了。

    “对了,你准备公开露面了?”唐芸好奇地问,刚刚可是非常坦然地承认自己身份的。

    袁珊珊笑道:“也没什么公开不公开的,慢慢来吧?!彼掷锏氖虑橐阎鸩阶桓舶擦?,所以不需要再一直隐在后面了,其实她也不是刻意如此,只是她也一直听到有人将她宣传成黄脸婆,这让她哭笑不得,谁让许言森这男人太招人,她只好亮亮自己的身份了。

    “要我说你早该如此了,没看你男人如今多招女人喜欢,我家这个也是,我要说就只看到他们的荷包了,你就该让她们看看,那些女人哪里及得你半分?!碧栖课薏畋鸬毓セ?。

    袁珊珊笑笑,男人要出轨,并不靠脸蛋和优秀就能留住的,不过她跟言森一路走过来,对他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唐芸也是清楚许言森性子的人,所以没再继承这个话题,而说起了由她发起的知青聚会的事情,地点就放在这边了,他们吃许言森这个大户,由他提供吃宿车行,袁珊珊替许言森答应了下来,没过多久,许言森送走了金佳妮,返回来加入了他们的商议,对这次知青聚会也挺期待的。

    最重要的,他也明白媳妇的意思了,未来更加美好的生活正向他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