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001 重生

    随着一声鸣笛,一辆青皮火车冒着滚滚白烟,飞驰在空旷而又广阔的平原上。车轮与铁轨不断相碰,发出“哐啷哐啷”地响声。

    第一次坐火车的小孩子,总是从睡梦里惊醒,隔一段时间就会哭闹不停,就好像有怪兽要来叼他似的。他的母亲只得不断地安慰着。

    此外,车厢里还有各种方言,各种声响,实在嘈杂得厉害。

    偏偏这时,有个穿着军大衣的小姑娘,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在睡觉。似乎完全不受周围的影响。

    小姑娘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脸小小的,缩在小号军大衣里,就像是裹在一大床军绿色的棉被里。

    仔细看得话,她其实生得很挺标致,眉眼清秀,皮肤也白净细嫩。倘若再过几年,她再张开些,定是个顶漂亮的姑娘。

    可惜,此时的她也不知道遭了什么罪。被打得右眼框都青了,腮帮子也肿起来了,白嫩的皮肤被刮破了皮,嘴角也破了。

    她其实也不是不嫌吵,只是实在太累,这才一上车就睡了过去。

    从过道经过的人,一看见小姑娘的脸都忍不住摇头叹气。心话说,这么个不大点的小丫头,到底是为了什么缘故,被打得这样惨?看着实在是怪可怜的。

    忍不住往她对面一瞧,却是个坐姿端正,颇有风骨的年轻军人。

    他刚好跟小姑娘穿着同样款式的绿军大衣,身体健硕,长相英俊,生了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眉宇间还带着股浩然正气。

    虽然他看着也年轻,不过20岁出头的样子,可性子却沉稳又从容。只是每每看向小姑娘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总会闪过些许的怜惜。

    这样端正的青年自然不可能对那小姑娘下这么重狠手。要说起来的话,这人倒像是救人的英雄才是。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这名年轻军人名叫孟庭松,三天前,他正要跟几个战友一起进京。

    谁成想到了火车站,这个鼻青脸肿的小姑娘猛地从人群里窜出来,死死地抓住孟庭松的手不放。嘴里还苦苦哀求道,她是个残疾人,被个人贩子给拐了。求解放军叔叔们救她!

    孟庭松就呆住了,他低头一看,就迎上了一双清澈眼睛。她的眼神里充满了信任与依赖。就好像她老早就认识他似的。

    孟庭松当时就被这这种眼神给震住了,顿了一下,才拍她的手臂,嘴里说道:“你放心,叔叔一定会救你!”

    听到这话,小姑娘总算是松一口气,然后眼睛一番,就晕了过去。她能跑出来求救,全凭一股韧劲,到了此时,最后的力气也用尽了。

    孟庭松和战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伙子人贩子全给抓住了。连带着又救出了几个被拐的妇女。

    其他人倒是都好办,直接就交给当地派出所去处理就完了。唯独这小姑娘,年纪又小,又被灌了药,昏睡了一天,到第二天方才转醒。

    醒来之后,她可能是被吓坏了还是怎么的,晕乎乎地也不肯理人。

    问她什么话,也都不肯开口。却独独对孟庭松这个救命恩人另眼相看。

    最后,还是那些被拐的女人说了,这个小姑娘右耳是聋的,好像也听不大清别人说话。除非冲着她左耳朵大声说话,她从不理会那些人贩子。

    更惨的是,这小姑娘不是被拐的,而是被她自己家里人给出卖的。

    人贩子一开始还嫌弃她年纪也小,又有残疾,不肯要她??伤依锬浅け踩此?,只要卖出去就行,价钱多少不论。

    又说,她父母都是正常人,这丫头只是倒霉,小时候发烧烧坏的右耳朵。她虽然看着显小,今年已经满十五岁了,肯定能生下正常的孩子来。

    好说歹说,人贩子才把她买了下来。

    后来,小姑娘发现真相,还逃跑了一回。又被抓了回来,还打了一顿,又给她灌了药。小姑娘就再也开口说话。

    孟庭松听了这话,气得牙根直痒痒。他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禽兽不如的长辈,会卖家里的孩子。

    本来,从在火车站救起小姑娘那一刻起,孟庭松就决定一定救她到底。再一听她的身世这样惨,就更放不下了。

    于是,特意申请多留了两天,亲自照料这小姑娘。

    小姑娘一直昏昏沉沉的,时睡时醒,又不爱说话。孟庭松也是费了不少心思才弄清楚,这小姑娘名叫苏秀秀。

    她父亲早早就去世了,两年前,母亲也病逝了。她跟着乃乃大伯一家过活。

    只是她大伯母刻薄又小气,嫌弃苏秀秀右耳有残疾,说是她这样的人就算读书也没用,倒不如早点去赚钱,就让她退学了。

    没办法,苏秀秀小小年纪就在一家裁缝作坊里干活。

    这两年,她赚的钱全都上交给了大伯母。

    可就这样,大伯母还是对她百般嫌弃,从没给过好脸色看。在饭桌上,苏秀秀多吃一口饭都要挨骂。

    除此之外,苏秀秀的乃乃动不动就骂她命不好,克亲人。平日里,都恨不得离她更远些,又怎会管她死活?

    苏秀秀的大伯也是个只吃饭不管事的。什么事都听他老婆的。就算看见他老婆挤得苏秀秀,却也只会装作没看见。

    可怜苏秀秀年纪又小,也没有别的亲人帮衬。只得默默忍耐这一家人过活。

    她本想着,等过了年,到了十六岁。就托同乡的姐姐帮她在城里找份工,也好早些离开那个家。哪怕是进城给人家当小保姆呢。

    却没想到,大伯母突然说,她托人给苏秀秀找了个工作。让苏秀秀赶紧跟着那位脸生的马大姐一起,南下去广州上班。

    苏秀秀本来还想拖到开春再走,可大伯母根本不同意,只说是人家那边急着招工。不然以她这样的条件根本去不了。

    没办法,她只得草草收拾行囊,跟着马大姐,就离开了家乡。

    一到路上,马大姐就变了副嘴脸。苏秀秀这才发现,她是个人贩子。

    她那狠心的大伯母居然把她给卖了?。?!

    苏秀秀刚满15岁,却要被卖到山沟子里,给老光G当老婆。

    她又如何能甘心?于是,千方百计想逃跑,好在遇见了孟庭松。

    孟庭松听了苏秀秀讲述的经过,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也不知暗骂了多少回,那个该挨千刀的大伯母和缺了大德的人贩子。居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此狠手。

    孟庭松把这事跟连长一汇报,连长也是眉头紧锁。战友们知道后,也跟着悬起了心。

    大家齐声骂那大伯母畜生不如。只是,他们难道还要把可怜的小姑娘再送回家去?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么?

    可不送回去又能怎样?

    苏秀秀今年已经过了十五岁,孤儿院一般都不接收。她又营养不良,长得就像十三岁的,找工作都没地方愿意要她。

    这时,孟庭松却暗自打定了主意。实在不行,他就认了苏秀秀做个妹妹。带回家里去,交给老爹老妈抚养。

    孟庭松的父母本来就是十里八乡人人称赞的正派人。他父亲正直豪爽,母亲温和善良,肯定不会对苏秀秀见死不救。

    到时候,小姑娘的养育费学费,他来出就是了。

    孟庭松说完自己的想法,同乡的战友却忍不住劝他道。

    “你爹的确不会见死不救??伤背醺静煌馊媚憷吹北?,一心培养你继承家里的手艺。是你自己不甘心,偷摸着报了名。

    你参军之后,你爹气得要跟你断绝父子关系。前两年都不肯搭理你。现在,好不容易有所缓和。你不但没复原,还带了个小丫头回去。你爹还不气死?”

    孟庭松却咬着牙说道:“也管不得那么许多了。正好我要回去探亲了,到时候哪怕给我爸下跪,挨顿打,也要把这小姑娘安顿好了。她这命也实在太苦了?!?br />
    就这样,孟庭松带着苏秀秀坐上了北上的火车。

    也不知是被灌了药的缘故,还是怎么的,这都好几天了,苏秀秀还总是睡不醒。

    别人来找她时,她还强打起精神来支应着。一到了孟庭松身边,她却很快就放松下来。两眼一眯,又睡过去了。

    孟庭松看着苏秀秀眼底的青影,实在忍不住有些担心。这丫头该不会被灌药灌坏了吧?

    他想着,等下了火车,先带着苏秀秀找家医院,好好检查一番。

    只是,他哪里想得到,眼前这个陷入沉睡的可怜少女,虽然也是苏秀秀,可是魂却换了。

    不再是刚满十五岁,任人欺凌的孤女苏秀秀;而是45岁,受人信奉,为人指点迷津的玄学大师苏秀秀。

    苏大师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

    前一天,她刚搬进了新别墅里。孟庭松特意过来,庆贺她乔迁之喜,还亲手做了一桌子好菜。

    两人坐在园中,一边看着花花草草,一边吃着美味佳肴,品着香醇美酒,好不悠哉。

    谁成想,一觉醒来,她就缩水成了15岁。而且,正赶上她人生中最黑暗的那一段日子,她被拐卖了,还被那狠心的女人贩子灌了一肚子迷魂药。

    好在,苏大师也有几分不寻常的手段,始终都保持着三分清醒,却故意装睡。

    这才有机会找到了孟庭松,又被他救下一回。

    这几天下来,苏秀秀一直魂不守舍,有些昏昏沉沉的。

    上辈子,数十载所经历的林林总总,不断地在她脑海中回放,各中酸甜苦辣,又重新再体会一回。

    苏秀秀心中仍是有怨,有恨,有不甘。终是无法彻底放下。

    好在现在,一切重新开始,她又得到了第二次选择人生的机会。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_^)∠※真神G和白案大厨的八0年代。,求关注~

    ps:欢迎进入作者专栏:

    app:请点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