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同谋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004 同谋

    村里的人老早就知道,苏秀秀在苏广茂家处境艰难。

    只是,平日里,苏秀秀这孩子实在太老实,一向逆来顺受,从不向别人抱怨。

    其他人又不是她的直系血亲,也不好替她做主。何况大家也怕了马大脚犯浑。

    直到听了叔侄俩这么一对峙,众人才明白了真相。

    一时间,大家都忍不下去了。有人冷不丁就开口骂道:“这苏广茂真是不要脸。人家派出所要是没有真凭实据能抓他老婆?他倒好,还敢颠倒黑白,哄骗他侄女去作伪证。这莫不是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了吧?”

    苏广茂听了这话,身子不由得一颤。就好像他被冤枉了似的。

    只是由不得他解释,众人对他的讨伐接踵而来。

    有人气呼呼地说:“平日里,看苏广茂老实巴交,人又窝囊,没个大老爷们的样子。没想到,他居然也这么薄情寡义。把他亲弟弟的家底都刮光了,把人家房子也卖了?;共缓煤谜展怂闹杜?”

    “可不是么,苏广茂这么作践侄女,也不怕他亲弟弟死不瞑目,大半夜的从坟里爬出来找他算账?!?br />
    众人纷纷戳起了苏广茂的脊梁骨。

    这时,苏老太太在院里听着情况不对,也赶忙就出来了。

    这老太太也是个霸道惯了的主,一听别人都骂他儿子,心里顿时就火了。她也不分青红皂白,开口就骂苏秀秀。

    “这小白眼狼,真是坏了良心了。怎么跟你大伯说话呢?谁给你的狗胆子,让你这么跟家里的大人来劲?信不信我替你爹抽死你?”

    这老太太怎么说也是苏秀秀的乃乃。在她看来,这孙女她骂也骂的,打也打的。乃乃管孙女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她根本就没想过要收敛。

    苏家庄虽是农村,村民却很讲究辈分和孝道。

    这苏老太太头发都白了,她辈分也高。她这么一出来,刚刚骂苏广茂那些人也就消停了。

    苏广茂一看这形势,他是暂时奈何不了苏秀秀了。倒不如交给他老娘来处理得好。于是,也就没吱声。

    另一边,苏秀秀就算被乃乃指着鼻子骂,也没有任何感觉。她早就不把他们当亲人看了。对这老太太也没有半点尊重。

    只是,她早已打定主意,要整治苏广茂这一家了。自然免不了要借助村民的势。

    这样一来,她势必要在众人面前演上一出好戏。

    所以,苏老太太骂得越是恶毒越是猖狂,苏秀秀就越是不会顶嘴。

    旁人不明所以,只觉得这小姑娘委屈得眼圈都红了,却不肯轻易落下泪来。再加上鼻青脸肿的,这样子实在可怜。

    一时间,村民们都打心里愿意站在苏秀秀这一边。同时,也就越发反感那老太太和苏广茂欺负小孩子。

    虽然不便明说,众人却没少在心中暗骂,这苏老太太实在偏心眼。

    苏老太太倒没想那么多,她本来就糊涂。一见苏秀秀这死丫头不敢同她顶嘴,倒像是抓住她的把柄似的,心里越发得意起来。

    于是,又接连几次狠狠地辱骂苏秀秀,苏秀秀一直默默忍耐着,就是不还口。

    众人越听越气,心里越发为苏秀秀叫屈。

    直到这老太太嘴上没个把门的,连苏秀秀过世的母亲都给骂上了。

    “要我说,就是你妈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把你给教坏了。不然你又怎么会这么狠心,连自己的亲大伯母都不救了。你这小死丫头,忘恩负义,简直猪狗不如!要我说,你倒不如早早死了的好?!?br />
    苏秀秀这才忍无可忍,红着眼睛反驳道:“我妈又怎么了?您要出气就骂我吧,何必拿她作筏子?我妈一辈子清清白白做人,含辛茹苦地把我拉扯大。她根本就是累死的。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欢她,她也已经去世了。古人还讲究一个入土为安呢,您又何必扰她清静?”

    说着,苏秀秀就哭了起来。

    苏老太太却不管她怎么想,仍是蛮横地乱骂道:“我骂她又怎么了?我是她正经的婆婆,骂她还不是应该的?不想听我骂她,你倒是早早应下来呀?赶紧想办法把你大伯母救出来,我自然就不骂她了!”

    所有村民实在听不下去了。

    苏秀秀也被气得嘴唇直发抖,全仍是倔强地反驳道:“我大伯母把我卖了,本来就是犯法的,理应去坐牢受罚的!”

    老太太却蛮横地堵了回来?!鞍涯懵袅擞衷趺戳??你个赔钱货,将来你要嫁人吧?就你这条件,嫁不嫁得出去都两说。你到了外地,怎么也算是给你找了个男人,将来也好有个依靠?!?br />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呆了。没想到,这老太太居然混蛋到这种地步,这种是非不分的话都说得出口。

    一时间,有些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就忍不住要骂娘了。

    也有人狠狠地吐了口吐沫,小声骂道:“呸,这哪里是当人家乃乃的?分明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老妖婆?!?br />
    苏秀秀也被*急了,声嘶力竭地问了一句。

    “乃乃,我叫您一声乃乃。今个我只问您一句话,我大伯母要卖我的时候,您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事?当天在家的时候,我可看见您了。乃乃,那时候,您怎么也不张罗着拦上一拦?眼睁睁就看着我被她们骗走了?”

    这时苏广茂已经意识到不对了,只是他再想拦住他老娘却已经晚了。

    那老太太正骂得过瘾,嘴又快,也没个把门的,又理直气壮地骂道:“我知道这事又怎么了?我想卖你就卖你了。我是你乃乃!”

    一时间,苏广茂又惊又急,冷汗都流下来了。

    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好像已经朝着他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果然,只听人群里有个小伙子大喊了一声?!霸凑饫涎乓猜袅怂招阈?。这可是她自己承认的?!?br />
    “天呀,这是人干的事么?”

    有那年纪大的也跟着骂道:“苏老太太你就造孽吧。将来你死了,怎么去见你那老头子,看他不大耳锅子抽你!”

    这时又有人高喊了一声?!案辖羧フ遗沙鏊ò溉?,让他们把苏老太太也给抓去。她就是马大脚的帮凶,帮着儿媳妇把自己亲孙女卖了?!?br />
    这人一说,马上得到了响应?!笆茄?,她这可是当着大家面把什么都招了,咱们大家可都是证人?!?br />
    “没错,咱们都是证人,赶紧去派出所报案。这老妖婆天不收她,让警察把抓了她,陪她儿媳妇一起蹲大牢去吧?!?br />
    一时间,还真有腿快的往巷子外面走去。

    苏老太太一听,她也要被抓去坐牢,顿时就傻眼了。也不顾得再骂苏秀秀了,连忙冲着村里的老少说道:

    “我刚才唬我孙女呢,马大脚卖她这事,我是真不知情。你们可别冤枉我?!?br />
    可是,那些人那里肯再信她的话。

    倒是有人冷冷地看她一眼,又骂道:“刚刚都承认了,现在还想反口,真当我们这些人是傻子呢?”

    “可不是,赶紧叫人,把这老妖婆抓起来,也算为民除害?!?br />
    苏老太太吓坏了,赶紧上前拍了苏秀秀好几巴掌。

    苏秀秀连跑带躲的,愣是没让她得手。

    老太太气得又骂道:“苏秀秀,你个小白眼狼,倒是帮我说句话呀,你两耳朵都聋了是不是?”

    一边骂着一边又追着打她。

    苏秀秀本来就又病又弱,冷不丁躲不开就被这苏老太太拍了一下。

    老太太是干惯了农活的,也没打算收力气。苏秀秀被她拍得差点跌倒。

    街坊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

    胖婶子也顾不得尊重长辈了,一把就把苏秀秀拉到自己身后,?;て鹄?。

    她旁边站着的年轻男人忍不住骂道:“当着咱们大伙的面,都敢行凶。这老妖婆私底下,指不定怎么打孩子呢?!?br />
    这时,就连村里最有名望的苏太爷也看不下去了,冲着苏老太太破口骂道:

    “苏玉兰,这可是你二儿子唯一的骨血,你就这么糟蹋作践她?你也配当我们苏家的大家长?你可别忘了,虽然没有祠堂了,可村里还有我们这一帮老不死的家伙看着呢。由不得你胡作非为?!?br />
    老太太一看,头发胡子都白了苏太爷,居然也这么骂她。顿时就哑了火。她对别人倒是张狂得很,唯独面对这位太爷,却有些心虚。

    苏太爷本来早就看不过眼了。以前是找不到机会开口,现在一旦开了口,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就又说道:

    “你要打孩子就打孩子,你要骂她就骂她,居然还把她给卖了?别人说不得你,动不了你,我们这些老家伙总能惩治了你吧?今天这事,我老头亲自去派出所作证。我倒要看看治不治得了你这老泼妇!”

    苏老太太也急了,连忙求饶道:“太爷,您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再怎么说,我也是秀秀的亲乃乃!”

    苏太爷怒骂道:“狗P的亲乃乃,你要真有个当乃乃的样子,你孙女挨饿受冻时,你怎么不管管呀?现在你闹出是非来了,你又成亲乃乃了?我呸,你想得倒美,我回头就找人去,让秀秀断了和你们家的关系?!?br />
    苏老太太被吓了一跳,连忙又说道:“太爷,您可不能这么干呀?秀秀再怎么说,也是我家的骨R。你又怎么能让我们骨R分离呢?”

    苏太爷却冷哼一声,说道:“你早干嘛来着?”

    苏老太太被堵得没了言语。她再怎么糊涂,也不敢在苏太爷面前放肆。

    更何况,已经有人去派出所报案了。

    一时间,老太太心中如同油煎火烹,最后,只得“哎呦”了一声,嘴里说着:“这事我也不管了,我的头疼病好像又发作了?!?br />
    说完,就捂着头躲到院子里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