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旧事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005 旧事

    苏广茂一看事已至此,光靠他和母亲已经无法挽回局面。说不定,母亲真的会被带去派出所去问话。而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他侄女苏秀秀的身上。

    只要苏秀秀肯松口,她不忍心看着乃乃去坐大牢。别人再有多么不满,也无济于事。

    这事如果能处理得好,说不定,还能顺手把他媳妇也给弄出来呢。

    想到这些,苏广茂就决定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他这个当大伯的,诚心诚意给苏秀秀赔不是,那丫头一心软一念旧情,这事也就解决了一大半。

    只可惜,此时,胖婶子就跟一堵墙似的,把苏秀秀死死地护在她身后。

    苏广茂想要跟苏秀秀说话,还得绕过她。

    而那胖婶子对苏广茂可没半点好感,一见他往这边看来,立马不客气的问道:“苏广茂,你还想对这孩子做什么?当着大家伙的面,可容不得你半点胡来?!庇侄运招阈闼?,“秀秀,你别怕,今天晚上就去婶子家里住。我到要看看,他们敢不敢去我家抓人!”

    苏广茂听了这话,脸色顿时一白,就像受了侮辱一样。过了好一会儿,他红着眼睛,开口说道:

    “胖大姐,你这可就误会我了,我刚刚已经反省过了。这些年,的确是我苏广茂做得不好,做得不对。我为人糊涂,又怕老婆,平日里也没个男人的样子。实在愧对我侄女,也愧对我那死去的兄弟。

    不过,现在,我也算想明白过来了。我媳妇的确是犯了法,就应该让她去坐牢好好改造。我以后绝不再*秀秀去替她说好话求情了。只是,我怎么着也得跟我侄女道个歉吧。这几年,是我这个当大伯的对不住她了?!?br />
    说到这里,苏广茂一咧嘴,就流下了悔恨的泪。

    胖婶子没想到这人居然说哭就哭,看上去倒像是真心悔过。一时间,她倒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就回头问苏秀秀。

    “这……秀秀,你想跟你大伯说话么,他好像知错了?!闭馐焙?,她也没办法再管下去了。说到底,这也是苏广茂家里的事。

    与此同时,村民们也都被苏广茂给迷惑了。

    大家一琢磨,这人平时也算老实。除了怕老婆以外,还真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自然的大家也就不再骂他了。

    苏广茂这招以退为进,可以算是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只可惜,苏秀秀早就看穿他的伎俩。

    既然大伯要装无辜扮委屈,那她就干脆强势地堵回去。她倒要看看,把他做的那些事都抖落出来,他还能不能继续装下去。

    于是,苏秀秀也没从胖婶子身后走出去,只是开口说道。

    “大伯,我在您家不是只住了三天,也不是只住了三个月,而是将近三年。我过得怎么样,您是没看见还是根本就不想看呢?”

    苏广茂哭得眼睛都红了,他含糊不清地说道:“秀秀,我知道你怨我,也恨我,就连我也怨恨自己。这三年,你受苦了,都是大伯疏忽了你。我实在该死呀!”说完,又捶着胸脯大哭起来。

    这苏广茂看上去实在可怜,只是听了苏秀秀的话,众人心中也不免有些疑惑。

    苏秀秀沉默了片刻,又继续说道:“可在几个月前,我姥爷托人来接我去香港的时候,您可没疏忽了我。当时,您也像今天这样哭着求我,让堂姐代替我去香港。

    您还说,我天生缺陷,右耳有残疾,只念到小学毕业。就算到了香港,也没有什么好前途,倒不如让堂姐替我去了。她本来就是个高中生,学习又会,到了那边肯定能考上最好的大学。等将来堂姐有了好前途,回过头再好好来照顾我就是。您当初说的这些话,我可一句都没忘?!?br />
    听到这里,原本还很同情苏广茂的村民们,一时间就都呆住了。

    几个月前,苏秋萍去香港那事,早已闹得十里八乡远近皆知。

    大家都以为,她是投奔马大脚的远房亲戚去了。却没想到,她居然是顶替的苏秀秀,被苏秀秀的姥爷给接走了???!

    其实细想一下,马大脚三代贫农出身,哪有什么旅居海外的远房亲戚?倒是苏秀秀的母亲成份并不好,的确有海外关系。

    众人也没想到,老实巴交的苏广茂居然能做出这种不地道的事来?

    这真是当人家大伯的么?就这样轻易断了侄女的未来,成全了自己的亲闺女?。?!

    那些话他怎么就能开得了口?怎么能有脸哭着求苏秀秀?

    苏广茂本来正在嚎哭,一听苏秀秀重提这事,顿时也傻了。

    可惜,他刚刚只顾着装可怜了,哭得格外肝肠寸断,也就错过了阻拦苏秀秀的最佳时机。

    而苏秀秀也没打算给他还口的机会,又继续说道。

    “那时候,我是真信了您的话。我想着,你们念着我这份功劳,以后怎么也会对我稍好些??晌业壤吹娜词谴蟛附欣吹娜朔纷樱。?!

    这些日子,我怎么也想不通,我苏秀秀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们非要把我贱卖出去不可?

    后来,我总算想明白了。大伯,你们不就是怕我把这事给抖落出来么?

    今天,我还就当着村里的叔叔婶婶爷爷乃乃们的面说了。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说到这里,苏秀秀脸上一片惨白,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显然她已经死了心,真不把苏广茂当大伯看了。

    在场的所有人听了这些事,也无不替她叫屈。倘若不是苏广茂这一家缺德人都把事做绝了,苏秀秀这个半大的孩子,又岂会如此怨恨他们至此?

    到了这种时候,苏广茂也没办法解释了,只是开口说道:

    “秀秀,你先别生气,听大伯慢慢跟你解释。事情真不是像你想得那样。虽然你大伯母一时糊涂,动了歪心,可大伯却一直记得你这份恩情。而且,我也嘱咐过你堂姐,等她将来出息了,一定会照顾你的。到时候,也把你接到香港享福去?!?br />
    苏广茂说这话时一脸诚恳,再加上他脸上的鼻涕眼泪,一时间他的脸又可笑又恶心。

    可惜,他的话苏秀秀一个字都不信。

    她挑眉说道:“我可没这么大的福分。大伯,咱们家里的事情,一向都是小事都听大伯母的,大事可都是您拿的主意。大伯母虽然闹得凶,却也会听您的安排。

    我就只想问您一句,把我卖了这事,是不是也是您拍板定下的?”

    苏秀秀冷不丁这么一说,众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任谁也想不到,这看上去老实巴交,被媳妇打压得抬不起头的苏广茂,居然会是在家里拿大主意的那一个?

    这么说来,这些年,马大脚在外面装疯卖傻,犯浑作恶。苏广茂这个当家的,一直在背后帮她谋算来着呢?

    怪不得,马大脚向来有恃无恐,从不怕别人打上她家里?

    怪不得,苏广茂死活都要救出他婆娘呢?

    原来,他不是怕老婆,他是真爱他老婆。两人本就臭味相投,一直狼狈为J行事。

    众人想起,这些年在马大脚手上吃的亏。一桩桩,一件件,可不都是苏广茂家里占了大便宜么?

    他们越想越觉得气闷,越想越觉得苏广茂这人Y险,专门爱在别人面前唱大戏,装出一副受委屈的样子。

    这么多年下来,村民们不知道着了多少次道,却还一直在同情苏广茂,都说他也可怜,娶了个那样的破皮混蛋婆娘。现在才知道,他们都被苏广茂给愚弄了。

    想明白之后,所有村民都愤怒了。

    孟庭松来得也巧,刚好听见苏秀秀和苏广茂的对话。

    原本他只知道,有了后爹,才有后娘。到现在才知道,有了狠心大伯,才有了恶毒伯母。

    想到这些年,苏秀秀在苏广茂家受的委屈,他就越发心疼这个不大点的小丫头。同时,也暗下决心,就算苏广茂在J猾,他也要护住苏秀秀。这事他还就管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上辈子实在是惨,总要为自己讨回公道,才好化解心结,开启幸福人生。

    ps:唉,顶替认错事件,屡见不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