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凶相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006

    苏广茂也没想到,苏秀秀不止没被他蒙骗,反而当场揭穿了他的老底。一时间,他就算浑身是嘴也难以说清楚了。

    他索性就皱起眉头反驳道:“秀秀,怎么说我也是你亲大伯,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

    说完,这个男人又委屈地用力地捶着胸口,仿佛受了天大的冤屈似的。

    苏秀秀站在胖婶子背后,冷眼看着他做戏,冷不丁又说了一句。

    “大伯,您可千万别哭了。您这一哭,我心里就害怕,上次您跟我哭完,我就被卖掉了?!?br />
    苏广茂一边擦眼泪,一边继续辩解:“这事我是真不知道。秀秀,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倘若他当着众人坐实了这事,肯定也得去蹲监狱。

    只可惜,到了现在,任他哭得再可怜再委屈,旁人却只会觉得这人恶心,再不会为他说半句好话。

    这时,苏秀秀又轻声问道:“这事真不是您给大伯母出的主意?”

    苏广茂连忙应道:“不是,当然不是了!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弟弟的亲骨R,我苏广茂就算再混蛋,也不能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来!”

    苏秀秀却问:“那大堂姐去香港那事,总归是您拍板定下的吧?依大伯母的性子,她把堂姐当成眼珠子爱着,又怎么舍得她漂洋过海离开家乡?”

    问到这份上,苏广茂也没办法全都把事情推到他媳妇身上,只得勉强应道:“这事的确是我拿的主意,可我也是为你着想。你堂姐将来得了好前程,对咱们全家都好,你面上也有荣光?!?br />
    听到这里,周围的人终于忍无可忍。有那性格直爽的,就对苏秀秀喊道:“丫头呀,你可千万别再听信苏广茂这老小子的花言巧语了?!?br />
    也有人破口骂道:“苏广茂,你还是不是人了,居然真能做出这种缺德事来?我们这些人还奇怪呢,你和你媳妇三代贫农,哪来的香港远亲?合着是蒙骗了人家苏秀秀,让你闺女代替她去享福了?”

    “什么叫苏秋萍将来有了出息,会照应苏秀秀?苏秀秀要是去了香港,指不定就把耳朵给治好了呢?她姥爷又不是你,扣扣索索地一分钱都不舍得给苏秀秀花。他肯定会花大钱给外孙女治病,让他外孙女好好念书,将来给她一个好前程。这小丫头又机灵又厚道又能差到哪里去?”

    “可恨这苏广茂,坏了侄女前程不说,还丧良心把她卖了?!?br />
    “往日里,咱们还真是小瞧了他,看他老实巴交的,没想到满肚子都是坏水?!?br />
    “好了,咱们也别听他胡说八道。到时候,咱们把这些事都跟派出所的同志反应一下,他们自然有办法治得了这黑心肝一家子。最好,把苏秋萍那坏心眼的丫头也给弄回来,看他们一家还怎么得瑟?!?br />
    苏广茂没想到,他一时不慎,竟被苏秀秀给绕了进去。

    踩了一脚泥不说,想洗都洗不干净了。说不定,他还真要被带到派出所去问话了。

    一时间,苏广茂那副受了冤屈的老实人面孔,怎么也维持不下去了。

    在场的所有村民都对他指指点点,有人骂他黑心肝;有人骂他真不是个东西;还有人认定他是卖苏秀秀的主谋,要去派出所举报他。

    听着这些人满口的污言秽语,苏广茂不禁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既然这些人都已认定他是就个混蛋,他何不真就混蛋一回,也好给这帮家伙开开眼,让他们知道他苏广茂也不是好欺负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抬起头看向苏秀秀,嘴里厉声骂道:“苏秀秀,你当真要害死你的亲大伯不成?好恶毒的一个丫头,居然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什么屎盆子都往你大伯身上扣!你是欺负大伯嘴巴笨拙,不会说话是吧?好吧,今天我这当长辈的就好好教教你做人。省得你以后变得更坏,更不知好歹?!?br />
    苏秀秀听了他的话,也没有再应声,只是缩着肩膀,躲在胖婶子的身后。

    其他的人却纷纷嘲笑道:“看这不要脸的老泼皮,居然又开始吓唬人了?!?br />
    “咱们在场的都是人证,看这苏广茂还能怎么样?”

    那胖婶子也满脸不屑地看了苏广茂一眼,抱紧了手臂,寸步不让,摆明就是要袒护苏秀秀到底。

    苏广茂此时已经气昏了头,顾不得其他,几步走到胖婶子面前,伸手一抓又一推,就把她甩了出去。

    胖婶子得有1八0斤重,苏广茂甩她就跟甩那?。首铀频?。而且,胖婶子一个站不稳,腾腾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地上,而且还崴了脚。

    一时间,胖婶子惊魂未定地看着苏广茂,眼神里充满了惧意,自然也顾不得?;に招阈懔?。

    事实上,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一向老实巴交的苏广茂,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好的身手?

    这时,人群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八展忝?,这是恼羞成怒,想要杀人灭口么?我曾听说过,他小时候跟着师傅练过好几年硬气功。小姑娘这要是被他打上一下子,不死也会少上半条命?!?br />
    他一说完,马上有人应和?!笆沁?,大家怎么忘了?苏广茂十三四岁的时候,跟小|流|氓打架。结果,反倒是流氓都被他打残了,还有一个人差点被打死。要不是他那时候年纪小,早就被判刑坐大牢去了。也是因为这事他才不练功夫了?!?br />
    刚刚还站在苏秀秀这边,异口同声讨伐苏广茂的村民,一说起这些事,顿时就变得恐慌起来。

    众人见苏广茂是个不好惹的,都害怕以后他会来报复。一时间,也不敢再管这闲事了。

    周围的人纷纷散开,苏秀秀这边很快就空了出来。

    事已至此,她微微垂下头眯着双眼,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上辈子,她可不知道窝囊的大伯,居然还有这等好本事?

    好在,苏秀秀也不是吃素的。来之前,她也曾做了一些准备。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她真不想在众人面前显露出这份手段来。

    另一边,苏广茂一看众人都做了缩头乌龟,一副敢怒又不敢言的样子,忍不住对天狂笑了三声。

    这些年,他一直委屈着自己,直到今日才显出本性来。自然要为所欲为一番。

    他又狠狠瞪向苏秀秀,嘴里骂道:“我的好侄女,我倒要看看谁还敢上前来帮你。你要是老实点,承认刚才那些都是作假的,大伯倒能放你一把。你要是不老实听话,我把你连同这起子废物一起收拾了。反正,你们不让我好活,你们t的谁也别想好好活!”

    这人撕破脸之后,就连说话都带上了几分匪气??杉?,他平日里也是个J险狡诈之徒。只可惜,现在众人已经奈何不了他了。

    苏秀秀稍稍往后退了两步,仍是不死心地问道?!按蟛?,当初要卖我的,其实还是您吧?”

    苏广茂冷笑道:“怎么着,到了现在你还不死心呢?是我做的又怎样?我就说我没做,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到了现在,我到要看看村里的人谁敢说三道四!”

    苏广茂说着这话,就开始步步紧*,似乎一抬手就要活活掐死苏秀秀似的。

    苏秀秀本来就弱不轻风,又是鼻青脸肿的,看上去实在有些可怜。一时间,众人都不忍再看她的脸,却又因为惧怕苏广茂,竟无人敢上前帮忙。

    苏秀秀冷眼看着周围的人,心里仍是无比平静。上辈子,她早就体会过人情冷暖了。

    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尚且如此,何况是这些没有关系的同村人。他们自然不可能帮她。所以说,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

    就在苏老大伸手抓向苏秀秀的时候,她慌忙一躲,也不知道怎么的,脚下一软直接就坐在地上了。

    摔倒的那一瞬间,苏秀秀趁机把手伸向背后准备抓东西。

    人群中,有人忍无可忍喊了一声?!疤煲?,苏广茂真要打杀苏秀秀了!”

    与此同时,有个人早已穿过人群,大步大步走到了苏秀秀的身后。

    时间赶得刚刚好,他一伸手就把苏广茂的腕子擒住了,往下一掰,又一反推。

    这一次,就轮到苏广茂了,他也跟胖婶子似的被推搡了出去。只是,他后退几大步,就强行站稳了脚跟。

    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当兵的小伙子跑来救苏秀秀了。

    只见这人身型矫健,面貌英俊。即便面对练过硬气功的苏广茂,他也并不慌乱。反倒在气势上,稳稳占据了上风。

    一时间,大家伙都忍不住问,这小伙子到底是谁呀?又是哪来的?

    只听那人嘴里说道:“苏秀秀是我从人贩子手里救回来的,我跟她投缘,就认她做个妹子。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再动她一根手指头?”

    孟庭松原本不应当说这种话。只是一则他年轻气盛,见不得鼠辈仗着一身功夫,欺凌弱小。二则孟庭松亲手救了苏秀秀,又知道了她身上发生的那些事。他既是心疼,又忍不住为她鸣冤叫屈。

    他甚至觉得,这种时候,如果连他都不能为苏秀秀出头的话,这小姑娘岂不是就太可怜了?

    苏秀秀闻声回头一看,嘴里喃喃叫道:“孟大哥,你怎么来了?”

    孟庭松一脸不满地说道:“这小丫头片子,都跟你说了,等着我陪你一起回来拿东西。你却偏偏不肯听,非要自己跑回来,这下可吃亏了吧?

    你这丫头想把人家当亲人看,处处给他们留有余地。偏偏,这些人死性不改,步步*你。这样的亲戚要他何用?你就该直接去派出所报案。这种欺凌乡里的恶霸总有法律制裁他?!?br />
    一时间,苏秀秀看着他,心中不禁悲喜交加。她眼眶一红,就忍不住流出眼泪来。

    上辈子,经历了那么多事,她本已经变得铁石心肠。

    可偏偏每次她遇到危难,孟大哥总是挡在她的面前,拼命?;に?。甚至后来,他腿不方便,也都曾舍身护着她。

    上辈子,苏秀秀生怕遭报应,会祸及家人,就算动了心,生出万千情谊,也深藏于心底。就怕自己会连累了孟庭松。

    好在老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这辈子,她不作神G,不干造孽的事,还拼命赞功德积福气。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这个男人了?

    另一边,孟庭松一见她哭了,顿时慌了手脚。连忙安慰道:“秀秀,你别哭呀。哥又不是真心骂你。你放心,有哥在这里,今天这事定要为你讨回公道!”

    作者有话要说:  嗯嗯,男主特别帅。